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傳奇人物 >>> 傳奇人物傳記 風華絕代 物華天寶
字體    

三十四年前的北大競選——從張曼菱《北大回憶》說起
三十四年前的北大競選——從張曼菱《北大回憶》說起
傅國涌 追尋失去的傳統     阅读简体中文版

——從張曼菱《北大回憶》說起

001kSoBjgy6KmAyy9eha9&690_副本

  1978年到1982年就讀北大中文系的張曼菱,年初出版她的《北大回憶》(生活書店出版有限公司2014年1月),其中最有價值的是第三章《競選及其細節》,她有幸趕上1980年在北大及全國許多高校舉行的區級人大代表競選,成為一生最寶貴的精神資源。難怪她會如此動情地寫下這些話——

  “在青年人想要闖出一條新路的同時,在老體制中生活慣了的人總覺得,這是‘失控’。兩種治理思維的交鋒,在這次競選中顯露出來。

  在現代中國方生與未死的較量中,這是一個長期的沖突。加強控制和對“失控”的担憂,始終是糾纏這個國家上層的心結。

  我曾經是一名‘競選者’,而今“知交半零落”。當年與我競爭的校園對手,以及為我助威的盟友們,俱遠隔天涯。但這一幕,卻永遠不會離開我們的生命。

  1980年,剛從“文革”劫難中走出、重登權力巔峰不久的那一代中共老人,對無法無天的“文革”權斗尚有切身痛感,心有余悸,愿意在通往政治文明的路上做一些微步之探,在立法層面有所行動。1979年7月1日第五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二次會議通過《中華人民共和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和地方各級人民代表大會選舉法》,自1980年1月1日起施行。三十年來,這部選舉法首次規定“區縣級人大代表直接選舉”,“選民(有三人以上附議)可以提出代表候選人”,“各黨派、團體和選民,都可以用各種形式宣傳代表候選人”。激勵了在校大學生,在選舉法施行當年舉行的區縣級人大代表直接選舉中,全國各地許多高校都有學生出來競選。在海淀區人大代表選舉的2個月間,北大先后有18位學生候選人出來競選,從競選宣言、大字報、選民見面會、答辯會到出版刊物、民意測驗……給沉寂已久的未名湖畔帶來了公共生活的生氣和活力。當時即有歷史系學生刻意收集競選材料,并付諸印刷,以留下完整的歷史記錄。

  經濟系的張煒已經是北大學生會主席,兼北京市學聯副主席,還要站出來競選,他提出了溫和的改革主張,表達對民主的看法,認為:“民主化是一個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的客觀進程,我們要根據我國的情況負責任地提出切合實際的要求和措施,否則不僅不能爭得應有的民主權利反而會帶來動蕩和倒退。”

  技術物理系78級的王軍濤當年22歲,卻經歷過“四五”運動、民主墻的磨練,坐過牢、辦過民刊,時為團中央候補委員。11月3日他寫下簡短而有力的《競選宣言》,正是最后這句競選口號“讓我們新一代推動中國!”瞬間就抓住了張曼菱,這位來自云南的中文系女生,令她一夜輾轉難眠,第二天也貼出了《告選民書》,提出“實現人的價值”,以女性視角舉起人性解放的旗幟,呼喚“現代化的婦女形象”。中文系77級女生劉娟在《競選宣言》中也提出:“創造一個有利于人們自我完善的良好社會環境,最大限度地發揮個人的自身價值”。

  國政系的房志遠、楊百揆、田志立,經濟系78級的夏申,哲學系的楊利川、易志剛,物理系的于大海,法律系的袁紅兵,中文系的姚禮明,圖書館系的許欣欣,研究生會主席薛啟亮等先后參與到這次競選中。最終哲學系78級研究生胡平以力倡言論自由,而在學生選取贏得3467張選票,當選為海淀區人大代表。全部選民6084人,投票率91.2%,王軍濤、張煒分別得了2964、2052票。

  張曼菱得到695票。她的回憶提供了許多生動的細節,特別是關于當時掌權的中共北大黨委書記韓天石、副書記馬石江,這兩位老派共產黨人對他們參與競選給予支持,不僅提供競選所用的物資(紙筆漿糊膠水等)和場地(開放教室和辦公樓禮堂),即使在面臨壓力之時還能給上面寫報告,保護他們的參政熱忱。這是小環境。當然,更重要的是大環境,鄧小平等人對于區縣級人大代表直選最初是支持并愿意推一下的。直到1987年他對于這一點也還沒有否定,至少在口頭上。1987年4月16日,他會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起草委員會委員時說:“我向一位外國客人講過,大陸在下個世紀,經過半個世紀以后可以實行普選。現在我們縣以上實行的是間接選舉,縣級和縣以下的基層才是直接選舉。”(《鄧小平文選》第三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第220頁)既然是直接選舉,包括北大在內的大學生參與競選區縣級人大代表,完全就是合法的,當局沒有足夠的理由來阻攔。鄧小平的這些話是1987年,以他當時在共產黨內的地位,可以說是一言九鼎,這也可以看作是他對全世界的公開承諾,也就是中國即使繼續在中共治下,到2030—2040年間也是要舉行全國性普選的。這條路之所以還不能馬上就走,他的理由是:“因為我們有十億人口,人民的文化素質也不夠,普遍實行直接選舉的條件不成熟。”換言之,是因人口和文化素質的障礙,所以還要等半個世紀。1980年的校園競選足以擊穿他所謂的“文化素質論”,即使退一萬步講,讓一部分人先民主起來,有什么不可以嗎?比如說將他認為文化素質夠的這部分人來參與選舉。殘酷的現實卻是,1989年血染長街之后,當年參與過北大競選的候選人(乃至各地高校的候選人)也風流云散,散落世界各地,張煒辭職抗議殺戮,遠赴英國,放棄了仕途前程;王軍濤鋃鐺入獄,幾年后流放美國;胡平、于大海、房志遠等人則早已去國;留下來的楊百揆、張曼菱等人也備嘗艱辛,中國還是過去那個中國,他們那一代作出了自己的努力,付出了沉痛的代價,是否推動了中國,歷史自會有公正評價。

  而今,鄧小平的話落地已有二十七年多了,即使區縣級人大代表的直接選舉也只是寫在紙上,關于“普選”的畫餅當然更不可能充饑。鄧的后繼者早已失去鄧當年對未來的預期,他們不再有時間表,只想抓住眼前的稻草,擁抱此刻的榮華,并幻想這樣的榮華可以繼續覆蔽子孫,最好當然是世世無窮。在這種壓倒一切的庸人心態支配下,他們不會將鄧小平1987年承諾的普選放在心上,更不會有任何邁下政治文明的行動了。他們的路已走盡,他們的權已到頂,他們的利益在此刻當下,他們沒有未來,也不愿想象未來,當他們的子孫已完成移民之后,中國只不過是他們眼前最大限度地獲取財富資源之地,而不是他們世世代代的母國,母國的生死存亡對于他們輕如鴻毛,而他們個人和一家一族的富貴興旺才是他們拼命也要抓住的流沙,說穿了,對于他們所委身的那個黨的命運,其實他們也并不真的關心,只是眼前這個黨可以給他帶來權力和財富而已。既然鄧小平以坦克回答了二十五年前國人一切善良的吶喊,他在1987年還有政治自信之際作出的判斷和公開的宣告,也就注定了歸于無效。半個世紀轉眼將臨,他們也不知道會以怎樣的方式,迎接這一刻的到來。時代洪流不可抗拒,在這個殘酷的歷史過程中,無權無勢者固然要付出慘烈的代價,以輕狂之心面對一切困難、浩劫的有權有勢者,最終也將被滾滾的洪流卷走。面對現實,對于他們,不能再有幻想,不能再抱奢望,不能再有期待,有之,也只有憐憫。

  2014年6月21日


2015-09-01 16:25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散文大家曠達風趣
梁實秋(1903年1月6日-1987年11月3日),號均默,原名梁治華,字實秋,筆名子佳、秋郎,程淑等,中國著名的散文家、學者、文學批評家、翻譯家,華人世界第一個研究莎士....
為傳統文化招魂
錢穆(1895年7月30日-1990年8月30日),原名恩,字賓四,江蘇無錫人,歷史學家,儒學學者,教育家。錢穆對中國古代政治制度有良好觀感,認為中國傳統政治非但不是君主....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