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策劃備要 >>> 小樂的文摘資料
字體    

揭江青和戴笠合影與康生臨死檢舉江青之謎
揭江青和戴笠合影與康生臨死檢舉江青之謎
網載     阅读简体中文版

1937年,江青到延安,1938年11月19日,她和毛澤東結婚,使之成為影響中國近代史的女人。然而,江青是如何走進延安的,她與戴笠合影真偽,康生到臨死時還檢舉她是叛徒,江青是否還承担著特殊的使命,這一切國人可能知之甚少。

1.jpg

說是是真相,其實就照片本身來說根本就沒有真相,作為一個普通的網民,也可以很自然的看出這張照片是假的。但是照片是假并不代表江青與國民黨就沒有瓜葛。

康生臨死之時為何檢舉江青

1975年秋,重病在身的康生,已經感到自己將不久于離開人世,中央一些領導也知道康生這位中共中央副主席的身體狀況,相繼去醫院探望。

一天,外交部副部長王海容和外交部美大司副司長、黨組成員唐聞生,去看望康生,康生給王海容和唐聞生說,有重要情況托她倆轉告毛主席。康生說:“江青是叛徒,知情者,可找王觀瀾(徐明清的丈夫)”。

雖然王海容和唐聞生與康生相比,她們只能是晚輩之晚輩。但她倆畢竟是時常與高層打交道,又都在毛澤東身邊工作,對高層的關系處理,不說精到,至少諳熟。聽康生這樣一說,自然知道江青是什么人,有著什么地位,不說她是政治局委員,她還是毛主席的夫人呀,此事非同小可,不是兒戲。況且,此時的康生是中共中央副主席,他為什么不說給他的秘書聽,讓他的秘書轉告或形成文字材料,轉呈給毛主席,而要托我們兩個年輕人去辦? 
況且王觀瀾與王海容和她的父親都是故交,豈不把他也牽連進去嗎?王海容和唐聞生聽了康生的話,沒有反駁,自然也沒有承諾要給他轉告毛澤東。

不過,對于康生說“江青是叛徒”,難道真是捕風捉影嗎?

難道1934年9月,江青在曹家渡被捕入獄,留下什么把柄在康生手中。當今流傳江青與戴笠的一張合影照,如果江青與戴笠拍的這張照片真實存在,是不是戴笠在江青被捕時要挾江青同他拍照的?戴笠設計拍這張照片,就有著不可告人的目的?從拍攝角度和圖像反映看,江青笑的的確有些勉強。那嗎如果戴笠和江青的這張合影照片是真實存在,那一定是戴笠利用江青出獄,放長線釣大魚,目的是讓江青到延安后,深藏中共要害部門,可以用來要挾她, 成為戴笠手中的一張牌。

當然,這會有人說,江青已經與中共的最高領導人結婚了,為什么沒有發現啟用江青,為戴笠對中共的情報戰服務?

江青是1937年7月到延安,她與毛澤東結婚是1938年11月20日,這正是抗日戰爭時期,國共合作,一致對外。也許此時的戴笠還用不著江青這張牌,也沒有用上這張王牌。1946年,解放戰爭開始了,戴笠應該使用他手中的這張王牌了。可是,1946年3月17日,戴笠墜機死亡,這張王牌就永遠沉溺了。江青不是沒有投入戴笠所賦予的使命,也說得通吧!

康生在延安就是中央社會部部長、中央情報部部長,如果真有這張照片,康生是有可能知道,也有可能得到的,也許當年康生就將江青和戴笠的這張合影搞到手中,成為康生手中要挾江青的王牌。不過康生和江青、林彪野心一致,關系融洽,一直沒有打出江青這張王牌。

直到文革晚期,林彪摔死了,康生與江青的權力紛爭已經到了存亡之際,但康生的身體又不爭氣。康生肯定知道,這張照片是江青心中永遠的陰影,文革中她最怕的就是這張照片曝光, 為了保護這個絕對不能被揭露的秘密,也許有人已經成為她的犧牲品。因此,康生痛下決心,放棄后人對他人品的口誅筆伐,才將江青推到光天化日之下來,致江青政治生命于死地,這也是可能的。

徐明清被捕與平反

“文革”中,徐明清因在上海被國民黨特務逮捕,坐過牢,被列為審查對象。1972年,被定為“叛徒”,開除出黨。她多次向上級反映實情,都被指斥為態度不老實。

徐明清因在上海和西安時曾經熱心幫助過江青,并帶她回自己家鄉療養好了江青的肺結核病,她想“自己被捕以后的表現組織上是了解的,也是組織上營救我出獄的。”就把這些情況分別三次寫信給江青,希望得到她的證實和申辯以推倒不實之詞。不料信去后如石沉大海,這頂“叛徒” 帽子便一直戴了下去,始終過著挨斗、受批的生活。

1976年10月,剛剛粉碎“四人幫”的第四天,中央專案組在整理江青的檔案時,發現有一份延安時期徐明清為江青寫的關于她被捕的證明材料,據此懷疑徐明清與江青關系密切,徐明清當天被捕,秘密關押秦城監獄。

粉碎“四人幫”后,由于王海容乃至父輩都是毛澤東親緣故交,沒有受到什么沖擊,她也知道王觀瀾的妻子徐明清已經被捕,她便把康生給她和唐聞生說:“江青是叛徒,要她倆向毛主席轉告”以及王觀瀾知道江青叛變的事情,給中央專案組說了,引起了中央專案組重新審查徐明清案。

1979年4月,徐明清被無罪釋放,走出秦城監獄,中共中央為她徹底平反,撤銷其叛徒罪名,澄清她與江青的關系,恢復了黨籍和行政10級,享受正部級醫療待遇,徹底為她名譽。

1982年,在徐明清的丈夫,原農業部副部長王觀瀾患病去世前,胡耀邦總書記曾親自到醫院看望,他拉著徐明清的手對她說:“不要難過,這幾年你受苦了!”徐明清與胡耀邦同志緊緊握手,哽咽得說不出話來。

后來,徐明清也把江青與她的關系與江青如何去延安的情況整理材料,交給中央專案組。

江青動身去延安

1936年4月,江青與唐納結婚。6月謊稱母病離開上海,但她卻到了天津,去找原在國立青島大學的同居情人俞啟威,然而未果。

1936年7月回上海加入聯華影片公司,9月與《大雷雨》編劇、導演、有婦之夫章泯同居,同月被聯華影片公司解聘。

1937年6月,江青離開章泯,去北京轉投舊情人俞啟威,想借再次與俞啟威同居另尋門路,誰知時任中共北京市委書記的俞啟威,去延安出席召開的中共第七次全國代表會議和白區工作會議,沒有見到俞啟威。后來,江青突然想起在上海的時候,王洞若給她說過徐明清在西安八路軍辦事處,她在上海時也認識徐明清,便決定去西安八路軍辦事處,托徐明清幫忙去延安。

1937年7月下旬的一天,一輛黃包車忽然停在西安北大街幼稚園的門前,從車上下來一位穿著旗袍、打扮入時的“小姐”。她拎著一只小皮箱,說是要找徐老師。

這位徐老師原來叫“徐一冰”,1936年初到西安后,得知她所要接頭的那位西安工委的同志已經被捕了,通過原來臨海女師的同學李佛古和她丈夫蔣如清任西安教育廳秘書長的關系,担任西安市北大街新幼稚園的園長,以便立足,從此便改名叫“徐明清”。

西安事變和平解決后不久,徐明清被調任新成立的中共西安市委,任市委委員,兼婦女工作委員會書記。并負責與八路軍辦事處聯系。因此,她與當時在辦事處工作的鄧穎超、葉劍英、危拱之、蔡樹藩等人成為很熟悉的同事。

徐明清聞聲從房間走出來,見來人吃了一驚,喊道“李云鶴,你怎么來了!”原來這位來者正是江青。

上海一別轉眼就一年了,徐明清發現江青的氣色好了一些。江青說她此次北上就是專為找她而來的。徐明清遂讓她先在幼稚園住下。

安頓好了行李,徐明清和江青細談起來。她問江青,怎么會知道她在西安的地址的?因為一年多來,徐明清從未與江青聯絡過。

江青告訴徐明清,是王洞若告訴的。江青把茶杯放在桌上,輕輕地嘆了一口氣,似乎有很多不如意的事和感慨要說。徐明清這才想起,派自己來西安的正是王洞若,她來后一直與王洞若保持著通信聯系,好像王洞若曾在一封來信中提起過江青要來西安一事。

沒聊幾句,徐明清問起了唐納的情況,“一言難盡呀!”江青嘆了一口氣,接著說:“情況糟得很。我與唐納鬧翻了,他市儈氣十足,簡直令我無法忍受。”其實,那時江青在上海先后與俞啟威、唐納、章泯同居,桃色新聞紛傳,受到了不少社會輿論的議論指摘。

見江青不愿意多說,徐明清也就不便再問,她又換了一個話題:“你現在還經常演電影嗎?”

“唉……”江青又嘆了一口氣。“七七事變爆發后,上海局勢動蕩不安,大家哪還有心思看電影啊!現在,電影市場一直很蕭條,我呆在上海也沒有什么事可做啦!”

“那你現在怎么打算?” 徐明清又問。

江青這才道出了自己的真正來意:“一冰,說真的,我來西安是想請你幫個忙。”

盡管那時徐明清已經不用“一冰”之名,早已改為“徐明清”,但江青還是習慣地叫她的老名字“一冰”。

“幫什么忙呢? ” 徐明清問。

“我想到延安學習,想請你幫我找個關系進去。”江青說道。

徐明清知道,當時有很多左翼文化工作人員和一批進步青年,紛紛沖破國民黨的封鎖線,千里迢迢,來到延安,尋找光明。可江青當時一心要奔赴延安,恐怕還另有原因,但還是把她當作一位心向光明和進步的青年來看待。

“你從上海帶介紹信來了嗎?”徐明清問道。她所問的介紹信,是指中共上海黨組織的介紹信。

江青搖搖頭,然后說:“有你在,會有辦法的。”

由于江青拿不出組織證明,徐明清就對她說:“你還能找出什么證明你身份的東西嗎?”

江青打開小皮箱,從中翻出了一本影集,說:“這本影集或許能證明我的身份。”徐明清翻開她的影集,上面有一些她演的進步話劇、電影的劇照,如,《娜拉》、《王老五》等等。表明她確實是一個進步青年,要求到延安是可以理解的。看罷,徐明清把江青的影集收了起來,囑咐她不要著急。她會把有關情況反映給上級部門,讓她靜候組織決定。

上海一別,轉眼就一年多了,徐明清發現藍蘋的氣色好了一些。藍蘋又說此次北上就是專找她來的。徐明清就讓藍蘋先在幼稚園住下,等候組織安排。

徐明清與江青相識前后

1933年夏的一天,田漢的弟弟田沅突然陪著一位山東姑娘來到“晨更工學團”,這位姑娘就是江青。當時叫李云鶴。

徐明清那時候叫徐一冰,她不僅領導“晨更工學團”,還是上海“左翼教育工作者聯盟”常委。田沅說:“李云鶴剛從山東來上海,想在工學團謀點事。”徐明清見江青有文化,還能歌善舞,工學團又缺教師,就把她留下來,分配到店員識字班當教員,化名張淑貞,教唱歌、識字、讀書。

1934年9月,江青在曹家渡被捕入獄,后經教聯保釋。

1935年4月,徐明清因叛徒告密被捕,在陶知行和黨組織營救下,1936年6月被保釋出獄。兩個多月后,回家鄉浙江寧海休養治病的徐明清回到上海。地下黨組織負責人丁華和王洞若告訴她,組織上考慮她在上海被捕過,繼續留在上海工作危險。因此安排去西安地下黨東北軍工作委員會工作。

徐明清愉快地接受了組織的安排,臨走前去看江青。這時候的江青叫藍蘋,已是上海灘的演藝明星。那天,徐明清去到藍蘋的家,那是一座花園式小樓的一層。藍蘋不在家,是唐納接待了徐明清,她給藍蘋留了一字條,約好第二天在火車站見面。第二天火車快開時,藍蘋才匆匆趕到車站。藍蘋非常瘦,臉色蠟黃。

“一冰,上哪?”江青問道。“我去西北。這一去,不知何時才能見面?”徐明清一邊回答,一邊叮囑藍蘋要多注意身體。

藍蘋聽了他的話長嘆一聲:“真是一言難盡啊!”

這給徐明清留下了許多猜測。

俞啟威的延安之行影響了江青

“聽說俞啟威到過延安?”江青又問徐明清。

“是的。聽說他5月去延安開過會。” 徐明清說。

黃敬(本名俞啟威)當時是中共北平市委的領導。1937年2月,當時任中共北平市委書記的李大釗之子李葆華調離北平,柯敬史(柯慶施)隨即宣布,由黃敬、林鐵和陳伯達組成“北平三人委員會”,主持中共北平市委的日常工作,黃敬任書記。不久,黃敬又接到中共中央通知,要他作為蘇區代表前往延安,參加5月2日至14日召開的中共第七次全國代表會議和白區工作會議。中共蘇區代表會議。

黃敬從北平去延安,是和斯諾夫人尼姆·威尓斯(即海倫·斯諾)同行的。早在20世紀30年代初,黃敬就結識了美國記者埃德加·斯諾,那時他和組織還沒有恢復聯系,在北大讀書,但他是學生抗日救亡運動中的活躍人物,因此引起了斯諾的注意。他曾夸贊黃敬:“北大有個好青年俞大衛。”這個俞大衛,就是黃敬。

斯諾在1936年6月進入陜北采訪,住了4個月,寫出了著名的《紅星照耀中國(即西行漫記)》。斯諾的陜北之行,是通過宋慶齡安排的,黃敬從中也出了力。斯諾夫人也希望訪問延安,以寫作《續西行漫記》。她的延安之行,就是由黃敬直接安排的。

黃敬對斯諾夫人說,中共中央要在延安召開一次會議,規模很大,屆時,中共的領導人都會到場出席。如果她能和他一道去延安,趕上這個機會,就能見到所有的領導人。而這些領導人平時都被封鎖線隔離,相距甚遠,能聚會在一起是非常難得的。

1937年4月21日,斯諾夫人便在黃敬和王福時(東北大學校長之子,担任斯諾夫人的翻譯)的陪同下,從北平坐火車前往西安。到達西安后,4月23日,斯諾夫人深夜跳窗逃出了西京招待所,躲開國民黨特務的日夜監視,和黃敬悄然離開西安。4月30日,他們抵達延安。5月2日,蘇區代表大會在延安隆重舉行。5月20日,黃敬離開延安回到北平。

徐明清本來猜想,江青要去延安可能會有什么別的動因,想不到竟是黃敬的一次延安之行,給了她不小的影響。

博古批準江青去延安

不久,徐明清把江青的情況和要求向八路軍辦事處的危拱之作了匯報。危拱之表示可以把江青帶到辦事處談談。于是徐明清和江青乘坐一輛黃包車,去了設在西安七賢莊的八路軍辦事處。

她倆到了辦事處后,徐明清看到鄧穎超大姐正在這里辦公,便把江青介紹給鄧大姐。江青恭恭敬敬地遞上了她的“影集”,鄧穎超一面翻看影集,一面打量江青,說:“你就是上海電影界的明星藍蘋啊!”

接著鄧穎超說:“這事由博古(秦邦憲)同志管,他今天正好不在,你們先把影集留下,過兩天再來吧。”

過了兩天,江青單獨去了一趟八路軍西安辦事處。傍晚回來時,她告訴徐明清說:“博古同志跟我進行了一次長談,我把自己的情況向他仔細匯報了。我提到了俞啟威(黃敬),他便答應了。”

不久,江青就搬到了八路軍西安辦事處去住了。

7月下旬的一天,江青坐著黃包車來到幼稚園,她欣喜地對徐明清說:“一冰,博古同志通知我,明天就去延安!”

據江青自己后來說,她是搭乘一輛運米的卡車從西安出發的,途中遇大雨,道路不通,等了好幾天,無法通車,只得改為騎馬,十分艱難地到達了距延安南面80公里的洛川。趕巧的是,她到時中共中央政治局正在那里開會。

據毛澤東的秘書葉子龍后來回憶,江青到洛川的那晚,正好中央洛川會議結束,經八路軍留守兵團司令員肖勁光和夫人朱仲芷的介紹,江青認識了葉子龍。

后來,江青見毛澤東也是朱仲芷介紹的。葉子龍還回憶說,中央和軍委的領導同志分別乘車回延安時,江青就是搭乘毛澤東坐的那輛卡車進入了延安。不過毛澤東坐在駕駛室,江青是坐在后面的車廂里。

到延安后,江青被安排在延安的第三招待所暫住,登記時,她不再寫“藍蘋”,也不寫“李云鶴”,而是經過深思熟慮后,為自己起的一個新名字“江青”。

有人分析其含義有二,一為“青出于藍而勝于藍”;二為出自唐代古詩:“江上數峰青”。也許,大家沒有想到江青另改其名,還有另一層特別的意義,那就是想撇開她在延安以外留下的臭名聲。

到延安后的第二天,朱仲芷帶著江青來到毛澤東的住處,毛澤東在院子里同她們談了話。這次是江青和毛澤東第一次正式見面。

1938年11月20日,徐明清和丈夫王觀瀾被邀參加了毛澤東與江青的婚宴,一起被邀請的還有李富春、羅瑞卿等人。唯獨當時中共中央負總責的張聞天,沒有在毛澤東的邀請之列,原因是張聞天向毛澤東轉達了中央許多領導同志不同意他和江青結婚,況且毛澤東還沒有與在蘇聯的妻子賀子珍離婚。(文章參考:《十位歷史見證人的親歷實錄》中共黨史出版社、《毛澤東與江青》、《江青傳》等編輯配圖)


2015-09-05 22:38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新與古典文化研究大家
胡適(1891年12月17日-1962年2月24日),原名嗣穈,學名洪騂,字希疆,後改名胡適,字適之,筆名天風、藏暉等,其中,適與適之之名與字,乃取自當時盛行的達爾文學說....
傳奇人物傳記 風華絕代 物華天寶
此間選取古往今來傳奇人物的傳記與軼事,事不分大小,趣味為先,立意新穎,足以激越古今。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