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技術的天空 溫和的思緒
字體    

程序員風格的修真小說
程序員風格的修真小說
知乎     阅读简体中文版

1.jpg

原文為知乎問題“怎么寫出一本程序員風格的修真小說?”下的答案。作者李昭鴻授權本站轉載。以下為正文。

終有一天我手中的編譯器將成為我靈魂的一部分,這世界在我的眼中將被代碼重構,我將看到山川無盡銀河無垠都匯成二進制的數字河流,過往英雄都在我腦海眼前一一浮現,而我聽到無數碼農跪倒在我的程序面前呼喊。

他們叫我代碼之神。

到那個時候,我想我一定可以找回你。

2.jpg

一丶

這是一個屬于代碼的修真世界。

這世界里的每一個人,每一個東西,包括高山大海,刀劍風云,其本質都是一串數字流。

打個比方,如果你知道一塊石頭的內部數據結構,并且參透其中玄妙,你就能用程序改變它的一切。如果能參透自身這一個復雜的操作系統,就能重新編碼自己,獲得更大的能力。

所以你的程序水平的高低,決定了你的牛逼程度。

我們這些修真者,都叫程序員。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代碼。

剛入門的時候,師傅跟我說,我們程序員修的,是一份境界。短短幾句的代碼里,要有最完美的邏輯,跟最精妙的算法。這本《算法導論》,你暫且拿去研修。

我們程序員,外修語言,內修算法。以數據為根,算天算地算自己。

聽起來真的好酷。

但這個江湖,并不平靜。幾大門派,上有微軟谷歌,下至百度阿里,每個門派風格迥異,暗地里都有無數摩擦。

師傅說,我們知乎派,理論見長。三大軟狗、哦不,三大軟神坐鎮,還有無數默默搬磚的程序員,如今也算在亂世立穩了腳跟。

師傅還說,江湖雖亂,但我們修真之人,說到底還是要修自身,恩恩怨怨都是過眼云煙,自身境界才是萬源之本。

我點了點頭。

師傅又拍了拍我的小腦瓜,慈祥一笑。他說,如果下次天涯派那群人還過來鬧事,我們一定要秉承我們的自身理念來處理他們。

我知道了,我回師傅道,我跟劉看山一定會好言相勸,么么他們個噠噠。

不。師傅轉身過來,鷹眼之中精光畢露,胡須顫動的嘴唇之中,一個字一個字地吐出來。

灰飛煙滅,一個不留。

3.jpg

二丶

自我開始修真起,我練的便是C++的功夫。

雖然大師兄跟我說過,不管你學的事什么語言,都是殊途同歸。我們修真之人,都不要在乎這些差別,要參透的是程序的本質。

然后他又說,不過,用Java的都是傻逼。

大師兄跟我一樣,C++的功底深厚,面向對象的各種技能用的精通,只是可惜,他還沒有對象。

我永遠忘不了那一天,我們知乎派的山門被一眾兇惡之徒所踏破,山石飛舞,浮塵彌漫,門派服務器都暫停運行。

大師兄坐在大殿房頂之上,喝一壺陳年的竹葉青。姿勢瀟灑,悶騷至極。

是他們,誰都知道,天涯派不止一次來鬧事。

我從來沒見過大師兄出過手。

天涯派的來人,在煙塵之中現出數個魁梧身影,還夾帶了一聲大笑和開場白:

哈哈哈哈哈哈哈,知乎派,hello world!

大師兄的眼皮都沒有眨一下。

他的右手之上字符串環流浮現,左手抬起酒壺一飲而盡,右手對著虛空就是一指,那一串字符都消散在空氣之中。

剎那間風云突變,一陣狂風似有形一般,沿著大師兄所指方向似一條狂龍橫沖了過去,一個照面便將幾個大漢吹得撞出山門之外,摔了個七葷八素。

那一霎我屏住呼吸。

大師兄整了整風中凌亂的發型,說,這就叫快速傅里葉變換,將風壓重新編碼,所到之處,寸草不生。你們都還在解碼自己,我已經開始操縱世界——天涯跟知乎,就是在這里的差距,懂?

都他媽的給老子滾。

從那一刻開始,我才知道,有些人已經可以編碼這個世界本身。

這才是叫修真。

4.jpg

三丶

在知乎里修行了十年,師傅說我可以下山了。

我已經熟知C++的基本技能,但師傅告誡我千萬不要說自己精通C++。他說,這世界上,沒有人可以說,他已經精通C++,所以即算你裝逼的時候,也要裝得像個樣子。比如,你可以說你精通java。

我點頭稱是。

這十年來,我每日苦讀《算法導論》和《C++ primer》,精通數據庫原理跟操作系統,同齡人之中無人是我敵手,自認為天下哪里都可去得。

是為年輕氣盛,是為勢不可擋。

我下山之后,連連在江湖之中,將一些有一點點小名氣的程序員斬于馬下。

他們之中,有些是根基不穩,有些是反應遲鈍,有些是冥頑不靈,有些是莽撞愚蠢。

當然,我現在說起來是云淡風輕,那是因為我在裝逼。其實也經過了一番苦戰,有過一些辛酸。終于有一天,我將天下程序員排行榜第一千位的馬特給擊敗,成功登上天下程序員排行榜。

馬特這個程序員,有一些狡猾。他占據第一千位,已經很久沒有變過。他精通計算機圖形學,經常使用一些幻境擊敗對手。他比他上面幾位更加難纏,所以通常沒有人會去挑戰他。因為你贏了他,也只能到第一千位,還不如去挑戰他上面的更劃算一些。

可惜他遇到了我,因為我比他,更精通計算機圖形學。

于是這也成為一個不大不小的消息,在江湖里傳播,從此我有了一個外號,他們叫我殺馬特。

俗話說樹大招風,人不能太出名。

有一天看到一個酒館,我走進去,一個風情萬種的女人轉過來,她問我,客官,你要喝點什么嘛?

我說,三兩竹葉青。

正當我在喝酒的時候,來了一群穿著黑衣的程序員。

這群人,個個怪異,但水平很高。

江湖之中,穿黑衣的程序員,都叫黑客。

來者不善。

他們將我圍起來,為首的一人說,他們是做安全的。

我心中陡然一驚。因為我看到了他們衣服里藏著的,三百六十度的環形刀刃。

一百年前,有一個叫奇虎的門派。他們每個人,都有一把神秘的三百六十度的環形刀刃,所以也叫奇虎三六零。他們聲稱他們的存在,是為了防止世界被破壞,為了保護世界的和平,是為了貫徹愛與真實的勇敢,他們是穿梭在江湖中的三六零。但他們卻暗中做了無數秘密勾當,后來江湖人人稱之魔教,BAT三大派跟一些其他門派聯手圍上光明頂,將其滅門。

當然,我們知乎派,也在之中出了不少的力量。

我皺眉喝酒,問他們所為何事。

那為首一人,拿過我的酒壺,仰頭一灌。最后一滴酒在壺中滴落之時,無數環形刀刃在我身邊出現,他的手中也倏地出現一把,朝我迎面砍來。

竟是偷襲。

刀刃之上閃過的代碼我畢生未見,鋒利無比,威力驚人。

我雖鼓動全身能量,瞬間編譯,但也感覺兇多吉少。

這電光火石一瞬間,只聽得鐺地一聲,數把環形刀刃通通彈落一邊,那些黑衣怪人通通倒地。

我靠,我有這么強?

只聽得酒館二樓悠悠傳來一個女聲。要打去別的地方打吧,進來酒錢都沒付,還要打我的客人,這是何理?

原來是酒館的女老板。

她從二樓飄飄而落,將我身邊灰塵一掃而空,朱唇輕啟,哎呀,嚇到小哥你了,真是對不起。

我以前聽師傅說,對于程序員,只有兩種東西是天敵。一種是御姐,一種是蘿莉。我說我不信。

我現在信了。

5.jpg

四丶

女老板說,可以叫她結衣。

她問我叫什么,我嘟噥了半天,我說我叫殺馬特。

結衣說哈哈哈哈哈哈哈你真可愛。

我說結衣,你怎么會這么強。

她說你不懂,我一個弱女子,不懂點編程之術,在這江湖里怎么開酒館嘛。

我說結衣,你怎么這么好看。

結衣不說話了。

結衣說,你這個小流氓。

我說結衣,師傅說,我們程序員只有兩種天敵,一叫御姐,二是蘿莉,你是哪一種?

結衣說,我都不是。

我說,哦。其實我心里想著的,是你都是。

結衣,你跟我一起闖蕩江湖去好不好?

不好,你還沒我強。

哦。那等我比你強了,我們一起去闖蕩江湖好不好?

結衣笑了一下說,不好。

于是我就住在了酒館里。

因為我可能,愛上了這個女人。

我殺馬特曾經以為,我這一輩子就只能愛上一個女人。后來我才知道,這世間有萬千代碼,萬物都可編譯,但你編譯不了的,是自己的心。

結衣是一個看上去很好強,八面玲瓏的女人。她的編程水平,比那些排行榜上五百位之后的慫蛋,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但是她卻在這里經營一個小酒館。

我曾經問過為什么,但是結衣不說。

她只說她在等人。

我想問她是不是在等她的意中人,但是又不好意思開口。我怕是的,那我可能要傷心。師傅說修真的程序員,不能傷心。傷心的程序員,寫不出好的代碼。

所以我也只能等。

mid.jpg

終于等到有一天,那天酒館外面都是黑漆漆的云,空氣里都是緊張的、像墨水混合了砂子一樣的味道。可能有沙塵暴。

結衣一臉嚴肅。

我說結衣,咱們把門關上避一避。

結衣一言不發,站在門口,看向遠方。

過了一陣,遠處黑云之中,竟然出現一個人影。霎時間,雷光閃動,暴雨如注。

結衣看了我一眼,轉身騰空就飛了出去。朝著遠處的黑云人影,鼓動著渾身能量,就這么飛了出去。

我大喊一聲結衣,然后也跑了出去。雨越下越大,我只能隱隱看見遠處電閃雷鳴,我在混亂之中大喊結衣。

他們在交戰。

遠處代碼一行行在云端飛舞盤旋,命令與字節化為巨大的力量,我沒有想到結衣竟然強到這個地步。

舉手投足,山河變色。

我想起大師兄所說的,有人還在解碼自身,有人已經操縱世界。

是一場惡戰。

我只能站在下面看,我甚至都不知道他們交戰的具體情況。

我心急如焚。

在一個天際的驚雷響徹之后,一道正弦函數沖擊波將所有黑云彈射開來,而我只看到結衣在空中墜落的身影。

撥云見日,陽光普照。

在很多年之后,當我再回想起這個情形,還是覺得,即算是臨死之時的結衣,在空中的身影,也那么美好。

我抱著結衣,泣不成聲。

她看著我,怔怔的看著我。

她說你別哭,真的,這是注定的一天。

她說我們家以前侵入國防系統,被朝廷發現滅門,我僥幸逃脫。但是不管我在哪里,總有一天他們會找上來。

她說你是男孩子,要堅強一點。不堅強一點,你怎么成為最好的程序員。

結衣在那幾分鐘里,好像想把她一生沒講完的話,都給講完。

她說的最后一句話是,殺馬特,你一定不要忘了我。

然后她就再也沒有說話了。

我甚至都沒有問過她說,你有心上人嗎?

我甚至都沒有跟她說過,我是真的很喜歡你。

我甚至都沒有吻過她,沒有牽過她的手,我們只是這樣匆匆遇到,然后匆匆告別。

她的身體將化成一串數字流,失去結構,流向無盡的原野、河流跟大地,化為三月的春風、楊柳跟雨滴。

有些東西,是命。

我的整個程序員修真生涯,在這一天,被分割開來。

對,我殺馬特,在這一天之后,是一個一定要成為天下第一的程序員。

為了結衣。

6.jpg

五丶

并非是單單想給結衣報仇。

我們程序員的修真之路,內修自己,外修天地。

當代碼可以操控天地這個最為復雜的系統之時,就一定會涉及到世界的本源之處。若這個世界的代碼在我眼前一覽無遺,或許我可以控制時間。

或許我可以從時間的bug里,找回結衣。

這是我這么多年來的,唯一念想。

畢竟我們程序員,生來就要逆天改命。

之后的時間里,我從程序員排行榜上一路飆升,五年之后躋身前十,成為世界上最優秀的程序員之一。

我樹敵無數,也擊敗無數敵人。他們之中,甚至有自創一門語言的奇才,有號稱已然精通C++的裝逼犯,有對各類操作系統跟編譯原理都熟悉無比的怪才,但是,不管誰,都無法阻擋我殺馬特的腳步。

無人可擋。生來彷徨。

但,即算是到了我這樣的水準,我也依舊無法知道,如何尋找這個世界里時間的bug,甚至都沒有一絲頭緒。

每逢debug的夜晚,我都會想起結衣,明媚如歌的笑容,和她從天而落,如佛光普照般的美麗。

但這又時時提醒了我,我可能真的已經離她遠去了,而我無能為力。

這世間我認識的高手,都無法為我解答這個問題。

直到有一天,我在山間遇到一個紅衣人。

他是個高手,從看到他碼出第一行代碼的時候,我就知道,這是個絕頂高手。

山野相逢,拋卻了身份。我跟他把酒言歡,知無不談,倒也痛快。

直到我跟他說起關于這世界里,時間的bug。

他說,這世界極有可能是在一個環形循環之中。說罷他從懷里掏出一把刀,卻正是奇虎派的那把三百六十度環形刀刃。

他說你看這把刀,我派畢生所愿,即是參透這世界的圓之循環,重新編碼,到時候天下唾手可得。

我說,我不想要什么天下,我只要一個女人。

紅衣人哈哈大笑,說,那你加入我們,來我奇虎參透這世界運行之時最底層的命令,參透這循環,說不定你就能重新遇到那個女人。

對,我沒有猶豫,我答應了。

他說,他叫周紅衣。

7.jpg

六丶

我就這么加入了奇虎三六零。

彼時奇虎正在重整旗鼓,周紅衣想要東山再起,他不能少了我這個助力。

從此我手里多了一把,三百六十度的,環形刀刃。

蕭蕭狼煙,江湖恩怨再起。

人在江湖,真的身不由己。

我一邊參悟奇虎派祖傳的代碼跟算法,一邊幫奇虎派征戰天下。

我是知乎派出身,根正苗紅,師傅知我落入魔教之手,吐出一口老血。孽徒,孽徒啊。他們也曾勸降,但我不為所動。

我心中,有我自己的編程之道。

所以我很清楚自己在干什么。我很清楚,男孩子,要堅強。

奇虎的勢力擴張得很快,但正邪勢不兩立,BAT三大派見天下形勢如此,便要集結程序員部隊,重新再上一次光明頂。

他們說,一百年前能滅的,現在也能滅。

光明頂,是我奇虎派的大本營。

而他們帶隊之人,正是當今天下排行第一的程序員,出身知乎、神龍見首不見尾的大師兄。

大師兄,真的好久不見。

說實話,雖從一開始,我便知道自己背負的是什么,但我也并未想過,有一天要跟大師兄動手。也許在成為男人的路上,殺死偶像,都是不可避免的一環。

大師兄還是酒壺一把,桀驁不馴。他說傻小子,你現在過來,還真的來得及。

我說大師兄,皇皇天下,哪有什么正邪分家。無非是你來我往,你搶我殺。咱們做程序員的都知道,手底下見真章。

大師兄喝酒,哈哈大笑,他說你有長進,然后把酒壺朝天一扔。

Talk is cheap,show me the code。

8.jpg

七丶

與大師兄交戰之前,我正參悟到這個世界代碼的一些關鍵之處。

如今一戰,倒是針尖對麥芒。大師兄的編程能力,已然步入化境。代碼不在手上,已在心中。物質都是數據,規則都是代碼,一時間天地轟隆,流云沐風皆能當鋒利兵器,重力氣壓都能做任意改變,我跟大師兄從天到地,戰了個平分秋色。

大師兄說,沒想到你小子這么難纏。

大師兄說,對不起,我必須解決掉你。

為了正義。

我從沒見他說過對不起,這正如他一定會放一個前所未見的大招一樣可怕。

大師兄操縱無數代碼,打入大地之中,驀地瞬間,我感覺腳底重力似乎加大了無數倍。

好沉。

好一個無限重力流。

我們這邊的程序員,要么被強大重力擠壓變形,最舒服的也寸步不能動彈。

大師兄竟然還沒有結束,他接著操縱無數代碼,打入遙遠天空之中,竟從無垠星海之中召來巨大隕石。

隕石當空,重力無限。

這兩者相結合,他竟憑他一人之力,要橫掃整個奇虎。

不愧是天下第一的曠世奇才。我承認,面對這樣的攻勢,我并沒有什么好的辦法。

但我也不后悔。

既然踏上這條路,我就沒有打算過回頭。

隕石從我頭上落下之時,生死交錯的瞬間,我仿佛又看到結衣的臉,像電影一般飛馳而過的場面。

我突然領悟到些什么。

我在那一瞬也打出無數代碼,我打出的代碼,跟大師兄的,一模一樣。

復制代碼,通常比較容易。

我腳下重力瞬間又加大無數倍,其他的程序員早已不堪重負,化為一攤數據流。而那個隕石速度越來越快,擦出巨大的熱浪火花,空間都變形扭曲,周圍一切化為粉末,消散無形。

我以為那個瞬間我已經死了。

而我在那一個瞬間,看到了在彎曲變形的前方,有一個時空的奇點。

時間是一個圓。

我靠近它,向死而生。

前方白光一片。

9.jpg

八丶

我睜開眼。

眼前是那個熟悉的酒館。

我走進去,一個風情萬種的女人轉過來。

她問我,客官,你要喝點什么嘛?

完。


2015-08-25 16:32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為傳統文化招魂
錢穆(1895年7月30日-1990年8月30日),原名恩,字賓四,江蘇無錫人,歷史學家,儒學學者,教育家。錢穆對中國古代政治制度有良好觀感,認為中國傳統政治非但不是君主....
傳奇人物傳記 風華絕代 物華天寶
此間選取古往今來傳奇人物的傳記與軼事,事不分大小,趣味為先,立意新穎,足以激越古今。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