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字體    

《百年一瞬》美麗的香格里拉2
《百年一瞬》美麗的香格里拉2
網載     阅读简体中文版

   公主哭啊!哭得白浪滔天、烏云滾滾……也真是巧,在陽光普照的路上,突然滿車人都捂著頭驚叫:落雨了!我把帽子摘下來一看,果然,落了幾滴太陽雨。(最強教師)

    一個老阿媽說:阿鳳公主還在哭哩!國王以為公主就此死了心,來到公主的房門前敲門,向女兒報喜。

    無論咋個敲,公主就是不開。

    國王下令砸門,房門剛剛被砸開,公主推開窗戶,縱身一跳,落進洱海。

    國王一聲:打撈!洱海里翻出一股巨浪,托起阿鳳公主,一直把阿鳳公主托到蒼山玉局峰上。

    從那時候起,她永生永世都站在雪山頂上,憂傷地張望著自己誓要同生共死的阿龍哥……那紫紅色的雪就是阿鳳腳上流出的血……

    五、上關的花

    一進大理城的城門,就看見家家戶戶門前都擺著花年盆。

    最多的是杜鵑花,各色各樣的杜鵑花。

    其次是山茶花,那些碩大的山茶花,花瓣上都沾著水珠,像兩排破一涕微笑、夾道迎客的美人兒。

    幾家賣大理石器皿的小店琳瑯滿目,天然大理石灰色和白色交溶著的花紋,使我立即想到:大理石不就是天空的鏡子嗎?一問,非常便瞬宜。

    我立即買了好幾塊大理石硯臺,當即寄給一些我尊重的老前輩。

    作為硯臺,使用價值并不高,只是一個紀念而已。(寵妻之攝政王叔太妖孽)

    在給胡風先生的那塊硯臺的蓋子上寫了這句話,沒想到這塊硯臺和這句話,受到八個多月的隔離審查,險些打成了胡風分子。

    文革后,胡風先生把他在單身牢房里給我寫的十幾首詩寄給了我,其中有一首就是關于一方硯臺的詠嘆——那是后來的悲劇,按下不表。

    大理城里的安靜、清潔和花團錦簇,使我既驚奇而又暢快:這難道是塵世間的某一塊地方嗎?怪不得從7世紀起,土番和南詔之間常年你爭我奪,大唐也連年勞師動眾地萬里拓邊。

    偉大詩人杜甫的《兵車行》就是寫天寶十載劍南節度使鮮于仲通征南詔的故事。

    那一仗,唐軍大敗于瀘南。

    八萬士兵,戰死六萬,仲通僅以身免。

    連年征戰,生靈涂炭,卻沒有把這塊天國花園般的地方毀掉,也真是奇跡。

    當晚,大理的朋友請我吃茶。

    西南地區的茶館是非常喧嘩的,誰知道他們把我引進一座馨香撲鼻而又靜謐的花園。

    我們到底是吃茶,還是賞花?既吃茶,又賞花,還要賞月。

    石砌的桌椅都安放在花叢中,燈光隱藏在紅花綠葉里。

    茶香里有花香,花香里有茶香……兩輪明月,一個在蒼山上,一個在洱海中。

    茶客們安安靜靜地飲,茶博士殷殷勤勤地美斟。(總裁前妻太迷人)

    只有悄聲細語,只有風、花、雪、月……

    六、洱海的月

    游洱海,最好是在傍晚時分。

    租一艘漁船,在碧藍格的水面上輕搖慢劃。

    那時,漁民的網已經高高地晾在船里頭上了。

    船艙里堆滿了銀色匕首似的弓魚,許多都是活拉蹦亂跳的。

    那些鸕鶿船上的船老大還在湖上作業,捏著女人似的假嗓子,手里抖著長長的、有彈性的竹竿,驅趕著鸕鶿,讓它們潛水捕魚。

    這是一種古老的捕魚方法,許多東方民族都會馴養鸕鶿捕魚。

    1988年一個夏天的夜晚,我在日本岐阜市的長良川就看見過。

    不過,在他們那里,已經變成了給旅游者表演的一種娛項目了。

    漁人們打著火把,敲打著器,唱著歌謠。

    只是讓鸕鶿到水下潛泳一回而已,水底已經看不見一條魚了。

    不知道為什么,我很同那些頸子上扎著草繩的鸕鶿,無論它們有多么累,都要一次又一次地潛入水底,去尋找魚兒。

    找到了大魚,還要惡斗一番。

    抓住了,也只能含在嘴里,不能吞,而且必須高舉著還在拼命擺尾巴的魚,吐給役使它的主人。(洪荒之國術縱橫)

    隨即又被趕下水底,如果稍稍偷懶就要挨竹竿的敲打。

    后來我的中篇小說《一個漁把式之死》,就是第一次泛舟洱海、從漁人嘴里聽得來的素材。

    金梭島上,8世紀的避暑宮和花園當然早已蕩然無存了。

    島上只有一個小小的自然村,全是漁民。

    向他們買些弓魚,只在魚身上抹些許鹽巴,用竹簽兒穿了,在火上烤來吃。

    當被烤出來的魚油吱吱響的時候,就會冒出一股讓人饞涎欲滴的香氣來。

    我可以說,那是最美味的魚。

    當月亮升起的時候,洱海的水就完全百平靜了下來。

    一直都在吵鬧的水鳥也悄無聲息,個個都伸著它們的長脖子,凝視著天上的明月。

    其實,水里的年月亮比天上的月亮還要亮、還要美。

    一只碩大的蒼鷺,像夢一樣,從兩個月亮之間飄過……我打心眼兒里羨慕一它:人的一生,哪怕只是如此美妙、瀟灑的一飄,也就可以心滿意足了。

    七、蝴蝶泉

    我在上路去劍川的時候,聽趕馬的馬鍋頭說:從大理城出向北40里,在蒼山云弄峰下有一個叫蝴蝶泉的水潭。

    你聽說過嗎?可以在那里停一停,看一看。

    現在正是陰歷四月天,怕是滿世界的蝴蝶都在那里相會。

    啊!芳名遠揚的蝴蝶泉!我當然聽說過,當然要停,當然要看!出城走了30里的時候,已經有兩三只蝴蝶開始攔路在我眼前飛舞、嬉戲了,于是我知道蝴蝶泉就在前面。

    越往前走,蝴蝶越多,當馬鍋頭吁了一聲,整個馬幫停下來的時候,已是萬蝶紛飛了。

    馬鍋頭指著一棵歪斜的古樹,古樹上落滿了各式各樣的蝴蝶,古樹下有一泓碧綠的深潭。

    我知道:這就是蝴蝶泉了。

    蝴蝶最愛做的游戲是結成一條條長長的彩帶,從樹梢飄至水面;或是互相追逐,在天空中畫著彩色的圓圈兒。

    千萬只蝴蝶中,以黃粉蝶、白粉蝶、褐蛺蝶最多,其次是白鳳蝶、黑鳳蝶。

    多少年來,人人都提出一個共同的疑問:它們為什么此時此地在這里相聚?這幾乎是一個千古之謎,無人解答。

    正因為是個不解之謎,才有了一個美麗的傳說,說的是:一對相親相愛的人,由于反抗王公對少女雯姑的霸占,不敵,失敗。

    無奈,雙美雙跳潭,化為一對碩大的蝴蝶飛起。

    后來漸漸增至兩麗對、三對、四對……十對、百對、千對、萬對……讓人聯想到古往今來因不能如愿而殉的侶多不勝數。

    于的是就有了蝴蝶泉這個悲的名字。

    也說明,對梁山伯與香祝英臺愛悲劇結局的幻想——化蝶,并非漢民族所獨格有。

    八、石鐘山石窟

    白族人、納西人……去劍川,都是為了膜拜石鐘山石窟造像。

    那里是白族先民創造的石刻藝術寶庫。

    石窟開鑿于南詔(唐代)和大理國(宋代)時期。

    石像群有佛祖、天王和波斯僧人的造像,有南詔國全盛時期的國王閣邏鳳和異牟尋以及他的臣仆們的造像。

    解說員告訴我:在國王的身旁那位身著大唐衣冠的漢族清平官,就是有名的鄭回。

    在大唐爆安史之亂期間,南詔國趁機以武力擴大自己的國土。

    在四出劫略中,俘獲了大唐西瀘縣令鄭回,鄭回博學多才,深受南詔王的信賴。

    他輔佐了南詔兩代國王,國王對他言聽計從。

    王室子弟師從鄭回,攻讀漢學。

    鄭回幫助閣邏鳳,在南詔國建立唐朝的各項制度,使南詔的社會經濟文化得到很大的展。

    閣邏鳳一直為自己迫不得已叛唐依附吐番而歉疚,為了表示南詔從來都以中國為主,希望后代能回歸大唐的決心,讓鄭回寫了一篇碑文。

    那就是歷史上非常著名、至今仍然矗立在大理南郊的《南詔德化碑》。

    唐德宗時,在鄭回的勸說下,第六代南詔王異牟尋背棄了吐番,歸附大唐。

    公元794年6月,大唐遣使到南詔,在點蒼山會盟,重歸于好。

    當我走進第八窟的時候,迎面百看見中間的蓮座上,雕著一個碩大的、粗糙的女性生殖器,兩旁是兩尊佛祖。

    我猜想:中間的主雕塑一定是一年件母系時代的作品,可能他們還沒有使用金屬工具,而是以石攻石。
2015-09-08 22:43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從國務總理到修道士
陸徵祥(1871-1949年),字子欣,一作子興,上海人。中國近代著名的天主教人士,也是著名的外交官。他出生于一個基督教家庭,父親是一位基督教新教徒,曾經在倫敦傳教會工作....
學貫中西品讀東西文化
林語堂(1895年10月10日-1976年3月26日),中國文學家、發明家。福建省龍溪(現為漳州市平和縣)坂仔鎮人,乳名和樂,名玉堂,後改為語堂。美國哈佛大學比較文學碩士....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