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韓寒作品及相關評論選
字體    

感情這事上,為什么楊過不如韋小寶
感情這事上,為什么楊過不如韋小寶
六神磊磊讀金庸 六神磊磊     阅读简体中文版


文/六神磊磊

圖為《將錯就錯》劇照

今天我來為韋小寶說幾句話。


在很多女人的眼里,男人的德性,就像是牛頓的光譜,可以從紅到紫打分排列,最紅的一頭叫男神,最紫的那一頭叫渣男。


我的主業是讀金庸。在很多女人看來,金庸的男主角們也一個個在光譜上各就各位,根據分值的不同,有的黃,有的綠;有的綠偏紅,有的藍偏紫。


比如令狐沖,普遍被女同胞認為比較癡情,形象氣質也好,應該是在比較靠紅的那頭;又比如張無忌,不太專一,優柔寡斷,搖擺不定,居然還想“同娶四美”,常常被女同胞們死死釘在靠紫的那頭。


那么,最紅的一頭的情圣代表是誰呢?大概是英俊深情的楊過;最紫一頭的渣男典型又是誰呢?大概是猥瑣花心的韋小寶。


一些姑娘討厭韋小寶的程度讓我吃驚。前不久在一所學校講座,有位女聽眾提問:“金庸寫韋小寶這么一個貨,到底想說明什么?究竟有什么意義?”


我隨口回答:韋小寶也有優點啊,比如講義氣等等。沒想到這事沒完。中午我在學校食堂吃飯,該位聽眾忿忿找來,要理論清楚韋小寶這人渣究竟有什么優點,差點沒搶了我筷子。


好吧,哪怕被搶筷子我也要說:在某些方面,情圣楊過還真不如花心的韋小寶。


首先,韋小寶和楊過其實很相似——花言巧語,死纏爛打。別不承認,楊過對陸無雙就是典型的花言巧語、死纏爛打。


來看看楊過是怎么死纏爛打的吧——“從地下爬將過去,抱住她右腿,大叫:“別走,別走啊!”“橫臥地下,雙腳亂踢,大叫:“我死啦,我死啦!”還對人家一口一個“媳婦兒”的亂叫,這都不叫死纏爛打,什么叫死纏爛打?


韋小寶騙沐劍屏叫自己“好哥哥”,楊過也騙陸無雙叫自己“好哥哥”,手段伎倆如出一轍,都是一丘之貉。


但兩人有一個最大的不同:韋小寶招惹的姑娘,他最后都娶了;楊過招惹的姑娘呢?最后都結拜兄妹了。


不以結婚為目的的戀愛都是耍流氓,從這個意義上說,韋小寶還不算耍流氓,他反而是個骨子里的傳統婚姻的堅定支持和崇拜者。他最美的老婆叫阿珂,當韋小寶第一眼看見阿珂時,想的是什么?是推倒還是強奸?都不是,他想的居然是結婚:


“我死了,我死了!……韋小寶死皮賴活,上天下地,槍林箭雨,刀山油鍋,不管怎樣,非娶了這姑娘做老婆不可。”


而我們的情圣楊過呢?那些姑娘都暈暈乎乎變成了他的妹子。程英、陸無雙成了妹子,完顏萍、耶律燕、公孫綠萼成了妹子,更小的郭襄也沒有幸免,變成了小妹子。


瞧瞧他是怎么把程英、陸無雙變成妹子的:“我……意欲和兩位義結金蘭,從此兄妹相稱,有如骨肉。兩位意下如何?”


好一句意下如何——你把人家弄得魂不守舍,現在又說要做兄妹,還問人家意下如何?


試想:在當時的社會下,你覺得是先招惹一堆姑娘、然后一個個變成老婆的人更壞,還是先招惹姑娘、然后一個個變成妹子的人更壞?


在對女性的殺傷力上,韋小寶是冷兵器、小刀子,技術含量低,哪怕反復拉鋸,也半天割不出個大傷口,姑娘就算一不小心被劃傷了也容易好。


楊過則是生化武器,殺傷指數極高,愈合難度很大,禍害時間極長。


你看韋小寶的七個老婆,沒幾個是非他不嫁的。韋爵爺不娶我,老娘還可以嫁別人。所以韋小寶經手后的姑娘,都是成熟的、有選擇、有思考的姑娘。而楊過身邊的幾個姑娘,個個非他不嫁;凡是他過了手的姑娘,最終不是老處女就是尼姑。


韋小寶攻城為上,楊過攻心為上。韋小寶先俘獲你的身,無所謂你的心;楊過卻先俘獲你的心,然后拋棄你的身。


倆人在情場上的兵法不同,原因在于倆人的基本素質和能力不同。韋小寶俗氣猥瑣,他的本事是錢、是勢,不容易讓姑娘打心眼里愛慕,卻容易讓姑娘屈服。所以他不太重視感情上的征服,而以姑娘“嫁不嫁我”作為勝利的標尺。


而楊過的長處,是才、是貌,所以他把姑娘“喜不喜歡我”作為勝利的標尺。他對女孩子總是不斷撩撥、反復驗證,確認人家芳心已經淪陷后,就停止進攻,鳴金收兵,給人家撂下一本“妹妹”證書,打掃戰場,留下人家終生創傷,要死要活。


誰比誰高尚呢?


某種意義上說,韋小寶不如楊過禍害大。


韋小寶是明明白白的火坑。姑娘選擇韋小寶,好處和代價,都清清楚楚地擺著——他不專情,他花心,永遠習慣性說謊,胸無大志,不是好漢;但他有錢有勢,大方仗義,肯負責,不會拋棄你,只要他碰過了你,連皇帝妹子他也敢娶,駙馬他也敢閹,偶爾還能做幾件搗碎明珠給你涂臉的爽快事。


選擇韋小寶之前,你可以充分考慮、反復評估;就算被他弄上了麗春院的大床,將來后悔了也有退出的機會。哪怕他到時死纏爛打,你也只需要吼一聲:“你和評書里那些強搶民女的惡棍有什么區別?”他很可能就會很汗顏,然后充義氣、裝好漢,放你走路。


但楊過是一個深不見底的黑洞。他的危險事先無法估計。你覺得他專一、陽光、好玩、不動手動腳,沒有危險;你覺得他有一個至愛的“姑姑”在,就像有了防火墻、安全繩,更讓你放心;所以你就打開心扉,讓他進來,就像程英、郭襄做的一樣。


然后你不知不覺越陷越深,遍體鱗傷。你想退出,卻發現自己無法像離開韋小寶一樣離開楊過。韋小寶的火坑你可以跳出來;但在感情的深井里,你往往無法自拔,沒有繩索供你攀援而上。


而他呢?他什么都不承認,他對你什么都沒做,一切都是你自作自受。你覺得他喜歡你的那些證明,原來什么都證明不了。


他走的時候比誰都瀟灑。他離開程英的時候,說“兄妹之情,皓如日月”;離開郭襄的時候,說“他日重逢,杯酒言歡”。他不帶走一片云彩,帥和酷都是他的,眼淚都是你的。


他用小龍女證明了他的專一,再用你們證明了他的魅力。什么叫情圣,這才是情圣。


李紋有首歌叫《顏色》,“不管你的眼是哪種顏色”“不管你的妝是什么顏色”,無懼無畏,這固然很好。就像你可以繼續愛楊過、鄙視韋小寶,都是每個人的自由。


但你最好還是先搞清楚:在感情的光譜上,他到底是什么顏色?


2015-08-23 08:57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為傳統文化招魂
錢穆(1895年7月30日-1990年8月30日),原名恩,字賓四,江蘇無錫人,歷史學家,儒學學者,教育家。錢穆對中國古代政治制度有良好觀感,認為中國傳統政治非但不是君主....
散文大家曠達風趣
梁實秋(1903年1月6日-1987年11月3日),號均默,原名梁治華,字實秋,筆名子佳、秋郎,程淑等,中國著名的散文家、學者、文學批評家、翻譯家,華人世界第一個研究莎士....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舊一篇] 一碗方便面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