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把老板逼瘋的10種員工

人文精神  >>>  體驗人情冷暖,學會永不放棄

我的一些員工曾經讓我很想勒死他們。我也曾經遇到過想勒死我的CEO.我不會責怪他們。有時候我會很煩人。但是總的來說,長處多余這些微不足道的問題,所以沒有發生什么犯罪行為,每個人都在工作里活了一天又一天。

    盡管如此,一些員工卻如此煩人,如此妨礙你完成工作,以至于你甚至開始問自己最初為什么要雇傭他們。

    當一位著名的高科技公司CEO厭煩了某個員工的時候,他會看看這個家伙的薪水,然后想,“他是否值得?”如果答案是“不”,這個家伙就會被開除。這是真的。

    現在,高管和經理們可以而且愿意忽略各種奇特或古怪的行為,只要員工能夠完成工作就行。但是特定類型的員工似乎無法阻止自己創造的問題比解決的還多。對于這些人,他們完全不配得到自己的薪水。

    我通常不喜歡給人貼標簽,但是這次我要為這十種行為類型分類,這些行為會把老板逼瘋,他們真的會對號入座:

    我很重要。太把自己當回事。每一次當你需要什么的時候,他都必須檢查自己的時間安排或者鬼知道的什么東西,然后才能回答你。或者他有各種各樣的問題和關心,也關心各種能夠讓他聽起來很重要的細枝末節。這很煩人,以至于你難以忍受,一段時間之后就會想換個地方。

    惹麻煩的倒霉鬼。有些人總是無法完成工作,或者無法按照某種方式完成工作。為什么事情會出錯,他們總是有各種各樣的原因,但是從來都沒有好的建議,能夠更好地做成某件事,或者讓事情變得不同。他們總是在惹麻煩或者無端辯論。這些人只會消耗組織的能量。

    吃驚!在一次籌備IPO的工作中,由于要和所有的銀行家頻繁會面,我需要一些重要的收入預測數據。我給了某個人充足的時間——兩個星期——來完成這個重要的任務。到會議當天,壓力來了,他把預測數據發給了我,可是缺少了一大堆材料。當我找他的時候,他給出了各種不同的借口。一切混亂不堪。我沒有開除他,也許我應該那樣做。

    “相信我。”我不知道為什么,但是當一位我并沒有熟悉到可以真正信任的員工對我說“相信我”的時候,總是會讓我脖子后面的頭發立起來。如果我相信你,你就不必說出來。如果我還不信任你,你就應該用自己的行為爭取我的信任。說這樣的話只能讓我想起各種不該信任你的理由。

    無所不知先生。對于我們這些做事的人來說,那些認為自己無所不知的人很討厭。這是古老的笑話。但是認真地說,最有成就的公司管理者總是知道他們所知甚少;問問題遠比知道答案重要。答案只能來自于經驗。所以當“房間里最聰明的人”表現得好像自己知道所有的答案的時候,我們知道他沒那個本事,他就將失去公信力。這不是一件好事。

    老頑固。我不知道為什么,但是一些人是如此地難以對付,如此地頑固不化,如果他們不能嚴格按照某種固定的方式做事——他們自己的方式——你會覺得天都要塌下來了。事情似乎關系到他們的工作,所以你只能讓步。也許這就是關鍵所在。

    高度緊張、用起來很麻煩的人。如果你剛開始一份工作,需要一些手把手的輔導才能順利進行是另一回事。我自己就是一個起步比較慢的人。但是一些員工會保持這種狀態。他們毫無自信,充滿了焦慮,需要你詳細地告訴他們需要做什么,還要告訴他們怎么去做,然后他們會拿每一件小事來和你確認,因為他們害怕出錯,害怕被追究責任。這很讓人悲哀,但是這也確實是個問題。

    用滔滔不絕的廢話浪費大家時間的人。在會議里,很容易認出這種人。他們就是那些總是必須知道我們為什么必須用這種或者那種方式做事,為什么不用其他方式的人。他們真的是在浪費所有人的時間,聽他們嘮叨各種廢話 ——或者只有這樣,他們才能不用做任何真正的工作。

    出現在每個人的工作里。我曾經工作過的每個地方都有一名員工會涉足一切。從表面上看,他們似乎很有用,熱心助人。他們希望幫助任何人做任何事。可是任何事里并不包括實際的工作,這就是問題所在。過了一段時間你意識到他們所作的一切都是消遣,為了感覺重要,或者在不做什么的情況下依然能夠打發時間。

    “這是原則問題。”無論什么時候,如果有人在工作中說,“這是原則問題”,我都會感到緊張。我并不是指那種真正的道德困境或者說某些違法的事。我說的是某種主觀的感覺,例如,“我不理解為什么是約翰而不是我得到了所有的贊揚和晉升。這并不會妨礙我,但是這是原則問題……”這種說法僅僅是某個覺得自己并沒有得到應得的報償的一種代碼。

    那么,哪種類型的同事或員工讓你覺得要發瘋呢?


網載 2012-04-23 21:41:55

[新一篇] 99%的男人都不知道的吸引女人正確方法

[舊一篇] 你真的有想象中那么忙嗎?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