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深度觀察清末民初精神脈絡
字體    

蔣介石對蘇聯和共產黨看法探究
蔣介石對蘇聯和共產黨看法探究
網載     阅读简体中文版

abcdxjs,09年2月6日稿

在我們印象中,蔣介石的反共反社會主義,幾乎是從一開始就是不證自明的,但據近年來蔣介石私人日記的解密和國內外歷史學家的發掘,實際上并非如此,蔣介石早年曾信奉共產主義,醉心馬列思想。那他又是什么時候走上了反共反人民的道路的,他一生對蘇聯和共產黨的態度是如何變化的?本文將通過蔣介石的公共講話、演講,他的著作,以及近年來解密的蔣介石私人日記,再結合他的所作所為來探究這個問題,徹底地把蔣介石反革命反人民的本質揭露出來!

1.早年曾信奉馬克思學說

蔣介石同當時許多青年一樣,受辛亥革命新文化運動的影響,當中也包括馬克思主義思潮。他不僅看像《新青年》這樣傳播民主與科學的雜志,同時也看馬克思學說著作。在他1923年的日記中多次提到“看馬克思經濟學說。”、“看《馬克思學說概要》”。他不僅看馬克思學說,甚至還達到入迷的程度,其在蘇俄訪問時1923年10月18日日記云:“看馬克思學說。下午,復看之。久久領略真味,不忍掩卷。”而且對于馬克思主義學說的代表作《共產黨宣言》,還有《列寧叢書》、《俄國革命史》等他也仔細閱讀過,并且“甚覺有益也。”1923年6月9日日記云:“看《法國革命史》,乃知俄國革命之方法、制度,非其新發明,十之八九,皆取法于法國,而改正其經驗也,然而益可寶貴也。”1925年11月21日記云:“看《列寧叢書》。其言權力與聯合民眾為革命之必要,又言聯合民眾,以友誼的感化與訓練為必要的手段,皆經驗之談也。”(1)

而蔣介石早年也并不反蘇。在孫中山考慮與共產黨合作,并與蘇聯代表越飛發表《孫越宣言》后,蔣介石同樣對蘇俄評價有嘉:1923年8月5日蔣介石在其親筆手書《致蘇俄黨政負責人意見書》中指出“蘇俄為吾中國惟一之同志,中國革命之成敗,自與蘇俄有密切之關系。” “時至今日,帝國資本主義之壓迫,更甚于前。中俄兩國主義之密切,其成敗厲害,實有存亡與共之關系。”(2)

既然蔣介石早年對馬列著作學說如此醉心,而且多次表示對蘇聯的好感和向往,那究竟是什么使他走向了徹底反共反社會主義的道路呢?

注:

(1)楊天石《蔣介石與南京國民政府》 3-5頁,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

(2)何虎生《蔣介石傳》 142頁,華文出版社

2.訪問蘇聯:看法的轉變

1923年孫中山派蔣介石帶領一個訪問團到俄國去訪問,此前他多次向孫文申請在此之前,蔣介石做了充分的準備,在船上他每天還在學俄文,因為他的心中想著終于有機會可以到“共產主義的祖國”去看。但正是9月到11月這三個月的訪問使蔣介石對蘇聯和共產黨的看法發生了很大變化。

蔣介石在蘇聯期間,參觀訪問圍繞以下幾個方面:

一,會見蘇聯有關方面的領導人,聽取他們關于蘇聯的革命經驗,并商討蘇聯對孫中山革命的支援。

二,參觀訪問了蘇聯紅軍軍事學校和軍事設施,了解蘇聯紅軍軍事學校的組織制度和軍事裝備

三,參觀考察了蘇聯的各級蘇維埃政府組織。不僅訪問了蘇維埃中央政府的各部.會,也考察了有關市蘇維埃和村蘇維埃的政府組織,參觀了莫斯科的蘇維埃代表大會,參觀了各級蘇維埃政府的討論會,并與各有關黨政要員進行了交談,等等。

剛到莫斯科,以蔣介石為首的孫逸仙代表團受到俄共中央書記魯祖塔克的接見,蔣稱俄共為“姐妹黨”,在日記中稱贊:“俄國人民無論上下大小,比我國人民誠實懇切。。。。其立國基礎亦本于此乎!”。還在有400名紅軍士兵出席的大會上稱贊紅軍戰士,“你們戰勝了你們國內的資本主義 和帝國主義。”“我們來這里學習并與你們聯合起來。”。在參觀軍隊過程中,他對蘇俄的黨代表制度以及蘇軍武器贊賞有嘉。(3)

雖然蘇俄在軍事以及革命組織等方面給蔣留下好的印象,但當蔣介石提出在蒙古庫侖(1921年起被紅軍進占)建立軍事基地時,遭到俄國人拒絕(4)。這使蔣認為蘇聯人并非真誠支援孫中山革命,而是為了其自身的利益,特別對中國邊疆圖謀不軌,他在自己的《蘇俄在中國》--我的游俄感觀里是這樣說的:“但是我和他們商談中俄之間的問題,而涉及其蘇俄利害有關的時候,他們的態度便立刻轉變了。我訪問蘇俄,正是加拉罕發表其對華廢除不平等條約的宣言之后,他到中國來與北京政府談判新約的期間。十二年一月二十六日共同宣言中,越飛亦聲明蘇俄「決無在外蒙古實施其帝國主義政策或使其與中國分立之意」。但是我與蘇俄黨政負責者,談到外蒙古問題,立即發現他們對于外蒙古,絕對沒有放棄其侵略的野心。這一點不只使我感到十分失望,而亦是使我充分了解其蘇俄所謂援助中國獨立自由的誠意所在。”(5)

不僅如此,蔣介石了解到蘇聯對孫中山的評價相當低,他在莫斯科共產國際執行委員會上做的演講中贊頌孫中山與三民主義,而卻遭到俄國人和留學共產黨人的嘲笑和批判,這使蔣在心里對共產黨產生了強烈的不信任。(6)

同時,蘇聯也給蔣留下了不少負面的印象:參觀彼得格勒等地時,感到市況蕭條和海軍士氣低落,“兩年前,克隆斯達軍港曾以海軍軍士為中心,發生革命,反對布爾雪維克的專制獨裁,和戰時共產主義的殘暴措施。這一革命不久即歸失敗。當我們到彼得格勒考察時,其地方當局和海軍官員對此亦諱莫如深,但是我從當地軍民的精神上,還是看得出其創痛的痕跡。”(7)而且隨著他在俄國的時間長,對俄國社會了解多了起來,漸漸地認為蘇俄政府“無信”、“少數人種當國,排斥異己。”(應該是指正在清黨的斯大林)(8)等等

回國后蔣介石在給孫中山的《游俄報告書》中,講述了蘇俄有侵略邊陲的企圖,不可對其過于信任。但是,卻遭到了孫中山的拒絕,認為其是“未免顧濾過甚,更不適合于當前的革命環境。”(9)

蔣介石的意見被孫文漠視,而他在第二年國民黨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上只得作為沒有發言權的旁聽者與會,雖然被孫中山指名為黃埔陸軍軍官學校的籌備委員長,但他拒絕就任,而奔赴上海。蔣介石自己說:“我又在本黨第一次代表大會期間,發現共黨份子挾俄自重的一切言行,和本黨黨員盲從共產主義的迷惘心理,深以本黨不能達成 國父所賦予的任務為憂。于是代表大會閉會以后,我力辭陸軍軍官學校校長,并將籌備處交給廖仲愷,而離粵歸鄉。。。”(10)

1924年3月14日,蔣給黃埔軍校黨代表廖仲凱寫了封長長的信,將蘇俄比作“凱撒帝國主義”:“尚有一言,欲直告于兄者,即對俄黨問題是也。對此問題,應有事實與主義之別,吾人不能因其主義之可信,而乃置事實于不顧。以弟觀察,俄黨殊無誠意可言,即弟對兄言俄人之言只有三分可信者,亦以兄過信俄人,而不能盡掃兄之興趣也。至其對孫先生個人致崇仰之意者,非俄共產黨,而乃國際共產黨員也。至我國黨員在俄國者,對于孫先生惟有詆毀與懷疑而已。俄黨對中國之唯一方針,乃在造成中國共產黨為其正統,決不信吾黨可與之始終合作,以互策成功者也。至其對中國之政策,在滿、蒙、回、藏諸部,皆為其蘇維埃之一,而對中國本部,未始無染指之意。凡事不能自立,而專求于人,而能有成者,決無此理!彼之所謂國際主義與世界革命者,皆不外凱撒之帝國主義,不過改易名稱,使人迷惑于其間而已。所謂俄與英、法、美、日者,其利于本國與損害他國之心,則五十步與百步之分耳。”而他同時又斥共產黨為“俄奴”:“至兄言中國代表總是倒楣,以張某作比者,乃離事實太遠,未免擬于不倫。其故在于中國人只崇拜外人,而抹殺本國人之人格,如中國共產黨員之在俄者,但罵他人為美奴、英奴與日奴,而不知其本身已完全成為一俄奴矣。”(11)

可以說也正是這幾個月的蘇俄游,使他對蘇聯和中國共產黨的看法來了一個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蔣介石表示對蘇維埃制度很反感,對蘇維埃政權開展的各種階級斗爭的形式感到不快,認為“在蘇聯的社會中或是俄共中間斗爭正是公開的與非公開的進行著”,在他看來,作為世界上第一個無產階級政權的蘇維埃政治制度竟然是“專制和恐怖的組織,與我們中國國民黨三民主義的政治制度,是根本不能兼容的。關于此點,如我不親自訪俄,決不是在國內時想象所能及的。”而“工人階級的祖國”蘇聯在他看來是比其前任沙俄更具野心的帝國主義,“綜括我在俄考察三個月所得的印象,乃使我在無形之中,發生一種感覺,就是俄共政權如一旦臻于強固時,其帝俄沙皇時代的政治野心之復活,并非不可能,則其對于我們中華民國和國民革命的后患,將不堪設想。”(12)

而對于當時與國民黨合作的共產黨,他認為其并非真心擁護孫中山和國民黨三民主義,“共黨分子和同路人,用唯物論和階級斗爭思想來曲解三民主義。只有他們用馬克斯主義曲解三民主義,才算得是「革命的思想」,反而指本黨黨員對三民主義的正確解釋為「不革命」或「反革命」。最顯著的事件,就是排擠宣傳部長戴季陶,及青年部長鄒魯,致使其憤而離粵。”

他同時更視共產黨員為一大潛伏在國民黨內的威脅,認為共產黨正在對國民黨進行滲透、分化、挑撥離間:“至于共黨在當時對我們中國國民黨所使用的分化、隔離、制造斗爭等各種手段,更是看得十分清楚。。。由俄回國之后,共黨以訪俄代表團內部意見紛歧為借口,來抵銷我們對蘇俄的真相,考察所得的報告書。”、“共黨分子對于本黨組織,最初并不求其完全控制。其第一步僅在滲透,第二步就要來分化。所以他在本黨內部,全力制造其所謂「左派」、「右派」和「中派」等名稱,而高唱其「革命的向左轉」的口號,更加以挑撥離間的工作。如此本黨黨員受了共黨跨黨分子分化挑撥的影響,自相矛盾,互為排斥,而共黨分子才能乘機把持本黨的黨務與民眾運動。就在本黨改組成立不到半年之后,赤色氣焰就逐漸猖獗,已為識者所深憂了。”(13)

盡管蔣介石自訪問蘇俄之后就對蘇聯和共產黨沒有好感,但直到中山艦事件和4.12反革命政變之前,他并沒有公開地反蘇反共,而且他在任黃埔校長時對軍校入伍生訓話時指出,我們的三民主義和共產主義都是為無產階級奮斗以求生存的。。。。。。我們要黨成功,主義實現,一定要仿效俄國共產黨的辦法,才能使大家知道做黨員的責任。我們要實現三民主義,非仿效他們不可。而且盡管他對蘇維埃政治制度很反感,但蘇聯軍隊的建制他卻是十分贊賞的,所以仍然主張以蘇俄紅軍為榜樣來組織培訓軍隊,在軍校和軍隊中建立黨代表制度和政治工作制度,他說:“軍隊設黨代表制度,在中國是由我一個人提出來的,黨代表這個制度,是仿效蘇俄赤軍的辦法。”(14)

但不管蔣在公開場合是怎樣表現的,應該說他對蘇俄以及中共的看法自此可以說是已經確定下來了(下文將繼續敘述)。

注釋:

(3)楊天石《找尋真實的蔣介石:蔣介石日記解讀》 93,96,100,101頁,山西人民出版社

(4)同上,107-109頁

(8)同上,110-111頁,蔣介石1923年11月11日日記


(5)、(7)(9)(10)(11)(12)(13)蔣介石全集之《蘇俄在中國》,取材于秦孝儀主編之《先總統蔣公思想言論總集》(臺北,中央黨史委員會,民國七十三年)

(6)[日]家近亮子《蔣介石與南京國民政府》 王土花譯,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48-49頁 同時蔣介石的《蘇俄在中國》也有敘述

(14)何虎生《蔣介石傳》 142-143頁,華文出版社

[ 轉自鐵血社區 http://bbs.tiexue.net/ ]


2015-08-26 21:56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傳統官僚翰林總統
徐世昌(1855年10月24日-1939年6月5日),字卜五,號菊人,又號水竹邨人、弢齋。祖籍浙江寧波鄞縣。清末民初,曾為北洋政府官僚。1918年,徐世昌獲段祺瑞控制的安....
清末民初學者大師
梁啟超(1873年2月23日-1929年1月19日),字卓如、任甫,號任公、飲冰子,別署飲冰室主人,廣東新會人,中國近代思想家、政治活動家、學者、政治評論家、戊戌變法領袖....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