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創業先鋒 眾人拾柴火焰高
字體    

獵豹傅盛分享創業經驗:要瞄準未來
獵豹傅盛分享創業經驗:要瞄準未來
Cnblogs 騰訊科技     阅读简体中文版

獵豹傅盛分享創業經驗:要瞄準未來

  5 月 9 日消息,經緯創投、真格基金、K2VC 聯手在北京舉辦Chuang 大會。經緯創投的創始合伙人張穎與獵豹移動 CEO 傅盛進行了一場對話,以下是騰訊科技整理的主要內容。

  傅盛表示,獵豹做國際化,聽起來好像是在中國市場打不了,而去打國際市場。而它給我帶來的(意義)是,世界突然一下子在面前打開了,你能做到之前所看不到的視野。

  視野非常重要,傅盛感慨,獲得成功的第一要素就是視野,然后才是目標。對于獵豹未來的三到五年,傅盛認為獵豹能夠成為很多公司走出中國市場的橋梁。

  他還表示,獵豹未來還有幾件事要做:第一是全球本地化,獵豹收購了一家法國公司,它在全球有十多個辦公室,這樣你們到任何地方考察區域市場,獵豹的同事都可以陪你們一起,幫助找到當地最大的合作伙伴;第二,我們還有一個大數據,獵豹幾億的用戶本質上應該變成一個用戶的行為大數據系統,去給用戶打上標簽,做精準投放,幫助電商、游戲廠商找到最合適的用戶。

  傅盛還分享了關于創業的三點經驗:

  第一,在創業過程中也遇到了競爭對手無情兇狠,甚至很殘酷的攔截,這些經歷可能都是始料未及的。但初生牛犢不怕虎,不怕不是因為物質。回過頭來看,這些經歷都是寶貴的財富,讓我敢于面對很多困難。獵豹能夠做到今天是因為我內心變得沒有那么多恐懼了,這是我自己最大的收獲。

  第二,前兩年雖然公司收入做到了 3 個億、7 個億,但是今天看來還是損失成本,沒有更早的切入移動市場,而是在過去熟悉的市場打了一場攻堅戰。雖然把公司救活了,但是沒有真的一下子切入最本質的東西。

  創業一定要瞄準未來,瞄準一個可能會發展起來的、也許有各種各樣不成熟的市場,不要在一個成熟的市場靠自己的意志力去拼搏。

  太依賴執行力是創業者最容易犯的錯誤,這些東西不如對未來的預測重要。

  第三,一定要在一個你能夠有機會變成第一的市場去拼搏。

  以下是現場對話實錄:

  主持人:第二場有請經緯創始合伙人張穎和獵豹傅盛跟我們分享獵豹是如何擴張海外市場,以及公司面臨困境時如何破境轉型的。

  傅盛:大家好,我是傅盛,獵豹移動 CEO,介紹一下獵豹,它前身是金山網絡,是最早的可牛和金山毒霸合并的公司,合并的時候是國內市場 PC 毒霸的核心,日活躍 700 萬,兩年前我們啟動了國際化策略,現在移動端月度活躍用戶 4 億多,70% 來自于海外市場,20% 來自于歐美發達國家,上個季度財報海外收入已經占整個公司收入 10% 以上。

  張穎:傅盛故事非常神奇,我認識他的時候是通過另外一個 VC 拿到的電話,我在當初的 Donews 上面看到他離職,拿到他的號碼就打了電話給他,我們聊了三個小時,聊他在 360 成長的經歷,他做的事情。他自己感覺到很委屈,他那天還是哭了的,現在不承認了,但是相信我。我記得我跟他說,你跟家里人出去,玩兒兩三個禮拜,回來以后來我們這邊做一個投資,大概感覺一下。然后他在經緯做了十個月,十個月一個項目都沒投,一天到晚都在思考他自己的事情。這種人是不會留下來做投資的,我也很明白。

  然后出去做了可牛,剛開始他比較猶豫,不想直接進入安全這個行業,跟他的老東家廝殺,所以做了一個圖片類的公司。其實很糾結,做得很好,卻不是他所喜歡的行業。

  傅盛:當時用戶量還可以,一天有 10 多萬的新安裝,也沒有宣傳,一天處理幾百個照片,那時候沒有等到移動大潮來,PC 端這畢竟還是一個邊緣需求。

  張穎:后來我們交流,跟金山網絡合并,他是 CEO。我比較担心,一個年輕人,現在從一個 30 多人的公司要接下那時候有 400 多人的金山網絡,還要在那么復雜的條件下把他們的產品、商業模式重新回歸成零,我當時跟內部投資人說這 140 萬美金可能要打水漂了,后來他用他的行動,他的團隊,他和徐明、肖杰幾個人行動,完全做整合。財務報表,今年有可能是 36 億的收入,60% 來自于移動,MAU 大概超過 6 億多用戶,全面國際化。我覺得還是蠻可怕的,今天的他狀態完全不一樣,在年輕的創業者里面,在我心目中,所謂的年輕的未來的馬化騰跟馬云跟李彥宏,他,坐在臺下的王珂、陌陌的唐巖、陳歐再加上其他的幾個人,這些人是下一波互聯網和移動互聯網的牛人,今天他已經站在了風口上,而且領導了很多移動互聯網公司在國際化布局中大的趨勢。他也是最大的受益者,公司現在的商業模式也在快速地轉型,未來可能成為一個非常大的入口和平臺型的公司,所有公司都在往國際化發展,小一點的公司都希望跟他合作。

  所以還是很開心今天傅盛能從天津開車過來,我也不知道安排上是不是有一些小的疏忽,但是還是謝謝你過來。我不多說,盡量分享一下你的故事。

  傅盛:昨天正好是公司上市一周年,所以我們在盤山那邊組織了兩天的會,請騰訊給我們做了兩天的培訓,今天是第二天。創業和爬山很像,走每一步都不知道要爬多遠,筋疲力盡,有時候想要放棄,但是爬上山頂還是挺美的。

  每一個人創業故事包裝出來都是很美的,當時從 360 出來太傷心了,很多場合都哭過,因為沒有想到是那樣的一個結局。出來以后想自己干什么呢?當時站在經緯高大上的辦公室了,覺得投資人很好,一邊投資一起騎摩托,想要創業就跑到旁邊紫金豪庭的辦公室里,這種落差就是很糾結,但是還是下定決心創業。覺得既然出來了,既然放棄穩定的工作不如努力一把,中間很多小故事就不講了。

  在創業過程中也遇到了競爭對手無情兇狠,甚至很殘酷的攔截,各種各樣的都經歷了。昨天回顧上市一周年我們還在說,這種兇狠的經歷可能是始料未及的,如果知道會這么兇狠是不是不會干了?不一定,因為初生之犢不畏虎。有時候不怕是因為你無知,但是回頭來看,這些經歷都是寶貴的財富,它讓我的內心上了一個臺階,就是敢于面對很多困難,這種困難是過去沒有想像過的。

  4 年前的時候這家公司收入基本是崩潰性的垮塌,當時還面臨著張穎說的,30、40 人的團隊合并 400 人的團隊,基本大家對你都不信任,還兩地管理。沒有人想到那么快就有上市的機會,所以上市的時候像做夢一樣。

  后來我在想你本來認為一件不可能的事情都有機會做到。人和人的差其實還是內心的強大和內心的無限制,不要給自己太多的限制,既然努力了還是要堅信能做到,創業者每次都會面臨困難,無數次想崩潰的狀態下一定要讓自己內心強大起來。一定要知道再多的困難都是你未來的財富,當你過了無數關的時候,你終于發現你沒有什么特別值得恐懼的時候,這是一種非常好的狀態。這個公司做到今天是因為內心變得沒有那么多恐懼了,這是我自己最大的收獲。

  第二,當時因為很困難,所以我們一開始做了自己最熟悉的事情,就是免費,改造產品,小組化,互聯網,在 PC 上。但是忽略了預測,就是整個行業會怎么發展?雖然我也知道 3Q 大戰會打響,我們會有很多機會,可大家都沒有看到移動大潮給我們帶來的機會是什么。

  前兩年雖然公司收入做到了 3 個億、7 個億,但是今天看來還是損失成本,因為沒有更早地切入移動市場,而是在過去熟悉的市場打了一場攻堅戰,雖然把公司救活了,但是沒有真的一下子切入最本質的東西。今天上市的時候我們大部分說服投資人投資支持我們公司上市的核心就是我們在海外,在移動端上市的時候 2 億多的用戶,這是我們在 18 個月之內完成的。沒有這 18 個月的努力,前面做的這些努力基本是無意義的。我們上市的時候 PC 端活躍用戶比迅雷少,但是我們現在上市 30 億美金,迅雷現在是 5 億美金。

  如果你是一個過去時代的公司,不管看上去多健壯,大家都不認同,所以這兩年最大的感觸就是創業一定要瞄準未來,瞄準一個可能會發展起來的,但也許現在有各種各樣不成熟的市場,不要在一個成熟的市場靠自己的意志力去拼搏。剛開始創業的時候覺得自己很強,甚至顛覆了安全行業,這對我來說是寶貴的經驗。但回頭看,太依賴執行力是創業者最容易犯的錯誤,就是因為我很強,我很努力,這些東西不如對未來的預測重要。

  所以創業者即要埋頭拉車,還要抬頭看路,而且能花更多的時間去看路,這是一種思維模式的轉變,也是人生教育和大學教育沒有教過的東西。就是怎么去多思考未來會怎樣,然后你怎么在這個未來里面找到機會。

  第三個就是,一定要在一個你有機會變成第一的市場去拼搏。當時合并金山還有一個讓我心里有壓力的地方就是,它有很多歷史,我得背著歷史包袱,最大的歷史包袱就是金山是千年老二,雷總當時離開的時候,金山上市以后市值長期徘徊在 3 億多美金,他們沒有一個地方做到第一。

  后來我一直在想第一原則,就是我有沒有機會在區域市場做到第一。所以我看 PC 不可能了,中國的移動安全由于 3Q 大戰大家起得太早了,所以也沒有可能了。做一個我不熟悉的當時也沒底氣,所以想了半天想到了國際化。當時國際化有巨大的困難,因為我英語很差,我們高管團隊也不太會英語,我 33 歲第一次去美國。所有人都質疑你在中國沒發展好,能做好國際化嗎?國際化怎么變現?中國的經驗能在海外復制嗎?中國靠彈窗才有這么多的收入,全球能做到嗎?所有疑問都回答不了,但是我可以回答,我在這個市場可以拿到第一。我無數次面臨這些疑問的時候我就想,我一定能拿第一。而且我相信機會還是有的,就是中國公司的全球化。結果就是這一個決定改變了整個獵豹的格局,也改變了我自己的格局。

  所以如果說經驗的話,就是找到你能拿第一的市場全力以赴,不要有任何猶豫。我們當時投入國際市場的時候,PC 收入是占 98%,月活非常高,我們把 PC 所有能抽出來的骨干,所有國內做產品的都停掉,都去做國外很小的市場,就是清理。

  張穎:傅盛這樣的公司,包括王珂的微店和王珂的陌陌包括跟徐老師一起投的 Nice,這類創始人我們幾乎沒有在他們那起到太多實質性的幫助。我們現在兩個人聊天我先說一下,在傅盛這里,我自己起到的作用可能3% 都沒有,這也是我們夢寐以求的創始人。天助自助者,我幾乎每天都跟大家說這幾個字,跟投資者說,跟創業者說,包括傅盛也是這個行業標桿人物了,我也每天跟他說。

  今天他們到達的這個高度完全就是靠他跟他的團隊,這一點還是非常非常厲害的。而且他們這個團隊今天只是到了半山腰,還要更高的高峰可以去征服。

  我有兩個問題,第一,今天這個結點你最大的顧慮是什么?第二,你現在變得那么有錢了,經常在朋友圈秀秀豪車、紅酒、美食,你對財富怎么認識?

  傅盛:前兩天我去騰訊,他們搞了一個內部的閉門會。聽完以后感覺就是時代變化太快了,當時王珂他們在比年齡,都是 83、84 年的,當時桌上 60 后、70 后肯定很難受的,所以年輕人在不斷地崛起。

  第二個,這兩年我感觸也很深,3Q 大戰的時候,QQ 保鏢推出來了,我當時跟雷總在飛機上,我說機會太好了,我們可以跟騰訊合作。后來一個月以后去騰訊大廈,跟托尼提一個問題,其實 QQ 保鏢產品正義度上是沒有問題的,但是全行業沒有一家站騰訊那邊,那時候他們決定投資我們。雷軍說你看,騰訊投資變化很大,以前投的時候要求很多,這一仗讓他們至少態度上沒有那么具有侵略性,我覺得騰訊的確是把很多的東西開始剝離,把自己的東西做薄。

  回來我們請了一個騰訊的高級顧問給我們做咨詢,我說以前一個公司十年一變革,現在是不是由于移動互聯網變革周期變短了,是不是兩年一變革?提出這個問題的時候我很恐懼,因為我想獵豹能上市,我把我的 4 年看成 2 年 2 年一個階段,獵豹能上市就是過去 2 年做了一次國際化。但是過去 2 年做了國際化這個點是不是不夠的?下一步這個公司挑戰在哪里?比如你有了 4 億月度活躍度發現這不夠,你要真正開始做大數據,要做廣告平臺,要理解整個全球移動產業鏈。在這里面你要找到新的機會,甚至全球移動產業鏈會不會像中國一樣開始向 O2O、互聯網金融滲透?你能做些什么?

  所以問我今天最大的顧慮是什么,就是這個行業的變化超出了大多數人的認知能力,它一波一波地在變化。我跟王珂也在聊,我說你們微店做得這么好,我想螳螂捕蟬。O2O 會不會顛覆一部分服裝的店商,比如洗衣服的電商,下一步會不會做服裝的導購,這樣你連淘寶都不用去了,所以有沒有可能顛覆電商呢?所以今天我的重要思考就是,花更多的時間理解這些新的東西,千萬不能認為 80 后起來就是運氣,只是正好趕到了機會,他們很多特質是我們不具備的,我們怎么學習?為我們自己的全球化做好下一次的鋪墊和準備這也是我在思考的,最恐懼的就是變老,年齡沒有辦法了,心態上不要變老。不要覺得自己取得一點成績,下一步成功理所當然,還是要快速地變革。

  財富的看法是,我買了一輛 i8,太喜歡了,我用兩個禮拜跑去騎摩托,我第一站開到鄭州,跟鄭州團隊吃了年夜飯,然后跟杭州團隊吃飯,再去廣州、去深圳跟很多人合作。其實上市對每個人財富上的沖擊是很大的,因為創業的時候窮得一塌糊涂,吃一頓飯都不敢點菜,最喜歡的就是跟經緯人吃飯,因為他們承諾公司不盈利之前他們買單。成功以后就不太跟他們吃飯了,因為他們也不買單了。

  張穎:我們要接受創業者對投資人的各種蹂躪。

  傅盛:上市以后改成喝咖啡了,比較省時間。張穎就是一個簡化能力很強的人,他講幾句話就沒什么跟你聊的了。

  這種財富的變化還是非常巨大的,是私人銀行老來見你,經常跟你談談美元貸款什么的,然后看到房子也覺得你能買了。后來有一天我跟徐明飛機上的時候講所謂的不忘初心,他說不管怎么樣還是要保持對當時看錢的狀態,我們當時不是為了賺太多錢,我們就是想做一些簡單人做的事情,相信能做成。我們要保持對錢財的狀態,就是不過分地被財富拖累,我說你說的很對,完全同意。但是還要說一點,以前不那么在乎掙多少錢,但是現在有了錢也想花就花,不是炫富,財富最大的好處就是體驗一些以前不敢體驗的。

  想想以前那時候我就應該更多地體驗,今天我們不需要通過不動產證明你有錢的時候,你就更從容了。我的財富觀就是別把錢太當一回事,雖然 4 年前我沒有這樣的機會,今天還是跟創業者說,創業的時候也不要太當一回事。我發現往往是富二代或者是不愁錢的人創業才更從容,所以我希望大家更從容。你可能口袋里就那么點錢,帶家人出去玩兒一趟,偶爾住住五星級不會影響財富的創造。不是省錢才能怎么樣。

  張穎:我對投資人經常用人性去挑戰創始人的行為不贊同,我非常支持經緯系的老總們,在他們B輪和C輪的時候適當地拿老股套現,拿一些錢回去給家人給老婆。至少經緯這邊想得非常透,我跟徐老師也聊過,他也非常認可,這是一個度的把握而已。但是傅盛對財富的價值觀我還是非常認可的。

  傅盛:還有一點,這個趨勢已經非常明顯了,其實我很早就在公司內部提好奇改變世界。如果你對一些東西都沒有體驗的話就不可能產生足夠的興趣,在里面找到你自己感興趣和別人感興趣的東西,并且從里面找到需求點。如果一個人太束手束腳會限制你的發展。

  我們這一代理工男老是接受那種教育就是多么簡樸、多么努力才能成功,事實上,我發現我是被一大幫對事情充滿熱情的人驅動的。比如有時候我曬滑雪,這不是多了不起,是因為我對這項運動保持高度的熱情,不停地看視頻看怎么能滑得更好。這種興趣是每一個創業者應該保持的熱情,如果你有一天喪失這種能力,把創業變成A輪、B輪,而不是享受這件事情帶來的愛好的時候,可能就會出問題了。

  張穎:未來三年、五年獵豹給我們一些期待,你覺得有可能會變成一個什么樣的公司?

  傅盛:我們參加長城會的一個活動,華為余承東講了一段話我印象非常深刻,他說華為的國際化是在中國盈利最好的時候,任正非提出來要國際化,那時候國際化非常困難。而且做通信設備,發達國家根本進不去,要從亞非拉開始,非常艱苦,到今天華為整個收入 70% 以上來自于海外。但是他后面那句話說的非常重要,他說國際化給華為帶來的不是收入和利潤,是視野和全球化的配置。這兩件事情對華為來說非常重要,華為手機做得這么好,通信領域第一,這和國際化視野和人才配置密不可分。

  獵豹今天給我個人帶來的驚喜,國際化聽起來是中國打不了,打全世界,它給我帶來的是世界在你面前忽然一下子展開了,你能看到之前看不到的視野。

  我第一次去美國,我接受的人生觀教育都是失敗的,就是 99% 的努力加上1% 的靈感就成了,我比他們努力多了,但是大部分的發明是他們做的,我們推動的只是降低成本,讓鞋子更便宜,我想太不公平了。我有很多思考,一個重要的思考就是美國人一出生看到的就是國際化,因為他的鄰居可能是中國人、日本人、印度人,也可能是非洲人。他覺得他們就是要改變全世界,這時候產生的對世界的認知和旁邊都是湖北人、河南人、廣東人的我們是完全不一樣的。我當時深刻地被震驚了,他們一出生每個人都有各種膚色,當然想全球的事情怎么干,一旦有這種視野真正的思路就打開了。

  我們的思路是座在早餐店應該怎么省成本,后來你去美國公司,他們執行力很弱,跟中國公司沒法比。再回過來看 20 年前,當日本公司進入半導體領域的時候,英特爾就退出了,因為打不過。最后發明內存芯片的公司退出內存芯片市場是因為和日本的競爭,但是他們進入了一個更嗨的領域,就是 CPU。所以美國公司不是靠執行力取勝,是靠自己對戰略的理解和前進的方向的把握取勝。

  所以視野真的是太重要了。人的成功第一靠的就是視野,視野太重要了,然后才有目標,沒有視野你的目標就是井底之蛙,一個大視野一個更好的目標,不停的努力和折騰才是成功三要素。

  問題回來,獵豹未來三到五年有什么樣的驚喜?站在全球的角度才覺得中國公司太有機會了。可能過去做國際化叫先本地化再國際化,就是華為那代企業,必須先進入區域市場,進行本地化隊伍建設之后,才能進這個國家,然后再下一個,或者像聯想那樣冒著很大風險把 IBM 買下來,但是移動互聯網今天提供的機會就是先國際化再本地化,連外國一個人都沒有就可以在全球拿到幾億用戶,這就是獵豹做成的。我們收購了杭州的一個團隊,是當時美國圖片第一的排行榜,他連出國都沒出過,谷歌 IO 請他們去,說不去要寫代碼。今天的機會是沒有任何本地機會可以拿到幾億用戶。我們今年在全球設了7、8 個辦公室,當地很多廠商都愿意跟你合作,你在當地已經有 20% 到 30% 的市場占有率了,我們在過去半年多時間內,跟全球 50 多電信廠商和手機廠商談成了預裝了,三星 S6 里面有我們的 SK,因為你有很多覆蓋率,能夠幫助他提高用戶體驗。所以這個機會對中國公司太好了。

  第二個就是,真站在全球視野上,就會發現思路會變得極開闊,會發現中國很多模式在全球都是領先的。今天中國的 O2O,甚至包括社交,其實中國很多模式已經走到全球最前面了,這種機會非常巨大。獵豹今天走在前面也希望能幫助大家找到更多的機會。

  第三點,全球視野能學到很多東西,美國公司還有一點很牛,他們真的是很合作,他們真的覺得合作比競爭更重要。我們在巴塞羅那展會的時候 Facebook 的人找過來,說我們每個會議都在討論獵豹,他說你們有需要了解我們哪些東西的,我們可以派幾個人到你們的辦公室陪著你們一起開發。他們是這樣的對待合作伙伴的。

  所以這個市場太大了,我們希望獵豹能成為很多公司走出去的橋梁,幫助大家在不同的領域一起合作。我們還有一些內功,因為我們只花了 20 幾個月完成了國際化的用戶獲取。我們還有幾件事情要做,第一就是全球本地化,我們收購了一家法國公司,它在全球有十來個辦公室,這樣你們到任何地方考察區域市場獵豹同事都可以陪你們一起,幫助找到當地最大的合作伙伴。第二個就是我們還有一個大數據,我們幾億的用戶本質上應該變成一個用戶的行為大數據系統去給用戶打上標簽,做精準投放,幫助電商,幫助游戲廠商找到最合適的用戶。這個我們才剛剛開始,還有很多事情要做。

  如果這兩件事情做好了,獵豹有可能成為一家全球化的公司。至少有機會跟雅虎這樣的公司站到一個臺階。如果這個能做到我相信這是獵豹有可能會帶來的最大的驚喜。

  張穎:我有三個感觸。第一個感觸就是,未來如果能成大器的創業者口才必須要好,昨天晚上我們也通過 PPT 卡拉 OK 給大家展示了我們覺得的這方面的重要性。你如果聽傅盛、王克、唐巖演講他們邏輯能力、口才都非常好。

  第二,這樣的一個 CEO 峰會大家一定要珍惜這一兩天的時間,含金量實在太高了。我剛才往下看看了,大概有超過 15 個身家超過 10 億。這也是經緯、真格和 K2 三家基金最大的資源,我們就是成編制,細的打法,這里面有那么多投資人,創業者,你們要互相溝通,互相珍惜。你們自己做越好,就越要拿出時間跟他們交流、交叉、學習。

  第三點,我對幫助經緯和我個人賺到錢的這些創始人都是無比的感激。傅盛也是其中少數幾個之一,還包括王珂、包括下面現在在聊天的唐巖,我們世紀互聯的陳總,他們都是拿了我們投資,天助自助者,自己給力幫助經緯平臺賺了很多錢。我沒有在一個公開場合能感謝他們,這是第一個會,感謝傅盛,代表我們所有的團隊。

  傅盛:其實經緯投我的時候雖然投得很少,但是那個時候是很困難的,因為那時候是金融危機,我說我每天回去就看經濟信息聯播,不知道美國股票會跌成什么樣子。因為辦手續要等一段時間,我最担心的就是張穎跟我說我們也撐不住了,我們也不能投了。后來跟張穎吃飯,他說答應的事情一定要辦到,主要是緣分。

  張穎說沒給我們什么幫助,當然給投資人最好的幫助就是不指手劃腳,這點經緯一定是做的非常好的。

  第二點,他在你做重大決定的時候還是非常支持的。其實合并這個事情那時候我比較愣,沒覺得,現在感覺出來他們是不太愿意的。那時候他們就變成小股東了,又担心這個事情做不成。我今天有那時候他們的經驗我肯定也不同意,后來我說我一定要做,他們也沒有什么爭執就同意了。所以對創業者的尊重是 VC 對創業者最大的幫助,就是他們給你信心,支持你就是給你信心,不要指望他們給你一個什么點子,這點不要奢望了,不然他們自己也創業了。

  張穎:謝謝傅盛。

2015-08-23 08:57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為元首清廉不阿至情至性
林森(1868年—1943年8月1日)字子超,號長仁。福建閩侯人。1868年出生于福建省閩侯縣尚干鄉,1884年于臺北電信局工作。1902年到上海海關任職,其間參加反清活....
從國務總理到修道士
陸徵祥(1871-1949年),字子欣,一作子興,上海人。中國近代著名的天主教人士,也是著名的外交官。他出生于一個基督教家庭,父親是一位基督教新教徒,曾經在倫敦傳教會工作....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