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春秋茶館 - 古典韻味,時事評論,每天清新的思考
字體    

中國中產階層“被中產” 一套房消滅一個中產
中國中產階層“被中產” 一套房消滅一個中產
當所謂的中產階層每天一睜眼都在為房貸而煩惱時,期待他們有多么崇高的價值追求,期待他們有多么熱情的社會參與,似乎不太現實。更多時候,人們把理想讓位給爬行,以務實的爬行主義代替務虛的理想主義,最后只能是告別理想。
北京青年報     阅读简体中文版

    

瑞信日前發布的“2015全球財富報告”指出,中國擁有全球最龐大的中產階層人口,達1.09億名,超越美國的9200萬名中產階層人數。有專家分析指出,中國的中產階層人口或超2億,但中產階層的財富在房產上的配置比例過重,高達79.5%,而金融資產占比過低,僅有10.8%。

 

瑞信財富報告以每人擁有5萬至50萬美元的凈財富,來界定中產階層成年人。這個標準并不算高。如果,一個成年人在一般規格的城市擁有一套住房,這個標準就可以輕易達到。所以,這個標準在發布后并沒有引起輿論的質疑,也沒有引發公眾“拖后腿”的感嘆——他們覺得按照這個標準,自己的確是屬于中產階層了。這種幸福感似乎來得有點太突然,突然到連躋身其中的當事人,都有些覺得不真實。

 

當然,這種不真實不僅僅是一種虛幻的感覺,這種不真實還是一種基于現實的切身感受。標準之外的另外一組數據,能夠揭示這種不真實感的緣由——中產階層的財富在房產上的配置比例過重,高達79.5%。也就是說,報道中用來劃分階層的財富其實是房產,房子甚至是人們全部的財產;如果不計房產的價值,也許很多中產階層還處于負債的狀態,所謂的房奴就是如此。換句話說,雖然從房產的角度看,人們已經很有錢;但是,如果房子是用來自住的,則支撐中產階層門面的財富,其實并不存在。難道,人們會把自住的房子拿來賣錢嗎?如果真的賣掉,是可以過一回名副其實的中產階層的癮,但再想買回來恐怕又會力不從心。

 

所以,盡管能夠躋身中產階層會讓人感受到一絲幸福感,但是,仔細琢磨,以房產的方式實現身份的變遷,其實質其實是“被中產”。一來,人們并不想,也無力承受如此高價的房產。房子不是消費的全部,更不是生活的全部。但是因為房子的不可缺少和房價的高企,人們把收入的大部分都投到了房子上。甚至,還要以啃老的方式,透支未來收入的方式,才能勉強買到一套讓自己安居的房子,實現蝸居的夢想。這個代價實在有點大。但有什么辦法呢?沒有房子就無法在城市安身立命,就無法在婚姻市場上具有競爭力,就無法在孩子的出生入學上提供基本保障。所以,即便房價高到要命,被認為是天價,也只好硬著頭皮、咬緊牙關,買一套房子。

 

二來,所謂的房產財富很多時候是一種負担。從價格的角度看,一套房子的價值確實不低,一套房子可以支撐起一個中產階層。但這又有什么實質的意義呢?房子是用來住的,不能拿來投資,不能帶來可支配的財富;為了這套房子,人們省吃儉用降低生活標準,放棄生活追求,同時也放棄了社會參與和責任承担。這是一個必然的連鎖反應——當所謂的中產階層每天一睜眼都在為房貸而煩惱時,期待他們有多么崇高的價值追求,期待他們有多么熱情的社會參與,似乎不太現實。更多時候,人們把理想讓位給爬行,以務實的爬行主義代替務虛的理想主義,最后只能是告別理想。

 

因此,以房產論中產,就會存在中產階層的房產依賴癥,就會存在事實上的“被中產”——盡管,以房價劃分,很多人屬于中產階層;但是,因為房產透支了人們的財富和理想,很多人反而出現了“被中產”的尷尬。這種“被中產”必然導致中產階層的虛化和“下流化”:所謂虛化是指有名無實,他們的現實表現未必符合社會對中產階層的期待;所謂“下流化”是指被現實所羈絆,在真實的經濟壓力下,階層身份不可避免地向下流動。這種“被中產“對于社會來說,顯然是一個需要重視的議題。



中產生活“下流化”:一套房子消滅一個中產

 

2005年1月,國家統計局公布了一份調查結論,稱年收入6萬~50萬元都算是中產階層,也就是說月入5000元就能躋身中產。

 

如今,房價飆升,CPI瘋漲,月入5000元,連一平方米的房子都買不到。 越來越多的人不再認為自己是中產,他們的生活正呈現“下流化”趨勢。

 

不過,今年兩會,國務院總理溫家寶的政府工作報告,給很多人帶來了希望——國家將努力實現居民收入增長和經濟發展同步,勞動報酬增長和勞動生產率提高同步,讓百姓更多地享受到經濟增長的福利。

 

過去,康林逛丹尼斯,經常出入咖啡廳,生活很小資。如今,她“墮落”到去黃河路批發市場買衣服,到地攤消費。

 

這一切改變,都從她買房開始。有學者指出,中國的中產階層正在“被分化”。從物質上講,“一套房子消滅一個中產”在高漲的房價中逐漸成了現實。

 

她是中產 旅游、購物、娛樂一個都不少

 

2006年,康林畢業于北京一所高校。工作后,她在鄭州月收入5000元,算得上是白領一族,生活也過得有聲有色。

 

在很多人眼里,她是典型的“小資”,時尚、新銳、有情調。閑著沒事時,常去咖啡廳喝咖啡,電影院有新片上映她總是最先看,幾乎每星期都會去西餐廳吃頓大餐,買衣服更是毫不吝嗇,商場里上千元的衣服,只要她看上了,眼睛都不眨一下。

 

時不時地,康林會去唱下KTV,或者泡吧,每晚動輒三四百元。因為經常去唱歌,她對王菲的歌模仿得已達到出神入化的境界。

 

每年,康林還喜歡來一趟固定旅行,云南大理、西雙版納、杭州、三亞等很多地方她都跑遍了

 

2005年1月,國家統計局公布了一份調查結論稱,“6萬元~50萬元,這是界定我國城市中等收入群體家庭收入(以家庭平均人口三人計算)的標準”。

 

去年,鄭州也有媒體報道稱,月入5000元應該算作中產階層。按照這個標準,早在幾年前,康林就是個典型的中產了。



生活改變 買房成了“分水嶺”

 

去年7月,一套房子,改變了康林的生活。

 

2010年,她決定走進婚姻殿堂,打算買一套房子在鄭州安家。

 

此時的房價,已從2005年的2500元1平方米上漲到了7000多元/平方米。

 

她跑遍鄭州市,一套一套看房子,位置好點的樓盤房價已在8000元/平方米了,同時,房貸7折優惠提高到了8.5折,首付由兩成變成了三成。

 

她算了算,買套100平方米的房子,總價在70萬元左右,首付要20余萬元。

 

他們從家里湊了十幾萬元,加上自己的一點存款,在管城區買了三居室。

 

今年7月份交房,她和男友一邊攢錢準備裝修,一邊要還房貸,還要付房租,一個月下來,光房租加房貸就要3000多元。

 

“太可怕了,每天一睜眼大半個月的工資就沒了。”康林從未覺得壓力如此之大。

 

“想想過去去KTV,一晚上消費三四百,真是不可思議。”買房大半年了,康林沒再去泡過吧,沒去唱過KTV。

 

物價上漲

 

壓力從餐桌擴展到生活的各個方面

 

今年,全國大旱的情況下,糧價上漲已傳導到了終端飯館、市民餐桌上。

 

去超市買東西時康林發現,去年2.5元/斤的東北大米,現在已賣到了2.8元/斤,一袋面粉由半年前的70多元漲到80多元。

 

超市里,青菜和水果更是貴得很,3元一斤的青菜很難買到。康林買了一把香菜、一把小蔥和3個西紅柿,一下花了21元。她本想買點水果,一看價格只好作罷,獼猴桃7塊多一斤,蘋果5塊多一斤,吃不起啊。

 

如今,沒漲價的就要數饅頭了,以前一元4個,現在仍然是一元4個,但個頭明顯小了許多。以前,康林晚上吃一個饅頭就飽了,現在經常要吃倆。

 

1月份,全省CPI同比上漲5.3%,比去年12月上漲了0.9%。有媒體報道稱,今年CPI上漲壓力仍然較大。

 

一個對比瘋漲的CPI和原地踏步的工資

 

“5年了,生活變化很大,但工資卻還在原地踏步。”提起工資,康林很郁悶。

 

這5年中,康林的工作崗位一直在變,但她的工資卻沒怎么變化。 其實,不止康林有這樣的感慨。

 

來自鄭州市統計局的數字顯示,2010年鄭州全市的國民生產總值達到4000億元,比上年增長了13%;市區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達18897元,比上年增長10.4%。過去5年,鄭州的國民生產總值增長幅度大部分時間都高于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的增幅。

 

在河南省商業經濟學會秘書長宋向清看來,這說明老百姓的收入增長速度,沒有與政府收入增長速度同步。在物價水平不斷攀升的情況下,會一定程度影響到居民生活水平。

 

中國社科院發布報告稱,1990年~2005年,我國勞動者報酬占GDP的比例從53.4%降到41.4%,降了12個百分點。企業利潤的大幅增加,在相當程度上以職工的低收入為代價。



中產“腰粗” 社會才穩定

 

什么是中產階層?在鄭州月入多少才能稱得上是“中產”?

 

河南商報調查顯示,六成人認為,在鄭州,當前月收入8000元~1萬元才能算中產階層。

 

不過,在高房價和高物價的轟炸下,部分中產階層備感壓力,有人甚至“跌出”中產。

 

專家認為,中產階層是社會的中堅,是消費的主力軍,壯大中產階層隊伍,形成“中間大兩頭小”的橄欖型社會結構,才最利于社會穩定。

 

數據

 

六成人認為月入8000元以上才算中產

 

物價漲了,中產的標準也隨之水漲船高。

 

商報調查顯示,六成人認為月收入8000元以上算中產階層;33.3%的市民認為,月收入1萬到兩萬才能躋身中產階層行列。

 

從調查情況來看,5000元的標準確實陳舊了,沒有人認為月入5000元算中產,8.3%的網友認為,月收入5000元以上8000元以下可以算是中產。

 

和河南商報調查相對應的是,大河網上有網友算了筆賬:月入1000~1500元,你連衣服都穿不起,可以裸奔;月入1500~2000元,城中村就是你 的家,除非你爸叫李剛……月入4000~5000元,扎根發芽,等35歲以后吧;月入5000元以上, 你還可以暢想一下未來。

 

溯源

 

什么原因導致中產“下流化”

 

你覺得什么原因導致了中產階層的“下流化”?

 

37%的人認為是通貨膨脹、物價攀升導致了“下流化”,37.1%的人認為是高房價導致“下流化”,18.5%的人認為是收入分配不合理導致“下流化”,還有7.4%的人認為是自身原因導致。

 

在河南省商業經濟學會秘書長宋向清看來,政府更應該還富于民,控制好高房價和高物價,這樣才能讓越來越多的人加入中產隊伍。

 

標準

 

有錢有閑有房常去旅游才算得上中產

 

在你眼中,中產階層什么樣?

 

商報調查顯示,35.7%的市民認為,生活品位很重要,32.1%的人認為收入很重要。另外有21.4%的人認為,社會地位最關鍵,10.8%的人認為教育背景最關鍵。

 

除經濟因素外,中產階層還應具備哪些條件?調查顯示,21.2%的人認為要有錢有閑,常去旅游才算得上中產階層。19.2%的人認為,要有120平方米以上的房子,有10萬元以上的汽車才算中產。

 

17.3%的人認為要經常充電學習,15.4%的人認為要有生活品位,出入高檔消費場所,有13.5%的人認為,要有豐富的夜生活,聽音樂會或知道最新上演的歌劇和芭蕾舞劇等,還有部分人認為應知道各種禮儀。



專家觀點

 

河南省商業經濟學會秘書長宋向清:

 

中產凹陷,社會或現“M”形

 

中產在社會中處于什么地位,未來走向如何?宋向清也曾關注過此問題,他留意到日本作家大前研一提出的“M”形社會理論。

 

“M”形社會即原本人數最多的中等收入階層,除一小部分能往上擠入少數的高收入階層,其他大多淪為低收入或中低收入階層,原本的中間階層凹陷下去,社會像個被拉開的“M”。

 

河南省社科院經濟研究所所長谷建全:

 

“中間大兩頭小”的社會結構最穩定

 

在鄭州,中產階層要有100萬元左右的財產。從收入角度來說,個人年收入要在10萬~100萬元,才能算得上中產階層。也就是說,至少月收入在8000元以上才能算得上中產。

 

當前,兩極分化正在加劇,有錢人和窮人在增多,中產階層卻在減少。中產階層生活水平下降,是由于收入上漲跟不上物價上漲所導致的,應該理性看待這個問題,它是市場經濟發展過程中必經的一個階段。

 

最穩定的社會結構應該是中間大兩頭小的橄欖型結構,中產階層龐大,社會才不容易出問題。中產階層是消費的主力軍,中產階層多是受過良好教育收入較高的白 領或中小企業主,對于擴大內需、拉動經濟增長起到很重要的作用。一個社會應當有50%~60%的人口屬于中產階層,這樣的“橄欖型”社會才會穩定、健康。



搭個向上流動的“梯子”吧

 

如何成為中產,如何避免財富縮水?

 

專家指出,進行收入分配改革、調整稅收結構非常重要,國家要還富于民,同時創造更多條件,為低收入人群搭建向上流動的“梯子”。

 

形成呼應的是,今年兩會,國務院總理溫家寶所作的《政府工作報告》,給很多人帶來了希望——國家將努力實現居民收入增長和經濟發展同步,勞動報酬增長和勞動生產率提高同步,讓百姓更多地享受到經濟增長的福利。

 

樣本

 

創業,能否更上一層樓?

 

中小企業主是中產階層重要組成部分。33歲的李凱在一家私企工作,月入5000元,妻子是公務員,月入3000元。按月入5000元的標準看,李凱可以算是中產了。即便如此,他仍時常感到焦慮。

 

1500元房貸,1300元油費,2000元孩子教育費用,這是每月必不可少的固定支出項目,加起來已占月收入的六成。李凱的父母今年70多歲,看病的 費用也讓他吃不消。“我敢失業嗎?敢生病嗎?我已經三個星期沒休息了。”李凱覺得,自己是房奴、車奴、孩奴。在他看來,只有創業,才可能實現財務自由。

 

和李凱一樣,面對重壓,一些中產者沒有逃避,而是做出了更主動也更冒險的選擇——創業。去年5月,由智聯招聘等聯合發布的《全球雇員指數調研》顯示,49%的中國白領表示正在計劃自主創業。

 

在河南省商業經濟學會秘書長宋向清看來,中小企業主是中產階層的重要組成部分,要壯大中產階層,就要鼓勵創業,在銀行貸款、稅收政策上給予支持,使更多創業者成為中等收入者。



稅費

 

高稅費讓中小企業頭疼 調整收入分配勢在必行

 

作為中產階層的重要來源,不少中小企業主則備感頭疼,稅費讓他們覺得壓力大。

 

張軍經營一家饅頭生產企業,按規定,他需要繳納企業增值稅17%。饅頭流向市場后,銷售饅頭的還要繳8%的營業稅。“你算算,一元的饅頭,繳0.25元的稅,不重嗎?”張軍說。

 

不僅是中小企業主,工薪階層也覺得稅扣得厲害。李玲月入近6000元,但每月稅款將近500元,加上各種社會保險,將近六分之一的收入都被扣除了。

 

“20多年前個人所得稅主要向少數高收入者征收,而今天,處于中低收入的工薪階層成為征收主體,這違背了個稅征收促進社會公平的原則。”李玲覺得,個人所得稅起征點應該上調至5000元。

 

在宋向清看來,現在物價攀升,還按原來的個稅起征點已遠遠不合時宜了。調整稅收結構非常必要,“最重要的是,要還富于民”,為“擴中”創造更多有利條件。

 

3月1日,國務院常務會議已討論并原則通過《中華人民共和國個人所得稅法修正案(草案)》,調整個稅起征點已板上釘釘,還將相應調整個體工商戶生產經營所得和承包承租經營所得稅率級距等。

 

物價

 

抑制物價房價消除市民心中的痛

 

一座房子,消滅一個中產。

 

現實中,高房價是消滅中產的最有力武器。

 

買房后巨大的生活落差,讓31歲的范明很不適應。他是鄭州一家教育培訓機構的中層,月收入接近5000元。去年12月買房后,他基本上不再出去赴宴,因為考慮到要回請,朋友約去喝咖啡他也再沒去過。“一套房子,讓我回到了‘解放前’。”范明感慨。

 

“收入是根本,在可支配收入有限的情況下,中產階層所附屬的其他東西也會消失。”范明說,高昂的房價將多數白領過濾出了中產階層的隊伍。

 

省社科院經濟研究所所長谷建全說,房價和物價上漲確實對很多人的生活產生了巨大的影響,國家需要出臺有力舉措,抑制房價和物價的上漲。

 

兩會上,溫家寶在政府工作報告中明確,今年的首要任務就是穩定物價,房價更是監控的重點,穩定房價不力,政府要担責。

 

我國十二五規劃綱要則稱:在十二五期間,加快健全以稅收、社會保障、轉移支付為主要手段的再分配調節機制。合理調整個人所得稅稅基和稅率結構,提高工資 薪金所得費用扣除標準,減輕中低收入者稅收負担,加大對高收入者的稅收調節力度。同時逐步建立健全財產稅制度。調整財政支出結構,提高公共服務支出比重, 加大社會保障投入,較大幅度提高居民轉移性收入。



支招

 

為低收入人群搭建向上流動的“梯子”

 

有時,李玲非常沮喪。她覺得,在可以預見的日子里,自己無法晉升,也沒再創業的可能,除非自己“中了500萬”。

 

李玲很想去一家國企上班,但沒一定的社會關系,想進那家單位“比登天都難”。“我大學同學一畢業就去了,我能力又不比她差,誰讓人家有個當領導的爹呢。”李玲有時不服氣,憑啥自己不能進入那個高收入群體。

 

其實,這樣的現象并不少見,大學生就業中就出現了不少“拼爹”游戲。

 

在宋向清看來,一些高收入行業,比如銀行、通信等行業,確實存在人為設置門檻、體制問題等,導致上行通道不順暢。

 

他認為,當民眾失去向上流動的平等機會時,被“鎖定”也就難以避免,“窮二代”、“新生代農民工”、大學生“蟻族”等就是一個個鮮活的例證。

 

“政府應進一步進行改革,打通上行通道,一個社會的流動渠道越通暢,社會結構才會越穩定。壯大中產階層,更要培養好后備軍。”宋向清說。

2015-11-20 19:28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民族主義思想大師
章太炎(1869年1月12日-1936年6月14日),原名學乘,字枚叔。嗣因反清意識濃厚,慕顧炎武的為人行事而改名為絳,號太炎。中國浙江餘杭人,清末民初思想家,史學家,樸....
高文費而隱 古德潔無華
楊霽園先生是民國時期寧波的一位大儒,一生致力于教育、述著,著作宏豐,在國學、文學等方面成就卓著,更兼他品行方端、至誠至孝,自1940年去世后,鄉人及門生一直追思不息。但楊....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