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體驗人情冷暖,學會永不放棄
字體    

我們能不能先談談心再上床?
我們能不能先談談心再上床?
煙雨秦樓     阅读简体中文版

記得有個男人在與我聊天時,很冒昧(“冒昧”是他說的)的問了我一個問題:像你這么可愛的女人,一定有很多男人追吧。
我笑而不答。

        我不回答這個問題,是覺得答案其實不在我這里,而是在問我的人那里。既然覺得我很可愛,那自然有的是男人愛。如果沒有男人追,我肯定不甚可愛。
當然,我能夠理解,離異多年而沒結婚的女人,總是會讓人產生很多的困惑,就如同三十大幾的男人還處男著也會被眾人懷疑,并且生出許多科學的非科學的、理性的非理性的、公正的非公正的猜測。


        或許他只是想從我的嘴里證實一下,到底有沒有男人追我。可是,他沒有替我想想,倘若我說,沒有。他一定要特驚訝的反問:那怎么可能!倘若我說,有啊,不但有,還很多呢。那他必定要追加一個問題:既然有很多,怎么還單身?就沒有一個入得了您法眼的?您的眼界也太高了吧。——這是可以直白的對我說的話。不能直白的話或許會是:哼,鬼才相信有很多人追你,你以為你三口百惠啊;有男人向你求婚,你會不立馬答應了?

        因此,這個問題就比較的不好回答。


        于是,我們的話題就很自然的往愛情的臥室里進一步深入。

        我說,愛情是要憑感覺的,有了感覺還要看緣份的。所以,不是我說想結婚就可以結婚的。

        對方認同。然后終于控制不住吱吱唔唔、藏藏掩掩、迫不急待的問出了估計是最想知道的一個問題:俗話說,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你恰好介于如狼似虎的年齡,

        你會耐得住獨守空房的寂寞?

        我再一次笑而不答。

        其實我的笑已經表明,我不想就這個問題再探討下去。


        但是對方不肯放過我。不知道是他太笨了呢還是他實在想要知道像我這樣的女人,是如何熬過獨守空房的日子的。

        他很小心翼翼的又很堅決的深入的問:就真的沒有過沖動?我是說生理上的?如果有,如何解決的?

        我開始覺得談興索然。我說,我想,你忘記一句很經典的話了,女人是先有愛才有性。一個沒有戀愛的女人,何來性的沖動?

        難怪。他顯出略有所思的樣子。

        難怪什么?這次輪到我好奇了,忍不住也問了個問題。

        難怪你這么多年身邊也沒個男人。現在的男人哪有時間先和你愛來愛去。如果你試著先和他上床,我估計你嫁出去的機率會大很多。

        他說完這話,有些緊張的看著我,可能說完了才發覺太露骨了,臉上的表情很復雜,不知道是后悔還是后怕。

        我偏著頭,很仔細的看他,他慌亂的不敢直視我。

        我突然就笑出聲來。


        你怎么啦?我收回我的不禮貌。他說這話讓我覺得這實在還不算個很差勁的男人,至少最關鍵時刻還能夠懂得照顧到女人的感受。

        我止住笑,說,你真聰明。我在想啊,我沒把自己嫁出去,的確在于,我想戀愛。而想要和我先戀愛后上床的男人,在現實生活當中,又的確少而又少。男人對于我的身體會比我的思想更感興趣,而我恰恰對于男人的思想比男人身體更有興趣。這種興趣上的南轅北轍,直接導致的是我還沒來得及進入戀愛程序,戀愛就已經被取消。你知道嗎?每一次我都會對追得猴急的男人說同樣一句話:能不能,我們先談談心,然后再決定是否上床?然后得到的回答是:談心嘛以后再好好談,慢慢談,我們來日方長。我馬上否定了對方的以后談,我堅持要先談。然后與這個男人一般就沒有了來日。呵呵。

        
        看我沒生氣,與我談話的對象變得大膽起來。他很認真的問我:在我們男人看來,性的確在愛情中占了相當重要的比份,男人總是把女人愿意與他們上床當作了真正愛他們的表現。那么,既然你不能改變男人,為什么不試著改變自己呢?

        改變自己?你的意思是,我與男人的愛情應該先從軀體開始?

        當然不是。我的意思是,不要老是拒絕男人對于身體的愛撫。你不要錯誤的以為,男人只是喜歡虛擬的與你作靈魂上的交流。對于男人來說,身體的親密接觸,更能引發出愛的激情。

        可是,萬一軀體交出去了,并且進行了深度的彼此撫摸,可是靈魂的戀愛遲遲沒跟上,那咋辦呢?那我還是嫁不出去啊。

        說完這話,我們都愣了一愣,他被我的話嚇愣了,我被他愣住的表情嚇愣了。然后我們禁不住放聲大笑。


        結束聊天后,我發了很久的呆。準確說,應該是我就男女問題和我如何才能夠嫁出去的問題思考了蠻長時間。但是我得不出一個挺好的結論。這讓我很有些郁悶。

        不容置疑,性愛是愛情生活中很重要的一部分。回顧人類的歷史,當人類真正懂得尊嚴為何物時,我們就開始懂得尊重這種用身體將愛情表達得淋漓盡致的行為,那種圣潔那種神秘曾引發過人類無數甜蜜而美麗的遐思。只是,這樣美妙的境界,倘若沒有戀愛生動的過程作鋪墊,作梯子,是絕對無法登臨的。

        男女的戀愛過程,是一行行美麗的詩句,意境深遠;是一曲曲動人的旋律,韻味悠長;是一篇篇抒情散文,鐫永含蓄。恍如釀酒,隨著時間的積累,芬芳一點一點溢出來,漸漸填滿我們能夠感知的空間;又如同海水漲潮,一浪,一浪,波瀾陣陣,最后終至于高潮疊起,那是何等的壯觀!

        是的,從相識,到相知,到相戀,到最后的靈與肉合而為一,是環環相扣,是水道渠成,是瓜熟蒂落。試問,哪一個過程能夠省略?哪一個情節可以跳讀?哪一個章節可以刪除?


        我們的先輩曾把“洞房花燭夜”與“金榜提名時”相提并論,足見新婚初夜是何等的美妙和讓人心滿意足。當然,那個時候,“洞房花燭夜”是沒有什么靈魂交合的內容的,更多的是指完成了人生的一件大事,是應該志得意滿的。而今天,在我看來,“洞房花燭”之所以誘人,當是男女兩人完成了一段精神戀愛之旅后,進入更具實感的體驗和品味,是更深刻的閱讀對方思想的載體,是以最多的溫柔和最火熱的情懷來感激能夠承載那個讓你愛著戀著敬著的靈魂的載體——那種精神與肉體的相融相合,那種靈魂與知覺的水乳交融,每一念想,都要令人幸福得顫抖。


        然而,男女情愛發展到今天,愈來愈被濃縮,并逐漸成為“精華”,成為一道速食,隨時可以拿來享用,那就是床第之歡。

        于是,“一夜夫妻百日恩”這話,也就不再是真理。多少做了一夜甚至好多夜的夫妻,都搞不清楚對方真實的姓名真實的年齡真實的出生地真實的其他個人資料。穿好衣服,各自出門,你東我西,一切便隨風而逝。我想,能夠有百日之恩的,絕對不是因為那一夜的夫妻情份,而是因了能夠成就那一夜情份的情份積累的過程。

        于是,當初被視為神圣的處女膜轉眼之間也面目全非。男人內心深處其實還是特別想要獲取一個女人的處女地進行或精致或粗糙的耕作,卻不再相信能夠真正獲取到那樣一片純粹的田地;女人其實也特想要留守自己的初吻和初夜,卻不再相信留守有多少意義,也不知道究竟該留守給誰了才具有真正的意義。男人以自己擺平了多少女人的身體為驕傲,而女人想要速戰速決最好的辦法也就是把自己的身體赤裸裸的拱手送出。

        于是,愛情美好的過程就犧牲在男人和女人共同不信任、共同貪圖生理享受、共同急于各取所需的基礎之上。
那片愛情的處女地啊,仿佛經歷了一場慘烈的戰事,變得一片狼籍,滿目蒼痍。


        導致此種結果,是因為現代人太過忙碌?沒有更多的時間進行愛情的過程,而情愛又總是像狐妖一樣,其魅力令人無法抗拒,于是只好采用快食的辦法,很直接的消化愛情的結果?真的是這樣嗎?愛情最后的結果真的就是上床嗎?

        可是為什么我們又有大把大把的時間泡在網上泡在酒吧泡在牌桌之上?

        為什么我們又總是有很多的精力不斷的征服形形色色的身體?

        那么是人性的失落和退化么?

        其實靜下心來想想,我們真的很寂寞,真的很懷念處女膜神圣不可玷污的時代,真的很懷念戀愛深遠悠長的過程。

        女人想念,男人也同樣想念。

        ……

2012-03-17 01:27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散文大家曠達風趣
梁實秋(1903年1月6日-1987年11月3日),號均默,原名梁治華,字實秋,筆名子佳、秋郎,程淑等,中國著名的散文家、學者、文學批評家、翻譯家,華人世界第一個研究莎士....
傳奇人物傳記 風華絕代 物華天寶
此間選取古往今來傳奇人物的傳記與軼事,事不分大小,趣味為先,立意新穎,足以激越古今。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