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文章華國詩禮傳家—精彩書評選
字體    

余晟:看那么多書,能記住嗎?
余晟:看那么多書,能記住嗎?
Cnblogs mp.weixin.qq.com     阅读简体中文版

  我已經好多次遇到過這樣的問題:看那么多書,能記住嗎?這個問題確實困擾過我,幸運的是很早我就明白了,它是沒有意義的。

  中學的時候,我總是很佩服文科的同學,他們好像天生就能夠把那些枯燥無趣的知識點隨口說出來,除了記憶力好,我找不到別的解釋。而如果天生記憶力不好,就只有干瞪眼羨慕的份,再怎么讀書也沒有用。我是這么認為的,我也知道很多人一直這么認為。不過一次偶然的機會,改變了我的看法。

  中學時候有一次復習歷史,我突發奇想,拿了一張很大的白紙,畫上了二維坐標系。橫軸表示時間,長度與時間呈正比關系;縱軸分別是經濟、文化、政治制度等各個方面。我把整本歷史課本的知識點全拎出來,一個個地放到坐標系里,瞬間感覺就不一樣了:兩起事件間隔了多少年,不再是單純的數字,而是感性的長度;同一個時間段發生了事情,豎著看就清楚;某個方面的演變過程,橫著看就明白。結果那次歷史考試我破天荒地得了不錯的成績,而且至今還依稀記得那些知識點。可惜的是,這種復習方式被身邊很多人認為是離經叛道、異想天開,所以最終我也沒有堅持。

  上大學的時候,有一次我去歷史系聽講座,老師問:公元 1453 年發生了什么?一時間下面竟然沒有人能答上來(可能是太緊張?),我卻記得很清楚:東羅馬帝國滅亡。由此還得到了老師的稱贊,并告誡歷史系的同學們要記住歷史大事。其實我記憶力不好,對政治、歷史等等需要背誦的科目,既不在行也不喜歡。之所以說得出 1453 年東羅馬帝國這回事,完全是因為我看過茨威格的《人類的群星閃耀時》,里面專門有一章講君士坦丁堡陷落的故事,我才記住了那一年是 1453 年。正是依靠這種意料之外的聯系,我才記住了1453 年東羅馬帝國滅亡。

  我很慶幸,這些例子沒有用來炫耀,而是讓我明白了一點道理:記憶的關鍵不在背誦,而在于聯系記憶,就是把各種各樣的知識點以各種各樣的方式聯系起來,而且這種聯系越復雜,記憶就越牢固。

  這個道理其實不難明白:書本只是信息的載體,通常以方便表達的形式(順序結構)把知識羅列出來,而不顧這些知識本身是如何組織,如何記憶的。所以希望理解這些知識,記住它們,并不需要收到表達形式的限制,而應當突破書本的限制,去尋找和構建這些知識自身的結構這就是理解,并把這些知識與自己已有的其它知識聯系起來這就是掌握。如果既理解了,又掌握了,記憶當然不在話下。

  以前我看拉斐爾的《雅典學院》,也嘗試記住上面都有誰,指天的是誰,指地的是誰,低頭寫譜的是誰,地上畫圖的是誰。但每次都記不長久,也容易忘記。等我真正讀過古希臘的歷史,讀過柏拉圖、亞里士多德的作品,知道畢達哥拉斯和歐幾里德的貢獻之后,一切就自然清楚了:研究理念世界的柏拉圖指天,定義科學領域的亞里士多德指地,提出數字是萬物的尺度的畢達哥拉斯在作曲,研究幾何學的歐幾里德在地上畫圖。真正讓我記住哪個人是誰的,絕不是書本上印的那幾句話,而是柏拉圖、亞里士多德、畢達哥拉斯、歐幾里德的貢獻,和拉斐爾的表現方式。

  這種記憶方式甚至對枯燥的政治課也有幫助。考研時,我與大多數人光背政治課本和復習資料不同,花了大概三個月業余時間,把《馬克思恩格斯選集》、《列寧選集》、《毛澤東選集》通讀了一遍,于是能把教材上的知識點和產生的背景、原因、語境聯系起來。所以它們對我來說不再是枯燥割裂的信息,我基本可以理解它們的出現的來龍去脈,把每個考點都對應到原著中去,甚至原著文章所處的情境中去,進而理解教材選擇特定角度進行闡釋的原因,這種自然而然的印象真是太深刻了。最終我的政治考分超過平均線不少,這是之前不敢想象的。

  理解了這些就會知道,看那么多書能不能記住是一個偽問題,因為它認為書里的信息是沒有結構的,平鋪的,看的書越多,鋪的就越開,記憶的難度就越大。但對于真正會讀書的人來說,每看一本書,都是把書里的知識拆開來,分門別類裝到自己的知識結構里,與已有知識構建聯系的過程。結果,看的書越多,自己的知識結構就越復雜,聯系就越多,吸收和容納的能力也越多。

  或者換句話說:對會讀書的人來說,看的書多從來不是負担,反而是一種加速度看的書越多,看書的速度就越快。因為自己的知識結構足夠復雜,可以迅速地判別新書里觀點的價值,迅速地拆解新書里的各種信息,迅速地將它們與已有知識聯系起來。

  如果自身的知識結構足夠復雜,聯系足夠多,其好處就不僅限于記憶了,而是賦予人一種能力,即動用不同領域的知識,從不同角度,來觀照和解決同一個問題的能力。不妨把你的知識結構想象為一張超級復雜的蜘蛛網,無論網絡的什么地方被觸動,都有援軍從四面八方趕來應對,而不是畫地為牢、望洋興嘆。這樣的能力堪稱可怕,但也讓人神往。

  當然我也知道,有些人問看那么多書,能記得住嘛的潛臺詞,其實是看那么多書有什么用呢?。這個問題其實很好回答:看那么多書,就算記不住,好歹也受了一點文化的熏陶,不會問這么無禮的問題嘛。

2015-08-23 08:57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傳統官僚翰林總統
徐世昌(1855年10月24日-1939年6月5日),字卜五,號菊人,又號水竹邨人、弢齋。祖籍浙江寧波鄞縣。清末民初,曾為北洋政府官僚。1918年,徐世昌獲段祺瑞控制的安....
教育專家大學思想啟蒙
蔡元培(1868年1月11日-1940年3月5日),字鶴卿,又字仲申、民友、孑民,乳名阿培,並曾化名蔡振、周子餘,浙江紹興山陰縣(今紹興縣)人,革命家、教育家、政治家。中....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