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轉載中國情圣學院文章
字體    

 愛里的傷 傷里的愛
愛里的傷 傷里的愛
轉載自中國情聖學院drvita.blog.sohu.com
中國情聖學院     阅读简体中文版

一個女生如是說:

春節期間在家準備晚餐,一個恍神,手背就被燙到了。當時烤箱處于兩百度的高溫,一燙之下皮膚立刻烤干,瞬間變成一塊白色硬皮(真的是瞬間喔,看得我嘖嘖稱奇)。嘖嘖完才想到應該要「沖脫泡蓋送」,趕忙用冷水狂沖手背,沖到不痛之后就擱著不管它,沒想到后來竟形成一個傷口。一開始沒有特別處理,想說傷口會自然復原吧!偏偏自己舉止粗魯動作大,手背一下被鐵片劃到、一下給冷熱水潑到,那傷口歷經重重二度傷害,不僅沒有愈合,反而有擴大的跡象,痛到假期結束后,才不敢再鐵齒的找出燙傷藥和OK繃來善后。 

身體受了傷,不去理會它,甚至再去刺激它,復原的速度就很慢,心大概也是這樣吧! 

有個朋友和男友交往兩年多,相戀過程十分甜蜜,不太尋常的是:男友用盡各種理由推托、就是不讓她去他家,一直到最近她才發現:原來男友已有個同居多年的女友,難怪說什么都不帶她回家。她說恨他欺騙了她、她無法再相信男人、心里的傷不知何時才能好。然而,當那個男人再來找她的時候,她還是赴約了。 

受傷其實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明知有些東西會阻礙傷口愈合、甚至讓傷勢加重,卻又放任那些因素存在,就像我放任傷口讓鐵片劃到、讓水潑到,就像面對那個欺騙傷害自己的人,又一再回復他的電話聽他解釋、一再答應他的邀約見他一面、一再接受他的問候感受他的關懷,這不就是把心的OK繃撕掉,讓傷更難平復嗎? 

朋友無助的問怎么辦,看著她落寞的神情,想起自己也曾有過類似的心情,我想,或許我們并不是不知道該怎么辦,只是因為我們還不想真的放棄這段感情、我們還在測試自己能為這個人痛到什么程度、我們還愿意給他一次機會兩次機會三次機會、看看會不會有轉機,所以我們暫時閉上眼睛、以為看不見就可以假裝傷害不存在。事實上,心還是帶著傷的,而痛源就是那個早該離開卻離不開的人。 

很多人說:時間是最好的解藥。小傷或許可以靠時間淡化,但太大太深的傷口,恐怕還是需要療傷的自覺才能痊愈。我相信,廣義而言,大部分人做的決定都是對自己來說「最好的決定」,因為每個人都有愛自己的本能。因此當我(用行動)繼續一段(理智上認為)不該繼續的感情時,恐怕是因為我從中獲得的滿足勝過衍生的痛苦,這種滿足很復雜卻很有吸引力,這種滿足參雜著對他的依戀(即使他根本不是適合的對象)、對愛的沉溺(即使這段關系反而讓我懷疑起什么是愛)、對現狀的習慣(即使這個現狀并沒有未來)、堅持不想「輸」的好強(即使這樣的好強并沒有必要)、或者只是想藉由延緩分手來稀釋失去的恐懼等等情緒,不管這份滿足里有沒有「上癮」的成份,但只因太需要這樣的滿足,我終究選擇了妥協。 

偏偏在一段不平衡的關系里,是很難無止盡妥協下去的,要不就找到方式取得平衡、要不就是走到某個點、會覺察到之前的妥協都是飲鴆止渴、覺察到當下的痛已經是極致,再也沒有后路可退、一定得放手了,用玄學的話語來說,似乎叫做緣份盡了,但我更認為,這當中是有自覺的,每個人都會自覺到應該為自己做出更好的選擇。

在走到這個點之前,可能面臨無數次懷疑和猶豫,每天都在反反復覆思索要放棄還是繼續,不過,負面情緒總會累積到一個臨界點,或是說,總會有些「最后一根稻草事件」發生,讓我痛到醒過來、讓我不得不正視這段感情里的問題、讓我察覺到這段關系絕對不是對我來說「最好的決定」、讓我聽到心底有個大到不行的聲音說:到此為止吧! 

讓所有牽扯與牽掛到此為止、讓痛到此為止,徹底的離開他,才是療傷的開始。 

有人問過我這樣的問題:如果有個禮物,當你獲得時會感受到100%的快樂,但有一天它會被收回,當它被收回時,你會因為失去它而感受到200%的痛苦,那么一開始時你愿不愿意接受這份禮物?這樣的禮物讓我聯想到愛情,愛是這樣的吧,相愛時享受極致的歡愉,卻也在失去時,體驗到遠多于加倍的痛苦。愛上某個人,往往就潛藏著受傷的可能,因為對方不一定會用相同的感情來回應我們的愛、就算回應了這份愛也不一定能長久延續、就算能長久在相處過程中也難免有大小曲折、就算毫無曲折也僅止于目前的現況,誰能預料明天后天會如何?我們難免在愛里受傷。 

應該沒有人喜歡受傷,因為傷口會痛、因為帶著傷的身體做什么都不方便、因為帶著傷的心有太多不能碰觸的禁忌,但我不會因為害怕燙傷,就不進廚房;也不想因為担心受傷,就不敢去愛。愛一個人是生命中最大的冒險、卻也可能是最值得的一個。

手背的傷口就算密合了,還是會留下疤痕,疤痕雖然難看,但就當作是個提醒、提醒自己以后下廚要小心點;心上的創傷就算好了,那人也還是個永恒的烙印,印記烙下那一刻心當然是很痛的,但也因為曾經那么痛過,更會記住什么樣的對象、什么樣的狀況可能造成這樣的傷,有些錯誤我盡量不再重復、有些路我不讓自己白走。 

我受過傷,卻也從那些傷害里,得著禮物。那些傷口并不美麗,卻是偽裝的祝福。 

當然,不管再怎么小心,或許還是免不了有恍神的時候、有出狀況的時候,不曉得傷痛會不會再找上我,就算會也拜托不要再來太多(笑),老是受傷也不是辦法,畢竟受傷是過程、幸福才是終點。但即使半途受了傷,我也不再害怕,因為我知道傷口一定會復原,因為我相信我會為自己做出最好的決定。 

我不怕受傷,我要愛。至少現在的我是這樣相信著的。

2012-03-11 21:27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散文大家曠達風趣
梁實秋(1903年1月6日-1987年11月3日),號均默,原名梁治華,字實秋,筆名子佳、秋郎,程淑等,中國著名的散文家、學者、文學批評家、翻譯家,華人世界第一個研究莎士....
傳統官僚翰林總統
徐世昌(1855年10月24日-1939年6月5日),字卜五,號菊人,又號水竹邨人、弢齋。祖籍浙江寧波鄞縣。清末民初,曾為北洋政府官僚。1918年,徐世昌獲段祺瑞控制的安....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