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傳奇人物 >>> 傳奇人物傳記 風華絕代 物華天寶
字體    

蔣介石的囚徒:一代名將孫立人
蔣介石的囚徒:一代名將孫立人
網載     阅读简体中文版

文 |南十方


自緬甸抗戰以來,孫立人戰功卓著,廣受矚目,然而對于蔣介石來說,孫雖是良將,但并非“黃埔系”,甚至連國民黨員都不是,因而始終都不為蔣介石完全信任,從未被委以重任。




    孫立人(1900 -1990 年)

    中華民國陸軍二級上將,安徽省巢湖市人。
    仁安羌一戰贏得了國際聲譽,營救英軍并和美軍并肩作戰,打通中緬公路聲名鵲起,被歐美軍事家稱作“東方隆美爾”


 

  本文摘自《文史參考》2010年第24期

  2010年11月21日,經過多年努力爭取,一代抗日名將孫立人在臺中的故居終于改建為孫立人將軍紀念館,來自海內外逾兩百名孫立人舊部、親屬和臺中市市長胡志強共同出席開幕儀式。此刻距離孫立人將軍逝世,已經過去整整20年。

  與熙熙攘攘的開幕儀式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孫立人將軍生前的門庭冷落。這棟高大的日式建筑,自1955年“孫立人案”爆發,陪伴這位曾經叱咤風云的將軍度過了33年的軟禁生涯。直到逝世前兩年,他才伴隨臺灣“解嚴”而重獲自由。

  孫立人1900年11月22日生于安徽廬江,早年以安徽省第一名考取清華學校留美預科,1922年赴美,兩年后取得普渡大學土木工程學士,受聘于美國橋梁公司担任設計師。期間有感國運衰微,投筆從戎,考入弗吉尼亞軍校學習軍事,自此戎馬一生。

  抗戰軍興,孫立人參與淞滬會戰,在蘇州河一線的阻擊戰中身先士卒,為炮彈所傷,身受13處重傷,昏迷3天。后率部加入中國遠征軍入緬作戰。仁安羌一役,他以一團兵力力戰數倍日軍,殲敵一個大隊,解7000英軍之圍,獲英王喬治6世授予“帝國司令”勛章,為獲得此勛章的外籍將領第一人。兩次中緬印戰役,孫立人和他的新一軍戰績彪炳,殲滅日軍3萬3千人,成為率軍級單位殲滅日軍最多的中國將領,自此聲名鵲起,被歐美軍事家稱作“東方隆美爾”。

  抗戰勝利,孫立人率軍開赴東北,四平一戰,擊敗林彪并一直打到松花江邊。后因與杜聿明不和,被調往臺灣練軍。隨著國民黨敗退臺灣,他又陸續担任陸軍總司令,臺灣防衛總司令,然而旋即爆發的“孫立人案”,卻終結了他的輝煌生涯。

  功高震主 遭蔣猜忌

  自緬甸抗戰以來,孫立人戰功卓著,廣受矚目,然而對于蔣介石來說,孫雖是良將,但并非“黃埔系”,甚至連國民黨員都不是,因而始終都不為蔣介石完全信任,從未被委以重任。

  更為重要的因素是孫立人與美國的良好關系,孫立人早年留美,后又在緬甸與美軍共同對日作戰,被美方任命為前敵總指揮,甚至被授權指揮美軍工兵和支援之美國空軍。二戰勝利后艾森豪威爾邀請孫立人參觀歐洲戰場,蔣介石竟然質問孫立人:“0艾森豪威爾邀請你,為什么不邀請我?”由此可見蔣對孫的不滿和猜疑。

  而蔣在內戰中的不佳表現,也令美國更加屬意能力突出、有美國教育背景的孫立人,欲以孫取代蔣。根據美國解密檔案,1949年初,美國國家安全會議經多次討論,確定了“棄蔣保臺”的對華政策,而孫立人,無疑是美方重點考慮的人物。

  1949年2月12日,美國遠東最高統帥麥克阿瑟將軍派其少將副官專程赴臺,邀請正在臺灣負責練軍的孫立人飛往東京,共商防衛臺灣大計。麥克阿瑟暗示孫立人說:“我們不能讓臺灣這艘‘不沉的航空母艦’落到共產黨的手里,所以有意請閣下負責鞏固臺灣,而由我們美國全力支持。”

  但孫立人不為所動,再三表示:

  “我忠于蔣介石,不能臨難背棄。臺灣軍隊悉由蔣介石指揮。陳誠(時任東南行政公署長官,坐鎮臺北)也是聽命于蔣介石的。”而且他還表示:“我只會打仗,不會搞政治,不會領導反共”,要美國繼續支持蔣介石。

  回到臺灣之后,孫立人將此行如實向陳誠匯報,并請轉達蔣介石。

  然而,孫的光明磊落并沒有換來蔣的信任,反而更加劇了蔣的不安。只是礙于臺海危機情勢,加上美國人的情面,蔣介石不得不重用孫立人以防衛臺灣,并利用他與美國的良好關系爭取美援。蔣介石在自己的日記里記載,他并非不愿意用孫立人,但是“吳(國楨)、孫(立人)屢屢挾外(美國)自重”,從1949年5、6月間美駐臺領事艾嘉致國務卿的7封電報可知,孫立人對美國外交官一直埋怨陳誠故意雪藏他,以至于他有職無權,他希望軍民分治,又說臺灣形勢發展到人心思變的地步,還抨擊陳誠等人落后時代50年等。身為軍方要員,向外國官員謾罵本國政府,自然是越軌之舉。

  1950年3月17日,蔣擢升孫為陸軍總司令兼陸軍訓練司令,三天后又加臺灣防衛總司令,并許諾未來晉升其為三軍總參謀長。一時間,孫立人成了蔣身邊炙手可熱的人物。但就在孫立人就任陸軍總司令的同時,掌控臺灣情治機關的蔣經國已經在蔣介石的授意下,將特務網絡滲透至陸軍總司令部。

  3月23日,就在孫立人被任命為陸軍總司令不到一周時間后,他的英文秘書黃正,以及黃正的姐姐陸軍訓練總部干部黃玨,便被蔣經國以莫須有的“泄露軍機”罪名逮捕,判刑十年。接著,孫立人的舊部屬李鴻、陳鳴人、彭克立等人也以“匪諜”罪被拘捕。

  6月底,朝鮮戰爭爆發,美第七艦隊協防臺灣。這對岌岌可危的蔣介石來說,無疑是打了一劑強心針,臺灣安全可保,孫立人的作用大加削弱。

  1951年3月27日,蔣介石正式派遣蔣經國進駐陸軍總司令部,組建陸軍總司令部政治部,這等同于給孫立人派了一個監軍。孫立人處處為蔣經國掣肘,成了有名無實的陸軍總司令。

  孫立人長期接受美式教育,而且個性孤高自傲,一貫不恥官場的相互傾軋、阿諛逢迎,對于蔣經國的政工系統就更為厭惡。而且作為一個職業軍人,孫并沒有太多的政治權謀,不善協調各方關系,胸無城府,這也使他與蔣經國及黃埔系將領關系日漸緊張。江南(劉宜良)在《蔣經國傳》中提到:“孫是個非常優秀的帶兵官,但是位很壞的領袖。講人際關系,他和他的同僚幾乎沒有人可以合得來。任陸軍總司令期間,每周軍事匯報,從來未準時出席,其理由非常可笑:他不愿向周至柔總長敬禮,遲到即可避免,因為總統已經在場。”甚至連蔣經國向他拜年,他都不見。

1949年3月,孫立人與艾倫·格里芬正在談話

 


  郭案牽連 終遭罷黜

  及至1954年,“美臺共同防御條約”簽署,臺灣被正式納入美國在遠東的防衛圈中,臺灣的安全得到極大的鞏固。對于蔣介石來說,此刻的孫立人不但沒有任何用處,相反還是威脅,盡管孫已經沒有什么實權了。

  這一年6月,孫立人被調任“總統府”參軍長,明升實貶,徹底被解除了兵權。然而這還并不意味著結束,一場更大的陰謀正在醞釀當中。

  1955年5月25日,在蔣的授意下,毛人鳳將孫的舊部、步兵學校少校教官郭廷亮以“匪諜”為名逮捕,由此拉開又一撥整肅高潮,一周之后,臺灣南部又爆發了所謂“兵諫案”。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內,被拘捕的孫立人的舊部達到300多人,意在通過這些下屬來尋找打擊孫立人的突破口。

  郭廷亮被捕4天后,蔣介石還故作無事地召見孫立人,據孫回憶:

  “一九五五年五月廿八日上午十時正,‘總統’召見我,第一句話問我近來看什么書?我回答:‘看《南宋史》。’他說:‘那很好,很好。’他接著說:‘你沒有什么,你以后少跟政客們來往。’我回答他說:‘是的,我一生最討厭玩政治和與政客打交道。’他隨即說:‘這次我要把你給孤立起來。’同時他面色變得很難看(氣憤),隨即又回轉微笑(不自然的)說:‘你對于訓練部隊很好,不過打仗不行。’

  我當時聽了他這話,幾乎迷惑了。真是使我啼笑皆非,不知從何說起。我當時直言以對:‘不然,將不知兵,何以為戰?蓋兵戰實為一體兩面,而不可分離。竊職總發從軍追隨鈞座卅余年,轉戰國內外大小凡百余戰,從未辱鈞命,而攻無不克,戰無不勝,守無寸土之失。殊不知鈞座所言‘打仗不行’何所指也?若言爭權奪利,欺世盜名,則我不屑也。’言畢敬禮而退。未想到這竟是最后一次的見面。”

  面對山雨欲來,謠言滿天,許多人勸孫立人盡速出走,但耿直的孫立人自認問心無愧,不為所動。而此時已被逮捕的郭廷亮,被押往高雄鳳山審訊,政工干部要他承認有謀叛意圖,逼他交出孫立人的所謂兵變計劃。郭廷亮自然嚴詞拒絕了這些子虛烏有的問題,于是遭受嚴刑拷打。他不為所動,堅持不承認有謀叛企圖。眼看一招不成,保密局特勤室主任毛惕園又策劃出一計。先是將郭的妻兒也關入監牢。然后他與毛人鳳共同導演,勸郭廷亮寫自白書承認自己是“共產黨的間諜”以此來換取早日釋放,并且謊稱保證出獄有工作,不會牽連孫立人。在威逼利誘之下,郭廷亮寫下了“自白書”。接著辦案人員拿著這份“自白書”去威脅其他涉案人員,幾經反復,終于有了幾十份令他們滿意的“自白書”。自此郭廷亮“匪諜”案和南部“兵諫”案便告坐實,扳倒孫立人已是箭在弦上。

  8月3日,“總統府”局長黃伯度帶著上述“自白書”來到已被憲兵包圍的孫立人官邸,要其引咎辭職。孫立人知道其中必定有詐,斷然拒絕。黃又透過其部下陸軍副總司令賈幼慧,以及孫的侄子孫克剛等,轉達“上面”堅決整頓孫立人舊屬的立場,要孫立人顧全300多名部下的性命。自知回天乏術,孫立人無奈寫下一份簡短辭呈。然而這份辭呈并不能令上面滿意,反復幾次,寫出了一份“符合要求”的辭呈。

  8月20日,“總統府”發布“徹查令”,10月23日,歪曲事實的報告出爐,結論是:孫的部下郭廷亮“為中共工作”,利用孫的關系在軍中聯絡軍官,準備發動“兵諫”,孫未及時“舉報”亦未“采取適當防范之措施”,“應負責任”。郭廷亮被判處無期徒刑,先在綠島監獄服刑,假釋后,卻發生了在火車上跳車身亡的離奇“意外”。


  幽居臺中 教子有方

  對于被免職的孫立人,蔣氏父子采取“不殺、不審、不問、不判、不抓、不關”,但也“不放”的“七不”政策。1956年6月,孫立人被逐出臺北市南昌路官邸,遷往臺中市向上路一段18號居所,開始了漫長的軟禁生涯。

  孫的居所原為軍方宿舍,四周筑有圍墻,戒備森嚴,門前向上路兩頭堵死,由“國防部”派來的6名“保衛人員”日夜監視,外人不得入內,孫立人和家人也不能隨便外出。孫的任何活動,包括打電話,都須通過“保衛人員”向上請示,得到允許后方可進行。孫立人外出,由“國防部”派車,另外,加派一輛吉普車跟隨。孫家圍墻外,有軍事情報局加蓋的一棟三層樓的指揮中心,居高臨下,隨時監視孫的一舉一動。凡是“上頭”認為“不方便”的事,孫立人均不得擅自去做。外出也必須“保衛人員”“陪同”前往。當時,蔣介石對孫立人看管極嚴,連孫立人的廚子身上都藏著刀,只要有人想救孫立人,立馬一起干掉。

  幽居的日子里,家人成了孫立人最大的安慰。孫立人與張梅英前后生育四個孩子,他以“中國安定,天下太平”為兒女命名。兒女多了,開銷也變大。孫為官清廉,并無積蓄,幽禁之后又不給薪水,生活十分拮據。早在他担任陸軍總司令時,家里就十分清貧,菜金要限制,若來人添菜,只有咸蛋、炒蛋或皮蛋,家人背后稱為“三蛋轟炸”。張梅英回憶說:“后來四個孩子長大了,進學校讀書,每天要帶便當,沒錢買米,四個孩子只能分三個雞蛋吃。”

  孫立人也嘗試在家養雞、養鳥,養豬,開辟果園,后來改種玫瑰,他虛心向花農請教,悉心栽培,廣受歡迎,被稱為“將軍玫瑰”。家中有時缺少菜錢,他便到后院剪些玫瑰花,由張梅英騎自行車送到菜市場,交換一些青菜豆腐。粗茶淡飯,一家倒也其樂融融。

  然而圍墻之外,卻是戒備森嚴。孫立人的小孩直到讀小學之后,才有機會跟外界小朋友接觸。即便如此,由于家庭的特殊身份,老師和同學都會以異樣的眼神看他們。為了不給孩子心理上造成影響,孫立人很少在孩子面前講述他的往事。

  長子孫安平回憶說:“但小孩子們是有感覺的,或多或少對父親的冤枉知道一點,心中總為父親的遭遇叫屈。有時候看到父親想到舊日的部屬受到不好的對待,或想到過去一些不公平的事情,總是漲紅了臉,不說話,我們就覺察到他很難過。”

  孫立人老年得子,對他們雖疼愛有加,但管教卻絲毫不放松。他每天為孩子補習功課,無論國語、英語還是數學,他都能講解,有時比老師講的還清楚。在他的悉心調教下,長女孫中平和幺女孫太平考取清華大學,長子孫安平考取中原理工學院,次子孫天平考取輔仁大學。四個孩子上大學,每年開學交學費,是家里的一大難事。孫立人的堂妹孫敬婉回憶說:“二哥脾氣很犟,非到山窮水盡,絕不會讓人幫忙。有一天,他的大兒子要進大學學費沒著落,二哥迫不得已,才打電話給我,要我幫忙,我知道他一定是沒辦法了,才會開口的。”1974年,長女孫中平由清華畢業,父女希望能一起參加畢業典禮。但上面覺得敏感,未能前往,成為遺憾。1959年孫的親哥哥孫同人去世時,孫立人也同樣受阻未能前往,只好看著哥哥送的硯臺痛哭。

  到了1979年,長子安平和幺女太平同時從清華畢業,孫立人再度申請參加畢業典禮,終獲許可,但同時上面與他約法三章:不許上臺說話,不準帶花,不準與任何人交談。孫立人如此參加過典禮后,在筆記本上寫道:有理無處講,有冤無處申。

  恢復自由 抱憾而終

  1983年5月,孫立人自清華大學畢業滿60周年,雖未能前往,但臺灣清華大學派楊覺民教授登門贈送紀念金牌。楊隨后發表一篇文章,講述孫立人近況,這是孫立人被軟禁28年來第一次公開見諸報道。

  上世紀80年代是臺灣社會巨變的關鍵時期,政治氣氛也愈加緩和。1984年,臺北動物園為慶祝大象林旺(此象系抗戰勝利后由孫立人的新一軍帶回的戰利品)60歲生日,邀請當年參加中印緬作戰的老兵出席,這些孫立人的老部屬由此開始了聚會,關注孫立人的處境。

  1986年,《孫立人事件始末記》一書正式出版,首次詳細敘述孫立人案的全過程,引起輿論廣泛關注。1987年7月14日,蔣經國發布“總統令”,臺灣地區自1987年7月15日零時起解除戒嚴。政治氣候轉暖,讓孫立人的舊屬感到給老長官翻案的時機到了。以原新一軍參謀長舒適存為首的十位將軍發起組織了“印緬遠征軍聯誼會”,為孫立人平反而努力奔走。1988年1月13日,蔣經國逝世。政治空氣進一步活躍起來。2月,孫的家人聯系自立晚報記者李文邦到孫家訪談,孫立人案真相隨即發表。自此,“孫立人案”成為媒體報章關注的焦點新聞,要求恢復孫立人清白和榮譽,公布“監察院”五人小組調查報告的社會呼聲和壓力越來越大。

  3月20日和27日,“國防部長”鄭為元兩度親往臺中拜訪孫立人將軍,表示今后將軍有行動和言論的充分自由,可以到任何地方,見任何朋友。自此,孫立人結束了長達33年的幽禁生活,重獲自由。有記者采訪孫立人對“平反”一事有何感想時,孫立人立刻反駁“從未反過,何平之有!”

  遠在海外的長女孫中平得知這一喜訊,脫口而出埋在心底多年的話:“我終于可以自由自在,痛痛快快和爸爸媽媽通越洋電話了。”恢復自由后,民進黨多次找他,讓他出來揭露蔣介石的殘暴,都被孫拒絕,以孫之言,并非不在意自己的遭遇,而因為蔣是長官,不肯言長官之過。孫立人始終思念著安徽老家,1988年,孫的舊屬潘德輝回鄉探親,孫委托他到安徽廬江代為祭祖。經過查訪發現,孫的祖墳早在文革時就被挖掉了,但潘還是代孫立人舉行了隆重的掃墓儀式,并拍照帶回。孫立人看到照片,激動地要向潘行跪拜大禮。1990年,潘再度受孫委托,回鄉洽商墓地遷葬事宜。返臺后,孫立人已處昏迷狀態,喃喃地說:“為什么到今天才回來,我等你好久啊!”隨即又陷入昏迷。 1990年11月19日上午11時15分,經歷不到3年自由的孫立人將軍,帶著畢生的遺憾,病逝于臺中向上路家中,還差3天就是他的90歲壽辰。孫立人的臨終遺言有三個版本:醫生記錄的是——我對得起國家;親屬記的是——還我清白;部下記的是——我是冤枉的啊!一代名將的遺言,竟是如此的悲壯與凄涼。孫立人逝世后,臺灣各界人士及親友舊屬前往吊唁者絡繹不絕。公祭前夜,有上千人為將軍守靈。李登輝、郝柏村、嚴家淦、李元簇等政要致送挽聯,宋美齡送了花圈,“國防部長”陳履安及軍方代表、各團體及昔日袍澤舊屬、親友近萬人參加祭奠。2001年,在多方努力下,臺灣“監察院”終于正式公布《孫立人將軍與南部陰謀事件關系案》調查報告,證明孫案純系被陰謀設局的假案,應還當事人以清白。“行政院長”張俊雄到孫府代表政府向孫的家人表達慰問之意。長達33年的冤獄,終得昭雪。


2015-08-26 21:55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從國務總理到修道士
陸徵祥(1871-1949年),字子欣,一作子興,上海人。中國近代著名的天主教人士,也是著名的外交官。他出生于一個基督教家庭,父親是一位基督教新教徒,曾經在倫敦傳教會工作....
為傳統文化招魂
錢穆(1895年7月30日-1990年8月30日),原名恩,字賓四,江蘇無錫人,歷史學家,儒學學者,教育家。錢穆對中國古代政治制度有良好觀感,認為中國傳統政治非但不是君主....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