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春秋茶館 - 古典韻味,時事評論,每天清新的思考
字體    

近代中國讀書人的命理信仰
近代中國讀書人的命理信仰
嚴復在民國初年多次演講認為,人死后靈魂是存在的,是可以證明的,現在證明不了,將來能夠證明。他是受過西學教育的人,對于命理方面有很多自己的實踐,而且有很多自己的解釋。
網載     阅读简体中文版

5f03b742gd4e823b63423&690.jpg

命理信仰包括范圍比較廣泛,包括占卜、風水、八卦、相面、測字等等。


命理信仰是一個世界性話題,在中國源遠流長,一般人會把它歸納到民間信仰范疇里面,信仰主體主要是下層社會,讀書人一般不大說自己信仰命理。但你們細細考察一下,很多讀書人都會有命理信仰,或者是命理興趣,他們嘴上不說,但在事實層面上,他們對占卜、八卦、風水、相面這一類東西都是介于信和不信之間,絕對相信的人很少,絕對不信的人也很少,絕大多數人是需要的時候就相信,不需要的時候就不相信。


我談的是近代中國讀書人的命理信仰,鴉片戰爭以后,西學東漸,特別是近代各門學科對傳統命理信仰形成了很大的沖擊,但是,命理信仰跟科學是同步發展的。


在近代讀書人公開出版的文章中,對占卜、八卦、相面之類的東西表示相信的不是很多,但如果你仔細閱讀那些筆記、日記、書信,你會發現其中留有他們從事這類活動的很多記錄或者痕跡。


我重點搜集的材料是鴉片戰爭以后到1949年這100多年,我以為讀書人對命理信仰、命理興趣,總體上有變易,但變易不大。


傳統讀書人的命理信仰


我就從曾國藩開始,中國傳統讀書人或多或少的跟命理信仰都有關系,古代的我們就不去講他,太多了,說夏商周三代就是命理世界,一點都不過分。


曾國藩表面上不信風水,也不信占卜,但事實上他有很多相信命理的記錄,他有時候信,有時候不信,有時候是非常相信。


我舉幾個例子,曾國藩的相面能力在當時那個時代沒有人比他強。湘軍里面的人,淮軍里面的人,很多人他都是用以前首先相面,有的是公開的相,有的時候背地里相,他自己也有記錄,這個人長得怎么樣,氣相怎么樣,都有。


第二個就是風水。有一個事情就是曾國藩祖母去世,他的祖母墓地安排在什么地方,他跟他的祖父的意見發生了不一致,但最后曾國藩服從了他祖父的意見。他為什么要服從?他覺得既然是對待祖上的墳墓,我不能惹祖上不高興,他祖父是他祖上。結果他弟弟也覺得曾國藩的選擇是對的,但曾國藩勸他的弟弟服從他祖父的決定。最后,曾國藩覺得這個事情最終的意見是非常之對。


他祖母去世以后,不到半年時間,有三件事情讓曾國藩覺得這個風水選對了。第一他父親常年的病好了,第二曾曾國藩自己身上的牛皮癬也好了,第三他官銜連升。這三件事情在半年當中發生,曾國藩覺得這個風水選對了。
再過了兩年,曾國藩在給他兄弟寫的信當中就講了,說風水選得好不好非常要緊。這兩年曾家家族里連生了三個男孩,曾國藩自己官升至侍郎,他因此寫信給他弟弟曾國葆說,我對風水上面不是很精通,你今后在這方面要好好補課,這個風水非常要緊。


第三點我講講扶乩。曾國藩對扶乩是非常肯定的。1858年5月的一天,曾國藩還在家里,有人在家里面請箕,扶乩字謎謎底就是一個“敗”字。


曾國藩覺得這個跟自己當時的軍情不對,他就問這個扶乩,說我到底是因公還是因私?對方說,即使為你曾家來講也是不和諧的。這個話說了幾個月之后,就有了湘軍在安徽的慘敗,曾國藩的弟弟曾國華也在這次戰役當中死了。事后,曾國藩回憶起這次在家做的扶乩,恍然大悟。由此,他認為,扶乩也是不可以輕易否定。


第四個相信占卜,曾國藩跟趙烈文(曾國藩的幕僚)兩個人有很多次占卜的記錄,曾國藩自己日記里面有記錄,趙烈文日記里面有更多這方面的記錄。最典型的一次就是1867年7月21日晚上,趙烈文跟曾國藩兩個人占清朝的命運,趙烈文講不超過50年。因為曾國藩對趙烈文的占卜水準是比較相信的,說不至于如此吧?趙烈文是真信,曾國藩將信將疑。湘軍把太平軍鎮壓下去以后,趙烈文就退隱了,就是不要當官,他到常熟那一帶,自己造了一個私人的花園歸隱了。


曾國藩是那個時代傳統讀書人當中的著名代表,在他以后,有很多傳統讀書人都跟他差不多。葉名琛的父親葉志詵,他獨信占扶乩,每事必扶,每事必占,結果葉名琛做兩廣總督的時候,把他的父親接到他自己的總督府里面,在那里建了“長春仙館”,里面供奉呂洞賓跟李太白兩個人。每一件事情葉名琛都占,父子兩個都信,信扶乩的結果是不靈的。


曾國藩同時期的郭嵩燾是看風水的好手,曾國藩死后,他墓地的風水是郭嵩燾去看的。曾紀澤(曾國藩長子)不是很相信,但鑒于是他父親的墓地不能不重視,他寧可信其有。郭嵩燾自己的墓地也是自己看的。


我專門做過馮桂芬的研究,馮桂芬是看風水高手,在江南一帶是很有名的,最有名的典型就是殷兆鏞夫人去世選墓地。殷兆鏞也是一個官職二品的大員,馮桂芬蘇州的老鄉,選墓地叫馮桂芬看了一下,然后請風水大師也看了一下,馮桂芬的看法跟風水大師的選址不一樣,最后殷兆鏞家里用了馮桂芬選的這個風水。


第二講馮桂芬占卜,1860年到1861年太平軍要打上海,上海危在旦夕。一方面上海城里面的人和外國人聯合起來成立了會防局抵抗太平軍,另外,派人去請曾國藩,后來曾國藩派了李鴻章到上海來。


請曾國藩派兵這封信是馮桂芬在上海發出去的,馮桂芬那時候心里忐忑不安,上海這個城市命運到底會怎樣?他就為上海這個城市占卜。這個占卜記錄收藏在馮桂芬的手稿里面,這個手稿在上海社科院的資料室里面。他占卜的記錄有四個字—此吉議也,覺得上海請曾國藩是對的,上海這個城市是沒有問題的,我們可以看到馮桂芬對這種事情是非常在意的。


我再舉一個李文田,廣東人,跟梁啟超很熟悉,他相信抽簽,他抽的簽叫“名落孫山外”,科舉考試抽了這簽肯定是不好的,就是名落孫山嘛。可結果考的是第三名,第一名姓孫,第二名也是姓孫,所以,他覺得這個是對的。第二他熱中相面,在李文田史料里面有很多幫人相面的。


我就舉一個梁啟超的例子。梁啟超是李文田的廣東老鄉,李文田第一次見到梁啟超說,不好了,這個人是擾亂天下之耗子精也,耗子精有什么特點?第一搞破壞,第二好動。


我們剛才講的是傳統讀書人,我再舉兩個買辦,買辦除了讀傳統的書,也讀新學的書,這兩個人也都是對于風水、占卜極為癡迷。


買辦徐榮村致富以后,在兩三年里面花了十多萬兩銀子在他的老家香山看風水,遷葬祖墳。還有徐潤,他為風水花了大量的錢,他自己講改了家鄉風水以后確實很好,他家鄉升官發財的都有,并且他家鄉生麻風病的人也少了。


再看一個典型董文煥,我看了那么多晚清日記、筆記,沒有人比他更嗜好占卜。他進士出身,現存的日記當中有14年記錄,其中我數了一下,有關占卜的記錄125起,他的方式有到關帝廟,到呂祖廟、到財神廟抽簽的,有扶乩,有周易演卦,有八字推命……,你看他的日記,字寫得很工整。占卜的內容包括個人的健康,年運,官運,出行是不是可以,婚姻是不是恰當,選擇婚姻的日子,兒子是不是能夠順利出來,頭發可不可以留鬢角等等,甚至有兩次做夢夢里面突然被某一種聲音驚醒了,馬上起來就算命。像他那樣熱中于算命的,很少很少,可以說董文煥的一部日記是研究晚清命理文化的一個極好的素材。


u=1217631953,1589116137&fm=21&gp=0.jpg


命理活動影響政治決策


命理無論你是測字也好,算命也好,都是對未來的一種預測,它會影響你未來的行動,我舉三個例子。第一個例子是1899年慈禧太后想把光緒皇帝廢掉,這個事件可行不可行呢?慈禧拿不準,然后要聽封疆大吏的意見,劉坤一等人意思是你不能妄動,榮祿摸透了慈禧的心事,怎么摸透?慈禧太后是信風水,信占卜的。那時候在北京城里面有一個趙瞎子會梅花易數,在京城里很有名的,據說慈禧遇到事情都會悄悄派人去,榮祿知道她有這方面的心理活動,所以榮祿派人到趙瞎子那里求了一簽,然后到關帝廟也求了一簽,結果兩簽意思都是“不可妄動,動則有悔”。后來慈禧再來問他的時候,他就說不光是封疆大吏,我也到關帝廟和趙瞎子哪兒去了。慈禧講他們怎么說?他就從懷里面拿出簽,慈禧愣了半天,過了兩天榮祿跟慈禧講,劉坤一他們怎么想,慈禧說那就算了,這個事情就取消了,這是影響她政治決策的一個事情。


第二個是袁世凱稱帝,袁世凱稱帝這個事情在很多筆記里面都有,特別是袁世凱的女兒回憶錄里面也有。袁世凱19歲的時候,看到城隍廟里三層,外三層,大家在那兒算命,袁世凱想請他算,還沒等袁世凱去請,那算命說,這位先生趕快來,就給他算,說你50歲的時候有一個波折,但過了50歲以后你有一個富貴不可言的,但只有7年,這個事袁世凱自己記得。袁世凱50歲正好是慈禧、光緒去世以后,他被趕出京城,等到后來再起用他,后來他講算命先生算我壽命只能夠到58歲,我一定想辦法把他沖掉,所以他要稱帝,這也是影響他政治決策一個很重要的原因。


清末民初的時候,全世界都很信仰命理,袁世凱不是一個圣人,尤其處在中國華北那一帶,更容易相信這方面。
第三個影響決策的例子,就是張學良殺楊宇霆,楊宇霆原來是張作霖的老部下,張作霖死掉以后張學良繼位,楊宇霆因為是老一輩,對張學良不夠恭敬,張學良心里對他很不爽,就想把他殺掉。但事前拿不定主意,他就采取占卜的辦法,他拿一個銀元拋出去,然后自己在心里默念,如果都是袁世凱頭像向上,就殺他,結果三次結果都是要殺他。張學良還是猶豫不決的,就跟他的夫人于鳳至說了,于鳳至說不行,這么大的事情怎么相信算命,張學良說命中就注定如此。后來于鳳至也試了一下,又拋了三次,結果也是殺,后來就殺掉了。


這事不是八卦,是張學良自己講出來的,你們去查胡適的日記,是張學良一個部下跟胡適講的。在近代史上這三件大事情,一個是立儲,一個是袁世凱稱帝,一個是殺楊宇霆,都跟命理上的暗示有關系。


u=4156467047,2931400880&fm=21&gp=0.jpg


新式讀書人的命理信仰


我前面講的是傳統讀書人,下面講新式讀書人,所謂新式讀書人,主要是在科學主義影響下接受過新教育的這批人物,像嚴復、伍廷芳……,這些人都是有海外留學經歷的,受近代科學思潮影響很大的。以常理而論,在科學思潮影響下占卜這一類命理文化,應該是沒有什么市場,或者是空間很小的,但完全不是那么回事情,在民國時期命理文化相當興盛,占卜、扶乩都很盛行,出現了一大批的命理學家,也出現了一大批命理學著作。


我舉幾個例子,一個丁福保,丁福保曾留學日本,清末民初他在佛學、醫學方面都是很了不得的。在算命方面,他當時請了丁太炎,這是他自己在生活史里面寫的。丁太炎原來在北京,李蓮英請他為慈禧太后測字,這個事情我們沒有檔案史料,這個是筆記上講的,丁太炎測字的結果是“兩龍賓天”,當時兩龍是誰啊?一個慈禧太后,一個光緒皇帝。丁太炎因此被捕入獄,等后來果然兩龍歸天,慈禧跟光緒兩個都死掉了,丁太炎才被放出來。放出來后他才到了上海,到上海以后,他在相面測字方面名氣就非常之大。


1930年代,丁福保、陳存仁跟國民政府主席林森有交往,林森說有事情要到福建去,但因為他此去兇多吉少,怕被人扣留起來。丁福保就勸他,你為什么不去測一個字呢?林森講,我堂堂國民政府主席怎么好去測字呢?丁福保說,這個不難,我來幫你,林森就隨便說了一個“福”,然后讓陳存仁找丁太炎幫他測,測字時陳存仁站在丁太炎右側,丁太炎便說,“福字半面是示,加上右字,是一個祐字,可見洪福齊天而有神明保佑,要是到福州的話,更是順利;要是去莆田,那么田字是累字的頭,有些麻煩”。


丁福保也帶了一個字,“方”,讓丁太炎為自己算。丁太炎說,方下面一個萬,萬是跟金錢有關系,如果有錢放貸這是一個好事情,你就讓他放心做好了。丁福保這樣的人,林森這樣的人,他們應該都有很好的西學背景,但他們相信命理的。


再說嚴復,嚴復可以講是一個有新學背景的人熱衷命理的一個代表性人物,他占卜的事情太多太多,包括家里面的事情,國事、財富、疾病、官運、婚姻、流年等等,你們看嚴復的日記里面記錄得非常多,光是1912年至少占卜了十幾次,其中占財4次,為兄弟妹妹占卜了4次,占卜的結果每一次都記下來。


王栻先生整理的嚴復著作,嚴復日記有一堆是日記,還有一堆是占卜的記錄,筆記本上面記滿了他占卜的記錄,我們今天看了是覺得不可思議的,嚴復喜歡打麻將,每次出去打麻將以前都去占卜,然后再去打。嚴復對于占卜,對于命理方面不光有自己的實踐,他還有很多的理論。


嚴復自己相信,而且他不止一次寫信跟他的兒子,弟弟談這些事情,他說你們以后別把占卜、風水這些東西都說成迷信的,千萬要當心,不能隨便開口,為什么呢?因為有很多東西不是你們能夠懂的。嚴復在民國初年多次演講認為,人死后靈魂是存在的,是可以證明的,現在證明不了,將來能夠證明。他是受過西學教育的人,對于命理方面有很多自己的實踐,而且有很多自己的解釋。


留學哈佛的清華大學教授吳宓,在占卜方面也跟嚴復一樣入迷,他1910年要到清華去讀書,占卜自己的未來,得卦語云: 海波兩頭高,飛蓬駕六鰲,居中能馭使,何怕涉風濤。他多年以后對照自己的經歷再詳細把當年占卜的結果拿出來對,他說是對的。從上海到美國,不是兩頭都是波濤嘛,居中能馭使,就是說他做學問一定要能身跨中西,前途才會比較好。


后來他的日記里面有很多占卜的記錄,舉個例子,就是1937年7月27日的記錄,1937年七七盧溝橋事變以后,日本人要轟炸北京,中國軍隊開始抵抗,北京的文化人就面臨著要走,學校要內遷,內遷的時候他心理忐忑不安,就占卜。卦文講,這一段是大變動時期,但是對中國的命運來說是好的。


他當天晚上占了以后,還是有點懷疑,周易又算了一下,他在日記里面有寫。他打了電話給陳寅恪,陳寅恪到晚上9點鐘打電話回來跟他講,你占的這樣完全是對的,未來趨勢就是如此。


這段故事說明什么呢?說明吳宓也好,陳寅恪也好,他們遇到事情占卜是一個常事。


還有陳寅恪占卜的水準應該比吳宓還高,否則吳宓不會向他請教這個問題。


再舉一個人,沈有鼎,他原來是清華大學的老師,再后來是北大的教授,再后來是中國社科院哲學研究所的研究員,他從哈佛留學回來。他是民國時期研究邏輯學的中國第一人,也是西南聯大圈子里面占卜第一人,占卜水平之高,人人都相信他。


我這里有一個記錄,那時候日本要來轟炸西南聯大,有一天,沈有鼎占卜,他說不好了,最近不能蹲在房間里。我占卜的結果是“不出門簾兇”,日本人飛機來轟炸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當時他們幾個人都在一起,人人都相信他,那段時間,大概一個星期,每天早上很早就吃早飯,吃完以后就跑到山上去,到太陽落山了才回來,就在這段時間里,日軍飛機轟炸,一批人死在房間里。


這個事件以后,錢穆他們都認為沈有鼎確實水平高。


再講一下錢穆,錢穆他對命理文化有他自己的解釋。1930年代,在北京,他曾經跟梁漱溟、熊十力等人請一個四川來的相師為他們相過面,錢穆這些人被請到梁漱溟家里面,相的結果是熊十力不是一個當官的人,是一個在野的人。講梁漱溟晚年不是很好,講錢穆精氣神三者都很足。當時還有一個在錢穆家里面幫工的人,相面的說他倒是要當官的人,其他人都奇怪,后來果然過了沒幾天,幫工的人的一個親戚叫他去當官了。錢穆自己對相命占卜這些東西他自己有評論的,他說“大凡流行于人間的,必有其所以然的道理。不可以輕易的以不科學、迷信來對待它。”


再講一個人,穆藕初,他是上海知名企業家,留學美國拿了一個農學的學位,他是西學修養非常好的人,穆藕初在命理方面也是一個很癡迷的人。有一個典型的例子,1920年5月份穆藕初跟蔣夢麟(前北大校長),他兩個人都是留美回來的,他們一起到了北京喇嘛廟,在關帝廟前面求了一簽,穆藕初的簽記在他的筆記里面,他是留美回來之后,短時間內發了大財。在上海建了棉紡廠,是中國少有的大富豪。他求的結果就是說,要好好用自己的錢財。當時蔡元培正在跟穆藕初聯系,想讓他給北京捐一些錢,穆藕初當時心里還沒有想好到底捐還是不捐。他抽了簽以后想,明顯就是神靈叫我要捐錢,如果不散財會有禍的,所以他后來捐了一大筆錢給北大。第二個,蔣夢麟是代理北大校長,抽的結果是說,不用太煩惱,過了一陣子自然就會變好的。結果真的都按照簽文發了。
穆藕初信風水有很多事情,1923年他的企業經營得很不好,他就覺得是風水有問題,然后就請了有名風水師談養吾,算的結果是,穆藕初家門開得不好,前面圍墻也有問題,所以要把圍墻拆除,向前推100尺,穆藕初是大資本家,馬上找建筑師來趕工,年底必須把圍墻推100尺,門也改掉了。第二年果然企業大好,從此以后他就對風水篤信不疑。每個月給談養吾生活津貼50塊大洋。


為什么命理信仰會長盛不衰


在科學創新的時代,有很多人都已經有很好的科學素養了,為什么命理信仰長盛不衰?


占卜、算命、扶乩這些命理活動,它表現不一樣,但是它的核心都是預卜未來,趨吉避兇,改變自己的命運,這個都是共通的。


我們都知道命和運有相通的,命假設是有定的,前世注定的,天之所命也不能改變,也不能違反,運是偶然的,但是他有相同的,無論是命,無論是運,都是超過人的智能可以左右的。


在接受了很多科學知識以后,人們還會對命理有那么多信仰,有三層原因,我把它分為宏觀原因,中觀原因和微觀原因。


宏觀層面來講,未知的領域永遠大于已知的領域,不管科學發展到什么程度,有很多東西科學沒有辦法解釋,在這樣情況下,科學的終點就是迷信的起點,我們也可以把這個話倒過來,就是科學不能解決的問題都會留給命理去占領。


中觀原因就是社會層面的問題,其實從晚清以后到民國,哪怕到現在,科學盡管很發達,但對命理這個世界沖擊還是相當小的,你能解決命理關心的問題還是不多,所以在命理世界與科學世界是同步發展的。我沒看到錢穆自己去占卜,但他對此事的態度是比較包容的。像這樣態度的人很多很多。我前面給大家講了伍廷芳的例子,民國時期命理學盛極一時。


微觀原因,第一,個人或者群體信命理是一個利益權衡的結果,絕對信或絕對不信的人都極少,大多數人是介于兩者之間,但當臨到你頭上的時候你信不信呢?大多數人會信。我把這個概括為“紅包定律”,紅包定律就是你家里有一個親人要到醫院去開刀,你要給醫生送紅包,送還是不送?有人心里就打量了,送了以后如果開好了,那很好,如果開不好,也盡心了,心里踏實;但不送,如果開得不好,那他心里就會不安,覺得如果送,說不定效果會好。所以,各占50%的時候,信的天平就會重一點。


第二,人在什么時候容易信?就是在動蕩不定,難以把握,變化系數較大時候。生病的人容易信,叫平時不燒香,有病抱佛腳,病急亂投醫,因此這個時候成本是不算的。商人,商海浮沉。官員,很多官員都信,為什么?官員在官場上風險比較大。大學老師不大信,為什么?大學老師風險比較小。科考的人容易信,無論是過去參加科舉考試,還是現在考大學的人。


第三,在難以把握的情況下,人在孤立無援的時候容易信。他希望這個時候有一個命理給他提示,替他做決定。張學良殺楊宇霆就是這個原因。


在科學創新的時代,我們為什么要研究命理信仰?人類永遠有未知的領域,未知的領域有很大一部分是有命理信仰的,因此永遠會有命理信仰存在。我們研究命理這個問題永遠都會有價值。命理世界是一個極其復雜的世界,歷史悠久,范圍廣大,深奧。


美國現在靠命理生活的有多少人?數以十萬計,美國每天的報紙上都登有星相,告訴你適合干什么。此其一。


第二個,新式讀書人跟傳統讀書人在命理信仰方面表現不一樣,像民國時期命理信仰和今天也不一樣。


第三個,從哲學、歷史、社會各方面看,命理信仰會伴隨著人類始終,命理問題是有很大研究空間的。


(文章來源:澎湃網,演講者/熊月之,錄音整理/沈苗,本文根據華東師范大學思勉人文講座錄音整理,文章原題為“近代中國讀書人的命理信仰”)

e719f94f-3f47-41ae-9bd6-c509495ec59a.jpg

2015-11-19 19:35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為元首清廉不阿至情至性
林森(1868年—1943年8月1日)字子超,號長仁。福建閩侯人。1868年出生于福建省閩侯縣尚干鄉,1884年于臺北電信局工作。1902年到上海海關任職,其間參加反清活....
孫中山的啟蒙者
近現代的嶺南,湧現出大批引領中國前行的先驅者,近代改良主義者,香港華人領袖何啟便是其中的一位。他不僅是孫中山在香港西醫書院的老師,更是孫中山走向革命道路的思想導師。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