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字體    

閑評《閱微草堂筆記》
閑評《閱微草堂筆記》
瞬間思想     阅读简体中文版

  平生心力坐消磨,紙上過眼煙云多。
  擬筑書倉今老矣,只因說鬼似東坡。

[@more@]

  這是紀曉嵐《閱微草堂筆記》的題頭詩之一。紀曉嵐這個人,一是沒有電視上那么高大,二是沒有電視上那么瀟灑!與其叫張國立來演,還不如叫演劉羅鍋的李保田演更好。乾隆爺對紀曉嵐的評價其實很低,“腐儒”!并且“不堪大用”!死前一個月才勉勉強強給了個“協辦大學士”。古代沒有專業文人,讀書的目的就是當官做大事,致君堯舜上,所以紀曉嵐“平生心力坐消磨”,心中想必是郁悶得很。
  但你說他沒有當官吧他又一直在當,有時當得還不小,比杜甫的“左拾遺”那是大得多去了!只是沒辦法碰到了康乾盛世,十全老人的時代,名臣如雨,猛將如云,個個建功立業,青史留名。相比之下,他在事業上的建樹就很是尷尬,說得出的只是修訂《四庫全書》而已。試問,這是當官做的工作么?再說了,由于遵從上命,刪減時下手過猛,還被后世加了個“摧殘文化”的罵名。要說這官當得也夠尷尬的了。
  相比之下,無官一身輕,同時代的山東農村,出了位天下最有名的三家村教書先生——蒲松齡。此人三次高考不過分數線,死心塌地地邊教書糊口,邊從事業余文學創作。結果證明了一個道理:高考無門,腳下有路!一部《聊齋志異》,換來了千古的美名。這也是在清朝,如果換現在,那個出版商敢不協肩佞笑,像大爺一樣伺候著?這銀子更不用說肯定是花差花差的了!
  《聊齋》一出,誰與爭鋒?連紀曉嵐的兒子也“見《聊齋志異》抄本,又誤墜其窠臼。竟沉淪不返,以迄于亡……”紀曉嵐畢竟是個裹著官服的書生,面對此情此景,情何以堪?于是,“瑣記搜羅鬼一車”,巨著《閱微草堂筆記》問世,這是當時唯一可以和《聊齋志異》媲美的文言筆記,比袁枚的《子不語》、宣鼎的《夜雨秋燈錄》等類似作品那是高明得多了!
  不過,《聊齋》是作家寫書,《閱微草堂》是文人寫書。前者注重故事、人物、情節,所以上至達官貴人,下至販夫走卒,個個看得津津有味!故事誰不愛看?《閱微草堂》則免不了文人的臭脾氣:孤芳自賞!喜歡賣弄賣弄學問,發表發表議論。不是屬于群眾所喜聞樂見的那種。所以只適合一個酸腐書生,黃葉青燈,裹在被窩里獨自細細地品味。
  書要有趣才能算是好書,沒有趣的人是寫不出有趣的書的。紀曉嵐是個有趣的人,喜歡和當時死板的宋明理學唱對臺戲。至于他本人,似乎也不想成為什么正統文人。他的第二首題頭詩是這么寫的:
  前因后果驗無差,瑣記搜羅鬼一車。
  傳語洛閩門弟子,稗官原不入儒家。
  “洛”指的是程頤、程顥兩兄弟;“閩”指的是朱熹。紀曉嵐在這里把話說明了:聽好呀!我可和你們不是一伙的!少來這里給我找碴啊!
  《閱微草堂筆記》是我長期以來的枕邊書,沒有其它原因,就是因為它寫得有趣!在接下來的篇幅里,我打算抽一些我以為有趣的章節,隨意地閑評一番,博得各位朋友一笑,也算是對幾百年前的作者紀大煙袋的一絲敬意吧!
  在正式開評之前,先給大家一個笑話解悶,紀曉嵐逗別人的笑話,但我可以肯定那個人絕對笑不出來:
  卻說一日紀曉嵐遇見一個人,名叫林鳳梧。為人氣宇軒昂不說,名字也取得不俗!紀曉嵐感到好奇便去問那人,這名字取得這么好是怎么來的?
  那人“謙虛”地說:“這是因為家母在生在下那天,夢見一只鳳凰停在家門口的梧桐樹上!”
  稍微懂得歷史的人都知道,夢做到這個程度那是相當的猛了!要知道,周文王發現姜子牙的前一晚,也不過是夢到一頭黑熊撞進屋里而已。
  可惜林鳳梧遇到的是紀曉嵐。
  紀曉嵐担心地對他說:“還好你母親做的是這個夢,要是你母親夢到的是一群雞在芭蕉林中啄食,那不是危險得緊?”
  譯:滄州劉上玉孝廉家里,有間書屋被只狐貍占領了。白天晚上和人搭話,有時還扔瓦塊石頭打人(狐貍扔的和小孩子扔的有本質的不同:如果您臉上莫名其妙地著了一下,既看不到發射點也看不到彈道軌跡,那恭喜您!您是被狐仙盯上了。)。但就是沒有人看到它長什么樣子。
  滄州的市長董思任,是個公認的好官。聽到這個事情,毅然親自前去驅趕。當他正襟危坐,高談闊論“人妖異路”之類的大道理時,突然聽到屋檐之間傳來說話的聲音:“您老人家當官很愛民,也不去要不義之財,所以我也不敢打你。但您愛民不是打心眼里愛,只是好名而已;不要錢也不是真的就不想要,只不過是怕要了有后患罷了,所以我也用不著避開你。您老人家還是一邊涼快去吧!小心話說多了禍從口出!”
  結果這個市長大人狼狽而歸,悶悶不樂了好幾天。
  評:
  這個市長也是多事,好好的市政工作不去干,客串和尚道士的工作干什么?
  ——且慢!您這樣說就是外行了。從古到今,至少有三種職業的人,除了要把本職工作做好外,還必須在道德水準上達到很高的要求,人們才滿意。那三種人呢?政府官員、教書先生和醫生。如果硬要加上第四種,那就是皇帝了。不過從事這個行業的人不多,人們也只敢在背后議論他。
  而對付狐仙這種半獸半妖的東西,歷來的辦法很多。除了和尚道士這些專業人士外,據我所知,最現代化的是一群獵戶用火統驅狐,最原始的是一個農夫用把鋤頭驅狐——這把鋤頭被心有余悸的狐貍稱為“屈項的兵器”;最陰險的是《聊齋》里一個小孩用毒酒毒死了一窩狐貍,最低下的是用房中術成功地讓雌狐貍望風而逃……而從古到今公認最有效的,是一個看不見摸不著的法寶——道德品質! 
  程朱理學認為:妖不勝德!所以,各種筆記小說里記載了大量這種憑道德水準就輕易讓狐仙退避三舍的成功戰例。滄州市的市長董思任先生不過是想再現這種輝煌而已,但不幸地是遇到了一只高標準嚴要求的狐貍,所以只好鎩羽而歸。
  一個假設命題:如果這種以德勝妖的辦法真的管用,那么,我們請大家都尊崇的前總理朱镕基去驅趕這只高標準嚴要求的狐貍,效果會如何?
  我年輕時候,半夜醒來,想到我私下那些不可告人的邪惡念頭,常常羞愧得輾轉難眠。我當時堅信:世界上的人們和書上寫的一樣,大多是善良的,只有極少數如我之輩,才在內心里有那些可怕的陰暗角落!
  當然,再長大點我就睡得很安心了!因為我漸漸發現,這個世界上的人們,大多數都和我差不多。所謂好人和壞人的區別只是:好人只是私下想想就算了,沒有打算去做;壞人呢?想了想還不夠,還要認真地去做!結果就不幸成了壞人。
  所以,我很懷疑還有那個官員敢去驅趕狐貍。因為,這樣的官員,除了行為要像海瑞一樣清白外,內心也必須如剛生下來的嬰兒一般純潔,或者和圣人一般高尚。這只狐貍真是狡猾透頂!自己拋磚扔瓦,惡作劇干得不亦樂乎,卻對別人的要求如此之高,真不愧被人們叫做“狐仙”啊!
  后來這只狐仙的命運如何呢?
  劉上玉劉孝廉偶然在家中發現一個人才,此人是個仆婦,“甚粗蠢”,但“乃真孝婦也”!狐貍老老實實地說:“鬼神見之猶斂避,況我曹乎?”結果這個了誠實的好習慣斷送了它的安居歲月,“劉乃令仆婦居此室,狐是日即去。”

  譯:
  有個老教師,教語文的(那時也沒有其它科目)。有天晚上走夜路,忽然遇到了一個死去的朋友!老教師一向來很剛直,所以也不害怕。問那個鬼朋友:“你去哪里?”鬼朋友說:“我現在是陰間的差役,到南村去勾個把人,恰好和您同路。”于是就一起走,到了一個破茅屋,鬼朋友說:“這是個文士的家。”老教師問:“你怎么知道?”鬼說:“只要是人,白天都會忙碌個不停,結果性靈泯滅。只有到了晚上睡著了,才什么雜念都不會產生,元神出竅。胸中所讀的書,便字字吐出光芒,從身體里透了出來。學問大的像屈原司馬遷之類,那是上燭霄漢,和星月爭輝。次一點的光照數丈,然后是尺,然后是寸……最糟糕的也像一盞油燈。當然,人是肉眼凡胎看不見的,但是鬼就可以。這間茅屋上的光高七八尺,可見是個文士居住的。”
  老教師一聽來了興致,問:“我讀書讀了一輩子,睡著后光芒有幾公里長?”
  鬼朋友猶豫半天,才說:“昨天經過你的教室,你還在睡午覺。我看到你的胸中有標準教科書一本,教案一部,練習題五六百份,作文范文七八十篇,模擬試題三四十篇……每個字都化為黑煙,籠罩在屋頂上。學生們讀書的聲音,像從濃云密霧中傳來一樣。實在是沒有看到什么光芒,不敢亂對你說謊話!”
  評:
  這個故事給我們的第一個啟發是:在向別人征詢對自己的看法之前,千萬要先弄清楚這個家伙是不是個老實巴交不會拍馬屁的人(或鬼),如果是,我們就堅決不要去問!
  第二個啟發是:做鬼看來也沒有可怕,不僅可以保留了人的大部分優點,如可以說話、走路、抓人、交朋友,在必要時還可以談談戀愛等;而且,當人有幸轉化為鬼時,便可以如同玩角色扮演游戲升級一般,立刻自動具備許多以前不曾有的特異功能。眾所周知,著名的鬼故事《宋定伯》中,那只鬼便讓作為人類的宋定伯黯然失色。除了身輕如燕,渡水無聲外,他還有個令人羨慕的特異功能:會變化!他成功地變成了一頭羊!你叫宋定伯變就算打死他也變不出來的——對不起!錯了,打死他他成了鬼就可以變了。只不過,宋定伯遇到的那只鬼準是在升級過程中出了點偏差,造成智商降低了不少。結果沒有識破宋定伯這個奸人的真面目,最終被他出賣!
  然而,如果我們宋定伯的鬼和老教師遇到的這只鬼一對比,我們就可以發現,其實宋定伯的鬼和老教師的鬼都有一個共同的優點:誠實!由此可見變鬼還可以促成道德水準的提升!只是時間過了一千多年,老教師遇到的鬼很明顯地修復了過去的Bug,智商問題得到圓滿的解決,試想,人世間有哪個差役有如此這般的見識?
  正因為如此,當“學究怒叱之”,心里盤算著重施宋定伯的故技時,“鬼大笑而去”。還想賣我啊?門都沒有!
  最后說句題外話,千百年來,我們聽說過有宋定伯賣鬼,卻從來沒有聽說鬼賣過人的。至于人賣人的故事,倒是常常聽說。

  譯一:
  無云和尚,不知是哪里人。康熙年間,在河間(紀曉嵐的老家)資勝寺掛單,整天默默地坐著,別人和他說話理都不理。有一天,忽然登上禪床,捏把界尺用力拍了桌子一下,就悄然坐化了。
  別人走過去一看,桌子上有張偈子,是這么寫的:
  削發辭家凈六塵,自家且了自家身。
  仁民愛物無窮事,原有周公孔圣人。
  譯二:
  滄州有個游方尼姑,不喜歡勸婦女布施財物,卻喜歡勸她們存善心,做好事。我的外祖父張雪峰先生家里,有個姓范的仆婦,有一天施舍給這個尼姑一匹布。尼姑合掌表示感謝,然后把布放在茶幾上。
  過了一會兒,她把這匹布遞還給姓范的婦人,說:“您的功德,佛已經很清楚了。既然這布您已經施給我了,那就算是我的布了。現在已經是農歷九月份了,剛才我看見您的婆婆還穿著單衣服。現在我把我這塊布贈送給您,麻煩您給您的婆婆做一件棉衣可以嗎?”
  評:
  什么樣的出家人才是“好的”出家人?古書上告訴我們,一個簡單的標準就是看他會不會坐化!比如像魯智深,自己都說“平生不修善果,只愛殺人放火”,世界上比他更不像出家人的人,恐怕數目不多。但他最后坐化了,印證了他師父智真長老的評語:“久后卻得清靜,正果非凡,汝等都不及他。”所以,提到魯智深,誰敢說他不是個好的出家人?
  但上文中的那個好心的尼姑,你覺得她不是個好出家人么?書上并沒有提及她最終有沒有坐化。
  其實,我覺得,這尼姑就是魯智深,魯智深就是這尼姑。
  魯智深“兩只放火眼,一片殺人心”。放的是滿腔不平之火,殺的是天下該殺之人。從他為了救一個不相干的金翠蓮而路見不平,丟官棄家開始,他選擇了一條入世之路,試圖以惡制惡,用武力鏟除人間所有惡勢力。盡管他后來披上一件袈裟,仍然此心不改!
  而那個滄州的老尼姑呢?她手無縛雞之力,但她也同樣選擇了入世。她試圖以善揚善,用善行來感化世上一切可善之人。盡管她本身只是個小小的無名女尼,做的只是些瑣碎的平凡小事。
  這個尼姑和魯智深一樣,毅然地走出了寺廟,走進了人群。如果在亂世,身為七尺武夫,他就可能是怒目圓睜的魯智深;如果是太平年月,化作柔軟女子,她就是一個勸人向善的老尼姑。
  道路不同,活法一樣。
  但就我個人來講,我卻更喜歡不愛管閑事的無云和尚,自家且了自家身,無掛無礙,方得削發辭家,遺世修行的真意!
  一種是活得壯烈,一種是活得瀟灑。至于如何選擇,看個人的喜好了。不過,話又說回來,作為喧囂紅塵中的碌碌俗人,我們有誰能夠真正擁有自己的選擇?

  譯:
  交河縣的及儒愛(我還第一次見到有人姓“及”),青縣的張文甫,都是老儒生,一起在獻縣教書為生。
  有一天月夜,兩人一起到南村和北村之間散步,不知不覺走遠了一點。眼前只見寂靜的荒野、亂墳堆和灌木叢。張老師心里感到害怕,對及老師說:“荒郊墓地之間有很多鬼的,我看我們還是趁早回去為好。”
  這時就看見一個老人拄著杖慢慢地走過來,向兩人作揖行禮。他聽到了張老師的話后,說:“這我就要批評您了!世界上哪有什么鬼?你們沒有學習過無鬼論嗎?虧您二位都是儒家門人,怎么可以亂去信那些佛教徒騙人的鬼話?看來不加強學習的確是不行的啊!”老人說完,請他們坐下,詳細地給他們講解程朱理學的陰陽二氣的理論。說得條理清楚,論述充分!兩人聽了連連點頭,對宋儒的無鬼論大為贊嘆!大家你一言我一語地探討學術問題,竟然忘記問彼此的姓名。
  這時,有幾輛大車遠遠走來,牛脖子下的鈴鐺發出丁丁當當的聲音。老人急忙站了起來,說:“不好意思!我的戶口是在黃泉之下的。平時太寂寞了,今天好容易碰到你們二位可以嘮嗑嘮嗑,如果不談無鬼論,二位早就起疑心一溜煙跑掉了!現在告訴你們老實話,可不是我存心想戲弄你們哦!See 
  you later!”
  轉眼之間,已經無影無蹤了。
  評:
  很久以來一直有個疑問:鬼為什么要害人?有一種說法是要找替身,例如吊死鬼和淹死鬼。但眾所周知,這兩種鬼所占鬼的比例甚小。而其它占多數的鬼,好像并不存在這方面的需求,而且,它們的害人,往往不是要命,多數是以惡作劇的形式出現的。例如鬼打墻、半夜伸長舌頭嚇人、拋磚丟瓦等等,其中數后一種的技術含量最低!完全是克隆狐仙們的做法嘛!鬼們的怪異行為,是千百年來人們爭論不休的話題之一。
  看了這篇短文之后我才知道問題的癥結所在:寂寞!
  西方有句諺語說:只有上帝和野獸才喜歡寂寞。善哉此言!我們中國方面的印證是:連鬼都害怕寂寞!不過正如人有三六九等,鬼也有高下之分。普通的鬼,寂寞難耐,拼命想接近人類。人這邊卻毫不領情,,躲得遠遠的,罵它們是“不干凈的東西”!甚至還請些道士和尚等專業人士來對付它們,非置于死地而后快不可!
  一來二去,普通的鬼們火冒三丈,啊?剛退出人的行列幾天?就這樣翻臉不認人(鬼)?于是犯了小孩子脾氣,你不歡迎我,我偏就要來,而且還要弄得你也不安生!于是拋磚扔瓦不亦樂乎!這種心理上的問題想必大家都懂。
  而高級一點的鬼呢?一樣面臨的寂寞的問題,卻采取了不一樣的策略。《聊齋》里的鬼采取的策略是和人談戀愛,但這樣做的條件要求很高,至少要年輕貌美吧?試問這樣的鬼有幾個?據古書記載,當人變成鬼后,將保留著他退出人類的最后一刻的面貌。以此推斷,大多數鬼的尊容恐怕都不敢恭維,真的都要采取《聊齋》的策略,人間的和尚和道士的生意將會變得很好!
  還好《閱微草堂》這只風雅之鬼給大家指出了一條正確的道路:加強學習!然后找一個同樣寂寞的讀書人,和他作長談以銷永夜,不也是一件風雅之事嗎?直到最后才告訴他咱是個鬼!然后看他的態度:他要接受那朋友還照樣有得做,稍有猶疑咱馬上就地消失!從多數古書中來看,讀書人還是明白道理的,大家依舊做朋友的多,關系好的還可以在科場互相幫忙作弊!
  所以,不要小看這篇短短的文章,它給我們的當頭棒喝是:趕快加強學習吧!否則連將來做鬼后都有得后悔!

  譯:
  曹竹虛司農有次對我說,他的一個堂兄從歙州到揚州去,途中經過一個友人的家中。當時天很熱,友人請堂兄在書房乘涼,那地方又寬敞又透風,堂兄想晚上也在這里睡覺。友人說:“這間屋有鬼,晚上住不得!”堂兄堅持要在這里住,友人沒有辦法,心說這樣的犟驢讓鬼治治也是好事!就由他去了。
  半夜時分,有個東西從門縫里蠕動著慢慢爬了進來,像一張薄薄的毛邊紙一樣。進到屋里,漸漸展開成了一個人形,原來是一個女鬼!但犟驢堂兄一點害怕的表情都沒有。
  鬼突然披發吐出長舌頭,現出吊死鬼可怕模樣!堂兄笑著說:“頭發還是頭發,只是有點亂;舌頭還是舌頭,只是有點長!有什么可怕的?”鬼忽然把頭摘下來,放到桌子上。堂兄又笑著說:“有腦袋我都不怕,未必還怕你沒有腦袋?”鬼實在沒有辦法,一下子就消失得無影無蹤。
  等這個堂兄從揚州回到歙州的時候,又一次住在這間屋里。夜半,門縫里又開始蠕動起來。剛伸進個腦袋,鬼一看是犟驢堂兄,便“呸”了一聲,恨恨地說:“怎么又是這個沒意思的家伙?”
  然后,迅速地縮了回去。
  評:
  鬼罵得很有道理,這犟驢堂兄的確該罵,一點面子也不給!
  小時候大家都玩過一個游戲:先找個墻角躲起來,等朋友毫無心理準備,施施然走過時,突然蹦出來,大叫一聲:啊!如果要加強效果還可以做出雙爪搏人狀。然后,看到朋友嚇得魂不附體的樣子,我們才得意地哈哈大笑。
  可見嚇人也是一種娛樂,一種害處不大的娛樂。之所以說是害處不大,而不說沒有害處,是因為我們有些朋友會不配合地大哭起來,另一些在驚怒之余,可能翻臉不認人,甚至對我們飽以老拳。
  眾所周知,當人變成鬼后,在能力得到提升的同時,也喪失了不少人生樂趣,例如味覺。由于腸、胃、舌頭等消化器官的總體性喪失,鬼看到一桌佳肴時連口水都流不出來。退而求其次只好去嘗嘗蚊香、蠟燭的味道。大家如果還不理解鬼們的苦處,下次過生日時不妨連蠟燭一起嚼一嚼。
  人窮則反其本,鬼也是一樣啊!百般無聊之極,只好重溫兒時嚇人的游戲,圖個樂子!因為這個時候具備了一些特異功能,玩起來還更具特殊效果。一般人(特別是女孩子們)都很知趣,如果見到鬼朋友在玩這種游戲,大家配合著尖叫兩聲,也就算了。鬼心滿意足,人也沒有多大損失,頂多幾晚上睡不著而已。大多數鬼故事里,鬼們都很自覺地不破壞游戲規則,沒有做出進一步的傷害行為。
  但有些人就是虛榮心強,要拼命表現自己的膽大,這樣的人,不要說人,鬼見了都覺得沒有意思。像上文提到的那個犟驢堂兄,你怕不怕是你的事啊,干嘛不簡單配合一下鬼朋友的表演,敷衍兩句說:“哎呀我好怕怕哦!”然后蒙頭睡你的大覺去。人鬼之間,其樂融融,豈不是更好?
  還有一個比犟驢堂兄更找抽的家伙,他的事跡記載于袁枚的《子不語》:
  介侍郎有個堂兄(姓介,而且恰巧也是個堂兄),為人強悍,最討厭人們談鬼神之事。每到一個地方,專門去找那些據說鬧鬼的房子住。
  有次,路過山東的一個旅店,別人說西廂房有鬼,他聽了高興得一跳八丈高!(你看看這個人的虛榮心!)打開門直接住了下來。到了晚上二更時,突然有片瓦掉落了下來。
  介堂兄罵道:“你是鬼嗎?你如果找個屋頂上沒有的東西丟下來,我就怕你!”“砰!”的一聲,鬼扔下來一個磨盤。
  介堂兄又罵道:“你真是厲鬼,把我前面這張桌子打碎了,我就怕你!”又是“砰”的一聲,果然墜下來一塊巨石,把茶幾打碎一半。
  介犟驢大怒,說:“你這個鬼狗奴敢把我的頭打碎了,我才怕你!”然后,他站起來,把帽子丟在地上昂然挺立。但后來就寂然無聲了,鬼從此消失得無影無蹤。
  ——你想那個鬼是多么的辛苦啊!搬完磨盤上房,又忙著搬巨石,不就是為了圖個樂子么?姓介的說什么,鬼就興沖沖地加以配合。哪里知道,最后卻發現這是個玩不起的家伙。介堂兄在屋里洋洋得意之極,不知道這失望的鬼朋友在屋頂上嘆息了多少次“沒意思!”?

  紀曉嵐的<<筆記>>,是一個從當權者的視角出發,記載了一個個光怪陸離的故事,其中,有些,是道聽途說,有些是親身所歷,所書之事確與聊齋媲美,從表面上,感覺都是詭異類事,然而,諸君仔細看,這里有門道,誠然如樓住所言,販夫走卒均愛讀之(聊齋),而對于<筆記>全然不知,難怪,正如通俗與高雅之別。就是這一點,聊書在檔次和功用上大大遜色于筆記了。,<筆記>的高超在:一。運用時評式的敘述法,既對故事本身做完整的講述,同時,重要的是直接闡述自己對為政、官吏役的修身品操、等等夾敘夾議,其中提出了很多獨到的觀點,對于現在,具有很大的意義,尤其是世風漸下的目前,仍有借鑒。這是聊書所不敢指摘的,
  二,文法優美。用詞凝練,句式簡練,對于學習明清古文具有輔助作用,可以從中體會古文的那種獨有的味道。
  以上,在聊書中體會不到,只是那飄來飄去的鬼狐書生,只是屈曲的對現實蒼白無力的吶喊(這只有專門人才研究的到),大多數人看的都是那空洞的虛幻的故事,試想,有誰還會追求他的社會意義,都在浮躁的追求他的賣點,反觀筆記,雖然是瑣記搜羅,但那些令官員發省的警句比比皆是,因果報應輪回無不是對貪官墨吏暴役的詛咒。因此,看看(筆記)絕對是《官場現行記》的鬼狐版,這種意義,聊書是到不到的。以上是我的一些淺顯的看法,請批評。


2015-09-02 22:19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傳奇人物傳記 風華絕代 物華天寶
此間選取古往今來傳奇人物的傳記與軼事,事不分大小,趣味為先,立意新穎,足以激越古今。
教育專家大學思想啟蒙
蔡元培(1868年1月11日-1940年3月5日),字鶴卿,又字仲申、民友、孑民,乳名阿培,並曾化名蔡振、周子餘,浙江紹興山陰縣(今紹興縣)人,革命家、教育家、政治家。中....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