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創業先鋒 眾人拾柴火焰高
字體    

獨立游戲制作人作品被盜后的“狗血”大逆
獨立游戲制作人作品被盜后的“狗血”大逆
觸樂 編輯 辛羽     阅读简体中文版

10月16日晚上,獨立游戲制作人棉花(網名)準備在安卓渠道發布自己的一款新作,同時也計劃把原來制作的一款Flash游戲搬上移動平臺,而當他在國內某安卓應用下載渠道內進行游戲名檢索時,他驚訝地發現,這款原本屬于他的作品已經被別人發布了。

“這是我之前做的一個小游戲。我昨天無意中搜索一下,發現居然在安卓上上線了。后來我聯系我的程序,我的程序說iOS上也有,但開發者均不是我們。”當記者向棉花求證這件事的時候,他這樣對記者說道,“我沒有簽署過任何授權或轉讓過這個游戲。”

獨立游戲制作人作品被盜后的“狗血”大逆轉

被盜用后上架App Store的《致命打擊》,游戲中已經被植入了廣告等內容

但問題是,一款從未發布過的游戲,這些盜用的開發商又是怎樣獲得它的?以及在這款游戲發布之后的一年中,棉花為什么對這件事情毫不知情呢?帶著疑問,記者對此事進行了調查,并且在采訪過程中得到了一個出乎記者意料的結果。

棉花來自上海。自從他成立“二極管工作室”,進行Flash游戲開發至今,已經過去了12年。在這段時間中,他賣過油畫、畫過繪本、畫過明信片等,但最終還是回到了和游戲行業,并且先后推出了《南瓜先生大冒險》、《反重力卡卡》等數款獨立游戲。這次被偷盜的這款游戲名為《精確打擊》,是一款簡單的休閑游戲,在游戲中玩家需要通過手指操控方向與力度,把手榴彈準確的投擲到游戲中敵人的頭上,游戲從玩法上看,多少有點像《憤怒的小鳥》。

獨立游戲制作人作品被盜后的“狗血”大逆轉

圖中右立者即為這個故事的主角——獨立游戲開發人棉花

棉花告訴記者,他此前一直在做新作品,沒有太多關注過這款曾經計劃推向網頁游戲平臺的小游戲。當事情發生之后,他有些出離憤怒,因為這款在安卓平臺上出現的作品幾乎原封不動的照搬了他的作品,除了署名和加入廣告之外,別無二致。幾乎沒有多想,他在16日的晚上便發布了一條微博,訴說自己郁悶的心情,同時還在微博中@了在安卓與iOS發布《精確打擊》的兩家公司的以及相關負責人的微博ID。這條微博發布之后,在不到一天的時間里就被轉發超過600次,同時也在評論中得到了許多游戲人的共鳴。

獨立游戲制作人作品被盜后的“狗血”大逆轉

移動游戲尤其是獨立小組開發的游戲在國內被盜版并且重新上架的現象屢見不鮮。在此之前,觸樂也曾報道過清華美院大四學生侯士程和他的游戲《玩蛋去》的故事。當一款作品發布之后,許多國內小型開發商便會通過反編譯的手段獲取應用的資源包,同時在其中植入自己的廣告以及付費插件,再將其重新上架——而《精確打擊》似乎是這些被盜版的受害者中的一員。

記者經過調查發現,在蘋果App Store,以及百度手機助手、豌豆莢等一些國內安卓應用下載渠道中都有著這款游戲的身影,不過他們的名字以及形式卻有著一些微妙的變化。比如在App Store中,存在著名為《二戰防御之炸彈襲擊》以及《致命打擊》的兩款游戲;而在安卓渠道上,則出現了《精準打擊》等不同的名字。雖然它們的開發商不同,圖標不同,但是其內核都是棉花的《精確打擊》。

獨立游戲制作人作品被盜后的“狗血”大逆轉

從App Store上我們可以找到兩款名稱不同的游戲,但是打開之后,它們的內容都是棉花的作品《精確打擊》

棉花告訴記者,他們聯系到了坐落于蘇州的一家開發商,并且向他們提出下架的要求。在交流的開始階段,對方聲稱這款游戲是他們的員工開發的,并且斬釘截鐵地認定這款游戲的代碼不可能是抄襲的。但這樣的口徑隨著交涉的深入而發生了變化,在經過反復交流之后,對方告訴棉花方面,“開發”這款游戲的是一個實習生,對方目前已經因為工作不合格、工作不檢點等原因被開除。而在談話的最后,當面對棉花方面最關注的問題時,對方卻只是表示“會和上級反映”,但對下架的事宜沒有給出進一步的回應,同時也沒有給出任何保證。

這樣的結果令棉花無比失望,但至少得到了對方的回應,已經是一件難能可貴的事情。但對于許多游戲開發者來說,許多抄襲游戲的開發商給出的答復卻無法令人接受,甚至由于經歷此類事件太多次,已經對此見怪不怪,這一點從轉發棉花微博的網友給出的評論中可見一斑。

經過記者的調查,除了這家蘇州的手游公司之外,目前盜用棉花《精確打擊》作品的企業和發布人至少有4家,包括在App Store中發布的Flyfish游戲、以個人賬號發布的“Ginny Wang”等,他們其他發布的作品大多為類似的換皮作品,包括之前曾經流行過的《別踩白塊》以及《2048》等作。記者給這些公司發去了詢問郵件,詢問《精確打擊》這款作品的有關情況,但到截稿時止,尚未有一家企業回復記者。

獨立游戲制作人作品被盜后的“狗血”大逆轉

僅在某渠道,出現的《精確打擊》游戲就有5款之多

當事情看起來就要水落石出——一切都不過是手游行業不斷上演的那種“開發者被人偷竊卻無門上訴”的老故事——的時候,這個事件的走向卻有了一個令人驚訝的大逆轉。在今天下午,棉花非常平靜、但能感覺到他是在壓制著情緒地告訴記者,最終盜取了他們共同的勞動成果的,卻是自己曾經朝夕相處的好朋友、和他一起做游戲的程序員小易(網名)。“這個事情我有點無語了,情節向著狗血的方向發展了。”在17日下午,棉花突然對記者這樣說道。

對于這件事的驚訝,棉花完全不亞于任何人。棉花和小易很多年前就已經結識,兩年前,這款《精確打擊》便是他和小易一起開發的——他負責美術,而小易,負責程序。雖然小易并沒有和棉花一起來到上海,也并沒有繼續參與新作的開發,但是他們仍然保持著很好的關系。“可以說,我是看著他成長起來的。”棉花這樣告訴記者。

但最后,小易卻背著他將《精確打擊》連同另一款游戲一起通過中間人賣了出去,并且從游戲公司那里得到了10000元的報酬。

獨立游戲制作人作品被盜后的“狗血”大逆轉

棉花(綠字)與小易的對話

小易告訴棉花,他用Cocos2dx引擎重新制作了這款游戲的安卓版本,通過另外的朋友完成了出售交易。而就在昨天晚上,當棉花向他問起這件事的時候,小易的態度卻仍是裝作全然不知情。但是隨著棉花那條微博的轉發越來越多,并且在觸樂網的跟進下將不可避免地發酵成公開事件之后,他才最終選擇了向棉花坦白。

對于為什么最初選擇出售這款游戲,小易給出的理由是“治療失眠”。這樣的理由顯然無法令人完全信服。面對朋友的質詢,小易表示愿意將這兩款游戲出售的所得全部賠償給棉花。但是對于棉花來說,這絕對是一個最壞的結果。

但即便如此,他仍然選擇不再進一步追究此事。在記者提到是否報道這個事件時,他的第一反應仍然是,自己沒什么關系,可是,“唉,其實就是對這個程序員有影響”。他希望我們能夠淡化小易的名字,盡量不會對這個二十來歲的年青人的未來造成影響。

這樣的轉折解釋了這款游戲為什么能夠在未經發布的情況下出現在安卓平臺上。很顯然,即便在小易通過中間人將游戲出賣給別家公司,令其在安卓平臺上發布之后,這款小作品又遭到了數家公司的連環盜用——包括iOS平臺上的。但目前絕大多數在iOS以及安卓平臺上上架的,以《致命打擊》或者其他名稱標注的游戲,仍然是侵權的盜版產品。而短時間內,棉花仍然無法讓這些游戲下架。

獨立游戲制作人作品被盜后的“狗血”大逆轉

當我們說到國內的移動游戲生態時,往往會產生盜版,抄襲等印象。但實際上,這樣抄襲的情況在全球各地都會發生(不久之前,熱門三消游戲《糖果傳奇》的開發商King在一場官司中勝訴。King狀告香港社交和移動游戲發行商6waves,要求他們撤回侵權的兩款游戲:《農場精英》(Farm Epic)與《藏寶精英》(Treasure Epic)。至此,這場官司已經進行了一年之久),但問題是,開發者能否從相應的法律法規與機制中獲得保護,能夠進行申訴,保護自己的合法權益。至少目前來看,在中國大陸地區,這樣的申訴的可行性并不大。

在手游浪潮的席卷下,大批此前的頁游公司與頁游平臺轉型手游發行與渠道業務。而這些良莠不齊的小型企業抱持著頁游時代的“成功的訣竅進行著野蠻式的生長,就像頁游時代一樣,對于一款產品進行簡單地換皮就可以將其推上市場,就像我們此前曾經曝光過的,只有兩個內核卻有著108個名字的游戲一樣。

而在渠道方面,由于手游特定的發展環境與審核機制不夠完善的情況下,致使大量同名、同類作品堂而皇之的登上了平臺。國內某安卓渠道平臺從業人員曾經說過,他們每天都會收到大量盜版游戲的上架申請。或許他們能夠甄別出這些作品,并且為了維護平臺生態環境的健康而拒絕上架,但是這并不意味著所有渠道都能夠做到這一點,何況人工鑒別本身也不是一種可行的方法。包括iOS平臺在內,各大游戲渠道在當下的亂象中,對保護開發者權益所能做的,僅僅是提供一些舉報、投訴渠道和維權聲明渠道。在這樣的情況下,獨立開發者的權益無法得到保障,因此也就勢必淪為了這個行業中的弱者。

獨立游戲制作人作品被盜后的“狗血”大逆轉

游戲平臺在當下的亂象中,對保護開發者權益所能做的,僅僅是提供一些舉報渠道和維權聲明渠道——圖為91游戲在游戲介紹下提供的舉報郵箱

而從此次事件中,我們也可以從另一個角度讀出一些東西。目前國內手游行業存在著大量的小團隊與獨立開發工作室,這些工作室大部分都不超過10個人,可以說雖然他們被夢想所驅動進入游戲行業,但是缺乏對于游戲行業整體性的認識,以及開發流程與開發標準,更何況擁有保護自己權益的法律意識了。

中國手游產業,這個號稱全年產值達到300億的新興產業,作為這個產業的骨肉、為這個產業提供靈魂的開發者們的生存環境卻是如此惡劣,這是值得每個從業者思索的。

如果說一個產業中,生產者的權益得不到保障,無恥小偷橫行,渠道無力甄別而只能靠讓被盜者自己舉報的方式來維護自己權益,這又是否是合理的?是否是正常的?


2015-09-09 14:43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民族主義思想大師
章太炎(1869年1月12日-1936年6月14日),原名學乘,字枚叔。嗣因反清意識濃厚,慕顧炎武的為人行事而改名為絳,號太炎。中國浙江餘杭人,清末民初思想家,史學家,樸....
從國務總理到修道士
陸徵祥(1871-1949年),字子欣,一作子興,上海人。中國近代著名的天主教人士,也是著名的外交官。他出生于一個基督教家庭,父親是一位基督教新教徒,曾經在倫敦傳教會工作....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