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字體    

資本的原始積累和資本主義發展
資本的原始積累和資本主義發展
網載     阅读简体中文版

 資本的原始積累和資本主義發展

              一、《資本論·原始積累章》和《共產黨宣言》

   1.40年前,在《資本論》思想指導下,參加了實際斗爭的行列,但是系統地讀
《資本論》,19年前才開始。這以后,曾長期地作過一些由《資本論》引起的歷史
和哲學的探討,沒有重讀《資本論》。感謝促進者,這一回又翻開了《原始積累章》,
并聯系地讀了《共產黨宣言》。
   這一次重讀,是發現了以前沒有注意過的幾點的:
   甲、《共產黨宣言》從階級分析開始,那里所指的“資產階級”是burgher[注],
亦即法文的布爾喬亞burgeois,其實原意是“市民”或“市民階級”。在那里,馬
克思和恩格斯分析了市民階級怎樣從他的卑微地位上升為統治階級,這個過程當然
就是
   資本主義成為統治的生產方式的過程。
   乙、《原始積累章》是為駁斥忍欲、節約之類的謬論而寫,其目的是要把資本
主義的牧歌(可以譯為田園詩)式的創世史[注],還原為它的血腥的創業史的本來
面目,所以著重寫勞動者怎樣從生產資料和產品的所有者,被剝奪成為從生產資料
和產品異化出來的一無所有者,依靠出賣勞動力為生的無產階級。
   闡述的目的既不同,論證的方法自然也不同,至于作者的立場當然是始終一貫
的。
   2。然而,作者寫成這兩部偉大著作以后,究竟已經過去100多年了。后世的人,
經歷前輩所未曾經歷過的事情;后世的人,對先前時代的歷史知識當然也有某些新
加的東西;所以,讀這兩部偉大著作,提出一些問題加以探討,馬克思和恩格斯如
地下有知,必定也會贊許。這是符合他們“為人類服務”那種嚴肅的精神的。特別
是我們中國人,雖然今天面臨的已經不是資本主義發展不發展的問題了,可是,10
0多年來,中國從天朝大國下降到地下發掘出來的木乃伊的可憐地位,中國人對之記
憶猶新。這100多年中,中國人深深具有馬克思當時對德國的那種感慨:“我們……
為資本主義不發展所苦。”(《資本論》第1版序言)這樣,我們的探討,就不僅僅
是“無產階級是怎樣異化而成的”?它必然要涉及“我們歷史上的異化是什么性質”?
以及,如果這種異化不同于歐洲的話,“為什么不同”?“它是否使我們苦惱更為
嚴重”?等等。
   這不過是歷史的探索。歷史的探索,對于立志為人類服務的人來說,從來都是
服務于改革當前現實和規劃未來方向的。因此,這個筆記的范圍就不免要寬泛一些
——也許是大而無當的。

                   二、市民階級是歐洲文明獨特的產物

   1.“市民階級”在歐洲文字中的語源,我沒有考究過,也許這是中世紀以后才
有的詞匯,并不是從希臘拉丁文字傳下來的。不過,馬克思下列的幾句話,顯然承
認市民階級的淵源可以上溯到羅馬和羅馬以前。
   “資產階級(市民階級)……在一些地方組成獨立的城市共和國,例如在意大
利和德國。”(《共產黨宣言》,1971年版,第25—26頁及第26頁腳注1)
   “在意大利……大多數的城市,是羅馬時代傳下來的遺產。”(《資本論》第
1卷,1954年版,第905頁,腳注189。譯文據英文本改。英文是In italy……the t
owns,for the mostpart as legacies from the Romantime)
   羅馬共和國是城邦共和國,羅馬時代意大利的各城市都有城邦式的組織,這是
眾所周知的事實。中世紀中期,威尼斯、熱那亞、皮薩、佛羅倫薩,這些商業共和
國,或商業一手上業城邦,十足地承襲了羅馬時代的遺風,這也是眾所周知的事。
吉本(Gippon)在他的《羅馬帝國衰亡史》中還告訴我們,威尼斯在古羅馬是海濱
荒村,蠻族征服羅馬的時代,許多富有的羅馬人避兵亂到那里,她逐漸擴大起來,
不過沒有成為“世外桃源”,卻發展成為一個借商業為生的城邦,以后變成一個足
以左右十字軍行動的、富有的、有強大的商船隊和海軍的、威力強大的商業共和國。
城邦國家,商業城邦,這都是希臘、羅馬的傳統,其淵源遠遠超過中世紀,這是西
方傳統的一個顯著特點。    



   我們中國人卻往往忽略這個特點,并且只把這種淵源推到歐洲的中世紀,還接
著來了一個非歷史的類推:既然歐洲中世紀產生城市,產生市民階級即資產階級,
這種馬克思主義的普遍規律對于中國就應該是無條件適合的。因此,中國的中世紀
也有資本主義的萌芽,倘若不是意外的歷史事變打斷客觀歷史發展過程,中國社會
自己也能生長出資本主義來云云。
   2.這種非歷史的觀點,必須批判。歐洲文明的傳統,離不開希臘。希臘的社會
經濟類型,希臘思想,被羅馬幾乎全盤繼承。蠻族征服,給歐洲文明打上了日耳曼
的烙印,可是羅馬傳統通過基督教會大部分保存下來了。13世紀以后的文藝復興運
動,更使被基督教神學掩蓋掉的那部分,歡樂的、世俗的人生哲學,民主主義的政
治哲學,和具有強烈實證氣味的理性主義學術思想,以新的面目恢復了它們的舊觀。
誰都承認,文藝復興運動是世界近代化,亦即資本主義化的一個重要因素。外國人
承認這一點,隨而肯定,迄今的西歐文明可以名之曰希臘羅馬文明。中國人也承認
這一點,可是他們目光所及,以中世紀為限,不再上溯到希臘羅馬時代。種種誤會,
可以說大部分由之而起。所以必須略加敘述。
   希臘人本來是北方的蠻族。他們來到希臘半島和愛琴海諸島嶼的時候,開始也
以務農為主。有些部族,所占土地肥沃,一直務農下去了,斯巴達就是其中之一。
大部分部族,所占土地太貧瘠,幾代以后,土地上的出產就養不活愈來愈多的人口
了(最著名的是雅典)。可是愛琴海域海岸曲折,海域不寬,島嶼密布,周圍又是
一些早已具有高度文明的富裕的專制主義農業王國或帝國(埃及、巴比倫、波斯……),
或者是已經相當開化的蠻族(北非的柏柏爾、歐洲的高盧、凱爾特、拉丁……),
于是航海、商業(進一步兼及精制品的手工業)、殖民就成了他們的傳統。
   希臘人的特殊環境,使他們無須組成統一的民族國家來抵御外族,他們組成一
個一個城邦,他們的政治基本上是民主的,當然是貴族中的民主。有過所謂僭主政
治,有過斯巴達那樣的特殊類型的尚武的集權國家,但從未建成同時代埃及、波斯
那樣的絕對專制主義的國家。
   希臘時代的學術,有文法學、邏輯學、幾何學。在中國人看來,他們很笨,一
件事要打破沙鍋問到底,一些不容懷疑的自明之事,他們要制成什么“律”、什么
“律”的。例如,“甲是甲”,中國人從不進一步考慮,他們卻說這叫作什么“同
一律”,并由此推出矛盾律、排中律之類。他們的哲學,考究宇宙論,如地水風火
是宇宙的四大要素之類。中國也有,五行學說即是。不過他們從這里出發,期望對
自然作出精確的分類,還引申出什么概念、判斷、推理之類的邏輯學。中國人的宇
宙論,不經過什么中介,立即應用到“正名定分”、“圣君治天下”之道上去,要
不然來一個莊子式的一切虛無,于是,實際生活,客觀事物的考究,就被排除在士
大夫的冥心思索之外去了,等等。
   希臘時代有些東西,在現代的中國人看來,驚人地“現代化”。希臘世界曾經
團結起來抵抗波斯帝國——希波戰爭。戰爭勝利結束之后,立即開始了以雅典為首
的一個集團和以斯巴達為首的一個集團之間的長期戰爭,所謂伯羅奔尼撒戰爭。歷
史學家修昔底德斯寫了一部《伯羅奔尼撤戰爭史》。翻開這本書,我們驚異地看到,
由歐洲人帶到中國、帶到全世界的一套國際關系的慣例——條約、使節、宣戰、媾
和、戰爭賠款等等鴉片戰爭前中國人不知道的東西,已經盛行于當時的希臘世界。
這一套國際間的法權關系,只能產生于航海、商業、殖民的民族之中。
   羅馬人幾乎全部承襲了希臘傳統。他們唯一的獨創是法律,而這是近代歐洲
“不可須臾離之”的東西。
   不過希臘羅馬文明在東羅馬帝國卻承襲得大大走了樣。它的根干,在西歐雖有
日耳曼征服的“遮蔽”,卻和日耳曼精神混合得更向自由化走了一步。在拜占庭,
它和巴比倫的東方專制主義結合,成了所謂東正教文明,其正干是今天的俄羅斯
(拜占庭末代皇帝的女兒嫁給俄羅斯的基輔大公,俄文字母是東正教教士幫助創制
的。俄國人說,羅馬是第一個羅馬,拜占庭是第二個羅馬,莫斯科是第三個羅馬,
永遠不會有第四個羅馬……)。拜占庭帝國的首都拜占庭,在中世紀初期,是西方
唯一的商業發達城市。它的商業的一大部分是通過“絲路”西運的絲綢轉口貿易。
這個帝國對于商業的態度和中國一樣——當作帝國的搖錢樹看待。它的朝廷奢華,
國勢衰弱,而皇帝特別裝腔作勢,顯出無上的威儀。馬克思稱之曰“沒落帝國”。
   3.在這里,宜于說說中國的城市和市民了。中國從來沒有產生過商業本位的政
治實體,而且也不可能產生出這樣的政治實體。中國城市發達得很早,航海技術發
達得也很早。春秋末期,吳出兵攻打齊,一路軍隊是從海上運去的。洛陽、臨淄,
是早期的大城市。中世紀歐洲的商業規模、從一些經濟史文獻可以看出,那是十分
可憐的。馬可·波羅來到中國,對于當時的北京、杭州等城市的繁華,驚為天堂,
而馬可·波羅還是從威尼斯來的。拜占庭依靠絲綢轉口貿易為生,而當時絲綢的唯
一來源是中國。這就是說,中國從不缺少商業。陶希圣甚至斷定,唐代的社會是商
業資本主義性質。但是,中國的城市、市井、市肆,卻從來是在皇朝控制之下(參
見《文物》,1973年第3期,劉志遠:《漢代市井考》),是皇朝的搖錢樹,皇朝決
不會允許商業本位的城市、城邦的產生。
   這是中國傳統和希臘羅馬一基督教文明傳統的極大區別之一。外國人對此是不
了解的,正如中國人不了解他們一樣。最現代的一次誤會,就是英國唆使廣州的陳
廉伯組織商團企圖趕走孫中山。倫敦的商人,在內戰中(17世紀)起過巨大的作用,
甚至在滑鐵盧戰役中也是軍隊的骨干。在中國,誰要是聽到商團要打天下成大事,
那就是天大的笑話了。
   4.歐洲中世紀城市的興起,更和羅馬傳統的法權觀念有關系。
   中世紀歐洲的城市,是一個擺脫了封建主和王朝的封建義務的自治體。它在法
國干脆稱作公社——Commune,共產主義的名詞由此而起,巴黎公社的公社兩字,也
襲用了這個傳統的名詞,這種城市自治體的內部關系是:

   13世紀(英國)大小不同的城市都已多少取得一點自治。城市現已擺脫了封建
的勒索,其主要目標是將它的商業掌握在它自己的市民手里。所根據的原則是,只
有對本市的自由出過一份力的人才有份享它的特權;由于市民組成的商業公會,這
個目的達到了……
   14世紀之末,倫敦市長只可由12個大行會里選出。

   上述引文,摘自英共作家莫爾頓《人民的英國史》(1962年,三聯書店版,第
56—57頁)。我沒有把城市內部的階級特權和雇工等的無權狀態等文段摘錄下來,
我不是不注意城市內部的階級斗爭,我只是想指出,城市及其自治,是中國歷史上
所絕對不會發生的,甚至是東正教文明的俄羅斯沙皇統治下所不允許存在的。一個
蘇聯人寫的《蘇聯通史》敘述過,俄國(大概是諾沃哥羅德)有過城市公社,不久
就被帝國勒令解散了。
   城市自治是怎樣取得呢?是贖買封建主的封建權利而得到的。莫爾頓書上說:

   (12世紀末,第三次十字軍興起之際)需要額外的現款。這些款項的籌措方式
不一,最重要的是向城市出賣特許狀。這些城市仍賴耕種他們的公地來維持,它們
所以與周圍的鄉村不同,主要是因為市內土地保有權的條件有較為自由的傾向。然
而,城市常要負担種種既無理而又苛刻的地租和賦稅。城市漸漸發達,與領主們訂
立合同,約定交納一筆總款項,更常見的,交納一筆年租以免除他們的種種義務。
要做這事,便不免給予一紙特許狀,設立一個集體負責交租的團體
   擺脫私人關系和私人服役制度的自治市“地方自治體”興起了,結果形成了準
備加入政界的新階段……(第59—60頁)

   在中國,朝廷興軍籌餉之事很多,但是決不會有出賣特許狀,由此建立一個個
“獨立王國”式的城市自治體的可能。考究其原因,中國歷史上的法,是明君治天
下的武器,法首先是和刑,而不是和權聯在一起的。可是,取法希臘精神的羅馬法,
以及繼承羅馬法傳統的歐洲法律,法首先和權聯在一起。他們的封建制度,是具有
嚴格身份等級的一種統治制度,可是,至少在統治集團之間,相互間的身份和關系,
觀念上認為是由契約規定的,法學家稱之為“規定身份的契約(Contract to Stat
us)”。中國,這類問題由簡單的16個字加以解決,即所謂:“普天之下,莫非工
上;率士之濱,莫非王臣。”
   正因為城市具有特別的法權,所以它有特殊的政治地位。《共產黨宣言》說:

   資產階級(市民階級)“在工場手工業時期,它是等級制君主國或專制君主國
中同貴族抗衡的勢力,甚至是大君主國的主要基礎”(1971年版,第26頁)。

   原來,十四五世紀,歐洲在徹底的分裂中興起民族國家的時候,民族國家大半
經過一段專制主義或開明專制主義的時期。可是,這種專制主義國家的王權,是依
靠了城市來同分散主義的封建貴族斗爭,才做到了國家的統一的。說老實話,我初
讀歐洲史,簡直不知道這是說的什么。我們中國人只知道秦始皇、李世民、朱元璋
或者蒙古人、滿洲人帶兵打仗,殺敗舊皇朝和一切競爭對手,登上寶座。再深入一
些,知道漢武帝打匈奴,缺錢,有著名的“楊可告緡”,征收財產稅,對象主要是
商人,結果是“中人以上家率破”;知道秦制,戍邊,發滴吏、有罪有市籍者、父
母及大父母曾有市籍者;知道“三年清知府,十萬雪花銀”。哪里知道城市可以花
錢買特許狀,取得自治權利,登上政治舞臺,成為民族國家建立過程中支持統一的
基礎!
   羅馬法權傳統,國家是建立在公民權利基礎之上的。歐洲各國現代訴訟法中,
個人或法團可以成為訴訟的一方,其另一方是國家。個人權利,在理論上是受到法
律保障的,國家不得隨便加以侵犯。固然,這不過是紙面上的保障,然而紙面上的
保障也是世世代代斗爭結果的記錄。固然,這是特權階級的權利;可惜,在中國,
在皇帝面前,宰相也可以廷杖,等而下之,什么“權利”也談不上,所以,馬克思
譏諷中國是普遍奴隸制——當我們讀《家庭、私有制和國家的起源》,讀《國家與
革命》、《法蘭西內戰》,看到其中強烈譴責凌駕于人民之上的國家的時候,千萬
不要忘掉,馬克思他們是在什么歷史背景之下寫作的!
   5.我們有些侈談什么中國也可以從內部自然生長出資本主義來的人們,忘掉資
本主義并不純粹是一種經濟現象,它也是一種法權體系。法權體系是上層建筑。并
不是只有經濟基礎才決定上層建筑,上層建筑也能使什么樣的經濟結構生長出來或
生產不出來。資本主義是從希臘羅馬文明產生出來,印度、中國、波斯、阿拉伯、
東正教文明都沒有產生出來資本主義,這并不是偶然的。
   應該承認,馬克思生長于希臘羅馬文明中,他所認真考察過的,也只有這個文
明。
   中國不少史學家似乎并不懂得這一點。

            三、有了市民階級,并不必然從中產生出資本主義來

   1.既然市民階級淵源甚古,又,既然希臘、羅馬的城邦并未產生出資本主義來,
那么,從這一條,就可以達到本節題目的結論。架空一點講,商業資本主義并不是
資本主義的同義語,這是馬克思再三論證過的。何況,中世紀城市的特點是行會制
度,它不是大量生產的,不是合理經營的,它對經營規模是限制的而不是努力擴大
的,它對行東、幫工、徒弟施加一種封建式的身份限制,所有這些,都使中世紀的
市民階級(burgher)迥然不同于現代的資本家(Capitatist),這一點,《共產黨
宣言》也有所論述。
   不過,《宣言》著重指出的是資本主義的奏凱行進。《宣言》并沒有指出那些
落伍者,為了說明“市民階級并不必然從中產生資本主義來”這個命題,我還想列
舉一些向資本主義進軍中“市民階級”的落伍者。
   落伍者第一號是意大利請商業城邦和商業共和國,威尼斯、熱那亞、皮薩、佛
羅倫薩等等。這些城邦共和國,曾經為現代資本主義舉行過奠基禮:現代銀行和國
際匯兌制度發源于此,近代物理學和實驗科學濫筋于此。她們還是文藝復興的故鄉。
可是,地理大發現以后,她們衰落了,那里的市民又返回到農村經營起園藝式小農
業來了,(見《資本論》第1卷,1954年版,第905頁)可以把此事解釋為航海殖民
的中心轉移到大西洋海岸,地處地中海的意大利不適宜再成為中心。然而,16世紀
上半期西班牙霸權的崛起,囊括新大陸的移民和貿易,擴大疆域及于整個歐洲。甚
至意大利也淪為它的領土,看來與它們的衰落也不無關系。那么由此推出這樣一個
結論,也許有些道理:僅僅經濟上的優勢,而沒有強大的軍力和適當規模的民族國
家來保障這種經濟上的優勢,那種商業城邦是發展不出資本主義來的。
   類似的例子是漢堡、不來梅和盧卑克等北歐商業城邦組成的漢撒同盟。十二三
世紀及以后,她也曾顯赫一時,甚至當時波羅的海最強大的立陶宛一波蘭王國也向
她借債,仰她鼻息,可是到十五六世紀也衰落了。我手頭貧乏的文獻中,找不到任
何解釋漢撒同盟衰亡的資料,推測起來,意大利諸城邦衰落的原因,也許也適用于
它。
   第三個例子是西班牙諸城市公社。西班牙首先發現新大陸,征服拉丁美洲,掠
奪大批金銀回來,并且由于這些財富,使得不久前從反伊斯蘭哈利發的民族解放斗
爭中崛起的西班牙王國,成為歐洲最強大的國家。可是這一航海、商業、殖民的偉
大成果,在資本主義的發展上竟毫無著落。原因何在,我摘錄一段文獻:

   西班牙在16世紀初時……存在著大量的自由城市——公社……等級制的國會依
舊保留極大的意義……1519年卡斯提臘國會向國王宣稱:“陛下,你要知道,國王
只是領俸給的國家公仆。”……1520年春,卡斯提臘國會對國王提出……(一)
(國王、不許離開卡斯提臘(那時查理的西班牙,領土遍全球,1519年兼德國皇帝);
(二)禁止黃金出國;(三)撤銷外國人的高級官職。查理拒絕了這些要求……15
20年6月,在卡斯提臘爆發起義……主要動力是公社城市……1521年起義失敗……查
理五世與城市分裂,并和上層貴族聯盟……馬克思說:“西班牙……貴族政治雖然
已趨于衰落,卻沒有失掉它危害性最大的特權,而城市雖已失掉它中世紀的威力,
卻沒有獲得現代的意義。”(謝緬諾夫:《中世紀史》,1956年三聯書店版,引馬
克思語,見他著的《革命的西班牙》)

   總而言之,野心勃勃的皇帝要世界霸權,把城市當作金鵝,并且還殺鵝取蛋,
以致城市既失掉它中世紀的威力,又不具有現代的意義。于是西班牙就一躡不振,
而航海、商業、殖民,對它竟毫無收獲——除今天拉美各國(不包括巴西,那是說
葡萄牙語的)說西班牙語以外。
   以上三例,都是產業革命以前的。列舉它們,無非說明,市民階級在轉化成為
資本家的路途上并不都是成功者,有許多倒下去了。也說明,商業城市,唯有在合
適的政治權力和強大的武裝保護下才能長出資本主義來。可是,如果政治權力和軍
事力量只以城市為取得征服擴張的財源之所,而不保護它成長的話,那也是長不出
資本主義來的。后面這一點,中國人應該是懂得最多的。
   2.跟著西歐編年史往下數,數到十七八世紀的時候,就不免接觸到產業革命,
并且要問產業革命的背景何在?它何以發生于英國?可是這來,就接觸到一個問題,
究竟我們怎樣給“資本主義”下定義?
   我本人,作為一個中國人,對于資本主義有一種先入為主的觀念,那是指私人
所有的,以謀利為目的,采用機器生產和合理經營方法的那種生產方式。我不敢代
表全體中國人說話,不過我分析這種觀念的來源,不外(1)工場手工業,咱們中國
古已有之,不足為奇;(2)使中國人震驚于資本主義的威力的,最初是船堅炮利,
后來是它的“商戰、學戰”的威力(我還清楚記得,我的母校——留云小學的校歌,
開頭的幾句是:“滔滔黃歇浦,汲汲競爭場,商戰學戰較短長。”我學會唱這歌,
是在1922年,五四運動后的第三年)。究竟這種先入為主的觀念對不對?
   我也對馬克思對資本主義的定義作過多年的探索,我發現,他的定義,集中在
一點上:

   資產階級是指占有生產資料并使用雇傭勞動的現代資本主義階級(《共產黨宣
言》恩格斯附注)。

   這就是說,凡不是以行東幫工的關系處理雇傭關系,而以雇傭勞動方式,即
“無情的斬斷了把人們束縛于天然尊長的形形色色的封建羈絆……使人和人之間除
了赤裸裸的利害關系,除了冷酷無情地現金交易,要再也沒有任何別的聯系”的方
式處理雇傭勞動的,是資產階級,不論那是工場手工業、農業,還是機器大工業等
等。馬克思所以采取這樣的定義,顯然是因為他悲嘆喪失了生產資料的勞動者,被
他自己的勞動所異化了——這是他的根本哲學命題,是他的社會主義革命學說的出
發點;是他堅決主張社會主義不再存在商品關系(這是他稱之為拜物教的種關系)
和價值范疇的原因。現在讀《原始積累章》,看到他從“農民土地的剝奪”開頭,
看到他把鳥一樣的自由勞動者的存在作為資本主義興起的唯一或幾乎唯一的必要條
件,在理解了他的學說的“發源地的秘密”(這是馬克思在他的《經濟學一哲學手
稿》中評論黑格爾的用語)之后,就不難理解了。
   可是,坦率地說,1954年我初次系統讀《資本論》的時候,我對這一點是不懂
的。我從字面上理解“自由勞動者”的存在是資本主義創世的必要條件的秘密,我
把它對照中國的歷史和現實,我發現,歷史上中國從來不缺少這樣的自由勞動者—
—那些沒地種、沒飯吃、鋌而走險、當土匪,或者成了朱元漳兵士的農民,難道不
是這樣的自由勞動者嗎?這種自由勞動者也曾經成為手工工場的勞動者,范文瀾
《中國通史》序言就曾經引證過一些材料。為什么中國沒有成長出資本主義來?
   也許,上述自由勞動者的存在,是資本主義興起的原因,這一理由對于勞動力
缺乏、土地資源相對豐饒的歐洲,是確實的(11世紀,英國人口不過200萬人,同時
期的中國,在5000萬人以上)?也許,對于開辟了廣大無垠的殖民地的、地理大發
現以后的歐洲,是確實的?后來我想想,這種確實,也不過是程度上的問題。因為
如果它們的人口確實如此不足,就不會有逃亡到城里因而獲得自由的農奴了。就歷
史現實而論,其他的因素更為確實。所謂其他因素,《共產黨宣言》所指明了的,
有航海、商業和殖民所擴大了的市場,蒸汽機和機器的發明。我想再補充幾點,那
都是對照中國狀況,似乎不得不補充的:法權體系和意識形態所決定的、國家的商
業本位的根本態度;歐洲古代,加上經過文藝復興積累起來的科學技術[注];合理
經營(包括復式簿記)[注]的知識;宗教革命,尤其是16世紀英國宗教糾紛中對天
主教的深刻憎惡所激起的崇尚節儉積累的清教徒的上帝選民的意識。如果這幾條是
合理的,那么,蒸汽機之類的發明應該歸到科學技術這一條概括性更寬的條目中去,
這一點,在100多年以后的我們看起來,應該是不成問題的。
   3.經過以上考慮以后,我不免要以中國人的狹隘性,堅持我的資本主義定義了。
我的理由還是狹隘的中國人的立場。18世紀末期產業革命以前,歐洲通過航海、商
業、殖民確實大大擴大了它的地盤,它在文化上已經有牛頓、萊布尼茨、康德、休
漠、洛克、杜爾閣;它已經征服了印尼、菲律賓,并且開始征服印度,美洲就更不
用說了。英國已經有了國債券,有了英格蘭銀行,有了許多殖民公司。但是當時進
步的歐洲對沙皇的俄國、蘇丹的土耳其、天朝的中國,還沒有顯出壓倒的優勢,相
反,那時中國狀況和中國知識開始為歐洲人所知道的時候,他們對此還十分欲慕[注]。
歐洲文明的潛在優勢那時固然已經十分明顯,不久就要體現為強大的物質力量,但
是,在產業革命以前,也就是在它還沒有實現為強大的物質力量以前,它還不足以
風靡全球,還不足以使“各民族都在滅亡的恐怖之下”“變法自強”。
   我這個狹隘的中國人的想法,從另一方面,即從世界史的角度來衡量,也許并
不算是狹隘的。希臘羅馬文明,其實自古以來不過是世界上幾個大文明系統中的一
個,其他文明,例如中國文明,有過十分燦爛的成就,直到產業革命以前,世界歷
史并未證明希臘羅馬文明的優越性。后代的我們,可指出它的法權體系、思想體系
是其后來強大物質力量由以長成的基礎,但是當它實現為強大的物質力量以前,它
還沒有證明它自己優越的證據。假如我們把資本主義和希臘羅馬文明兩者間的關系
弄得十分緊密的話,我們未始沒理由把資本主義定義為產業革命以后那種現代化的
生產方式和生產關系,而把產業革命以前的工場手工業,有組織的金融方法,規模
十分宏闊的航海、商業、殖民,都看作現代化資本主義的準備階段。
   4.如果我們這樣定義也還有幾分理由的話,我想進一步探討,現代資本主義何
以發源于英國?
   理由不外是上面所舉的那些。復述一下:
   甲、就歷史背景而言,那時的英國承受了古代及通過文藝復興所積累起來的全
部科學技術、合理經營知識,承受了16世紀航海、商業、殖民的全部有利后果。并
且,因為英國本身的特殊條件,還發展了這些有利后果。
   乙、所謂英國本身的有利條件,有:第一,它組成了一個統一的王國,力量足
以保護它的商業利益的擴張;這個統一的王國還以保護它的商業利益的擴張為基本
國策(可與上舉西班牙相對比);第二,這個統一的王國作了異常的殖民擴張,但
是它不是以建立個羅馬式的拿破侖式的人帝國為目標;它確實有成片的殖民地,即
北美,不過,那是古代希臘式的殖民地,——對母國具有相對獨立性的殖民地。
   丙、它在航海、商業、殖民擴張初期,雖然也利用了個人冒險的私掠活動,基
本上采取富于商業冒險精神的貴族所組成的壟斷公司(東印度公司、南海公司等),
可是,產業革命卻不是這些壟斷公司的業績。
   這是國家采取商業本位主義國策的又一證明。19世紀中期,穆勒的書中,十分
強調一切營業性事物都絕不宜由政府來辦。這其實是17—20世紀三個世紀以來的基
本態度。以此與中國漢代開始的鹽鐵國營,及其后連綿不絕直到清代的食鹽官賣,
廣州十三行是皇商的傳統相比(其實,中國在遠古的商代,手工業就是“國營”的),
可以更加突出地看出它的特點。
   丁、產業革命后,英國進行過多少次戰爭。以拿破侖戰爭為例,英法兩國在戰
爭中的經濟政策成了鮮明的對照。拿破侖在經濟上控制一切私商,要他們為帝國效
勞,他要金蛋,只是不殺掉金鵝。拿破侖禁絕出版自由,只準有御用的立法團。英
國則放縱資本家無限制剝削童工(資產階級的西方史家至今還以此為歷史的羞辱),
用公債來搜集所剝削得來的剩余價值(用公債搜集戰費當然有利于資本的積累,拿
破侖的政策的結果是相反的),以收買大陸上的王侯和拿破侖作戰,它自己基本上
只用海軍力量作戰,只打了一次滑鐵盧戰役,那已經是“做結論”的時候了。英國
的這種態度,在拿破侖戰爭以前(亦即產業革命以前)的歷次戰役中都一樣,如反
對西班牙幫助荷蘭解放之戰,如反對路易十四之戰,等等。
   其結果,英國的對手,采取王朝本位政策的,雖然所繼承的歷史遺產都相同,
卻無例外地抑制了發展。而在英國,每一次戰爭都是財神的勝利,最后是產業革命。
   我這樣絮絮叨叨地講歷史,無非想說明:在英國產生出資本主義來,是多種因
素共同作用的結果。單獨一個因素都不能達到這種結果。商業本位國家,荷蘭有過,
產業革命未發生于荷蘭。文藝復興以來的各種科學技術成就,是許多歐洲國家的共
同遺產,而產業革命只發生于英國一國。強大的王權,法國和英國一樣早,產業革
命卻未發生于法國(固然,法國大革命是一個因素,不過,路易十四時代的科爾貝
主義,即國家出資辦國營手工工場,也是發展不出產業革命來的)。航海、商業、
殖民的擴大所造成的市場擴大,是歐洲諸國的共同利益,唯有英國才促成了產業革
命。
   5.“產業革命是多種必要因素共同作用的結果”這個命題如果是真的,那么由
此可以推出一系列命題:
   (1)歷史地說來,發生產業革命是必然的,但發生在什么地方,什么時候,卻
是歷史事變湊合的結果。如果歷史事變沒有這樣的湊合,它可以推遲。推遲幾百年,
在歷史上不算一回事。
   (2)它只能發生于出現了這樣的湊合的國家內。由于這種湊合的機會并不是在
所有國家都可以隨隨便便發生的,所以,它注定要發生在一國內,然后傳布于世界
——產業革命本身的史實證明了這一點,它是由英到法,到德,到美,到俄,到日,
這樣傳布的。
   歷史上任何重大的、足以改變人類命運的變革,都是這樣發生和傳布的。
   (3)在具備了所有必要條件中好幾項的國家,如英國:產業革命后接受產業革
命迅速;而具備條件愈少的國家,接受愈遲緩,接受的方式也顯出大大小小的差異。
   接受方式,可以分為法國型的、德日型的、美加澳新型的、沙俄型的,以及印
度中國土耳其埃及型的等等。到本世紀以后,就不再純粹是接受資本主義的問題,
而成為一個更廣泛的“現代化”問題,可以有資本主義道路的現代化,也可以有社
會主義道路的現代化,還有50年代以后“新興國家”的特殊樣式等等。
   (4)由此可以推論,認為任何國家都必然會產生出資本主義是荒唐的。特別在
中國,這個自大的天朝,鴉片戰爭和英法聯軍敲不醒,1884年的中法戰爭還敲不醒,
一直要到1894年的中日戰爭猛敲一下,才略打一個欠伸,到庚子、辛丑才醒過來的
中國,說會自發地產生出資本主義,真是夢囈!
   附帶說說,對于明末資本主義萌芽之說,梁方仲的《明代糧長制度》委婉地列
舉證據加以駁斥過。此書論證細致,搜集材料豐富,篇幅不大,倒是值得一看的。
   (5)最后,想說一下“忍欲”、“節約”與清教徒精神問題。清教徒精神,確
實是資本主義的精神動力,其間,并不僅僅是“節約”和“忍欲”,還要加上(a)
不是僅僅為了傳子傳孫,永保富貴,甚至有100畝田就教會兒子抽鴉片以圖保產的那
種“節約”,而是冒險精神、創業精神,企圖在一個領域里打出一個天下來的那種
事業心。熊彼得曾引北歐航海家庭的門側題詞來說明這種精神:“航海是必要的,
生命是其次的。”(b)“上帝的選民”的意識,換句話說,就是要以自己的世界觀
來改造世界的那種宗教精神。以上幾種精神,互相結合,可以表述為崇尚個人才能,
力主個人權利神圣的“極端個人主義”。這是路德一加爾文宗教改革以后,經過一
系列歷史事變激蕩出來的精神面貌。它支持了美洲的拓荒者(Pioneer fathers),
支持了克倫威爾的革命,形成了商業事務中的騎士精神。
   馬克思雖然反對忍欲、節約之說,可是他對于這種清教徒精神對資本主義發展
的推動力作過充分的估計,不過,沒有也不會寫到《資本論》里去而已。《資本論》
全書要論證剩余價值的非正義性,當然不會說到這一點。而清教徒精神事實上也是
十七八世紀的產物,到19世紀西尼耳提出“忍欲”之說的時候,資本家老早是世傳
的“貴族”,不是憑個人奮斗出人頭地的人物了。馬克思對清教徒精神的估計,散
見其他著作,也沒有作過正面的贊賞。馬克斯·韋伯得到馬克思的啟發,寫過一本
《新教倫理與資本主義》,我僅知書名,沒有讀過。
   應該承認,這是資本主義的精神支持。沒有這種精神支持,資本家哪里會有創
事業精神,哪里敢和貴族王權抗衡。其實,即使在這種精神支持下,19世紀英國資
本家還是甘愿讓貴族出頭露面——當首相,當將軍與外交官,他們自己還甘愿在政
治上當配角。這樣看來,在重農抑商歷史傳統下的中國商人,只會當西門慶,舐一
些太監的唾馀,絕不敢要求政權,就不足為怪了。
   不過,忍欲、節約之說,迄今還是西方經濟學家持以為股息、地租是合法權利
的憑據,這卻應該嚴厲反對。西方進步經濟學家,雖非馬克思主義者,對此也持否
定態度。
   這種清教徒精神本身有其殘酷的一面。加爾文殘殺異教徒比得上天主教的宗教
裁判所。當它被無恥的貪婪資為借口,來販奴,來殘害童工,還說在拯救人們靈魂
的時候,基督教徒也指摘他們是財神(摩門)教徒了。

                               四、余論

   1.資本主義靠原始積累起家,其初期內部剝削十分嚴重,這是無可辯駁的事實。
資本的每一毛孔都在滲出血污,這么說是毫不過分的。不過,隨著這種剝削積累形
成的生產力的逐步發展,工人生活水平必然逐步提高。恩格斯重版《英國工人階級
狀況》時所寫的跋,描寫了40年間英國工人生活的變化,這是上述命題的第一次歷
史證明。到本世紀初期,這種歷史證據似乎還嫌不足,所以列寧認為,這是英國壟
斷資本對殖民地超經濟剝削所形成的特殊現象。60年后的今天,已經有充分的證據,
證明這是普遍規律了。
   其實,資本主義從英國向各國傳布的過程中,這種普遍規律還成為后進國家得
以發展資本主義的動力之一。這就是說,先進國家隨資本主義的發展而提高了它們
的工資水平,后進國家的低工資水平使它們的物價便宜,競爭能力強,積累率高。
上世紀70年代以后德日兩國資本主義的迅猛發展,這是一個重要因素。羅素曾經指
出,那時德國大學化學系畢業生每月工資“不過”70美元(按當時英美水平大概算
是低的,我們現在看來則高不可攀了),這是德國化學工業很快獨步世界的原因之
一。
   附帶說說,德日兩國都在興起之際取得一宗賠款(德國從普法戰爭,日本從中
日戰爭),這對它們的發展起過很大作用,不過比英法兩國在二三百年間海盜式的
商業和殖民掠奪所得,到底要少得多。它們的積累大部得自內部來源,它們還沒有
19世紀初期英國童工那樣的慘劇,俾斯麥還創立了世界上第一個勞動保險制度(那
是為了取悅工人,抑制資產階級攫取政權,推行皇朝本位政策)。日本對中國的侵
略,我們迄今記憶猶新。不過“二二六”事變的原動力是少壯軍人,他們所代表的
是未能在收入較高的現代工業中就業的農村居民,少壯軍人的口號是“打下滿蒙,
殖民滿蒙”,來解決他們的問題。這是武士道精神,不是資本主義精神……經過一
次戰爭,日本充分利用了人力資源豐富、工資水平低、技術教育普及,來了一個20
年的“神武景氣”,工資水平差異這個因素的作用就看得格外明顯了。
   工資差異的另外一個因素來自資本主義發展的另一種類型——美、加、澳、新
那種類型。其特點是廣闊無垠的新土地,家庭農場的大農經營(事實證明,這種家
庭農場類型的大農經營,比英國的資本主義大農場更加有力,讀《資本論·原始積
累章》,關于資本主義租地農業家的《創世記》這一節,必須不要忘掉這件事),
造成高工資的底子,它促使工業一開始就不能不實行高度機械化,產生了福特主義、
泰羅制度、產業合理化等一套古老的資本主義國家所未見過的東西,這自然在資本
主義體系中激起反應,使資本主義世界的技術水平、工資水平發生一系列的變化。
   不管怎樣,總之,資本主義發展提高了工資水平,而不是壓低了它。要對此作
合乎事實的理論分析,還可以說許多話,因為前面已經說到過,這里就從略吧!
   2.資本主義的發展提高了工資水平,這是事實,是否認不了的。有人閉著眼睛
說瞎話,在說“絕對貧困化”,這是違背事實的。
   這也是對馬克思的歪曲。(1)馬克思本人,分析過絕對剩余價值,以明顯的文
句,分析過工人物質生活即使逐步提高,相對而言,他們還是愈來愈貧困化了。馬
克思本人,沒有直接說過什么絕對貧困化。(2)馬克思本人,指出工人的工資,被
其必要生活資料的價值所決定。但是,他所說的必要,顯然是彈性的,換句話說,
是水漲船高的。馬克思本人,如果認為工人生活水平會從資本主義發動之初的一般
平民生活水平逐步下降到“收租院”的水平,他還能是馬克思嗎?(3)馬克思的貧
困化理論,和他在哲學上堅持無產階級是人從自己的生產資料和產品異化出來的殘
缺不全的人的觀點密切相關。從這個命題出發,資本主義不消滅,社會化的生產資
料和社會產品不回到社會化的人手里,這種異化不會結束。無論他們吃得也許好些
了,它總是處在可悲的貧困狀態中。不管我們對于馬克思的異化理論采取什么態度,
總之,不了解他的這種理論,也就不會理解他的貧困化的理論。
   現在人們絮絮叨叨地談絕對貧困化,正和不談佛教寂滅哲學,卻念南無阿彌陀
佛,不談圣保羅的原罪和救贖哲學,卻跪在圣馬利亞像前祈禱一樣。這種現象必然
會有,可是不必去爭辯。
   3.不過,在指出資本主義工業發展必然提高工資水平這個普遍規律的時候,必
須同時指出一個極為重要的問題:這是一個長期的過程,而且要靠職工運動的斗爭。
還有,在資本主義發展初期,職工運動不易發展起來;即使發展起來,提高工資的
要求也只能逐步發揮作用。一句話,資本主義發展初期的貧富不均現象總是突出的。
   理由何在,不難找到。要通過資本主義來現代化,必然要鼓勵創業精神和牟利
動機,必然要把資本主義的積累看作人類的福音。可是,資本主義把社會積累“委
托”給資本家。這種積累,資本家有權無限制地加以動用,即使他“忍欲”了,這
份積累還可以變成坐收利息不勞而獲的特權。這必然要鼓勵他一方面實行無限制的
剝削,一方面把個人生活搞得窮奢極欲。事實上,現在世界上一切新興國家的現代
化,都有這么一個大問題。人類比200年前聰明一些了,殘害兒童已經不能忍受了,
所以,新興國家怎樣現代化,資本主義老路走得走不得,已經成為一個嚴肅的問題
了。
   不過,我們也不要以為我們的問題全已解決。清醒地看到問題所在,知道我們
已經解決了什么,哪些沒有解決,哪些走過了頭,實事求是,而不是教條主義地對
待客觀實際,我們國家不久就會在經濟上雄飛世界……

                                         1973年6月11日
                                (原載《從理想主義到經驗主義》)

2015-09-02 22:20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學貫中西品讀東西文化
林語堂(1895年10月10日-1976年3月26日),中國文學家、發明家。福建省龍溪(現為漳州市平和縣)坂仔鎮人,乳名和樂,名玉堂,後改為語堂。美國哈佛大學比較文學碩士....
高文費而隱 古德潔無華
楊霽園先生是民國時期寧波的一位大儒,一生致力于教育、述著,著作宏豐,在國學、文學等方面成就卓著,更兼他品行方端、至誠至孝,自1940年去世后,鄉人及門生一直追思不息。但楊....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新一篇] 論孔子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