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深入傳統文化及個人修身養性
字體    

客家小說 俠客傳 玉簫郎君 文/練建安
客家小說 俠客傳 玉簫郎君 文/練建安
網載     阅读简体中文版

001pDtnigy6TPvbSBBQ1e&690.jpg

未命名-1.jpg


俠客傳 玉簫郎君 文/練建安



臘月,薄暮時分,一位文士獨自一人來到了云翔閣。


彼時的云翔閣,極為清靜,只有一位老齋公在不聲不響地清掃落葉。老齋公,就是那些“服侍菩薩”的普通


老百姓。


那老齋公看到有一個人上了山門,好似啥子地方見過,面熟,又想不起來,只得閃過了一邊。


“喂,清茶一壺。”文士向老齋公扔去了三枚銅板,銅板咣當當地滾落在掃帚旁。老齋公不悅,但還是為文


士端上了一壺熱氣騰騰的梁野山上等云霧茶。文士就坐在那江風亭上,看著江面,像一尊木雕。


不久,又來了一個人,此人一襲白衣,腰間斜插一根洞簫,紅絲帶飄飄蕩蕩。


白衣人對老齋公笑了笑,徑直來到文士的身邊,坐下,喝了一口茶,說,好茶,梁野山云霧茶。


文士把茶壺往白衣人一側推去,說,喝吧。


白衣人卻不喝了,解下洞簫,以白綢布輕輕擦拭。良久,吹出了憂傷的曲調。


老齋公聽著聽著,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想哭。


那位文士卻笑了,指著“云翔閣”的匾額說,不是云翔閣,要改,是云驤閣。


口氣好大啊。老齋公想,不會是啥大人物吧?抬頭,兩個人卻不見了。



老齋公有眼力,這確實是兩位大人物。那位看似落落寡歡的文士,正是汀州知府陳龍淵。龍淵巨闕,是寶劍


,據說所向披靡。不過,眼下,龍淵知府卻屢屢受挫,他派出的兩批貢金,都在汀汀水道的河頭城一帶被強


人竊掠了,無影無蹤。


原來,這汀州境內,有一個上杭縣,縣北,有座山,俗稱“金帽銅娃娃”,盛產金銅。這座山,就叫紫金山


了。依例,汀州府年貢金三萬兩。


近年,汀江流域,盜寇聚嘯。連續失手的陳知府,如果在正月三十之前送不出貢金,烏紗帽肯定不保,甚至


有性命之虞了。


江湖傳聞,竊掠貢金者是一位紅衣女子,懷抱琵琶,妙解音律,江湖人稱“紅牡丹”。江湖傳聞,她的琵琶


聲可以殺人。陳知府重金招募的兩批押送貢金的高手,就神秘地死在了“紅牡丹”的琵琶聲中。


其實,關于“紅牡丹”,另有隱情。于是,這陳知府就約來了那位白衣人。這位白衣人大有來頭,來自贛州


,他是一名落第秀才,科場屢敗后,精研音律,他的外號叫“白衣玉簫”或者“玉簫朗君”。


龍淵知府選定的第三批貢金的押送首領,正是這個玉簫郎君。



次日,晨曦遍灑粼粼汀江。一組“鴨嫲船”隊乘流而下,船上滿載汀州名產“玉扣紙”。


龍淵知府在臨江樓上看著船隊浩浩蕩蕩開出汀州城,松了一口氣。


船隊來到三潭灘。


玉簫郎君傳話,船隊在此過夜。


在一處客棧,玉簫郎君吹了半柱等的洞簫。但見月白風清,四野寂靜。一夜無話。


次日,船隊又出發了。


船到河頭城,就此停泊。河頭城以下,落差大,更有十余里巨石大礁,但見激流翻卷,吼聲震天,山鳴谷應


。因江流卷雪,恰似團團棉絮,故得名“棉花灘”。


“棉花灘”看似溫柔,實則險象環生,是汀江下行及韓江上行船只的絕境。絕境的兩端,一為福建汀州河頭


城,一為廣東嘉應州石市。上行船只貨物,到河頭城停泊、戶挑上岸沿山路運往10里外的石市,再裝船順


流而下。而溯韓江而上的船運貨物,也由石市上岸,肩挑再裝船上行。


玉簫郎君的船隊來到河頭城時,已是夜色四合,遠望山半河上,萬家燈火,星星點點。


船工住船看護物品,玉簫郎君攜隨從十數人,飄飄然入住“云帆客棧”。



酒足飯飽,隨從們早早歇息去了。玉簫郎君從腰間剛抽出玉簫,便傳來一陣輕輕的敲門聲。


開門,一位紅衣女子懷抱琵琶亭亭玉立在門口,微笑著望著他。


“清風明月,漫漫長夜,如此良辰何?”


“《陽關三疊》。”


“何如《春江花月夜》?”


“請。”


紅衣女子款款落座,轉軸撥弦三二聲,未成曲調先有情,接著輕拢慢捻,悠揚的旋律就回蕩在孤寂的客棧了



曲終。兩人良久沒有說話,只聽江濤高一聲低一聲。


還是紅衣女子先開了口:“客官就是贛州白衣玉簫郎君吧?洞簫橫吹千山翠,姹紫嫣紅萬木榮。”


玉簫朗君一怔,隨即道:“正是區區在下。嘿嘿,想不到如斯俗稱竟然傳到汀州潮州了。敢問女公子當如何


稱呼?”


紅衣女子笑了:“什么女公子,江湖中人,無姓也無名。”


玉簫朗君奉上十兩紋銀:“聽君妙曲,三生有幸也。區區薄禮,不成敬意,萬望笑納。”


紅衣女子并不忸怩,接過紋銀,笑問:“客官出手如此闊綽,是要小女子一薦枕席嗎?”


玉簫郎君正色道:“豈敢,豈敢,豈敢唐突佳人!古有大唐紅拂,復有大宋紅玉,雖誤人風塵,卻建功立業


于國家社稷。在下豈敢以凡俗之人視女公子哉?”


紅衣女子若有所思。


玉簫郎君見狀,更是侃侃而談:“方今太平盛世,萬民安居樂業,四海笙歌。正是吾輩大顯身手之時也。禮


樂者,樂者,禮也,禮者,樂也。”


一陣冷風吹來,燭光搖曳,紅衣女子衣著單薄,微微發抖。玉簫郎君取來一襲錦袍,披在紅衣女子身上。


紅衣女子投來感激的目光。


玉簫郎君把蠟燭撥亮了一些,繼續說道:“在下觀女公子天生質麗,是為良玉也,豈是池中之物?若風云際


會,他日必當……”


室外,突然傳來三聲貓頭座的鳴叫。


玉簫郎君的話戛然而步,因為一把飛鏢閃電般地直穿其咽喉而過。發鏢者不是別人,正是他對面的紅衣女子


。玉簫郎君在撲向地面時,聽到了紅衣女子轉身離去時留下的最后一句惡狠狠的話:“一介酸臭腐儒!”


就在《春江花月夜》琵琶簫聲響起的時候,尾隨玉簫郎君船隊的另一去船隊迅速將貨物起岸,沿山路運往石


市,再裝船順流直下潮州。這去船隊的領頭人是誰呢?老齋公。老齋公確實是老齋公,陳龍淵將一把銅錢侮


辱性地扔在地下,老齋公還是恭恭敬敬地奉呈了上等梁野山云霧茶。由此可見,此人冷靜、沉著、有大勇,


可用。玉簫郎君自命不凡,故作瀟灑淡定從容,樹大招風,正可為誘餌,拖住匪盜。此為“明修棧道”,以


便老齋公“暗度陳倉”。三聲不祥的貓頭鷹的叫聲,那正是匪盜打竊失敗的信號。


選自《微小說》

(段明 圖)

2015-09-05 22:41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孫中山的啟蒙者
近現代的嶺南,湧現出大批引領中國前行的先驅者,近代改良主義者,香港華人領袖何啟便是其中的一位。他不僅是孫中山在香港西醫書院的老師,更是孫中山走向革命道路的思想導師。
散文大家曠達風趣
梁實秋(1903年1月6日-1987年11月3日),號均默,原名梁治華,字實秋,筆名子佳、秋郎,程淑等,中國著名的散文家、學者、文學批評家、翻譯家,華人世界第一個研究莎士....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