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字體    

人類的沒落:人類的文明又將何去何從!(一)
人類的沒落:人類的文明又將何去何從!(一)
王東岳     阅读简体中文版

    內容簡介:

    人類文明目下遭遇嚴重考驗,災禍頻發,環境污染,資源告急,人類在自然面前顯得不堪一擊,困惑、恐懼、驚疑,不免反思,這究竟是文明演進的正常波折,還是源于我們對內在規律懵懂不明?作者一心謀求拆解東方思想史與西方哲學史所遺留下來的最根本的疑難問題,研究人類本性的終極源頭和人類命運的終極歸宿。在《物演通論》一書中,作者提出“遞弱代償衍存原理”,揭示人的存在、人的精神和人的社會這三大系統的根本規律,而這冊《人類的沒落》,抽取了作者幾篇別致文章,或與忠實讀者呼應,或獨立論述人體保健之本,或簡述哲學史綱要,既可較為輕松地窺見作者的系統觀點,又能避開其艱澀煩難的哲學論證。

    全書的要旨,惟在對人類現行的“進步論”與“發展觀”提出質疑,并為人類社會的系統性危機、災難化前景及其加速度趨勢敲響警鐘。至于作者邏輯建構的下一期文明藍圖,是否合理?是否可行?是否真正有利于人類持續生存?作者本人似乎并不自信,尚需讀者再行琢磨。這就是本書的意趣所在:請你加入一局被規約于“人文危存法則”之下的終極性思想博弈。

    王東岳著

    王東岳,筆名“子非魚”,自由學者,獨立于任何黨派和學術機構之外,無固定職業,亦無確定職稱。曾為醫學碩士,但研究生畢業后即脫離醫界;也曾做過西北大學哲學系客座教授以及西安交大管理學院的東方文化客座教授,聊以謀生。迄有著作三卷兩冊:三卷《物演通論》合為一部;一冊隨筆集《知魚之樂》;一冊匯編本《人類的沒落》。

    前言

    這是一個摘編于我的其他著作之附錄文章的單行本。

    其中《人類的沒落與自我拯救的限度》一文,原本主要是為了回應《物演通論》的部分讀者,動輒提出如下問題:你所搞的那一套哲學體系何用之有?把世“道”說得如此不堪,總該拿出某種挽狂瀾于既倒的方略吧?或者,那怕是一條逃路也罷?為此,我勉強寫下此文,結果好像愈發證明了哲學的無用,以及前途之渺茫。

    《哲學史與〈物演通論〉述略》一文,是我的幾位好友多年來一直催促我寫一本哲學史,而我又慵懶怠惰的無可救藥,情急之下,草成簡章,以慰友人期待之筆墨。在我,竊以為哲學史之不可寫,還有兩重原因:一則,有獨到之見者,如黑格爾或羅素之輩,作哲學史如作自家思想之余緒,筆鋒所至,“史”已不史;二則,無自主之見者,如書鋪里充斥的附會文本,編者恐怕自己都未曾真正讀懂過哲學,還談何史論?我既不肯委身于后流,又恐怕逃不出前類的窠臼,于是干脆直接寫明本人之觀念與哲學史的糾葛,且筆下寥寥,未敢煩言,以免誤人。

    至于那篇看似論文的《遞弱演化的自然律綱要》,其實一開始就沒有循著一般論文的格式落墨,起初是想將《物演通論》中深入論證的遞弱代償原理,歸整成一篇可以譯成外文的簡明提綱,結果我力不逮,借力也終于無成,不倫不類的東西,加上不合時宜的觀點,投稿于多家刊物自然只能碰一鼻子灰回來,而自養的畸形兒,總不忍心自己下手淹了它,想想剛好可以附在《知魚之樂》后面作為散亂隨筆的綱領充數,于是,它就這樣搖搖晃晃地茍活下來了。現在拿來補在這個單行本里,又起到闡述原理的軸心作用,也就顧不得它的丑陋難看了。

    惟有《人體哲理:生物畸變與進化衰變的極致》一文,可以說是專為此書而著,它原先只是我替西安交大準備的一個系列講座提綱,從未將它看作是具有成書價值的東西,不料出版社方面對于這本小冊子的裝幀單薄深表憂慮,認為它的體量不足很有可能嚴重影響其市場營銷,無奈之余,只好將那個講演提綱用最簡略的文字填充起來,以渡饑荒。不過,寫完后再一看,覺得它也不全是一個“打腫充胖”的無聊角色,其中既體現著我的哲學觀對人體的別樣透視,也成為本書中唯一一篇稍具實用價值的現代保健雜談,回想當年老聃諾大的宇宙觀竟被后世之道教庸俗化成了一系列“保真養生”的道行,誰還敢斷言這篇奇文將來不是我所有文字中唯一可供傳世的“真經”?

    最后,為《〈物演通論〉導讀》說幾句話,它是我十余年前撰草《物演通論》之初稿時的一篇收筆之作,也是初版《物演通論》時未被采用的一紙棄文。二版時編成附錄面世,已時隔五載;今日再看,更顯老朽滄桑。然而唯有它還能透露出一絲昔時隱居于山野世外、專注于純粹哲思的虛靜和飄逸,對比之下,前列那幾篇應時媚世的文章,簡直就是不堪卒讀的硌牙殘渣了。放在里面,作為參照,以便未覽該書的讀者略微體驗或沾染一丁點兒超絕塵寰的仙氣。

    總而言之,將它們匯集在一起,大約剛好可以用最少的閱讀量,以窺得我的哲學系統之全豹,但也畢竟只是其花色斑駁的皮毛而已。

    以上算是我對此書的構成做了一番簡單的交代。

    下面談談書名問題。一望而知,這個駭人的書名只不過是我的一篇附錄文章的半截題目而已,但我深心里也并非全然沒有從另一個角度回應斯賓格勒的《西方的沒落》一書的意圖。

    德國人奧斯瓦爾德·斯賓格勒,一戰前即開始著手寫作《西方的沒落》,發表時正值一戰結束,其對西方文明必趨衰微的預言,恰好與空前慘烈的西方列強之自殺式對決相印證,結果在歐洲引起的震撼連斯賓格勒本人也頗感意外。實際上,斯氏所用的寫作方法完全是粗淺的生物生長形態對照或曰“外部觀相式”描述,雖然后來被溢美為“文化形態學”或“歷史形態學”的開山之作,但在當時被人譏評為“歷史的占卜術”卻不能不說是中肯之至。這個事件僅僅表明,歐洲人對“西方中心論”是何等的執迷、以及包括斯式本人對“文化與文明發生學的內在機制”何其缺乏了解。

    不過,無須斯賓格勒用他那膚淺而凌亂的生花之筆來證明,“西方的沒落”早已被資本主義的汗漬和世界大戰的血污明晃晃地寫在了一片狼藉的歐洲大地上。

    有趣的是,當時的中國適逢新文化運動和五四運動的狂飆驟起之際,“新文化運動”其實就是“文化西化運動”的別稱,而所謂反帝反封建的“五四運動”也沒見得怎樣觸動了“帝國”(實乃“憲政”)主義列強的毫毛或“封建”(實乃“君主”)專制主義的筋骨,它所掄起的大錘反倒進一步只把東方別具的傳統文化砸了個粉碎。說來好笑,那時推崇西學與西風的知識界也將《西方的沒落》視為異端和芒刺,某些立于潮頭的學者還唯恐它給正處在“啟蒙”(其實是“洗腦”或“換魂”)中的國人帶來負面影響,建議最好不要譯介。

    此時此刻,東西方文化第一次展現出了某種奇怪的默契:原本極端穩定的一方由于驟臨沖擊,而決定無條件地把自身移位到那個特別動蕩且行將衰喪的一方之最高危的滑坡頂端上去。自此以降,我們跳出了油鍋,又墮入了火坑,而且只剩下了一條出路,那就是:跟著業已發展到高峰期的西方一起順勢溜向近現代文明的深淵。

    這個過程并不僅僅表現在中國與西方的關系上,而是一種世界現象,也就是由西方主導的重商主義、科學主義、民主主義和殖民主義推動下的世界潮流。這表明,即便當時的中國未曾跟進,它也成不了抵制西方的中流砥柱或挽救世界的可借用力量——它的衰敗早在“西方的沒落”之前已成定局。

    那么,文明的分層剝落或系統沒落,其根本原因到底是什么呢?

    更重要的是,文明的繼續更替或繼續運行,將把人類引向何方?

    而文明化的社會運動未嘗不是自然人性的展開過程,文明化的社會敗落未嘗不是人類本身衰落過程的綜合體現。

    從深層看,它與東方或西方、亞洲或歐洲、某國或某人全無任何直接關系;相反的,倒是各國之間、各階級或各社團之間、乃至各人之間的競奪和傾軋,構成了文明發展與社會運動的表觀驅動力。問題的實質在于,究竟是什么“力量”驅使著生物種系和靈長人類不得不進行無休止的內部競存?再深問一層,究竟是什么“道法”締造了人類本身及其人世文明,且毫不憐惜地偏要將他們導向“追求發展與進步”的燈蛾之火?

    總之,斯賓格勒絲毫也沒有看出來“西方的沒落”之根本原因。他甚至都沒有意識到,就在他身邊不遠處,達爾文推出“進化論”、尼采呼喚“超人”、馬克思號召“同傳統的觀念實行最徹底的決裂”、愛因斯坦也祭起了足以調動核能與微觀物理效能的科學“相對論”、等等,這一切正標志著一場更激烈的“進步主義”思潮和更危險的“文明進化”浪潮行將席卷全球。而“進步”締造“衰落”,猶如“增長”促成“衰老”一樣,這等昭彰的啟示,何需那般花哨的筆墨再去作表面上的涂抹?

    實話說,我原本著書立說,還沒有打算與斯賓格勒對話,而是一心謀求拆解東方思想史與西方哲學史所遺留下來的最根本的疑難問題,也就是說,我更有興趣去研究人類本性的終極源頭和人類命運的終極歸宿。然而,過后回頭看,卻發現它能以最具有針對性的銳力直接回應“文明的進步與衰落”之課題,也就是與斯賓格勒在不同視角上面臨了同一個話題。

    故而才有了這類文章的匯編和這個書名的對應。

    作者2009.5.17.

    目錄

    前言…………………………………………………………

    人類的沒落與自我拯救的限度………………………

    (人類文明的發展歷程是一個系統性危機逐漸疊加和逐級放大的惡化進程,迄今它已瀕臨極限,成為關乎人類生死存亡的首要課題,既往的文明形態難以為繼,文明再造的出路何在?……)

    遞弱演化的自然律綱要………………………………

    (與通行的常識和觀念相反,一切“自然進化”與“社會進步”現象其實都是宇宙物演衰變流程之體現,若然,則從基礎理論上提出了一個重大懸疑:人類還能憑借什么來繼續“發展”?……)

    人體哲理:生物畸變與進化衰變的極致……………

    (把高級物種的生理結構視為具有最高生存效能的有機體是犯了一個嚴重的理論錯誤,人體實際上是生物畸變演化的至弱載體,而與之相適應的文明生存方式正是調動其病態潛質的溫床。……)

    《物演通論》導讀……………………………………

    (從哲學上論證“遞弱代償原理”是一件格外困難的事情,因為它的基礎正是20世紀的自然科學體系,然而它又反過來判定一切知識包括科學都是非真的邏輯模型,那么科學是如何為哲學提供這個破綻的呢?……)

    哲學史與《物演通論》述略…………………………

    (東西方的古典哲學家們似曾把人類的社會困境和精神困境揭露無遺,但他們為人類生存所鋪就的邏輯通道卻分明是一條畏途,參照先哲的睿智,撥開思想的迷霧,才有望看清腳下的臨淵薄冰之險。……)

    后記…………………………………………


2015-09-07 19:11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傳奇人物傳記 風華絕代 物華天寶
此間選取古往今來傳奇人物的傳記與軼事,事不分大小,趣味為先,立意新穎,足以激越古今。
晚清改革家強權人物
袁世凱(1859年9月16日-1916年6月6日),字慰亭,號容庵,河南項城人,故又稱袁項城,清末民初的軍事和政治人物,北洋系統的領袖。袁世凱出生於清咸豐九年八月二十日(....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