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體驗人情冷暖,學會永不放棄
字體    

沒完沒了的一夜情
沒完沒了的一夜情
陶思璇     阅读简体中文版

陶氏英合咨詢公司首席簽約專家。國家心理咨詢師,情感關系作家;中國單身女性網創始人;媒體常駐情感專家,暢銷書《向幸福出發》作者。情感郵箱:sandytao@taosway.com

一夜情發生在男人身上,已經不是什么新鮮事可談,可是一夜情如果發生在女人身上,而且是很多次的一夜情,多少會讓人有些詫異,難道女人不是希望情感穩定、希望獲得婚姻的嗎? 


       其實,對于親密關系的恐懼和向往,性別差異遠不在重要影響力的名單之上,排在首位的就是價值觀的差異。這是著名精神分析治療大師曾奇峰先生的精彩總結。

       喜歡一夜情的她(他),到底在懼怕著什么?又被什么所吸引?

       【真實個案】

       瑞兒是某知名公司的財務總監,今年剛滿30歲,憑借著自己的工作能力做了公司股東,在公司里有著舉足輕重的重要作用。

       瑞兒很漂亮,美院畢業的高才生,油畫畫得相當棒,屬于抽象派青年畫家。

       很多人都說,瑞兒是個藝術家,骨子里是藝術家的不安分,所以才會一直單身。

       沒有人看到過瑞兒和男生約會,除了瑞兒特別貼心的兩個閨中蜜友雪琴和曉芬。

       曉芬是瑞兒的高中同學,兩個人一起從山區考到北京來,曉芬學的是物理。

       雪琴是瑞兒在一個商務餐會上認識的新朋友,一個在意大利品牌公司工作的學中文的女孩子。

       業余時間雪琴喜歡寫作,瑞兒也一直想一部驚世駭俗的長篇小說,兩個人一見如故,成了很要好的朋友。

       瑞兒跟著雪琴認識了很多很不錯的男人,已婚的多,未婚的少,從中年紳士,到青年才俊,中國人、外國人,瑞兒很容易就跟對方開始眉目傳情來往密切,而且基本上都是第一次見面就直接去賓館開了房,以后其中的很多人都成了瑞兒的好朋友,有的繼續保持性的往來,而有的則只是單純的沒有性關系的普通朋友。

       準確地說,瑞兒的生活里從來都不缺乏性,有的是一夜性,有的是多夜性,但統統都不會涉及到情。

       瑞兒對雪琴說,她從男人的性里可以直接感受到男人的本質,覺得他們其實挺虛弱的,根本就是沒長熟的孩子,不管他的生理年齡有多大。

       瑞兒對男人完全沒有要求,來了就來了,走了就走了,從不談論有關愛情,更不會論及婚姻,仿佛她需要的只是性。

       起初雪琴以為那只是瑞兒偶然的任性,后來這樣的事情發生的次數多了,雪琴開始了解,瑞兒只需要一夜情,天亮就分手。下一次的約會也不過是又一次一夜情,并不會因為同一個人出現而讓自己的心發生改變。

       雪琴問瑞兒,為什么要這樣。

       瑞兒說:“我也不知道。只是覺得對男人沒什么好要求的。我也不相信那么容易就上床的男人,會對這個女人有多認真,大家不過都是玩玩罷了。”

       雪琴問瑞兒,對那些男人是否有好感?

       瑞兒說,當然是喜歡他才會跟他上床,只不過喜歡就是喜歡,不代表著什么,也代表不了什么。

       雪琴問瑞兒,既然喜歡,為什么不放慢上床的速度,讓感情變得持久一點?

       瑞兒無語,沉默良久,看著遠方說,也許是因為內心深處從來多不相信愛情,更不相信婚姻。

       雪琴也沉默了。她驚訝于看起來那么快樂獨立的瑞兒,內心竟會有這樣深徹的絕望。

       今年的春節,一個和瑞兒一直保持著性來往的英國男人向瑞兒求婚。瑞兒把這事兒告訴了雪琴,對雪琴說:“他真是瘋了。一夜情竟然玩到了結婚上,莫名其妙。”

       雪琴也很驚訝。

       瑞兒說:“我估計他是受了什么刺激,大概是跟別的女人求婚被拒,大受刺激,所以來我這兒找平衡來了。”

       雪琴問她怎樣回應。

       “當然是拒絕啦,這還有什么好想的。”瑞兒立刻回答。

       “跟他不過是一夜性玩成了多夜性,次數的遞增而已,跟一夜情并沒有任何本質區別,我才不相信他真的是想跟我結婚,我也不想那么傻兮兮地上當,回頭哪天他清醒了,后悔了,我還得被他甩。”瑞兒說。

       “那你就這樣一直玩下去嗎?”雪琴問。

       “再說吧。也許哪天我覺得累了,想結婚了,就隨便找個靠得住的人嫁了,全心全意做個家庭主婦,也說不定啊。這個世界,一切皆有可能,呵呵。”瑞兒還是一貫的樂觀。

       直到現在,瑞兒依然在玩著她的一夜情的游戲,去參加各種主題聚會,認識有意思、有品質的男人,上床,放棄。

       瑞兒說,她時常覺得自己是一個男人的心,長錯了承載的身體,所以才會這樣的不定性,這樣的疏遠婚姻。

       雪琴和曉芬都覺得瑞兒說的是對的,她有一顆長在女人身體里的男人心。

       到底是不是,連瑞兒自己都不知道。

       瑞兒的一些零碎故事:

       瑞兒一直說,她的童年生活很快樂。可是瑞兒在接受催眠治療的時候,看到的卻是一個又一個被恐懼完全淹沒的畫面。

       對于童年,瑞兒的記憶幾乎完全空白,而她的潛意識也一直在拒絕回憶。

       當我們遭遇到重大創傷的時候,第一反應就是大腦屏蔽,把有關創傷的記憶從意識中全部刪除,卻留下了巨大的陰影在我們的潛意識里,時刻影響著我們后面的人生。

       瑞兒說,父母很相愛。可是她所描繪出來的家庭畫面,卻并沒有溫暖的感覺,更多的是一種空洞。

       像許許多多的家庭一樣,瑞兒的父母之間也是靠他們共同認定的責任和義務維系著。

       瑞兒從中學習到了情感關系的不可信任。

       從瑞兒的畫里,我們更多看到的是迷茫,是迷失,是無助,像一個無助的嬰兒被遺棄在荒蕪人煙的大山里,生命像一滴露水,隨時都會消失。

       在幾次的治療過程中,瑞兒一直都很排斥對童年經歷的回憶,后來干脆自動放棄了繼續接受治療。她說,一切隨緣吧,過去的已經過去了,再去回想實在沒有什么必要。

       我們都很清楚地看到,包括瑞兒自己其實也很清楚,她是在逃避。

       瑞兒的治療結束了,結束在她自己的決定之下。她按照她自己的意愿繼續做著自己的主人。

       瑞兒的通關秘籍:

       存在即為合理。

       如果瑞兒能夠在這些隨意發生的性關系當中獲得快樂和滿足,這樣的一種生活方式也沒有什么問題。

       但瑞兒并不快樂。在她的心里,一直藏匿著很多很多的不快樂。

       瑞兒開始生病,經常會感到腰疼,常常疼得她不敢動。瑞兒去醫院做了很多次檢查,一直沒有任何病變結果,只是莫名其妙的疼。

       這種沒有緣由的慢性疼痛,99%都是心因作用下的結果。

       如果瑞兒能夠正視她的過去,接受長期的專業心理治療,找到自己在親密關系當中恐懼著些什么、有哪些期待未被滿足等等問題,相信瑞兒會發生很大的改變。

       有一位著名的心理學家曾經說過這樣一句話:當我們害怕死亡的時候,我們不敢讓自己好好地活著。當我們害怕失去的時候,我們干脆從一開始就不讓自己好好的擁有。

       瑞兒就是典型的自我放逐,從一開始就讓自己處于一個被動的位置和角色,不給自己機會去好好發展一段相對穩定持久的親密關系,用這樣的自我放棄,來對抗她對分離、失去的巨大恐懼。

       同樣的原理也適用于那些總是處理不好親密關系的男男女女,瑞兒只是讓自己走到了極端而已。

       想要擁有一段優質的親密關系,首先需要讓自己學會正確面對分離。越是健康的愛,也就意味著更多的分離,因為有能力給予彼此更多的自由和空間。

       親密關系需要學習的,不僅僅是如何去愛,也包括了如何分離。當我們學會了安全分離,我們將不再懼怕任何的失去,因為,我們知道,我們已經擁有了足夠的能力去承受生命中的各種可能,成功、失敗、愛、以及失去。我們知道,這就是我,這就是人生。 

2012-03-16 21:58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高文費而隱 古德潔無華
楊霽園先生是民國時期寧波的一位大儒,一生致力于教育、述著,著作宏豐,在國學、文學等方面成就卓著,更兼他品行方端、至誠至孝,自1940年去世后,鄉人及門生一直追思不息。但楊....
傳奇人物傳記 風華絕代 物華天寶
此間選取古往今來傳奇人物的傳記與軼事,事不分大小,趣味為先,立意新穎,足以激越古今。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