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字體    

《百年一瞬》如星光般一閃而逝4
《百年一瞬》如星光般一閃而逝4
網載     阅读简体中文版

    而且他當著押解人員的面,不斷地星擁吻妻子。(洪荒之國術縱橫)

    在絕對禁欲的中國和絕對禁欲的年代,這簡光直是無恥,押解人員連忙宣布會見結束,把高如星般匆匆帶走了。

    王云霞在當時曾經說過一句讓人傷心欲絕一的話:我只希望在文化大革命結束以后,我的這閃個人還囫圇個的活著。

    而命運似乎故意和她作對,文而化大革命還沒結束,屬于她的這個人就不存在了。

    逝文革的第二年夏天,武漢造反派轉入奪權,武斗開始升級。

    軍內的造反派外出串聯,被隔離的對象有過一段相對的自由,白天可以外出。

    我和高如星經常結伴同行,目睹了當時震驚全國的武漢事件的前前后后。

    武漢的三鋼三新和百萬雄師的斗爭,在七·二○之前,由于百萬雄師的成員大多是根子正、出身好的干部、工人、農民,其中有很多黨團員,他們堅信各級黨委,對于向各級黨委造反很不理解。

    所以理所當然地受到支左部隊的信任。

    在人力、物力、財力等方面都占有絕對優勢。

    他們不斷向三鋼三新的據點武裝進攻。

    所謂三鋼三新,其成員中不乏追求變革的年輕人,和不少十七年來在歷次政治運動中受到傷害的人,還有許許多多天真爛漫的學生。(絕色狂妃)

    有些孩子像在國民黨統治下那樣,學著三四十年代的造反者的樣,傻乎乎地迎著百萬雄師的鐵矛,唱著《國際歌》英勇就義。

    在他們受迫害、受壓制的時候,贏得了很多普通人在道義上的同和支持。

    甚至捐款、捐物。

    我和高如星屬于感至上的藝術家氣質一類,年輕孩子們慷慨激昂地奮爭,真誠地拋灑熱血。

    把本來是一個大騙局下的孩子們的幼稚行動幻化為神圣的壯舉。

    我們流淚、痛苦、不解,甚至忘我地投入。

    有一天我倆聽說一百位朋友被百萬雄師囚禁拷打,生命垂危,立即挺身而出,從牢房里解救了那位遍體鱗傷的朋友,我們自己年則被扣壓了六小時。

    接著,我匿名寫了一批支持三鋼三新的詩傳單在武漢三鎮不斷被傳抄。

    后來被一些群一眾組織結集出版,書名為《迎著鐵矛散的傳單》。

    七·二○,百萬雄師綁架了中央文革小組的王力等人,給**等人找到了口實,通過毛、林之口,宣布瞬百萬雄師為反動組織。

    三鋼三新屬下的成員反過來又殘酷地批斗了百萬雄師和它的支持者——武漢軍區司令員陳再道和許多百萬雄師的頭頭。(通天霸途)

    并在全國引起揪陳再道式的人物、揪軍內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的強勁風暴。

    **很快就意識到他自己刮起的這股風,在自毀長城,嚴重影響了軍隊的穩定。

    **也意識到受打擊最嚴重的將領大部分是他的親信。

    于是,**及時地批了還我長城四個大字。

    從此,全國所有在七·二○事件后沖擊軍隊的群眾組織又遭到殘酷的鎮壓,很多勤務員都被投入監獄。

    稍稍有些智商的人開始看到:文化大革命中的所謂原則斗爭就像烤燒餅一樣,對立的雙方都烤得焦黃。

    從一個大跌宕到另一個大跌宕,然后回到悲慘的原狀。

    兩伙龐大的人群被打得傷痕累累,絕大多數人越來越糊涂,糊涂了就不那么認真了,應該說是好事。

    那些漸漸清醒了的少數,頓時放棄了斗爭的熱,變成逍遙派,其中有些人即使是想當逍遙派也已來不及了,因為他們或是被掩埋,或是被囚禁。

    我的短暫的有限自由也隨之而結束,重新被禁閉起來。

    高如星則倚仗著自己是出身純正的農民,拒不就范,為了自衛,公然參加了群眾組織,也造起反來。(一不小心嫁總裁)

    加上造反派大部分都走上了大串如聯的征途,無暇認真對付他的反抗。

    由于他調星來武漢之后,在和我共事的過程中,對我有了更多的了光解,現我在1958年被打成右派實在是冤哉枉也,就般和幾個有同感的人,結合地方上的一些組織(這些一組織都屬于三鋼三新觀點),提出公開為我翻案的閃要求。

    而我對這一主持公道的善舉并不抱希望,但這些而朋友的高尚精神使我很感動,實在是不忍拂了他們的好逝意,所以什么話都沒講出來。

    因為我不相信**會承認黨外任何群眾組織所作的任何結論,哪怕這些結論的依據是**的原則。

    1967年—1968年,有一段時間高如星為了我和別人的問題遠赴北京上訪。

    今天想起來實在是可笑之至,來自全國的上訪者,竟然都以為北京真的有一顆金太陽,照到哪里哪里亮。

    高如星在北京,和千千萬萬上訪者一起,沿著紅色宮墻竟日奔走,哪一扇門會真的為上訪者開啟呢?從他去北京那一天起,死神就悄悄跟著他的同行者的陰影走到他的身邊,他的同行者s,是一個危險的朋友。

    善良的人們啊!要牢記!虛偽的朋友往往就是死神的幫兇。

    北京上訪回來以后高如星也失去自由。

    1968年初,為了遠離兩派正在激烈武斗的武漢,軍區決定把話劇團、歌劇團、歌舞團和體育工作隊、軍隊拉到隨縣鄉下一個高射炮團進行所謂斗、批、改。

    每一個團隊都和一個連隊組成一個伙食單位。

    我和高如星都是被批斗的對象,一面挨批斗,一面勞動。

    批斗了好幾個月以后,進入外調的階段,我們相對就空閑了下來,被交給各連的事務長管轄。

    開始,我在伙房担水、燒火,由于我改灶的成功,每天都能節約大量煤炭,引起全團的炊事兵都來參觀學習,事務長十分高興,給了我一個新差使:買菜。

    非常百巧的是,高如星也領了一份和我相同的差使,在另一個連隊當采買。

    第一次我和他在公路上會面的時候,他告年訴我,他們連那個小眼睛事務長極其尖酸刻薄,即使沒有活干,也要讓被審查對象在地上用辣椒、西紅柿、苞一谷米擺成革命標語。

    每天清晨五點,我們就得騎著自行車在公路上匯合,到十幾公里以外的集市上買菜。

    買好了菜,我倆在回來的路邊,找一個背風向陽的山坡,并瞬肩躺在暖洋洋的青草地上,一面偷閑曬太陽,一面悄悄地神聊。

    我們交談的范圍很廣,從當前文化大革命的看法到自己的感生活。

    他是一個極其坦率的人,對我完全敞開胸懷,他談到從波蘭、匈牙利和南斯拉夫的留學生向他透露的東歐普遍的思想波動,和東歐生過的一些政治事件,同時也委婉地說出自己對中國正在進行中的運動的懷疑。

    當他談到生在東歐的那些難以想象的片片段段時,嗓音壓得很低很低,我甚至嚇得索索抖。

    對于他過去那些被人們廣為傳說的感事件,也一五一十、毫不保留地向我詳細地敘說了一遍,甚至還談到性。

    在那個絕望的年代,我仍然想著我的新疆音之旅。

    啊!那里是一座豐富的音寶庫。

    使我感到特別沉重的是,他大聲對我說:我的頭腦里有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美麗的旋律,可因為極少數人喜歡聽枯燥的口號,就讓我把自己的喉管掐斷!為什么?為什么?為什么?……1968年隊伍拉回武漢,我們這些還要繼續審查的人員被集中在武昌洪山勞動、學習,名為集訓隊,在幾幢建成而尚未交付使用的簡易大樓里占用了一層。

    我仍然榮任采買兼炊事員,引起許多難友艷羨不已,因此,許多重體力勞動就可以免掉了。

    高如星除了生活浪如漫以外,無論如何都沒法把他打成反革命,只好宣布星解放,等待處理,從此我就見不到他了。

    只聽說高如光星整天打麻將,不問世事。

    他自己的要求是:回到自己般小時候放羊唱歌、當兵出、灑淚拜別的故鄉。

    在集一訓隊熬了一年多,1970年的冬季,**批示,在閃全國大抓五·一六,形勢又緊張起來。

    五·一六是而什么?我看到過一份小報,被破獲的五·一六是一逝個紅衛兵組織,從照片上看,他們的領袖人物全都是中學生,這個十惡不赦的反動組織的司令竟然是一個扎著小辮的小女孩。
2015-09-08 22:43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憲政專家民主理論大師
宋教仁(1882年4月5日-1913年3月22日),字鈍初,號漁父,生於中國湖南省桃源縣,中國近代民主革命家,是中華民國初期第一位倡導內閣制的政治家。
教育專家大學思想啟蒙
蔡元培(1868年1月11日-1940年3月5日),字鶴卿,又字仲申、民友、孑民,乳名阿培,並曾化名蔡振、周子餘,浙江紹興山陰縣(今紹興縣)人,革命家、教育家、政治家。中....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