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傳奇人物 >>> 傳奇人物傳記 風華絕代 物華天寶
字體    

【故國神游】英雄掛劍千載去 長使信字留人間   韓信   項羽
【故國神游】英雄掛劍千載去 長使信字留人間 韓信 項羽
宋紫鳳     阅读简体中文版

作者:宋紫鳳                

韓信有得天下之權,有得天下之才,有得天下之德,有得天下之勢,卻無得天下之心!在利害,生死,信義之間,韓信的選擇告訴我們,人生之重,惟信與義。

                                                           

這一年的早春,項羽入關大封諸侯,佯尊楚懷王為義帝,實則放之于江南。對于劉邦,亦未能因其先行入關而王之關中,而是改封漢王,遷之蜀地。由于項羽的分封讓諸侯感覺不公,鉅鹿一戰所贏得的威信,受到動搖。已受封的諸侯們,未受封的豪杰們,各懷心機,擁兵自重,新的戰火很快重新燃起,從一個諸侯國向又一個諸侯國迅猛蔓延。

這一年的仲夏,在東方,齊相田榮首先背棄封侯的契約,三月之內盡有三齊之地。

這一年的仲秋,在北方,新燕王臧荼在大戰數月后擊殺原燕王韓廣于無終。

這一年,種種背信棄義的故事在中原大地上上演。

這一年,正是楚漢元年。

然而歷史的安排就是如此微妙,亂中有序。每當世道大亂的時候,也定會有一位不世出的英雄出現,帶著天賦的王者氣度,牽引歷史的道德命脈,走過舊的劫數,走向新的紀元。就在楚漢元年快要結束的時候,韓信腰懸三尺之劍,登上高聳的拜將金壇,也許是一個巧合,也許是某種安排,他的名字恰好就是一個“信”字,上天注定,他將要在兵爭天下的亂世中,引領一條以“信”立世的人間正道。

所謂信者,古人云“人言為信”,所以要一諾千金,所以要一言九鼎。韓信早年在淮陰的渭水邊垂釣時,一位漂絮老嫗,見他面有饑色,把自己的午飯分與韓信,一連數十日,日日如此。韓信感其厚德,立言日后必當重報。西元前202年,韓信被封楚王,再回淮陰,立即遣人找到當年的那位老嫗,賜之千金,以踐前言。

故然,說起韓信千金報一飯的典故,歷史上似乎不乏恩怨必報的人物,譬如伍奢。然而那只不過是常人恩怨之心,非為真“信”。老子論道,有云“道之為物……其精甚真,其中有信”,乃知所謂信者,其實是真道的一種體現。故而真道之信,必然無私無怨,韓信之信正是如此。所以他不僅千金報一飯之德,亦能以德報胯下之辱。對于當年使自己受辱的市井屠儈,貴為楚王的韓信不僅義赦屠儈,又令其效力軍中,拔之于泥途,教之以大義,信至于此,幾人能為!

又孫武論將,要具備“智,信,仁,勇,嚴”。韓信為將,用兵如神,為將之智無人可及;而其用兵幾于道,為將之仁自在其中;至于為將之勇,則大忍者必有大勇;為將之嚴,則信者必嚴。而韓信的為將之信,亦堪稱以信治軍的典范:令行禁止,賞罚嚴明是為信,廟算在先,出兵在后是為信,戰無不勝,攻無不克是為信,除此之外,韓信手握天下重兵,勢可與劉項鼎峙,卻因拜將授命的信誓在先,于是即使在劉邦屢屢背信棄義,兩次襲奪其軍的情況下,依然不忍背漢,守信不渝,則又是信之至矣。

西元前204年,韓信破魏定代下趙取燕,捷報頻傳,屢屢奏功。劉邦此時卻在滎陽,宛地,成皋之間被項羽窮追猛打,東逃西竄。仲夏的一個晚上,劉邦在夜色的掩護下再次逃出項羽的包圍,狼狽渡河,星夜直奔韓信的駐地脩武。到了韓信大營,已是清晨,劉邦自稱漢王使者,直奔韓信臥內,奪其將印,盡征韓信精銳部隊,發往滎陽一線。卻令韓信率未發之殘兵繼續東向伐齊。劉邦此舉幾同市井無賴,韓信卻未予計較,而是重整旗鼓,收編新軍,最后只帶數萬軍士,深入齊地,卻于數月間先后擊潰了二十萬齊國大軍與二十萬齊楚聯軍。

楚漢的大棋下到這里,主角已然不是劉邦,亦不是項羽,此時天下大權實在韓信手中。特別是楚將龍且的敗亡,令項羽亦不能不為之震恐,遂派武涉前來游說韓信。

武涉歷數漢王種種背信棄義之事,備陳劉邦為人之不可親信,勸韓信反漢連楚,三分天下而王之。韓信卻告訴武涉,當年在項羽軍中,項羽對自己的進言一向不聽不用,這就是不信。而劉邦能夠把上將軍印交給自己,這就是信。別人深信于我,而我卻背信而去,這就是不祥,寧死也不可以這樣做。

武涉走后,韓信軍中另一位謀士蒯通也來勸說,他先曉之以利,認為如今韓信助漢則漢勝,助楚則楚勝,不如兩存之,與楚漢三分天下,鼎足而立。韓信卻說:漢王待我甚厚,我又豈可因利而背義!

蒯通見韓信不能動之以利,于是又說之以情,舉張耳陳余故事,初為刎頸之交,后因巨鹿一戰彼此失信,最終反目成仇,可謂人心難測,勸說韓信不可對劉邦講什么忠信。韓信依然不為所動。

最后,蒯通又以嚴詞激之,舉大夫種、范蠡佐勾踐,最后鳥盡弓藏之故事,認為韓信功高震主,必不能見容于劉邦,所以,鼎分天下已是勢在必行,反之,天與弗取,恐受其咎。雖然韓信知道劉邦襲奪其軍,已屬不信,但仍然念在劉邦拜將時曾經有信在先,沒有采納蒯通的建議。

故事的最后,韓信幫助劉邦打下漢家天下,劉邦和呂后卻兩次使人誣之謀反,西元前196年,韓信被謀害于長樂宮的鐘室,一代英雄掛劍而去。

不論時人與后人如何以成敗論英雄,以利害較得失,以存亡定勝負,而這也無非都是站在個人得失的局限之中,又如何能理解更為宏遠的境界。不是所有的人都把權力,生死,浮名看得重于一切,譬如韓信。韓信有得天下之權,有得天下之才,有得天下之德,有得天下之勢,卻無得天下之心!這位名高劉漢,功震項楚的大將軍,對于皇位,沒有項羽式的“彼可取而代之”的野心,沒有劉邦式的“大丈夫當如是”的嗟羨,在利害,生死,信義之間,韓信的選擇告訴我們,人生之重,惟信與義。

贊曰:
長樂鐘室劍空懸,英風一逝二千年。
鼎分天下豈不可?為留信字在人間!

責任編輯:唐青
                                                         


2015-08-23 08:57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新與古典文化研究大家
胡適(1891年12月17日-1962年2月24日),原名嗣穈,學名洪騂,字希疆,後改名胡適,字適之,筆名天風、藏暉等,其中,適與適之之名與字,乃取自當時盛行的達爾文學說....
散文大家曠達風趣
梁實秋(1903年1月6日-1987年11月3日),號均默,原名梁治華,字實秋,筆名子佳、秋郎,程淑等,中國著名的散文家、學者、文學批評家、翻譯家,華人世界第一個研究莎士....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