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技術話題—商業文明的嶄新時代
字體    

我在華為20年之小趣事回憶
我在華為20年之小趣事回憶
Cnblogs blog.sina.com.cn     阅读简体中文版

  文/@魔法爸爸 

  收拾好行李,從杜塞爾多夫機場乘機回國,突然間想起今天(2015 年 8 月 15 日)是我來公司 20 年的紀念日。1995 年 8 月 15 日我去華為報道,一晃我在華為公司就已經 20 年了。真是應了小時候作文經常寫的那句話:光陰似箭、日月如梭。靜靜地坐在飛機的舷窗邊,想起過去很多事很多人,像電影一樣一幕幕在眼前掠過,一時間有點恍惚。這里一些過往的小故事記錄下來,分享給自己,也分享給大家。

  故事一:俺來華為的經歷

  其實,我來深圳,來華為,很大程度是受我們班夏同學的影響。我們在本科最后一年的時候,班上的夏同學,也是宿舍旁屋的鄰居,去了華為做畢業論文,半年后回來的時候,帶了一堆高檔香煙,好像也帶了很多錢回來(因為班上請客的時候經常是他出錢),然后經常吹牛在深圳、在華為的經歷,言語中經常讓我等產生錢多人傻的呼喚聲,讓我等非常羨慕嫉妒恨。夏同學畢業后就去了華為,他在華為的工號是在 100 之內,也就是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元老。

  混完三年研究生的時光,又到了畢業季,夏同學叫我去華為,恰好華為也來我們學校招生,當時招生是一個文質彬彬的楊姓副總裁,他對我面試的所有的話就一句:關于你,我就不面試了。就這樣,我就招進了華為,來到了深圳,和夏同學一起奮斗了。

  到了深圳,進了華為,夏同學就是我們的領導。那個時候,都是這樣,要是一個班的,本科先來,肯定是領導;研究生后來,最多是小領導;讀完博士,那等著當小兵好了。我們并沒有不平衡,在華為三年確實比我們在學校讀三年長進太多了,無論技術水平,還是管理水平。我們在學校那是混,他們在公司開發面向大市場的產品,那是進步飛速。

  到了華為最大的感受是,好像還是在校園里,開發組里都是好哥們,上班的時候一起調程序,下班的時候一起吃大排檔、一起踢野球,住也住在一起,就是公司租的農民房宿舍。總之,關系很單純,工作很忙碌,生活很快樂。和學校最大的不同,就是感覺食堂的飯菜真好吃,油多肉多,吃的過癮。老一些同事很鄙夷地看著我們,說我們很快就會胖的,會膩味的。結果當然是這樣,過段時間,我們就很鄙夷地看著后面新來的同事,說著同樣的話。

  現在回想起來當年的我們,最恰當的形容詞就是懵懵懂懂。可能就是我們那個時代工科男的共同特點吧。我們對買房子沒有概念,對炒股沒有概念,對金錢沒有太多概念,非常容易滿足,非常容易開心。有份自己喜歡的工作,做的開心;有個農民房的單間居住,住的開心;工資看起來挺好,數錢數的開心。因此,回憶起來公司工作的前兩年,感覺自己很幸福、很開心、很快樂。可能講起來,很多人都不相信,但我一直認為那段時光是我在華為最開心、最快樂的時光。

  故事二:倒加班和悶悶的周日下午

  我是學計算機的,在華為的第一份工作當然是程序員了(現在自黑為程序猿)。我們開發的是基于交換機之上的排隊機,用于尋呼、114、160 等大話務量的場景。這是我人生第一次參與巨大代碼量的編程活動,而一起編程的又都是哥們。看著自己寫的C代碼和哥們的代碼一起合版本,再經過編譯導入到主機中運轉,驅動各種板卡綠燈閃啊閃,真是別提有多開心,就好像游戲組團打怪一樣。說句實話,這么有意思的事情,就是不要錢也愿意干啊。不是程序員的同學可能都體會不到我們這種感覺。

  總之,非常忙碌,非常開心。然后就是感到我編程的水平突飛猛進。戰火中最鍛煉人啊。但是,那個時候,沒有什么 IPD 流程,沒有實驗室管理員,開發工具也很原始,我們用最簡單的C語言,寫完后,如同黑箱一樣自己導入 CPU 運行,然后就看著結果出來,是正常,還是宕機。如果是宕機,看著機器死機前能不能打印輸出一些指示,我們再如同偵探一樣尋找 BUG。這樣的開發,帶來一個后果,就是調試機器嚴重不夠,我們輪著排也不行。為了不和別人搶機器,我有段時間是倒加班。什么叫倒加班呢?就是上半夜在機房打地鋪睡覺,等凌晨兩三點后,再沒有人和搶資源了,再開始慢慢調試我的程序。

  我很自豪的是,我也許天生就是一個優秀的編程人員,對編程充滿了熱情,寫程序也是極度認真,能用最簡單的代碼絕對不用復雜的技巧,在我印象中,在我不長的程序員生涯中,我編的代碼編入正式版本后,在市場上運轉,從來沒有出過錯。我甚至聽說,后續開發組引入代碼巡視,大家在巡視到我編的代碼后,經常有人說:某某(本人)編的代碼,咱們就不用再看吧。呵呵,什么程序都會有錯,也許只是我不知道而已,也許是我寫的程序還是太少,但忍不住寫下這些,算是滿足我無聊的虛榮心吧。

  因此我們編程的生涯是,白天有可能編程,也有可能睡覺,晚上有可能睡覺,也有可能編程,反正就是忙,然后開心。周一到周五是這樣,周六也是這樣,周日上午還是工作中度過,但是周日午飯后在電腦上打個瞌睡醒來后,突然覺得很茫然,不能再加班吧,應該干點別的吧,是不是要找個女朋友啊,但是去哪里找呢?我們這里除了秘書都是哥們啊,秘書估計也給老同事搞定了吧。程序猿也是需要春天的,因此,周日的下午總有點悶悶的。

  故事三:土豪的感覺

  現在有些新員工,聽說總是充滿了各種苦惱,房子看著飛漲,什么時候能買個洗手間啊。丈母娘要求多,房子車子戶口哪里去找啊,等等等等。

  可是我作為新員工的時候,最大的感覺竟然是有錢、非常有錢!

  回想起來,深圳那個時候真是一個吸引人才的好地方啊,我來的時候公司正處于起飛期,我記得第一個月的工資是 3000 元。3000 月工資在那個時候是筆巨款啊,在內地工作幾十年的父母工資也不過幾百塊,我第一個月的工資就比我父母、大哥大嫂、二哥二嫂所有人加起來的工資還多,以后也一直比他們多。更刺激、更過癮的是,每個月加薪 500,連加了 6 個月!到春節后,工資就漲到 6000 元。當然,后面就沒有這么漲了,停滯了挺長時間。我記得每個月最開心的時候,是收到工資單后,然后跑到公司樓下的公共電話亭,打電話給老家的媽媽,分享漲工資的快樂。父母一開始總是半信半疑,很難相信。然后,父母有的時候忍不住小得意,和親戚朋友分享,親戚朋友那不是半信半疑,而是完全不能相信,他們聽完后,總是用很憐憫的語氣對我爸爸媽媽說,是不是你兒子在深圳干啥壞事,是不是搞傳銷啊,你們要注意啊。天啊,還好我還是個男的,否則搞不定他們怎么想啊。

  我們那個時候花銷非常小,公司食堂吃飯很便宜,房子也是公司租的,外面有沒有什么消費,從來沒有想過房子、車子的事情,最多是吃吃大排檔、買幾件衣服啥的,因此看到自己的積蓄刷刷刷地往上漲。錢在銀行存在里不習慣,放在房間不放心,我那幾個月口袋就總揣著幾千塊人民幣,因此,總覺得自己超有錢,感覺真正實現了當初錢多人傻的理想。然后到年底的時候,公司還發了大概 2 萬塊年終獎,就更覺得自己更有錢了。不過,公司馬上就配股了,我的積蓄加上沒有見過面的年終獎就還給公司,徹底變成了紙面財富。公司設計挺巧妙的,基本上把我們的現金全面圈進去,但我們也不用借款、背負債務。然后就開始下個月的生活,又發大把工資,又感覺自己有錢了。這樣的游戲持續了三年多。其實,我們有時候也能感覺公司現金流的緊張,有時候陽光卡(那個時候發行的華為內部銀行卡)取錢要排很長的隊,有的時候新員工電腦來的都有些慢,究竟公司財務在其中是不是出現風險,我們不知道,但我們似乎從來也不担心。

  我們就是這樣傻傻的。老板總說,聰明人出國了、搞金融了、搞地產了,留下一堆傻傻的人在華為奮斗,不聞花香,不看路邊的風景,和別人龜兔賽跑,就是我們當時的寫照。那個時候,深圳發財的機會大把,比如炒股票的、搞房地產、搞進出口的,但好像和我們都無關。同期來深圳的,發財比我們的人多了去了,我聽說我前前后后工號都是廚師,后來食堂社會化后,他們承包了公司食堂,賺的錢比我們這些人多多了;還有聽老領導吹牛,說王傳福當時來華為應聘,他看不上,沒有通過,后來才有王傳福創業,才有了比亞迪。那個時候,還在北京見過雷軍,也是軟件工程師,也就是帶個小團隊(其中有我大學同學)。我們沒有辦法成為那樣的英雄人物和富豪,就是老老實實成為一個自我感覺良好的壕,也是美好的回憶。

  故事四:說說當時的深圳

  深圳現在是繁華的都市,是創新之都,是綠色城市,是國際大都市。而當時九十年代中后期的深圳,是全國向往的改革熱土,是一個充滿活力又亂糟糟的城市。

  那個時候深圳遠不如現在繁華,上海賓館之外都是鄉下,南山是絕對的鄉下,坐上中巴,晃晃悠悠1-2 小時才能到城里。那時,海王大廈往東、南海大道右側就是大海,什么紅樹林、濱海大道、蔚藍海岸、海岸城、深圳灣等都是填海填出來的。

  那個時候內地人來深圳,也很不容易,要在派出所開證明,難度和出國差不多。當然,很多人是偷偷摸摸就來了,哪里管的了那么多。平時也沒有啥事,但逢年過節,警察會上街像撲魚一樣,把大把大把沒有證件的人抓到樟木頭。然后樟木頭那邊,大家交點錢再回到深圳。這樣貓捉老鼠的游戲常年樂此不彼。我聽說,當時有個人大畢業分配到銀行的大學生,出去看錄像,沒有帶深圳身份證,被抓到樟木頭,然后單位好多天沒有他的消息,到處找,等到他消息的時候,就沒有然后了,因為他已經 Over 了。當時沒有互聯網,沒有微博微信,這樣的事情發生了,也就很快過去了。

  我們華為同事有深圳身份證的也極少,當時我那屆上千招生中,深圳只給了 12 個深圳戶口(我占了一個)。有一天,我們集中住宿區也被對面后海派出所的警察們光顧了,然后一大批同事被抓到對面的派出所。公司的領導肯定是緊急營救去了。我聽說,警察對我們抓進去的同事都挺客氣的,有個女警察辦公室的電腦壞了,我們一個男同事還幫搗鼓搗鼓,給修好了,結下了軍民魚水情,女警察端茶送水,相當溫馨。不知道是軍民魚水情管用,還是公司營救管用,反正以后警察再也沒有找我們麻煩了。

  深圳那個時候,人口結構非常畸形,除了少量本地漁民,都是外地人,一到春節前的一周,大家都集體回家過年,深圳幾乎就是空城,絕大部分店都關了,大街上基本沒人。第一年在深圳過春節的時候,公司只放了三天假,除夕那天我們最發愁的事情是去哪里吃飯。幸好隔壁一個同事的媳婦從內地來探班,做了不少飯菜,我們幾個單身狗蹭上一頓,算是過了年。

  無論如何,我們這些在深圳呆了十多年的人,對深圳是真有感情,打心眼里喜歡,深圳都是年輕人,充滿活力,都是外地人,沒有繁文縟禮,不靠關系靠實力,空氣又好,氣候宜人,看哪里都順眼。

  故事五:和偶像競爭

  在九十年代中后期,華為雖然已經是深圳第一大高科技企業,但名聲顯然和現在無法相比。當時國內電信界的主流是朗訊、北電等國際大牌廠商。那個時候,朗訊和北電的在人們心目中的地位基本上和 Google、蘋果類似,絕對的超級偶像派。朗訊的創造力,通訊的源動力,就是當時朗訊的宣傳口號,也是現實的寫照。

  當時,華為的交換機在處于農村包圍城市的過程中,和盤踞在大中城市的朗訊、北電碰撞還不太多,但我們所做的排隊機,都在大城市用,就先一步和朗訊、北電競爭起來。說句實話,那個時候,我們就好像感覺自己是橫店的群眾演員路人甲,突然被要求和劉德華上崗去競爭男主角,完全沒有信心。記得 1999 年,我們第一次參加瑞士電信展,第一次看到國際企業的大排場,看到那些企業超先進的理念和產品,真是自慚形穢。有位美國留學并工作多年后投奔華為的同事在參觀后所有展廳后評價,在瑞士電信展中,華為的各項產品基本是都是倒數第一位的。而我和同事老方去了朗訊的展廳,看了一場朗訊女副總裁如同現在華為手機發布會的的炫彩演講后,深受震撼,我們出來的時候對視一眼,心情異常低落,我們一致認為這輩子是不可能追上朗訊了。

  當然,和偶像競爭,就算心里怕,也得干。總體上,我們沿著兩條道路去做,一條道路是研發,我們快速學習先進對手,然后加上自己的理解,增強中國客戶需要的特性,力爭比對手好用。另外一條道路是市場,我們大膽推出各種理念,什么無代演進、萬年長青啊,搞的好像華為不是第一,別人都不好意思,反正那個時候客戶也好忽悠,還真有人信。按老板話來說,我們就是先打腫臉充胖子,讓別人覺得我們胖、有實力,敢于買我們東西,等賣的多了,自然也就成了胖子。

  真和對手干上了,我們發現偶像派也就是外表光鮮,漏洞還是不少的,一開始輸多贏少,慢慢輸贏各半,最后是贏多輸少,信心越來越強,原來毛主席所說的敵人都是紙老虎是有道理的哈。比如說,朗訊、北電的產品看起來是高大上,但只有用戶手冊和操作界面只有英文版,操作還是 Unix 的命令行,對管理人員基本沒有任何報表支持(按四川某尋呼臺女臺長的話,這些國外公司就提供了一個裸體產品),服務也一般般,而我們的產品穩定可靠,全中文圖形界面,操作簡單快捷,給管理人員的報表也多,我們的貼身服務又好,真正懂行的人士就越來越多選擇我們了。

  事實證明,路人甲通過努力,也是能戰勝心不在焉的劉德華。王寶強、布拉德·皮特也是群眾演員出生,一樣大有前途啊。通過我們的競爭,朗訊和北電逐漸衰敗了,然后,就沒有然后了,因為他們被兼并了,不存在了。

  故事六:向工和老強的故事

  我們在產品的初期,沒有那么嚴格的研發和服務的分工,產品也沒有那么穩定,研發人員經常出差支持現場開局。我初期支持的局點,主要是和服務的老向、老強配合。下面講的是老向和老強有趣的小故事。

  局點在北方。北方的人喜歡尊稱我們這些工科男為**工,老強就被叫做強工,老向就大賺便宜了,被一群北方姑娘、北方爺們們叫做相公了,呵呵。我們排隊機最經常使用的場景是 114 和尋呼臺,都是年輕姑娘云集的地方。我們設備出點小問題的時候,話務臺的姑娘們就會非常配合、大呼小叫、此起彼落地大叫相公、相公,過來看一下,那個時候,我和老強都會笑的肚子疼。向工同學只好紅著臉,跑來跑去,穿梭于花叢間。我覺得這個場景,怎么有點像周星星電影中的怡紅院呢,哈哈。

  相比向工和我,老強同學那是人高馬大,儀表堂堂。那個時候,北方客戶很淳樸,他們從來不把自己當甲方,而是把我們當成援建的客人,對我們極好。老強又特別善于做群眾的普遍客戶關系,特別是姑娘們的普遍客戶關系,深得話務臺管理大姐們的信賴和喜歡。于是,電信局里發的油啊、米啊、被子啊,老強統統都有一份,完全被當成了自己人,聽說老強最后要走的時候,那些大姐們可不舍得了,十里相送,眼淚汪汪。

  故事七:流鼻血的故事

  這個故事還是關于我們服務的。和我們同屋有一個小伙子,姓唐,非常地眉清目秀,有點像 TFBOYS 的王源。不懂什么是 TFBOYS 啊?回去度娘一下,我這里不普及常識。小唐也是我們產品的服務人員,經常在外面飛。

  有次回來,小唐給我們講了一個驚心動魄的故事。好像是遼寧的尋呼臺,我們排隊機要升級版本,小唐前往支持。那個時候產品做不到在線升級,小唐要在半夜的時候,中斷整個機器運行(那個時候膽子真大,現在是不可想象的),然后把主控板加載新程序后再插進去,正常的話,主控板綠燈亮起來,升級就完成了。那個時候,產品本身也不太穩定,有的時候出現重新插進去的主控板不能正常工作,不能閃綠燈,而是閃黃燈,服務人員總結了一下,找到個方法,多插拔幾次,黃燈就會變綠燈。但是那天晚上,不知道什么原因,可能是運氣太背了,人品太差,連插拔了十幾次都沒有成功,都沒有看到主控板上的綠燈閃爍。小唐一下子就有點發暈了。沒有別的辦法,只好反復地插拔,把智力活變成體力活,時間一點點過去了,綠燈還是沒有亮。如果天亮前,還沒有恢復,就有大麻煩了。尋呼臺是一個話務量巨大的節點,而且一般尋呼客戶在沒有打通尋呼臺的時候,都是習慣性在電話上快速重撥,這樣會導致雪崩效應,導致更大范圍的擁塞,甚至出現大面積網絡故障,那可真是超級大麻煩。可憐的小唐一遍遍地在絕望中反復插拔單板,不行,再來,反反復復。可能是天道酬勤,終于在天亮前的一刻的某一次插拔中,奇跡出現了,主控板綠燈閃爍!小唐再也不敢動了,說冷汗已經把衣服全部打濕,一摸鼻子下面,發現都是血!原來是急火攻心,真的流鼻血了。

  聽完小唐講這個故事,我們這些開發人員都沉默了。產品不僅是我們自尊心,更是我們的生命線啊。

  其實那個階段,研發人員很光鮮,產品是我們做出來的;市場人員很光鮮,產品都是他們賣出去的。但服務人員最辛苦,我們產品不穩定,合同亂簽,都是服務人員托底,什么事情都要搞定,什么客戶抱怨、發火都要承受,經常一個局點出差耗在那里就是幾個月,非常辛苦。向他們致敬哈。

  故事八:食物中毒風波

  公司以前一直是租辦公樓,最早在南油,后來買了一個自己的樓,7 層樓,6 層樓辦公,7 樓是食堂,就在科技園北區,后來賣給了艾默生,老一點的員工可能都知道。這個故事就是在這里發生的。

  有一個周末,上完班,回到家中,發現同屋的兩個室友很萎靡,以為感冒了,沒有在意,第二天更嚴重了,變成極度萎靡,然后公司有人緊急上門來排查,趕快給送到醫院去了。晚上才知道,原來公司發生一起非常嚴重的大規模食物中毒事件。嚴重到什么程度呢?就是我們中毒的員工,把南山區所有醫院的空病床占領了,還有不少員工在醫院的過道安家。

  第三天,我趕到醫院去探望病友們,正好發現夏同學也來應診了。夏同學身體一貫極好,但此時極度極度萎靡。護士來了看,做了個診斷,就趕緊讓住院。怎么診斷呢?就是護士手指單點按壓夏同學的手臂皮膚,一般情況下,皮膚會很快彈起來,可是驚人而恐怖的事情發生了,護士按夏同學的手臂皮膚后竟然形成了一個深深的洞!沒有彈起!太驚悚了。護士說,這說明脫水非常嚴重,要緊急輸液。可憐的夏同學就這樣直接就地在過道住下了。

  公安局就把我們食堂查封了,最后查明是當日的蒜泥白肉出問題了,被細菌感染了。有些同事就說,我們沒有吃這個菜啊,怎么也倒下了呢?公安局同志說了,可能是上一個同事打的是蒜泥白肉,廚師的大勺子打下一個菜的時候,順便帶了一點。有的時候,人倒霉喝涼水都塞牙啊。

  我是我們房間惟一沒有食物中毒的人,回想起來,那天中午我和老強在辦公室商量做一個支持一線維護的工具,一直討論到午飯快結束的時候才匆匆趕到食堂,那個時候,蒜泥白肉這么好的菜肯定是沒有了,蒜泥白肉附在大勺子上的沫沫估計也沒有了,因此我們就沒有事了。這個故事說明了,天道酬勤這個理在公司靠得住的,呵呵。

  最詭異的事情是,這么大的事情在任何媒體上沒有任何的報道!背后的故事我就不知道了。這在現在是完全不可想象的。過上幾個月后,有一天中午,我們在食堂一邊吃飯,一邊看 CCTV 的午間新聞,CCTV 的新聞主播一本正經地報道,深圳寶安發生今年深圳最大的一起群體性食物中毒事件,十幾個工友入院,驚詫之余,瞬間我們食堂里笑成一片。

  故事九:李鵬來視察

  公司在發展的一個階段中,和其他企業一樣,很喜歡貼國家領導人來華為視察的大幅照片。我記得在二樓公司展廳的過道上,掛了不少國家領導人來訪的照片,印象中有田紀云、喬石、江澤民啊,甚至還有華國鋒。當然我都沒有機會見過這些人,但有幸非常近距離地看到李鵬來視察。

  有一次,公司通知說有國家大領導來視察。等到那天,我們發現對面的樓頂布滿了警察,甚至還有狙擊手。大量的警察也到了我們這里,在展廳,聽同事說,警察告訴大家,說不要站在他們看不見的地方,可能有危險。總之,搞的氣氛緊張。究竟為什么那么緊張,大家想想就知道了,不懂的話回去看看歷史。

  原來是國務院總理李鵬來視察了,視察完展廳,李鵬帶著一大幫人就來到我們開發的地方,按照線路參觀,時不時親切問員工一兩個問題,露出點笑容,然后閃光燈就刷刷刷地亮起來,記者們就狂怕。過了一陣,李鵬來到我們這邊,就在我們身邊3-5 米,俺終于第一次看到電視里經常出現的大人物了,心中有點小激動。我就發現,現實中的李鵬,遠不如電視里光鮮,皺紋很深,老人斑很清晰。當時就想,國家領導人上電視,那得涂多厚的油啊。這么多年過去,李鵬也退休了很多年,現在依然健康地活著,我就想啊,我們國家高級干部的醫療護理水平真高啊。

  故事十:勞動密集型企業

  我在公司前幾年,發展速度日新月異,每年收入翻番是常態,那進人速度也是嘩啦啦的。一眨眼,工號就從千上到萬,從 1 萬上到幾萬。當時有一個詞,叫新四軍、新五軍,就是指那些四萬工號、五萬工號的新員工,現在估計留下來的,大部分都是老領導了吧。

  直接反饋到現實生活,就是剛到的時候,老板還能在南新路的南蓉酒店請大家吃飯,后來只能在科技園七樓開干部大會,再后來,搞個年會要把深圳大學體育館承包了,再再后來,一個產品線就要把大體育場承包了。

  進的人多,要租的樓就多。那個時候,公司也有名聲了,很多高檔辦公樓都愿意招華為來租,也是一個招牌啊。什么上海金茂大廈、蛇口新時代廣場、華僑城漢唐大廈,我們都租過。但是,所有的大廈業主都萬萬沒有想到,華為的人是如此之多啊,等待華為入住后,那個悔啊!我們當時在蛇口新時代廣場住了幾年,新時代廣場真是好地方,背山面海,風景秀麗,我們一到那里,就立刻把這個高檔寫字樓搞變味了。上下班、午餐的高峰期,等電梯那沒有個 20 分鐘是不可能的,不愿等電梯的上下走 20 層樓是很正常的。現在 F1 和天安云谷的兄弟們都有同感吧。高檔寫字樓的其他公司高級白領真是欲哭無淚,大樓業主也是欲哭無淚,暗嘆這什么事啊。我聽說,蛇口新時代廣場的有些公司實在受不了,把早上上班時間改到9:30,而漢唐大廈干脆把四個電梯給華為專用,其他兩個電梯拒絕華為人使用,只供其他公司人使用。我估計華為搬離這些高尚辦公樓的時候,其他公司人可能真要放鞭炮慶祝了哈。

  我們華為一直就是這樣,我們不是什么高科技企業,我們就是勞動密集型企業,螞蟻雄兵,打群架的。一個人單挑不過,就打群架,用人堆也堆死你。

  故事十一:華為的冬天背后的故事

  這個故事是和任總有關系的。

  有一天晚上,公司通知大家去蛇口的風華劇院開會。我從科技園出發,準備乘坐去蛇口的巴士。路上有部黑色小轎車停了下來,車上人招呼我坐進去,一起去風華劇院。我坐進車后排,就說再擠擠再擠擠,結果車里鴉雀無聲,沒有人應答,我奇怪一看,原來后排坐著老板呢。老板呵呵一笑,往里擠了擠,我不好意思坐下了。

  任總在車上就給我們開講了,巴拉巴拉的。講的內容可以直接參照華為文摘哈。主要就是未來你們要買房子的時候,房間大小無所謂,陽臺一定要大,將來一麻袋一麻袋的錢拎回來,要有地方曬。還有,華為未來三分天下有其一的,勝利后世界就是你們的啦。還有,就是你們賺了錢,一定要孝敬父母,第一個月工資要寄給父母。聽的我們這幫在車上的年輕人熱血沸騰。現在想起來,感覺任總很像周星星電影中的白發老丐,拿出一堆武林秘籍:千手神拳,九陽神功,獨孤九劍、一陽指、降龍十八掌,對懷揣維護世界和平和功夫夢想的少年說,維護世界和平就靠你們了,嗯,先來買本降龍十八掌吧。

  到了風華劇院,我們坐下了,然后聽老板上臺發言,這就是著名的華為的冬天,具體內容,隨便在網上搜搜就可以了。當時,我完全沒有意識到有什么反差,還沉浸在和老板一起同車的夢幻之旅。現在想來,真是挺有意思,老板前一個小時讓我們買大陽臺曬錢,后一小時大講華為的冬天。回想起這么多年來,老板其實就是這樣的人,高潮期,老板總會踩踩剎車,講講華為的冬天,講講紅旗能打多久;低潮期,老板會鼓勵高級干部成為黑暗中的那盞燈,照耀大家前行。老板其實是我們公司發展的節拍器啊。

  跟著任總這么多年,聽過任總很多教誨,我最大的感受是,可能在具體的業務方向指導上,任總也犯了一些錯,但任總的戰略方向感和人格魅力在華為是無人可替代的。老板經常說,做企業就是做人,華為能有現在的發展,和老板是一個高尚的人是分不開的。

  故事十二:

  最后一個故事了。還是和老板相關。

  地點是科技園辦公樓的七樓食堂,主人公是老方。老方就是前面故事里和我去看朗訊展廳的老方。老方后來在公司做了很大的官,很多人都認識哈。但那個時候,老方還僅是我的同事,都是程序猿。

  一天老方在食堂津津有味地吃著飯,老板拎著一袋食堂買的大白饅頭,不知道怎么過來了,他看著老方超有胃口吃肉的樣子,拍拍老方的肩膀,微笑地對老方說,新員工吧?其實,那個時候老方和我已經不能算是新員工了,但老方也不好駁老板面子,就應了一聲。老板很滿意地點了點頭,帶著他的大白饅頭下樓了。不知道老方是否還記得,但我印象很深刻。

  1 個多月前,老方申請退休了,公司也批準了。在和老方吃完最后的午餐后的第二天,我又看到了老板,不知道是不是公司經營形勢良好的原因,老板亂糟糟的頭發下,一臉的快樂和自信,神采奕奕,哪里像個老人家。我心里默默地想,你當年拍這肩膀的那個新員工已經退休了,而你還在快樂奮斗。

  寫到這里,我的情緒變得很低落,甚至有些悲傷。我們當年的很多哥們,夏同學,老方,老袁、宏哥,老強、向工等等,他們有的退休,有的辭職,有的出國,天各一方。還有那些漂亮能干和善良的秘書,嫁人的嫁人,出國的出國。隨著他們的離去,我們的青春也逝去,很多快樂的記憶也慢慢淡化了。我就在想,人生到底是什么,事業到底是什么?我們當年做的產品,網上有很多很多,賣了很多很多錢,可是當年做這些產品、賣這些產品和服務這些產品的哥們很多都走了,不在了,可能一輩子也見不到了,這又有什么意義呢?也許人生就是不斷的相聚與離別,同事是這樣,父母是這樣,夫妻也是這樣,兒女也是這樣,過好過程就是最好的人生,因為人生沒有終極意義。

  結束語

  回到深圳去了,我亂七八糟、啰啰嗦嗦的一些小故事回憶錄結束了。寫下這段文字,做個小紀念吧。

  我在公司混了 20 年,現在還是一個基層員工。在華為工作 20 年紀念日的今天,這個日子估計只有自己記得,沒有組織會送個紀念品,也沒有念想有人送個蛋糕啥的,就自己給自己點個贊,心中鼓勵一下自己吧。人是最需要激勵的,別人不能激勵,就自己激勵一下自己吧:加油,繼續努力!為公司繼續做點小貢獻,為兒女當個好榜樣!

  2015 年 8 月 16 日

2015-08-23 08:57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傳統官僚翰林總統
徐世昌(1855年10月24日-1939年6月5日),字卜五,號菊人,又號水竹邨人、弢齋。祖籍浙江寧波鄞縣。清末民初,曾為北洋政府官僚。1918年,徐世昌獲段祺瑞控制的安....
新與古典文化研究大家
胡適(1891年12月17日-1962年2月24日),原名嗣穈,學名洪騂,字希疆,後改名胡適,字適之,筆名天風、藏暉等,其中,適與適之之名與字,乃取自當時盛行的達爾文學說....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