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創業先鋒 眾人拾柴火焰高
字體    

一個獨立游戲開發者的告白:獨立與存在
一個獨立游戲開發者的告白:獨立與存在
GDCChina     阅读简体中文版

從薩特哲學角度來說“我們其實都是徹底自由的,不論這自由的結果是好是壞”。這篇講述著一位獨立游戲開發者的自白,他認為“時間上的自由、注定的自由帶來的就是一種安全感的缺失,它意味著,并不存在著一種至高無上的行為準則告訴我們應該去如何做選擇,我們完全要靠自己。”他覺得自已在游戲開發的領域上隨波逐流了很久,恐懼是他最大的敵人,如果能夠早早鼓起勇氣去擁抱被注定的自由,應該可以過得更好!恩, 的確,這也是大多數人群所缺失的。從今天開始,讓我們也被“注定的自由”擁抱吧!正在做好玩游戲的伙伴們也別忘了IGF China作品征集火熱進行中哦,倒計時 54 天!吼吼吼~~~


作者:Armando Marini's | 編譯:和尚與淫僧


第一次接觸哲學

很久很久以前,在大學念書那會兒,我特別喜歡研究哲學方面的東西。第一次接觸哲學時,它僅是那種以閱后即忘的選修課,結果在幾節課之后,我發覺它還真有那么點意思,從此它就成為了我大學生涯中的一個伙伴。在我研究過的哲學家之中,對我影響最大的當屬讓-保羅·薩特以及他關于人道主義和存在主義的理論。其中,“注定的自由”是最引起我共鳴的。


薩特學說

簡而言之,薩特是說,我們其實都是徹底自由的,不論這自由的結果是好是壞。在我們的生活中,所有事情的發生皆由我們的作為或不作為導致。在生命中,沒有一張安全的大網能給予我們精神上的保護,沒有一條已經鋪好的神圣道路能給予我們精神上的指引。當然了,所有哲學觀點都有其對立觀點,就“注定的自由”而言,對立觀點認為,自由本身是一種并不存在的幻象,不過本文的目的并非介紹其對立觀點,我還是接著圍繞薩特來說。


”注定的自由“

“注定的自由”曾多次支撐我在生活中繼續前行。現在,我有了剛起步的獨立開發事業,它又再一次顯現出它蘊藏的威力。我不知道有多少人曾有幸能夠體驗到游戲行業里所有的方面,但我確實是這其中的一員。現在,我是獨立游戲開發者,一個人的演出,薩特嘹亮的話語再一次響徹我的心底。


”習以為常“

在當初與大發行商工作時,我對他們手中掌控的巨大資源習以為常。而現在,任他們調遣的“習以為常”的巨大渠道以及財政力量,都困擾著作為獨立開發者的我。記得當初在EA的Redwood分部時,有個做極品飛車組里的家伙,訂了一輛尼桑Skyline GT-R,然后把這車從日本空運過來,當做基于商業宣傳目的游戲競賽的獎品。獨立開發者們,想想看!他們買了一輛車,然后空運了大半個星球,僅僅是為了在比賽中把它送出去!相比之下,我幾個月前把我那輛老馬自達開到了處理工廠,然后換了點糊口錢。


時間的支配

作為一個獨立開發者,市場營銷的預算更多的是由時間而不是金錢來充當,時間就如我現在寫這篇博客的時間。但反過來看,獨立游戲開發者也因此擁有更多自由發揮的空間,而不是由那些搞市場的家伙,用那些花里胡哨的PPT,以及根據數據分析出的結論告訴我們該干嗎。


我們可以愛什么時候工作什么時候工作,而不是由上面決定。我現在也會加班工作,就像之前在大工作室時一樣,不同的是,我現在并不討厭加班,因為加不加班我說了算。當我一個人,或者靈感突然爆發時,我就加班,而以前的時候,他們強迫我在孩子的生日,各種紀念日,以及圣誕節加班。還有一點最大的不同就是,我現在加班生產的所有剩余價值都屬于我。而以前時,我因生產的剩余價值得到的獎勵就是公司承諾繼續雇傭我去加班生產更多的剩余價值,直到我已經不能夠再生產剩余價值為止,然后被一腳踢開。


”自由“

“自由”說罷,“注定”也是很有意思的一個維度。

大發行商提供的巨大項目預算所給予的經濟自由與獨立開發者在游戲的個人表達及藝術上的自由形成了一種對比。不過,別誤解我的意思,我雖然懷念以前那張工資條,但是在獨立開發這條放逐之路上,我在基本上各個層面都得到了解放。想想看,我已經可以自我發行了啊!那些年輕的游戲開發者,你可得知道,想當初我開始做游戲那會兒,自我發行游戲可是需要在銀行里有幾百萬美金才能搞得起來的。自我發行是當初那會想都不敢想的事情。而現在,我完全可以做得到,而且還不用被分級制度審查游戲內容。基本上,我想干嘛就干嘛。


”注定“

人類從誕生起就擁有選擇的自由,即便我們常常會去選擇外在道德,或者宗教以及類似的行為準則系統去指引我們做選擇,但我們選擇了這些外在系統的這個行為,本身也是我們的一種自由選擇。我們“注定”了可以自由選擇我們的行為,因此“注定”被這些行為的后果影響,對它們負責。我們唯一無法選擇的,就是不自由本身,換句話說,我們并沒有選擇去擁有這“可以自由選擇的”的“自由”,我們是“注定”擁有這“自由”的。這有“注定的自由”帶來的就是一種安全感的缺失,它意味著,并不存在著一種至高無上的行為準則告訴我們應該去如何做選擇,我們完全要靠自己了。

我必須承認,正是這種安全感的缺失,許多年阻止了我去踏上獨立開發的道路。因為害怕自由選擇所造成的安全感缺失,我任由自己隨波逐流了很久。恐懼確實是心靈的殺手。如果我能夠早早鼓起勇氣去擁抱我被“注定的自由”,我現在應該可以過得更好!


回到大發行商的路總是在的,但是如果我選擇回去,我肯定會有一種失落感。


2015-09-09 14:43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革命先行者民國之父
孫中山(1866年11月12日-1925年3月12日),本名孫文,字載之,號日新、逸仙,廣東香山(今中山)人,是醫師、近代中國的民主革命家、中國國民黨總理、第一任中華民國....
憲政專家民主理論大師
宋教仁(1882年4月5日-1913年3月22日),字鈍初,號漁父,生於中國湖南省桃源縣,中國近代民主革命家,是中華民國初期第一位倡導內閣制的政治家。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