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春秋茶館 - 古典韻味,時事評論,每天清新的思考
字體    

誰逼死了張自忠:不是日軍,是沸騰的輿論
誰逼死了張自忠:不是日軍,是沸騰的輿論
向所有參加抗日衛國戰爭的老兵致敬!無論你來自何方,無論你去了哪里,無論你是否遭遇了不公的待遇,更無論你是否有著顛沛流離的一生。
網載     阅读简体中文版

6159252dd42a28346275f94f58b5c9ea14cebfa7.jpg

茶館感言:


向所有參加抗日衛國戰爭的老兵致敬!無論你來自何方,無論你去了哪里,無論你是否遭遇了不公的待遇,更無論你是否有著顛沛流離的一生。


此文轉自官媒“人民網-文史頻道”,張自忠將軍獲各個黨派、海峽兩岸的共同稱頌。張自忠的遭遇表明了,只要是真心抗日、保家衛國的,終獲民眾愛戴、君子唏噓、小人敬畏,只是國失良才、代價如此慘重!勾結外敵的漢奸,終不會有好下場。只是,沸騰的輿論,總是表明了當時國人的還尚思維單純、缺乏智識、沒有遠見,以致在后來一錯再錯。


幸福是什么?自由就是幸福。









摘要:到了南京,張自忠見到蔣中正,心頭懸垂的石頭落了地。蔣中正相信張自忠是愛國的,勸說他放寬心,好好休養。張自忠大為感動,在解除拘押回寓所的路上,他含著淚,對秦德純說:“如果委員長令我回部隊,我一定誓死以報領袖,誓死以報國家。”在張自忠看來,蔣中正給他的是一個難得的機會,可以用來證明自己不是漢奸。



1938年,時任第三十三集團軍總司令的張自忠(資料圖)



位于北碚金剛碑梅花山上的張自忠將軍墓(資料圖)


本文原載于《翻閱日歷》雜志2007年5月號,文史頻道轉載本文只以信息傳播為目的,不代表認同其觀點和立場。


5月16日,張自忠中將隕于湖北,算起來已有67年。在漫長的67年里,很少有人探究,到底是誰害死了張將軍。答案似乎非常簡單,不用細想,當然是日本人!

  這個結論固然不錯,沒有日軍入侵,張自忠可以做一位和平軍人,無人可以置他于死地。但是,即便是日本人長驅直入,打到了華中,張將軍就一定會隕命前線嗎?要知道,張自忠貴為中將,高居第5戰區右翼兵團總指揮之重職,是第33集團軍總司令,下轄第55軍、第59軍、第77軍,其中第59軍軍長一直由其兼任,但他卻只帶著兩個團,孤軍深入,投入日軍重重圍困,壯烈取死。這其中很關鍵的一個問題是,他的軍階太高,職位太顯赫,他完全可以坐鎮大本營,免于一死,為抗戰立更大的戰功。

  那么,是什么迫使張將軍義無返顧地邁向死地,決定以壯烈殉國終其一生?

  只要翻一翻歷史資料,不難看出,逼死張將軍的,是公眾輿論。

  提起這件事,今天的人,恐怕很難想象,像張自忠這樣的肝膽忠烈,在他尚未成為“民族英雄”之前,也會被沒腦憤青痛罵為“華北特號漢奸”。

  30年代中期,日本為確保“滿洲國”的軍事安全,防止蔣中正突然收復東四省,便要求在華北建立“非軍事緩沖區”,日軍北撤,國民革命軍南撤,所有駐防退出華北。經過艱苦的談判,雙方協議,華北只留駐一支軍隊,這就是宋哲元中將駐守京津的第29軍,其中第38師師長便是張自忠少將。

  那個時候,蔣中正給這支軍隊的訓令是,“忍辱負重”,不主動打仗,也不放棄華北,與日軍做長期周旋。可問題是,這支軍隊,一直視日軍為死敵,比如馮治安師長,有事沒事都想找日本人麻煩,一心想把事情鬧大,發泄心中的淤憤。宋哲元也是這么一個人,看著日本人就別扭,根本不想跟他們多說話。所以,在全軍高級將領中,惟有張自忠儒雅周詳,他沉默寡言,身高1米80,相貌酷似周恩來中將,不僅革命軍官兵敬仰他,日本軍政也很喜歡他。于是,在華北危亡的復雜局面中,張自忠被先后任命為察哈爾省主席和天津市長,艱難維系著苦澀的和平,不能得罪日本人,不能丟中國人的臉。對于一個具有高度民族自尊心的人,這種內心痛苦,可想而知。

  這一切,在外人看來,完全是另一番圖景。

  大家只是看到,第29軍全軍將士對日本人全都橫眉立目,只有張自忠一人,竟與日軍保持往來,甚至應邀去日本訪問,受到歡迎和敬重。

  這種時候,人們會忘記就在幾年前,張將軍曾担任喜峰口戰役的前線總指揮,令大刀隊夜襲敵營,砍下數百日軍的頭顱。為此,還有了《大刀進行曲》這首歌,當年膾炙人口。后來,這首歌被全面修改歌詞,變成了歌頌東北義勇軍和全國老百姓,殊不知,當年它是獻給第29軍大刀隊的,第二句歌詞不是“全國愛國的同胞們”,而是“29軍的兄弟們”。

  那個時候,張自忠是抗戰英雄,但一晃就變成了嫌疑漢奸。

  對于張自忠全面的誤解,是盧溝橋事變之后。為了保全戰斗實力,第29軍奉命南撤保定,以取得緊急北上的5個甲種師的支援。與此同時,為了疏散和安置沒能隨軍撤離的軍人家眷,為了京津不受重大損失,也為了收殮沙場上的官兵尸體,宋哲元任命張自忠代理冀察政務委員會委員長兼北京市長,與敵敷衍,拖延時間。

  這一次,沉默寡言的張將軍落淚了,他對秦德純副軍長說:“你同宋先生成了民族英雄,我怕成了漢奸了。”

  果然,張自忠徹底成了眾矢之的,成了叛徒、大漢奸、賣國賊的代名詞。1937年后半年的報紙,多在痛罵他“賣國變節”,一律稱之為“張逆自忠”。那時的中國文人,凡喜歡發表言論的,沒有誰沒罵過張自忠。一些大報用醒目的大標題配文,諷刺張將軍“自以為忠”,其實是“張邦昌之后”。張自忠想改變公眾看法,最有效的辦法便是“粉身碎骨,以事實曲直于天下”。

  在一片痛罵聲中,張自忠始終緘默著,周旋著,估算著第29軍向目的地有序撤離的時間,努力使京津免于屠城。等到日軍要求他通電反蔣,他已完成宋哲元交給他的任務,他便斷然拒絕,隨后稱病,躲進德國醫院,然后騎車逃往天津,再換乘英國輪船去青島,至濟南,企圖轉道南京。

  在濟南時,張自忠被山東省主席韓復榘上將拘押,韓主席叫來秦德純,另派一位大員,一同押解張自忠去南京候審。在韓復榘看來,張自忠的確是漢奸,必須懲辦。

  張自忠被押上火車時,京滬各大報紙皆發電訊,報道“張逆自忠今日解京訊辦”,連車次也做了詳報,所以火車一進徐州站,秦德純忽然發現打著白旗的學生包圍上來,急忙令張將軍躲到廁所里,張將軍自問無愧,不肯,被秦德純推了進去,隨手把門鎖上。學生沖上車,咆哮著要抓“漢奸張自忠”,秦德純頗費一番口舌,才把憤怒的學生騙下火車。

  這件事,對張將軍的刺激極大,讓他清醒地知道了自己的公眾形象。

  也就是從那時起,“死”這個字,頻繁出現在張將軍的腦海。

  到了南京,張自忠見到蔣中正,心頭懸垂的石頭落了地。蔣中正相信張自忠是愛國的,勸說他放寬心,好好休養。張自忠大為感動,在解除拘押回寓所的路上,他含著淚,對秦德純說:“如果委員長令我回部隊,我一定誓死以報領袖,誓死以報國家。”

  在張自忠看來,蔣中正給他的是一個難得的機會,可以用來證明自己不是漢奸。

  如果沒有這個機會,他將遺臭萬年,所以他對蔣中正心懷感激。

  1938年,張自忠代理第59軍軍長,歸隊當天,他又一次落淚,對著同樣担負著漢奸惡名的老部下說:“今日回軍,除共同殺敵報國外,是和大家一同尋找死的地方。”

  為什么說得這么狠?因為張自忠是不能打敗仗的!一個被疑為華北頭號漢奸的人,從一開始便失去了可以撤退可以打敗仗的權利,他只能勇往直前,痛擊日軍。

  張將軍做得不錯。在徐州會戰中,他痛殲板垣師團兩個聯隊,并銜尾急追,日進60公里,取得“臨沂大捷”,坂垣征四郎數次羞得要自殺。在武漢會戰之后,他以一對十,擊斃日軍3位聯隊長,殲敵1萬3千人,最終挫敵潰退,贏得“鄂北大捷”。不久,張將軍再次猛沖猛打,取得 “襄東大捷”。

  不過,即使軍功在身,為民族獨立而死和為洗清自己而死,這兩種死念依然纏繞在張自忠的心底。當然,他勝利了,但他沒有死,所以老百姓和記者都已承認他確實很能打仗,可要說他是民族英雄,似乎還差得遠。很多人認為,這些勝仗,不過是在彌補他過去做過漢奸的罪過。而只有張將軍自己知道,他從未做過漢奸,但他必須用壯烈的死來證明。

  1940年,日軍集中30萬兵力,猛攻湖北襄樊,張自忠的機會終于來了。

  張自忠在襄河東岸打了1場勝仗,撤回西岸,與敵對峙。此時,他的第33集團軍只有3個團的兵力在此,其他部隊分散在各個隘口,不能抽調,但張將軍不知為什么,非要再渡襄河,去打敵人的重兵。即便如此,張自忠作為中將總司令,不管怎么個打法,他本人都沒必要親率小股部隊外出冒險,但他不顧部下再三勸說,非要堅持讓馮治安副總司令留守,自己率區區兩個團渡河作戰。

  張將軍平素生活簡樸,從來只穿土布軍裝,與下級軍官無異,但這一次出征,將軍一反常態,竟穿上了黃呢軍裝。這讓送行的人非常吃驚,他們后來才明白,他們的總司令已經做好了回不來的準備。

  5月14日,張自忠將日軍第13師團攔腰切斷,日軍兵力是自己的1倍半,但張自忠毫不畏懼,屢次下令沖鋒。

  日軍屢屢受挫,奇怪這支中國軍隊何以如此倔強,獲悉是張自忠親自帶隊,15日便大舉增兵,以1萬兵力,分南北兩路,夾擊包圍張自忠,以期鏟除心患。

  5月16日,張將軍布陣十里長山,日軍以飛機和大炮配合轟擊,彈如雨下,革命軍陣變成一片火海。張自忠身材高大,穿著耀眼的黃呢軍裝,目標明顯,日軍更是從3個方向,用交叉火力,向他那里射擊。

  中午,張將軍左臂中彈,但他堅持著,給第5戰區司令部寫下最后一份報告。然后,他告訴副官:“我力戰而死,自問對國家,對民族可告無愧。”

  此時,日軍包圍圈尚有東北角一個缺口,但誰都可以突圍,惟張將軍是沒有權力撤退的,他不能因為做逃兵而勾起公眾豐富的聯想,于是,他讓蘇聯顧問和文藝兵沖出了缺口。

  下午3點,張將軍腰部中彈,右肩右腿被炮彈皮炸傷,只能臥地指揮。

  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將軍又中3彈,卻猛然站起,被身后的日本兵射殺,另一名日本兵跑上前去,用槍托擊碎他的頭顱,把刺刀插進他的腹部……

  這一刻,張將軍知道,他絕對不再是漢奸了,他將是永遠的民族英雄。

  日軍發現將軍衣兜里的金筆刻著“張自忠”三個字,大為震驚,立即列隊脫帽,行軍禮致敬,最后用棺木盛殮,豎起“支那大將軍張自忠”靈牌。不知道日軍這么做,是因為崇敬將軍忠勇,還是依然像過去一樣喜歡他的儒雅親善。

  不久,張將軍的尸體被從日軍修建的墳塋中啟出,運至宜昌,停靈東山寺,數萬宜昌人不期而集,悲傷之情,溢于言表。但除了痛恨日軍之外,他們是否為錯怪過這位忠烈感到深深的內疚?靈櫬沿長江逆流送抵重慶,儲奇門碼頭人山人海,10萬人前來憑吊,而這些人,又有多少當初沒罵過張自忠呢?好在這個時候,他們終于明白了,棺材里的人是真正的英雄,但誰為他的死承担責任呢,報社和公眾輿論會一致憤怒地說,該死的日本人!

  這至關重要的慘烈一死,掃蕩了將軍身上的所有榮譽陰霾,使張將軍在所有后人、在國民黨、在共產黨那里,都成了名垂千古的民族忠烈。

  5月28日,國民政府舉行隆重葬禮,蔣中正題寫“勛烈常昭”,追授他為陸軍上將,使其成為第二次世界大戰盟軍陣營戰死的最高將領。

  8月15日,延安舉行隆重的追悼會,毛澤東題寫“盡忠報國”,使之日后成為新中國追認的“革命烈士”。

  從此,媒體開始專心致志地描繪張將軍從小就是民族英雄,大眾也完全忘記了張自忠曾是他們唾棄的徹頭徹尾的“大漢奸”。

131911.96885403_o.jpg

2015-09-03 09:28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傳統官僚翰林總統
徐世昌(1855年10月24日-1939年6月5日),字卜五,號菊人,又號水竹邨人、弢齋。祖籍浙江寧波鄞縣。清末民初,曾為北洋政府官僚。1918年,徐世昌獲段祺瑞控制的安....
清末民初學者大師
梁啟超(1873年2月23日-1929年1月19日),字卓如、任甫,號任公、飲冰子,別署飲冰室主人,廣東新會人,中國近代思想家、政治活動家、學者、政治評論家、戊戌變法領袖....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