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人文參考 - 閱讀新的天地
字體    

韓國電影《辯護人》觀后感
韓國電影《辯護人》觀后感
蒲小平律師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201437017197209.jpg

辯護人

http://www.iqiyi.com/v_19rrn7o17k.html?vfm=2008_aldbd


小平按:看到律師同行的推薦,昨晚上看了韓國電影韓國電影《辯護人》,個人覺得,這部電影太親切了,太真實了,這是一部非常好的電影。《辯護人》以1981年韓國第五共和國全斗煥軍事獨裁政權執政初期的釜山為背景,以當時震驚韓國的“釜林事件”為素材進改編拍攝。“釜林事件”即全斗煥政府對釜山地區的大學生及大學出身的活動家,以傳閱危險書籍,進行非法集會,涉嫌違反《國家安全法》等理由進行拘留刑訊的事件。當時還是平凡稅務律師的已故前韓國總統盧武鉉在結實了受害學生后受到震動,并為學生們進行辯護,從此走上“人權辯護”的道路。

故事雖寫的是20世紀80年代的韓國,但卻感覺離我們現在的生活是如此之近。不管是秘密失蹤,刑訊逼供,還是變相不公開審判,“形式審判”,輿論定罪,恐嚇阻撓辯護律師依法辯護,變相限制游行示威等,在我們的現實生活中,尤其是在一些敏感案件中,都并不陌生。劇中人物宋佑碩律師,后來克服重重阻力,堅持為被公權力構陷的樸鎮宇辯護,其勇氣令人欽佩!我想,如果我遇到宋佑碩的處境,我會怎么辦呢?難說。

電影《辯護人》,偶得一看,無論你是律師、法官、檢察官,還是普通公民!

 

(轉載)一場關于正義的“小概率”事件

  (來源于:http://movie.douban.com/review/6573245/

  “特此聲明本電影以真實人物事件為背景但內容為虛偽。” 
   
  宋佑碩背后的真實人物是韓國前總統盧武鉉。 
   
  但既然電影剛開始就這么說了,那就拋開盧武鉉,單純說一說宋佑碩這個人物和電影本身。 
   
  從電影一開始,宋佑碩身上就有著愛憎分明的特性。 
   
  因為兒子的出生重新審視自己的人生,考了律師執照從底層奮斗起來的小人物,為了一家四口的幸福生活熱情的工作掙錢。會“投機”且努力,四處發名片宣傳自己的律師事務所被同行嘲笑是“夜店小弟”,也一律白眼看回去,仍舊努力過著自己的小日子。 
   
  一個記仇的人,多半也重情。 
   
  搬到曾經做民工時蓋的樓房后,帶著一家老小回頭去找七年前窮的走投無路吃了霸王餐的小飯館。就是因為這份“不忘”,開始對這個人物有好感,這是他身上正義閃耀的初始。欠了別人的,不管當初因為什么又是時隔多久,有能力了就去還債,更不懼把自己“不堪”的過往攤開在家人面前。估計老板娘也是被他這份磊落打動,拒絕了他的飯錢,并大方的表示這頓也免了,由此建立起情同母子的感情。 
   
  宋佑碩是個有勇有謀還肯努力的人,從不動產登記到后面的稅務律師就能看出來,這樣的人基本上想不成功都難。高中學歷當上法官,立個門面后出來做律師掙錢,他的目的從一開始就很簡單,努力賺錢讓一家人過上好日子。 
   
  很中庸的一個普普通通的老好人,帶著同事天天去欠過債的小餐館吃飯,想著怎么把事務所做大賺更多的錢,和昔日的同學聚聚會吹吹牛皮,就像生活在我們身邊的甲乙丙丁戊一樣。同樣的,對“現實世界”發生的一切漠不關心,覺得搞反對運動的學生們都是吃飽了撐的,對于被接受的真相毫不懷疑。你不能因此就說他不是一個好人,只是當一件事沒落到自己頭上就會覺得事不關己,像極了我們每一個人。 
   
  曾和宋佑碩探討以卵擊石,說“即使巖石再堅硬也是死的,雞蛋再脆弱也是活著的生命,巖石最終會碎成細沙,而雞蛋終究會孵化越過巖石”老板娘的兒子樸鎮宇作為赤色分子被抓走,另一邊卻是他的事業做的蒸蒸日上。 
   
  前輩來拜托他幫忙,只聽是國法案件就以自己是個眼里看錢的理由拒絕了,沒什么,怕麻煩而已。他是個接地氣兒的小人物,人情世故,哪些能碰哪些不能碰,心里其實都門兒清,之所以會卷入釜讀聯事件,完全可以說是因為對老板娘的重情。 
   
  看過的律政題材的影視劇有一些,律師這個職業幾乎可以說是最沒有“正義”可言的,他們需要為自己的當事人爭取最大的權益,并不是一味追求正義,可以說是法律服務于公民的最直觀的“工具”。 
   
  隨著不斷的了解深入,一個由權利堆砌的殘忍真相擺在了宋佑碩眼前。出庭前就一目了然的官官勾結,句句暗示的都是庭審只是要走個過場而已。之前說過了,宋佑碩是個有勇有謀的人,法庭上的先發制人,一派勾結下的以法辯“法”極為漂亮,也亮出了自己的立場,無罪辯護,絕不放棄。他一出手就搞得一眾人等陣腳大亂,卻也注定了這是他要一肩扛起的辯護。法庭上,沒有任何一個人站在他這邊,包括他的辯護律師。 
   
  羅素曾說,所有的政治都是笑臉惡魔,他教唆那些精力旺盛、頭腦靈活的人去折磨那些逆來順受的廣大民眾,以奪走他們兜中的錢財、手中的權力和腦中的思想。 
   
  這世界上有一種人是最為可怕的,就是認定自己是在用暴力聲張正義的人,如警官車東英。特別是當他們所認定的正義在政府為背景的權力支持下,手無寸鐵的公民用一個詞來形容就可以了,玩完了。 
   
  這種人從來不會少,不然為何坊間有“警察比流氓更像流氓”這種話。城管打人,暴力拆遷流傳多少年了,真的是屢見不鮮。 
   
  是用沒法想象的殘酷虐待,愣是把一個滿腔熱血偉光正的好青年逼成了一個開口就是洗腦句式的“我錯了……”并不反對SM,倆人或者幾個人奔著追求靈肉高潮進行一番你情我愿高段位人體探險什么的,說到底只是和咱們普通人興趣不同,沒啥好批判非議的。但是以剝奪一個人人格尊嚴乃至已經不把對方當做人看待的虐待行為,實在是看的咬牙切齒。做這些事情的時候,自詡正義的“愛國之士們”眼中是一片漠然,對此沒有絲毫感覺。這才是最恐怖的地方,透過那個軍醫的眼睛,我們同樣感到不寒而栗以及難以置信。 
   
  這是會真實發生的,最容易讓人感同身受的。誰有資格這么做?法律之下,對一個殺人犯進行虐待逼供都是違法行為不是么。從古至今,殺人犯法都是鐵律。以身犯法的卻從來沒少過,有些甚至只是為了興趣,甚至能聰明的逍遙法外數載。法律能約束的,從來都只是大多數人。法律約束“善”,法律制裁“惡”。 
   
  看待一切事情都保持中立態度,這雖然常讓人感覺缺乏熱情過于冷漠,卻是我們這些處于食物鏈高層的生物體面對所謂考驗人性的問題時最缺乏的態度。免去利欲侵心,懂得責怪,也要懂得自省。直面自己并非佛陀上帝,世界沒有那么完美,而我們也手中沒有權杖衡量裁決世間善惡。 
   
  在強調少數與多數,或者個人與群體的時候,就已經失去了所謂的“平等”。在“弱勢群體天然正確性”面前先持一分理性,退一步,或許更能看清,到底是掌握著真理的少數,還是倚弱賣弱的投機利用。
   
  法律的意義,就是成為一柄權杖來衡量對錯,裁決公正。 
   
  但是,當法律完全附庸成為服務于權力政府的存在時,就會發生這種可怕的事情。聽聞宋佑碩是律師后仍舊拳打腳踢,卻在聽到國歌的瞬間立正敬禮。如果說看的這么多犯罪題材的影視劇告訴我什么真理的話,那就是,幾乎沒有一個犯人會主觀認為自己犯了罪,沒有一個壞人會覺得自己是一個壞人。我們所見的犯罪行為是他們心中正義伸張之必要途徑。每個人心中的正義不同,是以如何裁決完全仰賴于法律,在證據確鑿的情況下宣布其有罪。 
   
  所以法律不給力的時候真的只能呵呵了。你問我什么叫法律不給力?舉個例子,大概是十幾年前還上小學的時候看法制節目,男性打工仔被男性老板性侵,狀訴無門,刑法中甚至沒有適用條例,記得當時還只能在舊民法中找到一條“流氓罪”,呵呵。到如今的張大同案,男童被性侵屢見不鮮,新聞中也說“立法沒跟上”,一片“真空”。你看,光我知道的都十幾年了,給力不? 
   
  宋佑碩的幾段辯護都極為精彩,宋康昊的演技也真是,太贊了,開始的時候完全是沖著宋康昊以及片名來看的。 
   
  輿論被控制著,法官被控制著,他的辯護進行的很被動也很艱難。幸虧他不是一個單純熱血上頭的人,以法辯“法”的艱辛之外,懂得利用外媒的力量,四處搜羅尋找蛛絲馬跡的證據,也是他的執著和堅持,才終于等到一個舉足輕重的證人。 
   
  他付出了什么呢?正如常務長對他所說的那句,“今天起,是你把自己安穩的人生一腳踹了。” 
   
  但這是他的選擇,如果說一開始是為了老板娘的重情,那相信他逐漸在這個案件中領悟了憲法存在的真諦,他找到了值得自己為之堅持奮斗的正義。 
   
  “想讓我的孩子們不要生活在因這種荒唐的事踩剎車的時代。” 
   
  “因為國民不富裕就不能受法律保護,不能享受民主主義,這種說法我是無法接受的。” 
   
  “國家,證人所說的國家到底是什么?大韓民國憲法第一條第二項,大韓民國主權屬于國家,所有的權力都由國民產生,國家即國民。但是證人毫無法律依據,一味強調國家安保,就把國家鎮壓踐踏在了腳下,證人所說的國家只是強制取得政權的一小部分。難道不是嗎?你是讓善良無罪的國家生病的蛆蟲,軍事政權骯臟的幫手而已。” 
   
  “在這種市民無法行駛自己法律權利的時候,作為法務人員,我更應該走在最前面,這才是真正的法務人員義務。” 
   
  證人被抓走,證言被刪除,樸鎮宇最后還是量刑有罪。但是老板娘非常理解的對他說“你已經盡力了”。是的,他確實盡力了。 
   
  某種程度上來說卻是他贏了。 
   
  成了民主斗士的宋佑碩,因為違反集會與示威的法律這一次作為犯罪嫌疑人站在法庭上,全釜山142名律師中有99名作為辯護人出席法庭。 
   
  這就是宋佑碩的勝利。 
   
  “歷史也許會以進兩步、退一步的方式螺旋式前進,某代人可能會在那倒退的一步中度過倒霉的一生,但我相信在所有的專制者中,時間是最專制的那一個。很多時候,人類一不小心誤會了自己,把自己想象得太過聰明,或者不夠聰明,而時間總是不徐不疾地將誤會澄清。”——劉瑜 
   
  在電影之外的真實世界里,盧武鉉的勝利是——時隔33年韓國釜林事件5名被告改判無罪。 
   
  “今天你可以失去獲得它的權利,明天你同樣會失去更多的權利。中國現在這種狀況不是偶然造成的,而是長期溫水煮青蛙的結果,大家會覺得農民的土地被侵占了與我何干?火車不開發票偷漏稅與我何干?別人的房屋被強拆與我何干?有一天,這些事情或許就會落在你的身上!” 
  “能獨立地表達自己的觀點,卻不傲慢,對政治表示服從,卻不卑躬屈膝。能積極地參與國家政策,看到弱者知道同情,看到邪惡知道憤怒,這才算是一個真正的公民。” 
  “權利是用來伸張的,否則權利只是一張紙!” 
  “無聲就是默許。”——郝勁松 
   
  在被真相的時代,讓我們感謝那些愿意“浪費時間”斤斤計較的人們吧。 
   
  真相有時固然殘忍,而追逐真相的過程又必然艱辛,但是我們想生活的未來也絕不能由暴力謊言來打造。 
   
  感謝那些吃螃蟹的人。 
   
  之所以說這是一場小概率事件,是因為我們能看到的,跟被掩埋的相比,實在是太少了。 
   
  韓影是越來越喜歡,樸贊郁的復仇三部曲,《殺人回憶》《熔爐》,到去年的《新世界》《恐怖直播》《素媛》,都是很棒的片子。 
   
  熔爐里說過,我們一路奮戰,其實并不是為了改變世界,而是為了不讓世界改變我們。 
   
  喬布斯卻說,只有那些瘋狂到以為自己能夠改變世界的人,才能真正地改變世界。 
   
  那些不瘋魔不成活真正去改變了什么的,從來都是那小部分人。致敬那些真的通過奮戰,最終改變了世界的人們。 
   
  何謂愛國。 
   
  作為一個偽動漫迷,在我逝去的青春中曾數次被批“不愛國”。如今,僅僅因為一兩個熱播韓劇以及穿著時尚盤靚條順的男星就又熱切的喊起愛國口號。這種隨意定性別人是否“愛國”的行為和影片中警官傲慢的僅憑一眼就定罪“赤色分子”是一樣的荒唐可笑。 
   
  “國家僅僅是個國民謀求幸福的工具而已。”——熊培云 
   
  在聲討韓國肥皂劇狗血沒內涵,恥笑韓國人是棒子除了泡菜沒得吃日本人是小倭寇的時候,有沒有反思過為什么他們的文化會源源不斷的向外輸出并被廣為接納,為什么人家能拍出這么受人歡迎的影視作品? 
   
  什么樣的東西都有人喜歡,這是自由,但非逼著別人茍同就太扯淡了。國外有優秀的作品擺著不看,非硬頂著愛國旗號跑去支持流水線出來的爛片,結果一眾影視劇都跟打了雞血似的玩命兒把觀眾當傻逼撈錢,最后爛無窮爛,你說這不給自己添堵么。一部不需要費那么多力就能賺錢的片子和一部費時費力還可能得罪上面人的片子,投資方會選哪個簡直是顯而易見的。 
   
  被認為爛的片子,有人會覺得好看,這并沒什么,“甲之熊掌,乙之砒霜”,各人愛好不同而已。別非扯是制度問題,有誰逼著你去看去拍了!制度有其掣肘之處,但不能成為全部的理由。 
   
  我們需要的,只是給真心實意拍電影的導演們更多的土壤和生存空間。馮小剛都坦誠《私人訂制》是為了給公司賺錢才拍的,罵聲一片的同時,多少也透露出電影人們的無奈。當爛片們越來越難刷出票房奇跡的時候,導演們為了“賺錢”,也得跟上了不是。已能洞悉爛片之爛,對好電影來說,就是另種方式的認同和尊重。 
   
  “我站在糞坑里,所以我臟;你手里有泥巴,所以你臟,我們都臟。本無不同。” 
  “一味‘合同異’,要點就是否認量變之間的差異,否認差異就是否認了進步的可能性和必要性,從而為一切落后進行辯護。” 
  “在應該學習他國長處的時候,訴諸‘國情’,在為本國不足辯護的時候,卻訴諸‘普世’,還真是辯論中的制勝法寶。” 
  “別說什么‘關了燈都一樣’,21世紀了,為什么總要關著燈呢。”——劉瑜 
   
  看到別人的缺點時想到不讓自己也出現這種問題,看到別人的優點時想到如何吸收化為己用。不要總是拿自己的缺點跟別人的缺點比,那叫強詞奪理。 
   
  在我們自由表達觀點,甚至在我敲下這些字時,這就是民主所在。看到爛片會不滿,能甄別出好壞,并愿意發出聲音,這都是進步,在其他事情上也是同理。民主需要妥協,但同時允許有不同的聲音。我們質疑,這是自由;我們苛求,是為了進步。一味歸責于制度,不再抱任何希望去質疑去苛求的時候,就是我們親手放棄了變得更好的可能性。 
   
  宋佑碩也曾對媒體報道深信不疑,可當他開始懷疑后,他集結了那些知曉真相卻不敢言的力量,找到了不被制度掣肘的外媒。常務長也告訴他“以卵擊石”的不可能,這權力面前的“低頭”,并不能斥之為愚昧軟弱,這只是我們大多數人下意識就認定不可能的妥協。可宋佑碩偏不,他向前邁了一步,成為了更好時代的先驅。也許我們并不能成為宋佑碩們,但并不妨礙我們敬佩他們,從小的地方開始,盡自己綿薄之力。 
   
  以少部分概括地區,聲討定性,這是很常見的事情。這和暴戾警官不可一世的“偏見”是如出一轍的。他把自己當成了法律之權杖,國家之公正,培育滋養他的,正是他身后的權力政府。 
   
  一個國家的人嘲笑另一個國家,一個省的人嘲笑另一個省,同一個省里的則城市間彼此嘲笑。再往小了說,村口的都可能看不起住在村尾的。如今昆明的暴力事件又牽扯出大部分無辜的維吾爾族人,這很可笑,卻很常見。 
   
  一般情況下,足夠強大的人是不會把寶貴時間浪費在嘲笑別人這種事情上的。一個旗鼓相當的對手,其作用遠大于一個羸弱不堪的同儕。能正視自身弱點的同時,也要能正視別人的優秀。 
   
  嘲笑別人是最容易的,能洞悉自身弱點并愿意認同別人的優秀,卻是很難的。它需要你放下成見,放低姿態,甚至放掉過多的自我。 
   
  宋佑碩也曾認為搞運動的學生們都是在為不好好念書找借口。可當了解之后,他親手推翻了自己曾經的偏見,還成為了他從前所認為“吃飽了撐的”那些人中的一個,單就這一點來說,不是每個人都有這種勇氣和覺悟的。 
   
  迫不及待的對任何事情發表看法,過后卻又總不愿意承認有些確實是錯的。論證已認定的事實,捂住眼睛不去看其它的可能性。誠如車東英在“一眼”認定赤色分子后,要做的就只剩下逼供而已了,哪管什么證據。就算你把真相擺在他面前,指出他撒謊無賴捏造事實,他也只會憤怒的說你也是赤色分子,多荒唐可笑的神邏輯辯論,卻幾乎所向披靡…… 
   
  目前能看到的影視劇,對大躍進,對文革,大都還是一筆帶過的,卻也足夠讓人瞠目結舌。再回想一下多少女青年被組織勸說拉郎配什么的,真是,呵呵。相較之下,我們已然生活在一個更好的時代。是的,每個時代都有其不足之處,但不能否認是在越變越好的。 
   
  一個良性社會能夠讓公民自覺樂于貢獻,卻也能坦蕩說出我就是不想為了所謂的“大多數人”犧牲自己又怎么地了,能按照自己的意愿說“不”才是真正的民主自由。 
   
  民主自由就是不恐懼會被抹殺,無論是精神個性還是肉體。 
   
  在天朝什么時候能看到徹底的公正的回顧反思大躍進和文革時期的影視作品,也且拭目以待。 
   
  對此我抱持一種樂觀的態度,因為我們現在正在談論,能通過網絡和紙媒看到相關報道。無論是暴力執“法”還是因為昆明事件被牽連的人,我們在談論,甚至愿意站出來說一些話,哪怕人微言輕。制度是會改變的,也許很慢,又或許很久,當我們意識到我們在影視劇中看不到這件事正在發生時,不論需要多久,就一定會有看得到的那一天。 
   
  關注本身就是一種進步。 
   
  能夠正視歷史,正視錯誤,正視恐懼的民族,才能真正的強大起來,也同樣值得尊重。 
   
  感謝黃老濕身先士卒 
  


2015-09-05 22:33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晚清改革家強權人物
袁世凱(1859年9月16日-1916年6月6日),字慰亭,號容庵,河南項城人,故又稱袁項城,清末民初的軍事和政治人物,北洋系統的領袖。袁世凱出生於清咸豐九年八月二十日(....
為傳統文化招魂
錢穆(1895年7月30日-1990年8月30日),原名恩,字賓四,江蘇無錫人,歷史學家,儒學學者,教育家。錢穆對中國古代政治制度有良好觀感,認為中國傳統政治非但不是君主....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