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破除邪淫 尊重生命 清新自在的人生
字體    

曾經的風塵女勸誡天下所有虛榮女子
曾經的風塵女勸誡天下所有虛榮女子
網載     阅读简体中文版

 過去,一個墮入風塵的女子,虛榮、羞恥、自卑、淫亂、恐懼,不堪回首的生活;

  現在,她說,只要還有執迷不悟的女孩子,不顧人格,貪圖享受,墮落風塵,那是往火坑里跳啊,只要世間還有一個這樣的女孩子,她就要上去講,就要救她們!

  父母間的頻繁爭吵和戰爭,讓她的人性從小就扭曲了

  陳大惠:一個苦果總有根源。我們先請問這位老師,小時候她經歷了什么?

  女士:我出生在一個偏遠的農村,爸爸媽媽每天吵架,經常在吃著飯的時候盤子碗滿天飛,爸爸打媽媽,媽媽撓爸爸,沒有一天不打,我那時候很恐懼吃飯,一吃飯他們就打架,為了很小的事情就吵得不可開交。小的時候我就特別痛恨這個家,特別恨爸爸,恨媽媽,干嘛要把我生在這世上來受罪?我就想離開這個家,但那么小,有什么能力離開。我就自己琢磨,好好學習吧,只有這一條路能離開這個家。1998年我考上了我喜歡的一個學校,但因為家里窮,交不起學費,輟學了。離開了家鄉,我到了一個大的城市,去完成我的逃離夢想。

  陳大惠:小時候父母的爭吵和戰爭,對自己影響很大嗎?對現在也這樣嗎?

  女士:是的,我家是兄妹三個,不止影響我自己,我的姐姐哥哥都受影響。姐姐離婚三次,也是天天戰爭,不會柔順,是看到父母那樣打架;因為爸爸總打媽媽,所以我哥哥也學會了,總打我嫂子,他們天天都在戰爭中;我沒有結婚,但是我也不相信男人。那時候就恨爸爸了,也恨媽媽,因為這種吵架,我媽媽身體特別不好,在我9歲的時候,她就得了腦血栓和腦出血,在我19歲的時候她就去世了,就是像老師說的那樣,細胞扭曲,每天戰爭,沒有一天不打仗的。學了傳統文化之后我才覺得我特不孝,我覺得我太對不起他們。我媽去世的時候,因為我恨她,我連眼淚都不掉。

  陳大惠:很恨自己的媽媽。

  女士:是。我就覺得她害了我這一生,我一點兒都沒有掉眼淚,后來硬是擠了幾滴眼淚出來,我覺得媽媽去世了應該哭,當時這個家我是一天都不想呆。

  初涉世事 愛慕虛榮 墮入風塵

  陳大惠:后來終于離開這個家了,這個時候啊,很關鍵的一些人就出現了,我們在人生經常會發現,改變自己一生的往往就是那么幾句話,就是那么一個人,就把自己的一生軌跡徹底改變了。你遇到了什么樣的人,勸你到夜總會去呢?

  女士:是我家的一個親戚,也是信任的人,她十六七歲就墮落風塵,那時候我看到她,天天在飯店,穿的都是名牌,一件衣服都好幾千,每天想睡到幾點就睡到幾點,特別的自在。那時候因為我一直過著窮日子,我就特羨慕她的生活,我也想過這種生活,虛榮啊,真的太虛榮啊。

  陳大惠:當時對這些完全就不了解?

  女士:不了解。

  陳大惠:就是看到了表面的這種?

  女士:是啊,1998年的時候我才18歲嘛,那時候哪兒懂啊,什么都不明白。剛從學校走出來,只看到一些表面現象,根本就不知道,沒有人教我,如果我在18歲的時候能夠參加這樣的一次論壇,告訴我那是錯的,會影響一生,打死我,窮死我,我也不會去做那一行的。


  黑白顛倒、人妖顛倒的生活

  陳大惠:糊涂了,沒有受過圣賢的教育啊。到了夜總會里面,每一天晚上要陪客人喝很多酒啊。

  女士:是的。因為這份工作,我后來知道了之后,內心中就特別羞恥,而且不太適應,我看著每個人都穿得那么少,每個人都那么虛偽,跟演戲一樣。我每天第一件事先把自己灌醉了。

  陳大惠:先把自己灌醉了。

  女士:是。然后讓自己興奮。

  陳大惠:覺得自己沒臉在那兒呆著吧?

  女士:是的。

  陳大惠:先把自己麻醉。

  女士:是的。興奮起來就會說一些不敢說的話,講黃色笑話,說一些興奮的話,那個時候每天晚上都會喝很多啤酒,都幾十瓶的喝。

  陳大惠:喝多少啤酒啊?

  女士:幾十瓶。

  陳大惠:一晚上?

  女士:是的。而且有的時候喝完啤酒,還會接著再喝紅酒,再喝洋酒……

  陳大惠:那這個胃能行嗎?

  女士:不行,后來我的胃出血了,檢查胃出血,胃里全是出血孔,去做胃鏡檢查的時候,大夫簡直不敢相信,我那么小。他說怎么這么小的孩子胃能是這樣的?后來住院住了四十天。

  陳大惠:天天幾十瓶酒啊,陪著人喝,要不喝這個酒就掙不到錢啊!

  女士:是的。

  陳大惠:各位,我們看到很多今天走在街上的女孩子呀,就很奇怪,她穿金戴銀,珠光寶氣的,那么小,她就有那么多錢?他父母就不問她嗎?她那個錢哪兒來的呀?年輕女子們,你們一定要記得,當你看到很浮華的,讓你很羨慕的這個外表的時候,你知道啊,那個錢怎么來的?一杯一杯帶血的酒喝出來的。各位,這完全違背人道啊!但是糊涂嘛,羨慕嘛,就要走這條路。

  女士:那個時候過著鬼一樣的生活,晚上出來上班,一宿不睡覺,白天有的時候可能會出門,買一些東西。但當真的出門的時候,我特別羞恥,每天都會帶著帽子,帶上眼鏡,把這張臉捂得嚴嚴實實,怕碰到認識的人,特別不敢見人,內心特別的自卑,直到現在。

  陳大惠:那假如說馬路上的人啊,或者是朋友啊,不知道你是做什么的,你自己心里面也是不敢抬頭?

  女士:也是自卑的,不敢看別人,那時候不太明白,其實就是心里有鬼啊!完全是自己的自卑心在作祟,別人的一個眼神兒,根本不是想說看不起你,或者一句話也不是說給你聽的,或者一個動作也不是給你看的,但我特別敏感,我覺得這句話、這個眼神兒都是在說我,在看不起我。因為這,那時候我就會大量的買名牌,買名表,穿非常貴的衣服,一件衣服上千上萬那么穿。

  陳大惠:掩飾自己啊。

  女士:掩飾那種自卑感,讓別人看我很有錢,就怕別人看不起我,虛榮,特別的虛榮,這個行業雖然我只做了一年半,離現在有十二年了,這十二年我沒過過一天好日子。在夜總會做了不到兩年骯臟的生意,沒有賺到錢,卻賺到了一身的病!

  兇財啊!你怎么能拿得住呢?

  陳大惠:我們知道啊,這個黑白顛倒,人妖顛倒的日子,它是惡的能量啊,發出去之后呢,它一定會受到一個極惡的反作用力。我們先來看看,這個反作用力,這個惡報啊,在這個老師身上有哪些反應?

  女士:那時候身體就不太好,這些年一直不好,因為那個時候縱欲,后期我找對象也在縱欲,吃緊急避孕藥吃了不少,大家會看不起我,對不起,但我今天不愿意再掩飾自己,我愿意把這張虛偽的面具撕下來,告訴大家,不要吃事后避孕藥,它會導致很多很多病。

  陳大惠:講這些能夠教育很多的人,你講這個緊急避孕藥怎么了,現在人很多人都在吃這個。

  女士:它會引起很多的婦科疾病:盆腔炎、宮頸炎、宮頸糜爛,癌癥,宮頸癌、卵巢癌,都會。我很幸運沒得上癌癥,但其它的婦科疾病我都得過了。我知道為啥還留著我在這兒,就是來告訴大家,要知道羞恥,要知道潔身自好!

  陳大惠:在夜總會之后啊,這個身體上,還有哪些反應呢?

  女士:還有就是心理上不正常。

  陳大惠:我聽說那個時候你經常去醫院是吧?

  女士:是的。

  陳大惠:得各種各樣奇怪的病?

  女士:對。那個時候呢,我不知道什么原因,身體就是抵抗力特別差,總上醫院去打吊瓶,每個月都會有半個多月時間在醫院里過。我做夜總會的時候沒賺到錢,上次做匯報有人問過我,賺沒賺到錢啊?我問她,你賺沒賺到啊?她說,沒有。我和你一樣,我說,我賺到一身病。從事這行業的人,有人會覺得我說的不對,她賺到錢了,不是一身病,其實沒有一個僥幸者,我是一個過來的人。

  那個時候不只我在做,因為我這個人欲望太強了,太不是人了。我覺得自己做賺不了多少錢,就到故鄉去領了一些女孩子過來,我帶她們到了一個最豪華的夜總會,收取很多提成,每天晚上都能賺幾千,甚至上萬的錢。

  陳大惠:那些女孩子也都是特別向往這種燈紅酒綠的生活是吧?

  女士:大家都挺虛榮的,就是想有錢,但是也都很自卑,都知道挺羞恥的,都不好意思,都在遮遮掩掩,都不敢面對社會,不敢面對家人,都是偷偷摸摸的,每個人都是那樣。

  陳大惠:那為什么還要這么做呢?

  女士:就是虛榮心。

  陳大惠:虛榮心很強烈。

  女士:對。總想穿的比別人好,吃的比別人好,比誰不干活,比誰能坐到好的車,有好的車開,有好的房子住,是比這些。

  陳大惠:覺得這一生要沒得到這個那就太虧了,不如別人。

  女士:是的。根本不比人格,不比道德,都是在做缺德的事兒,但自己覺得還挺那個。

  陳大惠:當時你老得各種莫名其妙的病,需要老去醫院,要花錢買藥是嗎?

  女士:是的。那時候賺到的錢幾乎都送醫院了,抵抗力特別差。

  陳大惠:賺來的錢都交醫院去很多啊?

  女士:是。那時候還不明白,學了傳統文化才知道是兇財兇出,那會兒根本不懂,只是覺得自己怎么這么倒霉,身體怎么這么差,三天兩頭老得病,總要往醫院跑。

  陳大惠:你最后做了將近兩年的夜總會小姐呀,最后什么錢都沒得到嗎?

  女士:沒有,2000年不做了的時候,真的是一分錢沒拿出來,只帶了一身病出來。真的就是沒有人教,如果誰告訴我們做這一行將來會有這樣的后果和果報,沒有人會做的。那個時候大家都懷著僥幸的心理,覺得我現在年輕,做個一、兩年然后離開這個城市,換個城市生活,然后改頭換面就可以重新生活了。

  陳大惠:就是準備拿著這筆不正當的錢遠走他鄉,其實這種夢想沒有一個能實現的。

  女士:沒有,其實沒有一個僥幸的,當時我也是懷著這種心理的。后來我發現我身體這樣不好,而且我討厭每天這些人都像在做戲一樣,討厭這樣的環境,討厭這樣的感覺,我就準備改行,后來我就一刀切,跟這個行業徹底的脫離,不管是客人……

  陳大惠:我們知道啊,還有的觀眾看到這個采訪的時候會提這樣的問題,她說我也是做小姐的,我現在就是有錢吶,沒事嘛,我還年輕啊,有的是機會賺嘛。我們有一次在黑龍江省雞西做采訪,有一個是從廣東過來的,她還去過香港,也是一個風塵女子,她聽了我們的匯報當場就決定再也不做這個,她很激動來找我來了,她說,我終于搞明白了,我說怎么回事呢?她說我做這個十年,我每一次攢到了錢想買一套房子,可到現在這套房子也沒買上,我說你的錢呢?她說我每次攢夠了錢要買這個房子的時候,準被我當時的男朋友給騙走,她說我又沒錢了,然后又掙、掙、掙,買房子的錢數又快到了的時候,又被我當時那個男朋友給騙走了,每次都這樣,到最后我就是買不到這房子,就是沒錢。她說,我就是搞不明白,十年都搞不明白。

  在雞西聽了論壇,當時就明白了,兇財啊!你怎么能拿得住呢?后來她還講,她說她也明白為什么她有了錢馬上男朋友就把她騙走,她說,我們在夜總會天天欺騙人家客人的感情啊,天天跟人家說假話啊,最后得到反作用力、惡報就是:我想要愛情了,人家都來騙我,我的錢都是騙來的,最后男朋友又把這錢都騙走了,她說,我再也不干這個了。

  那個女子的年齡大概得有35歲左右,她做這個時間應該很長了,最后還是什么都剩不下,所以她講的這話就跟這位老師講的完全吻合,是真的呀,你何必拿著自己的胃,拿著自己的身體去做這個賭注呢?兇財啊,一定不是你的啊,它附帶著災禍呀,兇財是兇入兇出啊,這是真理!

  離開夜總會之后的12年 一直都活在陰影中

  陳大惠:我們聽到這位老師所講的,她不但身體經常生莫名其妙的病,這個心里面還備受摧殘。我們繼續來聽,這個反作用力、惡報也很重。

  女士:是的。我尋思離開那個行業,就沒有人知道我曾經做過那一行,然后就可以過幸福的生活,就可以自己把這個秘密藏起來了,就可以光明正大地見人,后來我發現根本就不是這么回事,我還是有那種自卑心理,還是覺得怕別人的眼神和言語動作。而且心理疾病越來越嚴重,特別的抑郁,自殘,也自殺過,現在手腕兒上還有割腕的傷,那時候我總會拿女孩子用的刮眉刀在手脖子上劃,手上劃。

  陳大惠:拿這個刀在自己的胳膊上拉。

  女士:對。

  陳大惠:當時心里什么感覺?

  女士:我看著每一滴血滴下來的時候,我就覺得我自己還活著,我還是個人。我一直都覺得我是一個軀殼,根本沒有靈魂。

  陳大惠:覺得自己是空的。

  女士:空的,什么都沒有。每天都會這樣的自殘,每天睡著睡著覺就會驚醒,心里被掏空一樣那種痛,我最害怕清晨四、五點多鐘,不知道為什么一個機靈就打醒了,醒來那種感覺就會撕心裂肺,就不想活。還有在半夜十一、二點,看誰都不順眼,我就想死,就覺得人活著太沒意思了。其實后來我自己做公司,用正常的職業我賺到錢了,但我也不覺得幸福。

  陳大惠:從18歲到30歲,這個陰影啊一直留了很久。

  女士:對。這12年我一直都活在這種陰影中,特別的恐懼,心理醫生說這是強迫癥,沒有安全感,我每天得不停地檢查鎖,我家的鎖,都壞了好幾把了,我會去不停的拽拽,上班的時候拽,回到家,晚上幾十次那么的檢查鎖,檢查煤氣,我覺得誰都能傷害到我,活得特別的難受。后期還有點自閉傾向,不愿意看任何人,不愿意跟任何人說話,就覺得每個人都看不起我,每個人,就是他每說什么話,我就覺得他是針對我說的,天天都是這樣,這12年我每天都是這么過來的,沒有一天我活得痛快過。有的時候我笑,我的朋友會說我皮笑肉不笑,說那都是裝的,其實真的是這樣,真的騙不過任何一個人,我每天要裝出來高興,讓別人不要看出來我是個病人,所以我真的是在皮笑肉不笑那樣子的。

  陳大惠:這么多年應該也有男朋友啊?

  女士:是。后期我就處男朋友,處了6個男朋友,每個人都特別真心對我好,我曾經在夜總會這個行業待了那么長時間,根本不相信男人,我總覺得他們對我越好,是越對我有目的性,越是要欺騙我什么,而且我對他們總是拳打腳踢,真的是虐待,我特對不住他們。對我那么好,我天天都像瘋子一樣。

  陳大惠:那現在你30歲了,一個都沒剩下嗎?

  女士:是的。我現在是單身。

  陳大惠:還是一個人?

  女士:還是一個人。

  陳大惠:什么都沒落下?

  女士:沒有。

  陳大惠:那后來不做夜總會了,出來之后做什么呢?

  女士:我后來做工程,做一些建筑材料,做了一個公司做了10年,但我在做這個行業時我也犯錯誤了,在地下默默的處了一個情人,當時我還覺得自己挺有魅力,因為對方也是權威很高的人。

  陳大惠:他幫助你做生意嗎?

  女士:幫助我做公司,給予我很多幫助,那時候我真是不明事理,很顛倒,還把這樣的事當成是恩人那種感覺。后來我學了傳統文化,我覺得人家幫助我很多,我卻害人家,我覺得我太缺德了,真的是太缺德了。我那樣對不住人家老婆、孩子,從一開始人家老婆和孩子那樣子幫了他,事業發展成那么好,我卻從中半截腰給偷來,我簡直不是人,簡直是個小偷。我特別的羞愧,學了傳統文化我才知道自己怎么這么缺德啊!

  陳大惠:然后呢?

  女士:后來我就跟他說分手,我說我對不住你太太和孩子,我不想再這樣下去了。

  陳大惠:跟他分手了?

  女士:分手了。

  陳大惠:那跟這個情人分手對方是什么反映呢?

  女士:他覺得我不太正常。

  陳大惠:啊?

  女士:他覺得我不太正常,精神病。

  陳大惠:他覺得找情人才是正常的?

  女士:對。他說,現在社會不都這樣嗎?你為什么要這樣的來玩兒清高呢?現在都這樣子的呀,就很不理解我。

  陳大惠:完全是非顛倒。

  陳大惠:那么現在我們看到這個老師,她的臉上還有一些地方有這些斑痕,在過去這是生過重病的?

  女士:是的。就在去年的夏天一直到春節前我毀容了,我的整個脖子還有臉、眼部,只有臉蛋兒這一塊兒沒有和額頭這一塊兒,其它的地方全都是濕疹。找了中醫看、西醫看都沒看好,但中醫告訴我病因,他說應該和我以前吃大量的海鮮和喝大量的啤酒有關系。

  陳大惠:你一直是在一個海濱城市做這個事情?

  女士:對。我在海濱城市,吃了很多活的基尾蝦、活的螃蟹、活的蝦耙子、活魚,所有活的海鮮沒有我沒吃到的。那時候還覺得是美事呢,還覺得那是營養,現在學了傳統文化我才知道,它們也是一條生命啊,你要是被人吃了你會開心嗎?我怎么那么殘忍,我覺得我太不是人了,我太沒有心了。

  陳大惠:再加上很多的啤酒啊,中醫就講說這個,出現了這個病癥。

  女士:對。我現在才明白反作用力,因為以前就是特別好美,我在臉上特別舍得花錢,每年都用幾萬塊錢的化妝品往臉上鋪,而中醫也說過,越用好的化妝品,你臉就會越出問題。


  反作用力真的是體現的淋漓盡致,相信傳統文化說的每一句話

  陳大惠:這位老師學習傳統文化之后,她的命運,包括她的相貌都發生了改變,她現在也是在做義工。

  女士:是。

  陳大惠:現在你的這個公司呢?

  女士:我把公司關閉了,我知道錢不是萬能的,我再也不會去追求物欲的生活了。我想要向老師學習,做一個幸福快樂的窮光蛋,不再那樣虛榮了。

  陳大惠:現在臉上這些也都好了。

  女士:是的。很感恩咱們論壇,去年的冬天11月份在沈陽第二次開論壇,我很有福氣,一個朋友給了我兩張票,讓我來聽論壇,當時我特別看不起這個論壇,特傲慢,我覺得什么《易經》啊,《論語》呀,還有很多傳統文化的經典我都看過,我覺得《弟子規》那是教小孩兒的,跟我沒關系。我才不去聽這論壇。當時朋友有一句話把我打動了,就說能讓你毀容的臉治好,你去不去?我就精神了,我說去。

  參加論壇第一天聽下來,我就知道自己錯了。當時參加論壇是我和前任男朋友,那時候我們倆已經分手了,因為那時候我總覺得他不咋地,我就覺得要做好人你應該先做好人,不是我。我當時是抱著那個目的給他票的。聽了第一天之后,我們倆見面晚上的時候,我給他鞠躬了,我從來沒給別人鞠過躬。

  陳大惠:向他說什么呢?

  女士:我向他說,對不起,我錯了,我說我跟你處了這么久對象,我一直都覺得是你的錯,今天我才知道,是我錯了。我有很多的毛病,我太挑剔,總看不起你,我總想當天,不把你當男人,我真錯了。

  陳大惠:這跟小的時候家庭的環境有關系啊。

  女士:是的。

  陳大惠:總是想報復男人。

  女士:是。我對男人根本就不信,對每個男人都有那種怨恨心。

  陳大惠:仇視。

  女士:對。聽到論壇的第三天我給他跪下了,當時他都驚訝了,他撲通也給我跪下了,因為我從來也沒給別人跪過,我連父母都沒跪過,我是特傲慢的那種女孩子,當時我們倆都哭了,互相給彼此道歉。回到家我就下定決心要改變自己,我以前家里有保姆,而且自己從來不做飯,不收拾家,每天都會睡到中午起床。回到家把保姆就辭掉了,我自己每天早上五點起床,然后晚上九點到十點就睡覺,自己來收拾家,我學著做飯,特別是我想著老師講的那堂課,吃肉和吃海鮮的害處,我就把肉食和海鮮全斷掉了,完全吃素,到今天為止我從來沒吃過肉和海鮮。

  陳大惠:我們現在看到這位老師的臉恢復了光澤,這些地方還有一些紅斑,已經好很多了。

  女士:對,就這樣子的,我覺得很奇怪,就因為我改變了生活習慣,做了一個女人該做的事兒,我也不再像以前那樣貪圖錢,而且我捐了很多我的衣服,往外捐錢、捐衣服,我發現我在做慈善的時候我開心了,自殺感沒有了。

  陳大惠:不想自殺了。

  女士:不太想自殺了,而且也不想自殘了,我最希望的就是臉能夠恢復正常,那時候沒有用藥,臉上的濕疹就一塊兒、一塊兒的自己掉了,我特別開心。我覺得,其實那個時候傳統文化,我是一直是在試,因為我做那行業做的,對什么都不信任,無論是人、還是事兒我都不信,最開始我做這些的時候我也是為了我這張臉,是在試著做這些,按照論壇上講課的這些事兒,我回家去做。我發現我這么一試,在我身上全靈了,每件事都靈了。

  陳大惠:對。

  女士:真的,反作用力真是體現得淋漓盡致,所以我現在一點都不懷疑傳統文化,我相信傳統文化說的每一句話。

  陳大惠:這個話呀都傳了三千多年,教育了很多人,它是可以試驗的,你要孝敬父母,你一定就會得到幸福,這是真理呀。你不幸福的一切的根源首先來自于人性的扭曲,你不像個人了嘛,你怎么可能得到人的幸福生活呢?

  女士:因為在我身上印證了這所有的一切,我不再懷疑,我就把公司關閉了,然后下定決心跟著論壇走,做義工,把我的體會告訴大家,特別是現在還在墮落的那些風塵女子,我愿意把我封藏了12年的秘密說出來,揭開我所有的傷疤,講給你們聽。我希望以我為反面教材,教育那些現在還在做,和正想做的這些女孩子,請你們快回頭吧!

  做工程也偷過稅,認罪贖罪,發誓捐出所有兇財

  陳大惠:好。那么后來,這位老師不做那個行業之后還做了一些工程,她也偷過稅。聽了傳統文化之后,她要懺悔,她也要認罪贖罪。

  女士:是的。當時做工程,偷了很多稅,那時候覺得自己還挺偉大的,甚至我還教別人偷稅,別人覺得你這么做挺了不起,我們那不叫偷稅,叫合理避稅啊。我聽了傳統文化論壇,聽了張局長的匯報和韓老師講偷稅的惡果,我就知道,我自己真的錯了,我不能再這樣下去。所以我決定把我曾經賺的那些所有的兇財,就是工程款,全部捐出來弘揚傳統文化,做論壇,做傳統文化的學校,讓人們都受益,做好人,都不再做缺德的人,做個有道德的人。

  陳大惠:那些錢大概有上百萬了?

  女士:有幾百萬吧。

  陳大惠:要把它全都捐出來。

  女士:對。

  陳大惠:好,把這個錢捐出來呀,舉辦論壇,做弘揚傳統文化的光盤,免費請大家聽,這個能贖罪啊,就交給國家了,利益社會大眾啊,這多好啊。有人就問,為什么要這樣?我第一次見到這位老師啊,我就觀察她,我跟她講了一句話,當時我說你的那些錢有可能你會落不下。什么意思呢?可能這個錢你還沒有花到,你人就不在了,我說這話當時她就堅定的相信,她有預感,為什么?我說你看你這個臉都歪了,她自己看不出來,別人感覺得到。

  相由心生,境由心轉是真的。這個老師過去年紀輕輕做了這么多缺德事,手里拿著幾百萬,德不配位呀,你受不起那個福報,最后那不是你的。你明天下午去世,去世之前那個錢還是你的,去世之后那錢馬上就不是你的了。那怎么辦呢?把這個兇財趕緊幫助窮人啊,做好事啊。兇財是兇入,讓它趕緊好走,趕緊多做善事能保命啊。

  我這些天一直在仔細留意這位老師,她發了誓,一定要做好人,絕不能做缺德的人。她要把這幾百萬全部捐出去,這可了不得,到現在我這么端詳啊,這個臉果然是正了,好很多的了。大家要相信吶,不義之財,這個兇財它不但把你的這個臉壓歪,你的命都能壓歪了啊。大家可以試,相由心轉。那么采訪的最后請這位老師啊,對很多執迷不悟的女孩子來講幾句忠告。

  女士:現在還想賺錢,還想穿名牌兒,還想開好車,還想住好房的女孩子們不要再抱有這種僥幸的心理,請你們回頭吧,我們不要做社會的癌細胞,我們要做社會的好細胞,如果我們都能夠不再做風塵的女子,我們都能做社會的好細胞,社會就和諧了,大家回頭吧!警醒吧!

  墮入風塵,絕對沒有一個僥幸者,回頭吧!警醒吧!

  陳大惠:這位老師過去有一位朋友,這個朋友呢女孩子挺有錢。

  女士:是。

  陳大惠:車開得特別好啊。

  女士:開一個非常昂貴的跑車,在北京還有三套非常高檔的住宅。

  陳大惠:后來怎么樣了呢?

  女士:她性格特不好,特別不像女人,我說過她,她不信。她覺得她絕對是這個行業中的那個僥幸的人,嫁了一個老公,嫁的時候非常好,別人都很羨慕她,在那地區結婚那是最高檔的婚禮,別人都覺得她嫁了個好老公,生活很幸福。但是今天的果報來了,不是不報,時辰未到,時辰一到什么都報。現在結婚三年,老公吸毒。

  陳大惠:什么?老公吸毒是吧。

  女士:把她所有的財產全吸掉了。

  陳大惠:那三處房子,豪華跑車還有那些錢都沒了?

  女士:什么都沒有了。

  陳大惠:買毒品都吸光了?

  女士:是。而且還有其它的一些事情,反正都是用在這個男人身上了。

  陳大惠:她現在一無所有了?

  女士:一無所有,我做個解釋,為什么說用在這個男人身上,后來我聽傳統文化之后我才知道,這個反作用力,因為她那錢都是在男人身上騙來的,所以都用在她的這個男人身上了,錢全都沒有了。而且自己呢,因為她特別的漂亮,男人看了她會有那種邪念吧,她呢現在就是滿臉的那種像痤瘡一樣的那種疙瘩。

  陳大惠:毀容了?

  女士:毀容,臉上全都是,她這張臉每年都要花掉幾十萬,也治了差不多兩年了吧,開始很輕,越治越嚴重,她自己還不相信,我跟她講,她還在較勁,但是越較勁臉越重,越治越重。

  陳大惠:最后還是這個樣子?還沒有好?

  女士:還沒有好。我在這兒不是想說她壞話,我想在這兒替她懺悔,我想就是能夠讓她的臉好起來,身體好起來。

  陳大惠:這也能夠教育很多人吶,你靠這張臉的話,靠你外在這些東西呀,引起別人的邪思邪念啊,那是極惡的能量啊,它反作用力都在你這個出發點上,都在你的臉上,它怎么會好呢?所以說,各位,今天把這些都聽明白了,就都知道了,一定要做好人,做有道德的人!這些真人真事,特別能教育人,我們特別感恩這位老師,謝謝!

  女士:我從來沒在臺上磕過頭,今天我想給我的父母磕一個頭,我的母親雖然不在了,但她在天有靈,我給她蒙羞了,《弟子規》里說"身有傷,貽親憂,德有傷,貽親羞",我摧殘自己身體摧殘了12年,我做了那么缺德的事兒,讓我的母親和父親臉上蒙羞了,我想給我的父母親磕一個頭。我還想給我曾經帶領的那些女孩子磕個頭,如果不是我的唆使,她們也不會墮落,是我錯了,我把她們帶進了一個深淵。還有我磕給我曾經傷害過的那些男人的太太們,是我錯了,是我勾引你們的老公,讓你們的家庭不和,老打架,讓孩子受到傷害。我就是一個受害者,我還要再去傷害你們的孩子,我真的錯了。我在這里我愿意向這些人道歉,對不起我爸爸媽媽,對不起這些太太們,孩子們,對不起姐妹們!

  摘自《家庭百科報》幸福特刊


2015-09-08 22:41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晚清改革家強權人物
袁世凱(1859年9月16日-1916年6月6日),字慰亭,號容庵,河南項城人,故又稱袁項城,清末民初的軍事和政治人物,北洋系統的領袖。袁世凱出生於清咸豐九年八月二十日(....
散文大家曠達風趣
梁實秋(1903年1月6日-1987年11月3日),號均默,原名梁治華,字實秋,筆名子佳、秋郎,程淑等,中國著名的散文家、學者、文學批評家、翻譯家,華人世界第一個研究莎士....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