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美國精神自由思想—精彩影視選
字體    

為什么反派總是死于話多?
為什么反派總是死于話多?
Cnblogs 果殼網     阅读简体中文版

  你一定會對這樣的場景十分熟悉:在電影或者電視劇的高潮部分,最終大 BOSS 手拿武器對準躺在地上滿身是血的主角。他/她/它(當然)并沒有立即終結主角,而是(如你所想地)侃侃而談:想當年,我可是這段追憶往昔崢嶸歲月的回憶洋洋灑灑,足以寫下一篇八百字作文。等等,只聽砰!的一聲大 BOSS(如你所想地)被主角干掉了。

  大 BOSS 常常在占盡優勢的時候對主角話太多。在說這段剖析自己內心世界的話時,他們給了主角足夠的時間準備逆襲,而潛臺詞就是:主角你在干啥?我都說的口干舌燥了,還不來干掉我?于是主角愉快地滿足了他們的愿望。嗯,那么現在問題就來了:為什么這些壞人、大 BOSS,總是功敗垂成,最后死于自己太話癆呢?


嗯,那一定挺疼的圖片來源:mrwgifs.com

  劇情要求,主角光環不能始終無敵

  首先,在影視作品里很顯然這事兒得問編劇跟導演啊!這可都是編劇和導演弄出來的鬼把戲。一方面,作為正面角色,主人公做事兒不能太順利,主角光環只能在關鍵時刻用一用,如果全程都是無敵效果,那還有什么看頭啊?估計這樣的片子只能吸引吸引小學三年級以下的觀眾了現在的動畫片兒都不太這么演了好嘛。

  反過來,壞人也不能太厲害,他可以一直都占據優勢、占據主動,但最后必須被主人公給干掉。你要是讓壞人一路占盡優勢,最后把主人公給干掉了,觀眾也不答應啊。就算是觀眾答應了,你不給個正面的光明的結尾,也有些人要跟你急啊。

  不過,話說回來,藝術來源于生活。時間是最好的編劇,現實世界才是我們能看到的最偉大的戲劇。在這部漫長而豐饒的現實大戲里,壞人死于話多的情況,真的會出現。

  真實的壞人也死于話太多

  美國聯邦調查局(FBI)的科學調查組創始人雷斯勒寫過一本很著名的書,叫《FBI 心理分析術》,詳細記錄了自己為 FBI 工作的過程和細節。他提到,自己曾經跟上世紀 70 年代紐約一個著名的連環殺手大衛·柏克威茲(David Berkowitz),做過深入的談話。這個柏克威茲很厲害,他自稱山姆之子,總是在深夜伏擊正在親熱的情侶。而且還很高調地給當地媒體寫信,講述自己的故事。截止到被捕的時候,他一共殺死了 6 個人,擊傷 7 人。可以說是罪行累累。


山姆之子,真名叫作大衛·柏克威茲,他專門狙殺約會中的情侶,往往隱藏在小暗巷中趁情侶們纏綿時從車窗口向女方射擊。crimemagazine.com

  然而,就是這樣一個心狠手辣的殺手,他卻告訴雷斯勒一個此前所有心理學家、刑偵專家,估計連大長臉兒夏洛克都沒有注意到過的信息:兇手在行兇之后,常常會情不自禁地回到案發現場。很快,心理學方面的一些研究也證實了這一點。這個現象后來被運用到刑偵工作當中,起了很大的作用。現在我們看一些刑偵題材的影視劇作品,也經常會看到這樣的橋段:警方在勘查案發現場的時候,在圍觀的人群中發現了形跡可疑者,這個時候嫌疑人一定會拔腿狂奔,警察則一定會緊緊追趕。而且這一追捕行動一定會失敗:不是被嫌疑人跑掉,就是突然暴斃,看一眼進度條就什么都明白了。

  美國小說家帕拉尼克在名作《腸子》里也提到過這樣的橋段,警探會在謀殺棄尸的現場藏一個麥克風,然后監聽這里的情況。因為幾乎所有的兇手都會回來跟受害者說話。所有人都有傾訴的需求,而殺人者只能與那個被殺死的,也就是永遠都不可能出賣他的人分享自己的罪行。

  可是,匪徒為什么要去多這么一嘴呢?他難道不能像個北歐人一樣保持沉默嗎?如果進入了心理學的范疇,一切都變得好理解了。

  為啥壞人總是喋喋不休?

  消解認知失調

  行兇者面臨的第一個問題就是認知失調。認知失調簡單來說就是我們所做的事情跟我們的認知發生了沖突。比如我們會有一個基本認識:殺人是不對的。行兇者在做這件不對的事情,但又不愿意承認自己犯罪是錯誤的。所以,他必須要通過將殺人行為合理化來實現建立心理防御機制。

  行兇者會找各種借口來獲取自己犯罪的正當性,最終說服自己放下良心的包袱,告訴自己他就是該殺。這種心理防御機制在電影中的最經典表現來自《黑客帝國》。在片中,史密斯要毀滅人類的理由如此充分:你們人類一直以為你們自己是哺乳動物,其實你們不是。地球上沒有哪種哺乳動物像你們這樣生存:每到一處,盡力耗盡那里的資源,榨干那里的財富,直至那里一無所有,然后和那塊地方一起死掉。你們人類繁衍的唯一方式就是換一塊地方,重新掠奪。地球上只有一種生物像你們這樣生存病毒。你們人類是地球的瘟疫和災難,而我們電腦是解藥。


Ouch!《黑客帝國》大 BOSS 史密斯被干掉。圖片來源:voiceofcrazy.com

  現在我們可以理解了,壞蛋為什么總在控制大局,只需再動一下手指就能大獲全勝的情況下,突然變得喋喋不休。其實,他就是為了消除自己作惡時由于內化的道德和外顯的行為不相符而產生的認知失調。通過不停地說給自己和別人聽,來達到所謂的認知失調消解。

  不過,這套理論有一個缺陷,壞蛋要想達成認知失調消解,自己在心里默默調節消解不就好了嘛,為什么一定要說出來呢?這里就牽扯到心理學的另一個機制:通過獲得外部反饋,而提升自我評價。

  提升自我評價

  從原理上來說,提升自我評價有兩個途徑:自我效能感,社會認同感。這兩個途徑都迫使壞蛋們不停地說話。

  自我效能感簡單來說就是強調我有我可以。比如你面前有一堆磚,你來要搬它,可你怎么知道自己搬得動它呢?根據自我效能感的理論,你以前成功地搬過磚、你看過體力跟你差不多的人成功地搬磚、有別人或者你自己來現場分析一下你能搬動磚的十大原因、開一個搬磚動員大會、把磚放在你熟悉的環境里搬,這些因素都能讓你覺得自己離優秀的搬磚工更近了一步。

  自我效能感的提升,能讓人感覺異常良好。壞人也是人,也有人的優點和缺點,要遵循人類共有的心理規律。把眾人眼中威風凜凜的正義化身踩在腳下,惡棍們隨心所欲地發表自己的高談闊論:一邊回顧自己光輝的歷史,一邊敘述自己天才的計謀;一邊夸耀自己超凡的實力,一邊肯定自己勝利的必然自我效能感簡直要爆棚了。然而這還不夠,獨角戲不夠精彩,一定要有一個配角,甚至一批觀眾才能讓個體獲得最大的心理滿足感。

  實際上,在人類犯罪史上確實有罪犯真的在用極端的方式獲得自我效能感,鼎鼎大名的黃道十二宮殺手,就曾炫耀性地主動寄給當地報社一些自己編寫的密文,而其中的340 密文的謎底至今仍未揭曉。

  而社會認同感說的是人意識到自己屬于特定的群體,并且通過群體成員的身份來獲得價值和情感意義。對于影視劇中的大壞蛋,在畢生追求的野心即將實現之際,不把這一系列的陰謀詭計全盤托出以便讓世人知道自己才是名符其實的頭號惡棍?這無異于錦衣夜行,實在會讓人太失落了。而這種自我標榜為頭號惡棍的做法,本身也是社會認同感極端化的表現。


雖然在《鋼鐵俠3》電影中只是一個傀儡,不過滿大人的噱頭還是搞得很好的。圖片來源:wikia.com

  有限認知:給壞人的會心一擊

  以上的心理動機導致了壞人總是陷入話癆綜合征而難以自拔。而一種很重要的心理學概念仍然悄悄潛伏在草叢中,隨時準備躍出來,給他致命一擊。這就是每次都能讓主角絕境翻盤,逆襲反殺的最好幫手:人類有限的認知資源。

  人的認知資源是非常有限的,當我們專注地做某一件事時,不在我們關注范圍內的信息很可能就無法有效地進入我們的認知加工環節,從而導致視而不見、聽而不聞的情況。1999 年,美國心理學家西蒙斯做過一項實驗,在向觀眾播放視頻的時候,讓一個合作者扮成大猩猩從人群前面走過。至少有一半人會注意不到大猩猩的出現。可以想見,當壞人專注于向已經被打倒在地動彈不得的主人公傾訴,以獲得自我滿足的時候,他是無法注意到后者行為、姿態和情緒上的變化細節的。逆襲的線索,就這樣被忽視了。

  壞人,就這樣死于他的喋喋不休。由此可見,言多必失、沉默是金這樣的古律,至少在電影當中是有很重要的作用的。

  最后,讓我們一起重溫一位敦厚長者的諄諄教誨:一定要悶聲才能發大財啊!

2015-08-23 08:57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從國務總理到修道士
陸徵祥(1871-1949年),字子欣,一作子興,上海人。中國近代著名的天主教人士,也是著名的外交官。他出生于一個基督教家庭,父親是一位基督教新教徒,曾經在倫敦傳教會工作....
清末民初學者大師
梁啟超(1873年2月23日-1929年1月19日),字卓如、任甫,號任公、飲冰子,別署飲冰室主人,廣東新會人,中國近代思想家、政治活動家、學者、政治評論家、戊戌變法領袖....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舊一篇] 王家衛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