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當代網絡名家選輯
字體    

我與王林:不得不說的話
我與王林:不得不說的話
網載     阅读简体中文版

在北京錄制“大V來了”的視頻節目,兩位大V嘉賓分別是法律學者和媒體達人。按照節目設置,兩位觀點明顯不同的嘉賓在我的引導下來一場激烈辯論,只要控制他們不大打出手、拳腳相向就可以了。但由于今天談的是“王林大師”,節目現場出現了一場和諧的景觀:觀點立場迥異的左右大V在王大師事件上的看法卻高度一致。這就需要我這位主持人唱唱反調,引導引導了。但節目錄制出來后,制作方卻有些猶豫,担心我的一些引導與質疑可能會讓我身敗名裂。“王林大師”已經是全國無人不知的官商勾結的典型,一位有后臺從而兩年來都屹立不倒的超級大騙子,你還不劃清界限?


我與氣功大師王林


節目出來后,我的很多話被善意地刪除了,但我覺得自己還是應該講幾句。王林事件曝出后的2013年我寫過一篇博文《我與氣功大師》,寫的是當年我在政府部門工作時接觸過的一些“氣功大師”,包括據說用特異功能保住了當時珠海市委書記烏紗帽的“氣功大師”侯希貴(見百度百科)。我的教育讓我不可能相信氣功與特異功能,但我也自知沒能力去質疑,只要他們不違法亂紀就可以了。我在文章中揭露了氣功大師同官商勾結,甚至得到當時官方默認與支持的現象。對曝出的王林現象自然也有冷嘲熱諷,但我并不了解他。只到去年一位朋友找到我,說你研究中國政治,又熟悉媒體,應該關注一下王林事件。


在朋友介紹下,我在深圳兩次同王林長談。如果一定要我談談對他的印象,也許會讓你困惑不已,因為他給我無論在智商和為人處世的經驗上,都是非常普通的一個人,普通話差勁到我有三分之一需要翻譯。他也許很會觀察人,或者迎合官員,甚至會心理學,但他對外部世界,尤其對媒體幾乎到了一竅不通的地步。甚至有些天真得讓我覺得不可思議,一度我想,難道那些達官貴人與明星就是喜歡他這種近似傻傻的性格?難道他是裝出來的?


目前那么多批評他的媒體人幾乎很少真正見過他的,又幾乎都在文字中說王林是異常聰明和狡猾的。估計是看到他交了這么多名人,以及擁有那么大的資產吧,如果不狡猾和聰明絕頂,能從官員和明星那里收到錢?這些人可能忽視了,官員和大商人、明星的智商與世故應該都不比我們低多少吧?也許,正是王林這種看上去有些不諳世事的性格,吸引了他們。其實這種類似的例子,我在其他氣功大師身上也發現過。他們待人其實真有“真誠”一面,無話不說,有時連吹牛都讓你覺得心無城府。我對王林的個人印象確實如此,除非他同我兩次交往中都在演戲,裝出這個樣子。但這應該并不影響我對他涉及法律事件的看法與判斷。


記得見面時我就告訴他,我無法相信特異功能,即便你給我表演,我也可能無法看出破綻,而且我特別害怕蛇,你要在我面前變蛇,必須得提前告訴我,我還需要邀請其他朋友在場。我還說,我不關心你是否會變蛇,是否有特異功能,我關心的是法律、媒體和事實。就是在我定的這個框框下,在與王林的兩次見面中,他并沒有表演“特異功能”變蛇,他只是抓緊時間向我訴說了他同原來弟子鄒勇的恩怨情仇。聽得我一邊膽戰心驚,一邊依然是一頭霧水。


正如對待特異功能,王林不管對我說多少,提供多少證據,這畢竟都是一面之詞,我不可能就此得出結論,更不會偏袒一方。按照王林的說法與新聞中透露的應該是:在王林身上據說投資了上千萬想學特異功能的徒弟(甚至一度是干兒子)、江西人大代表鄒勇兩年前同王林反目成仇,控告王林欠他幾千萬。鄒勇同王林之間總共有四個官司,據王林說,包括深圳別墅歸屬問題的大多官司都是他贏了。但輸掉官司的鄒勇轉身就召集了三十多家媒體舉行了記者招待會,開始揭露騙子王林。王林有確鑿的錄像證據顯示,這位鄒勇多次帶人圍堵王林,以違法手段騷擾他——身為人大代表卻不相信法庭判決。最后竟然被媒體人弄上了央視的“焦點訪談”,開創了輸掉官司的一方,轉身就可以借助媒體成功反擊的高大上先例。王林贏了官司,卻輸掉了名譽。


王林的“七宗罪”


有意思的是,鄒勇隨后開始控告王林的已經不再是簡單的經濟糾紛與“欠錢還錢”,而是作為一名曾經的關門弟子親自出來指控王林私藏槍支、非法行醫、重婚罪、偷稅漏稅等,后來被媒體歸納為“七宗罪”。到王林最終以涉嫌謀殺被警方帶走協助調查時為止,以上七宗罪一個也不成立。但如果王林真像一些媒體暗示的,“被逼急了而買兇殺人”,那些用根本不成立的“七宗罪”把王林逼上絕路的媒體該負什么責任呢?指控王林的人都說到焦點訪談了,你認為江西那個縣城的公安局有誰是王林的后臺?


央視“焦點訪談”之后,王林的一些朋友認定,可能只有一個人敢為他說話了,那就是我。可滑稽的是,我的“敢”,恰恰是揭露官商勾結,可不是為官商勾結去勇敢。更何況我不但不了解王林事件的前因后果,而且,到了他深圳的別墅后我發現一個問題,那就是他要就是后臺比天還大,要就是“不食人間煙火”太久了:他的別墅周圍停了好幾部過百萬的豪車,據說都是他自己的。


如此“露富”甚至“炫富”,別說你官司纏身,那么多事還說不清,就是真有理,你說得清嗎?我再厲害和勇敢,也對“仇富”社會無能為力啊?記得那次離開時,我嚴肅地忠告他,你可以對薄公堂,你可以面對媒體把事情說清楚,但你首先必須記住,你要對你所有的財產來源和家產說得清楚。他保證說,沒有問題。稍后還向我展示了自己做生意(好像是酒店房地產)以及這些年在江西家鄉捐出一億人民幣慈善捐款的證據。


我一直覺得王林事件是一個很好的政治、媒體案例,也在給我的學生講課中多次引用。媒體對王林的負面報道比較多,正面報道往往被忽視了,更不用說上頭條。我問他,你既然覺得如此冤枉,為啥不面對媒體,講清楚?他說,媒體不愿意報道他正面的,央視之后,更沒有媒體敢報道他的辯解了。我曾經答應他,法律歸法律,媒體歸媒體,你如果觸犯了法律,該坐牢就坐牢,但關于媒體的事兒,我有時間會多關注。他說他絕對沒有犯法,也有信心不會坐牢。他希望我介紹媒體去采訪他,報道他。


第一次見面我就直言不諱地問他,你不是有那么多高官朋友,還有國際明星,為什么你出事時他們誰都不出聲,更沒有幫你的?我的言下之意是,最后卻找朋友介紹我這位從來不認識的博客作者?他說,那些朋友都是泛泛之交,可不像媒體上說的。事實也是這樣,看到王林出事,所有的朋友都避之唯恐不及,更不用說公開發聲了。倒是我這位不信特異功能,也諷刺過“氣功大師”的博文作者覺得有必要為了公正公平而出來說幾句。


不過,我確實是是有顧慮的。我雖然答應有時間和精力會介入媒體,做一些研究分析甚至寫文章,但由于時間問題,更由于他的“炫富”與和那么多官員朋友的合影,讓我有些忌憚,加上往“大師”身上靠,也是我不屑的。不過,今天他終于進去了,而且涉嫌謀殺,媒體鋪天蓋地報道這個“騙子”,我覺得這個時候我反而應該說兩句。希望我的話能夠引起大家思索。


王林的后臺是誰?


王林事件中,各位看官其實也應該都看出了貓膩。從他和鄒勇的官司到被重量級媒體頭版頭條公開登出的“七宗罪”,幾乎都是各大報道中的“佐料”,而真正的重頭戲就在于他在香港出版的那本圖冊《我是中國人》。里面收集了他和幾朝重量級官員、商人以及你能叫得出的明星大碗的合影。


私藏槍支、非法行醫等并不是什么難以偵破的案子,但兩年過去了,無一被定罪,可同樣兩年下來,王林的“騙子”罪名卻家喻戶曉。我曾經在課堂上多次試驗,放出王林的照片,學員不但一下子就認出來,而且異口同聲地喊出“騙子”兩字。如今,“騙子”沒有以任何被指控的罪名進去,倒是被“涉嫌綁架謀殺”被公安機關帶走了,正如昨天在“大V來了”的節目中,律師、媒體人連節目制作組人員都深深嘆了一口氣:王林終于被抓起來了……


“王林大師”終于被抓走了,讓兩年多的媒體喧嘩告一段落。但這顯然不是結束,而是開始。至少是我們認真思考這個事件的開始。下面我再次冒天下之大不韙提出一些思考題:王林真有后臺嗎?他的后臺到底是誰?


無論從媒體報道的偏重,還是讀者的關心,幾乎都不在他和鄒勇誰是誰非。鄒勇雖貴為江西人大代表,在當地名聲恐怕比王林要差很多,甚至有人說他有黑社會背景。再說,他花上千萬去學“特異功能”,自認是王林的干兒子,其做人的正常功能本身就得打個問號。其次,公眾對王林的關注甚至也超過了他是否私藏槍支與非法行醫,而集中在他那本書上顯示的“官商勾結”:大師為官員出謀劃策保平安。


不妨看一下網上有關王林的報道,幾乎所有有關王林報道的新聞評論里,咬牙切齒盼望不但抓王林而且要一抓到底挖出他后臺的網友評論占了絕大多數。換句話說,中國的某方面的常識以及新聞報道中遣詞造句的引導,讀者堅信了王林一定是騙子,但這個騙子有背景,有大后臺,所以兩年來一直屹立不倒。


但所有這些媒體人和讀者都忽視了另外一個更加普通的“常識”:自從當時敗了官司的鄒勇舉行記者招待會,揭露王林兩年多以來,幾乎所有的報道王林的“負面新聞”都可以立馬上到中國各大網站媒體的頭版頭條——汪峰跪拜吧——而率先報道王林事件的媒體更是中國“非富即貴”的國家級大媒體,更不用說央視的焦點訪談了!王林這得多大的后臺才能讓各位如此興師動眾?


估計讀過初中的中國人都知道,過去二十多年來,媒體什么時候如此神勇地揭露過“官商勾結”的大人物?和王林合影的幾位貪官污吏包括共和國幾位國級和富國級的大老虎,我和不少網友倒是都在他們垮臺前以各種方式揭露過,但我們都是無一例外地在網絡上被趕得東躲西藏。如今這些要如此正義揭露“官商勾結”的媒體在哪里?好像終于找到了一個“官商勾結”的典范……


我當然不反對媒體的“揭露”,而是非常担心有些“揭露”可能正是“官、媒勾結”的結果。稍微懂得一點中國政治常識的人都應該明白,王林即便以前有后臺,現在這后臺應該也已經是落水狗了。當然魯迅說過痛打落水狗也是應該的,只不過,你不直接去打落水狗,而是找了一個可以千萬遍勾畫與描述的“氣功大師”,是不是太方便了點?


王林牽扯任何案子,包括這次涉嫌謀殺,都必須一查到底,這個恐怕不只是對王林,對任何人都一樣吧?問題是法律結果出來前,不能利用媒體肆意構陷與幻想。還有,是一些人偏偏認為法律無法查下去——于是就上各大媒體頭條與央視揭露?你什么時候發現在中國有法律無法查下去卻可以上央視和各大頭版頭條的事兒?


這些疑問說出來,很多人會回不過神來,因為他們剛剛見證了共和國歷史上最偉大最持久的“媒體監督”,靠開放的媒體與“言論自由”而把一位有深厚背景的“神棍”繩之以法,如何能夠接受我的異議?想一下就不難明白,在一些稍一開口的敢言律師與寫作者都紛紛進去與停筆的今天,不排除一些媒體正在通過某種“勾結”而大張旗鼓地揭露“勾結”!


那些同王林合影過的官員、明星……


王林的問題必須以法律嚴肅、認真對待!王林與鄒勇的官司媒體應該大量披露,警方對鄒勇等舉報王林私藏槍支、非法行醫等必須公布結果,法治時代,有證據就抓人,沒有證據無論多少指控都沒有用。但作為媒體人,我更想知道的是,王林本身并不是官員,也不是有任何公權力的人,充其量算個名人,媒體對他不管是用調侃還是隱晦手法公開刊出的“七宗罪”如果一宗都不成立,報紙應該有個交代嗎?


作為一名靠氣功表演賺錢的“氣功大師”,結交名人不是罪,結交了貪官污吏例如劉志軍、朱明權也不是罪,如果他們之間有不法利益輸送,應該立馬立案、一查到底——難道有人會認為涉及到朱明國、劉志軍的涉案人還有人在包庇?他們不包庇劉志軍和朱明國,卻去包庇媒體報道被一位債權人逼得多次化妝潛逃的江湖藝人與變蛇耍雜耍的?但如果有人非要利用一位過氣的江湖藝人而達到某個政治目的,這位,你玩過了!


那些不停披露“王林大師”那本畫冊上有他同各路明星以及劉志軍、朱明國等貪官合影的中國大媒體,不是沒有看到這本《我是中國人》的畫冊里有不少社會各界精英、明星與高級官員,甚至還有一張王林同笑容滿面的鄧小平坐在一起的照片。這些應該都不難理解,王林可能利用這些照片擴大影響去圖利,但只要不犯法,媒體似乎不必太過抓住死死不放,仿佛同王林合影的官員影星就都有問題似的。更有一些人,只要沒發現當今可以管住他們的官員在畫冊里,就像打了雞血似的突然勇猛起來,去揭露“官商勾結”了……


貪官劉志軍與朱明國之類的都曾經位高權重,朱明國更曾經是我的間接上級,在位這么多年,恐怕同他們勾肩搭背照相、套近乎的官員、商人與媒體人不下成百上千吧?媒體大可去多揭露一下是誰提拔了這些官員,什么體制能讓他們上到這樣的高位,以及他們在位時親手提拔的成百上千目前依然在位的官員當時是否行賄受賄了。——但我看到的是所有媒體都緊盯著一個靠變蛇氣功謀生,經常需要靠名人合影來博取眼球的王林。有些官員失去了信仰,希望靠神棍保佑,那主要是你官員和官場甚至執政黨的事,可如果官員甚至執政黨領導下的媒體,全力以赴放大神棍如何忽悠官員、欺騙官員,是不是本身就是一個太大的“忽悠”?


我不相信氣功,更不會去找氣功師或者神棍為我治病,但中國的氣功與推拿等治病不是說了一天,也從來沒有任何政府(包括李朝歷代政府)的法律下令禁止練氣功的人為人把脈推拿治療身體不適。當然,如果開診所,或者給人看病斂財耽誤人,甚至把人家治死了,則一定會受到法律的制裁。王林自稱給五萬多位求醫者治療過,他也向我出示當時給印尼總統蘇哈托治病并得到酬勞的證據,但我個人還是不相信。


可我可以不相信,如果要告他,也必須得符合法律程序,例如公訴機關找到他非法營業行醫的證據,或者有患者出來指認他。而不是媒體聽憑一面之詞,一而再再而三地借題發揮,完全不去采訪,或者引用當事人的答復。我發現揭露王林的媒體中特別多據“某人說”,有些更是直接涉及到國家絕密,例如審查劉志軍透露出的東西,以及這次鄒勇被綁架和殺害,警方沒有任何消息時,那些國家級的媒體報道的事實和細節都出來了,后來被證實是假的還好,如果是真的,都是什么人泄露的?你們這做法,弄得共和國法律情何以堪?法治在哪里?


從王林想開去……


看了上面的話,很可能造成我在為王林辯護的印象,但只要認真思考一下就會明白,在實現法治的過程中,我們必須努力做到讓法律不但保護好人,也要保護普通人,同樣要保護那些我們認為不是好人甚至是騙子的合法權益。媒體揭露“官商勾結”是我一直支持的,我也一直這樣做,但如果一開始就有“官,媒勾結”,把原本的“喉舌”變成“打手”,去通過一位普通人達到某種目的,就值得我們提一些疑問了!


同樣的道理,打擊貪污腐敗是全國人民的愿望,但如果總是不依法打擊,不建立制度反腐,甚至使用貪污腐敗中最惡劣的濫權去打擊貪污腐敗,這和貪污腐敗有什么區別?我們需要理性的媒體,也需要理性的讀者。以前他們給你赤裸裸地洗腦,你沒得選擇,現在他們可能用所謂反洗腦的辦法繼續給你洗腦,你雖然有選擇,卻已經不會選擇了。


王林事件首先是一個法律事件,在中國建設法治的過程中,應該也必須作為一個法治建設的例子來重視。希望涉及到王林的所有指控,司法部門不要掉以輕心,務必組織各種不受干擾的力量全力以赴,偵破案子,做到公正公平,給國人一個交代。不放過壞人,也不冤枉好人。法律不應對有靠山的人網開一面,法律同樣不應對過分渲染壞人的媒體讓步。


王林事件也是一個媒體事件。媒體作為一個監督權力不可小覷,發揮監督公權力、官員與公眾人物、社會事件的作用應該加強。但如果因為有些事不能報道而過分偏重一些可以報道的,可能不但起不到好的作用,甚至無意間會助紂為虐。例如,媒體大可質疑并要求當局進一步徹查王林是否真地利用過這些合影官員做過非法的事,那些官員也幾乎全部下臺了,查起來應該沒有壓力。但與此同時,媒體難道不應該同時多報道一些現任官員貪贓枉法,在澳洲、美國等大肆購買比王林那個所謂王府豪華幾倍的豪宅事件?當然,我們一些媒體人會說,我那樣做會丟掉飯碗,會失去工作的,那么,你想一下,包括王林在內的神棍,也會靠飯碗同那些曾經管理你們的官員合影嘛……


當然在我看來,王林事件更是一個社會事件、信仰事件與政治事件!官員缺乏信仰不是一天兩天了,社會缺乏信仰并漸失道德底線也不是一年兩年了,王林也許因為司法程序和媒體監督必須說清楚自己的財產來源,以及同那些達官貴人的關系,但現在的中國官員難道還不應該公布自己的財產,說明你們巨額財產的來源嗎?還有,那么多高級官員是如何提拔到管治人民的高位的?這些,也許你都不敢去報道、去寫,但當這些都淹沒在對一個近似騙子的“氣功大師”的窮追猛打之中時,我還是有些被觸動,甚至生出了一些希望……


王林的案子雖然復雜,但我相信法律和法治,相信終有一日水落石出,如果王林犯罪了,繩之以法,如果沒有犯罪或者找不到證據定罪,那就還他清白,總之,我相信總有一天能說清楚的。但問題是,王林事件折射出的官員信仰缺失、媒體避重就輕的“言論自由”與變換各種花樣的“官商勾結”與貪污腐敗,什么時候能說清楚?!


楊恒均 2015年7月 17日 北京

2015-08-25 16:31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傳奇人物傳記 風華絕代 物華天寶
此間選取古往今來傳奇人物的傳記與軼事,事不分大小,趣味為先,立意新穎,足以激越古今。
傳統官僚翰林總統
徐世昌(1855年10月24日-1939年6月5日),字卜五,號菊人,又號水竹邨人、弢齋。祖籍浙江寧波鄞縣。清末民初,曾為北洋政府官僚。1918年,徐世昌獲段祺瑞控制的安....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