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歷史思潮 >>> 民初教育及人才培養
字體    

你所知道的學習方法,都是錯的!
你所知道的學習方法,都是錯的!
果殼網     阅读简体中文版

 

上課的時候記筆記?哪門功課不行,就集中精力專項突擊?自習的時候不要晃,選好一個地兒安安穩穩地待那兒學習?你還在這樣學習嗎?不要被騙了:這些被我們奉為良好學習習慣的東西,恰恰是冒了學習正道的大不韙。

  英文原文:Everything You Thought You Knew About Learning Is Wrong

  原文發布于 2012 年 1 月 29 日 

  文 / Garth Sundem

  譯 / 小老鼠汪


  前不久,我有幸采訪了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 “學習和遺忘實驗室” 主任,心理學特聘教授 —— 羅伯特 · 比約克(Robert Bjork)。要說往腦子里狂塞東西還不掉出來,比約克就是這方面大大的專家。

跟比約克談過后我發現,我所知道的關于學習方法的一切,都是錯的!

  一開始,比約克問我說,當我面前堆了一摞書要啃的時候,我會怎么辦。

  “人通常會一塊兒一塊兒地整,” 比約克說, “干完這個再干那個。”

  正確地學習方法,應該是交換著學,學會兒這個,再學會兒那個。 好比你要練網球的發球,你不應該花一個小時的時間苦練發球,而應該把反手擊球、截擊、扣殺和步法,結合起來交換著練。“這就增加了難度,” 比約克說, “而人們往往容易忽略這些不是立竿見影的效果。”

  專注地練一段時間能讓你的發球水平有一個明顯的提高,而交換著練習則能夠使你在很多技能上,都往前邁出小小的一步,你幾乎無法察覺自己有所提高。然而,隨著時間的推移,這些小小的進步累積起來,將會比你花同樣多的時間,去一項一項單獨掌握每一個技能所獲得的提高多得多。

  對此,比約克表示,交換練習用得好的話,能讓你把各項技能都相應的 “座” 到位。 “把一個知識點跟記憶中的其他東西聯系起來學,這樣的學習會更加有效,” 他說。需要注意的一點是:交換著練習的這些小技巧,要同屬于一個大的技能才行。如果你想學打網球,那么你交換著練習的應該是發球、反手擊球、截擊、扣殺和步法,而不是發球、花樣游泳、背誦歐洲國家的首都和學習用 Java 編程。

  同樣,只在一個固定的地方學習當然很好,前提是你只需要在那個地方才會用到你學的那些東西。如果你想在宿舍、辦公室或者圖書館二樓自習室等等以外的地方,也能回憶起你所學的知識,比約克建議, 不妨在幾個不同的地點換著進行自習 。

  無論你是學數學、學法語,還是學社交舞步,交替著學和換著地點學都將適用。類似的還有一個叫做 “時間間隔效果”(spacing effect),這一概念最初由赫爾曼 · 艾賓浩斯(Hermann Ebbinghaus)在 1885 年提出,學習的時候,復習要隔開一段時間,會學得更好。

  “如果你學了之后不練,研究表明,中間隔的時間越長,你忘的就越多,” 比約克說。

  但有趣的是: 如果你學了之后,隔一段時間再學,這時候你隔的時間越長,復習的時候你學到的東西就越多。 比約克表示: “當我們從記憶中提取信息的時候,我們做的不只是說它在那里就行了。記憶不僅僅是回放。我們這次取出來了的東西,下次要取的話,取起來就會變得更容易。我們每次取的過程越難、涉及的東西越多,整個記憶就越有效。”

  注意這里所說的是 “我們這次取出來了的東西”(沒取出來是沒有用的)。所以, 從學完到你開始復習的時間,應該是你剛剛好要開始忘記的時候。 這樣,你越是拼命地回憶之前學過的東西,你復習的效果就會越好。如果你學完之后馬上復習,就沒有這個效果了。

  同理,比約克還建議說,筆記最好下課之后才開始記,以強迫自己回憶課上講過的東西; 而不是在課堂上記,黑板上有啥抄啥。你必須下苦功才行。你花的工夫越多,你學到的就越多,你當然也就越牛。

  那么,關于遺忘呢?

  “趕緊忘掉你知道的 ‘遺忘’ 的定義吧,”比約克說, “人們通常認為,學習就是在記憶里面修東西,而遺忘呢,則是把你修起來的東西給拆了。但在某些方面,反過來說才是對的。”

  這么說吧,只要是你學過的東西,其實是一直待在你記憶里不會忘的。你還記得你兒時好友的電話號碼嗎? 記不得了? 那好,比約克說了,如果這時候提醒你一下,那么你回憶起這個電話號碼的速度和印象,會比讓你重新記一個新的 7 位數電話號碼,要迅速和清晰得多。所以這個舊的電話號碼不是被你忘記了 —— 它一直待在你腦海里的某個地方 —— 只是把它取出來有點兒麻煩就是了。我們一直把遺忘當成是學習的死對頭,這也算是冤案一樁。學習和遺忘的關系有點兒像是共生,實際上遺忘對記憶還有幫助作用。

  “人腦有無限的存儲量,要是什么都回憶得起那就糟了,” 比約克說, “試想一下,你記得你住過的所有地方的所有電話號碼,每當有人問你電話號碼的時候,你必須把這一長串電話號碼都給理一遍才行。” 我們忘記舊的電話號碼,或者把它們埋于記憶深處,回憶夠不到的地方,方便我們迅速提取出現在使用的那個電話號碼。被你恨得牙癢癢的敵人(我就是忘性大),其實更像是默默守在一旁的伙伴(吐槽:防止你因為一直忘不掉以前的糗而自絕于寰呀!)。

2012-04-04 20:42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孫中山的啟蒙者
近現代的嶺南,湧現出大批引領中國前行的先驅者,近代改良主義者,香港華人領袖何啟便是其中的一位。他不僅是孫中山在香港西醫書院的老師,更是孫中山走向革命道路的思想導師。
傳統官僚翰林總統
徐世昌(1855年10月24日-1939年6月5日),字卜五,號菊人,又號水竹邨人、弢齋。祖籍浙江寧波鄞縣。清末民初,曾為北洋政府官僚。1918年,徐世昌獲段祺瑞控制的安....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