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歷史思潮 >>> 名人論史——近當代作家的史學觀點
字體    

丁咚:謠言和黑話為什么流行?
丁咚:謠言和黑話為什么流行?
轉載自愛思想網www.aisixiang.com
丁咚     阅读简体中文版


 某報26日發表社評《堅守社會對謠言的抵御防線》,對“最近一段時間,一些謠言在互聯網內外擴散”進行了強烈批判,稱它們是植入社會的理性系統的“病毒”,并上綱上線地將之定性為“激進主義經過草根打扮的表演。它實際要的是在現行政治框架外營造一個公眾認知的另一個世界,不斷腐蝕現行體制內的權威認同。”“似乎有意讓謠言成為脫離現行體制控制的‘新政治軸心’”。
 但是,另一方面,它對“謠言”產生的原因以及隱藏在其背后的中國社會的深層弊病,則輕描淡寫,乃至予以粉飾。
 大家都知道,是什么樣的“謠言”觸痛了這家媒體,并讓他們如同被捏了痛處般地跳起來,把槍口對準了眼巴巴渴望得到最基本的“知情權”的國民。
 這篇社評沒有提到的是,現在跟“謠言”一樣流行的是“黑話”,什么“西紅柿”、“護士長”、“天線”、“輪胎”等等,在互聯網上如滔滔江水,綿綿不絕。
 這種謠言和黑話并駕齊驅大行其道的奇特景象,是我們當今時代最值得為后世人緬懷的“歷史事件”之一,若干年后,當某位社會學者研究起這段歷史時,它們是難以忽視的表達中國社會民心和現實狀況的最有力素材之一。
 我不知道這篇社評出臺的背景是什么。是代表官方的立場呢,還是代表媒體的立場?如果是代表官方的立場,那自然尚可讓人們理解,畢竟是走狗嘛,走狗就該干走狗的事。如果是代表媒體的立場,那么媒體是承載人類良心和傳輸社會正義的工具,從全世界的角度說,沒有人會懷疑這一點。不過從咱們這個小環境來說,也不一定,不是經常聽到有人問記者“是代表某某,還是代表某某”嘛。這不是,與這篇社評發表的同一天,畢節縣駐貴陽辦事處的某主任就再次向某報記者問了這個看起來傻呼呼卻異常真實的問題。
 對這家媒體的從業人員,我們只能說“怒其不爭,哀其不幸”,他們根本沒搞清到底是誰在養著他們。他們只看到了一塊肉,吃起來有滋有味,只曉得有人將它弄來烹調得美味可口,卻不知道這塊肉是國民的血汗。正因如此,它才會如此將國民視若仇讎,污蔑他們在傳播“病毒”,甚至居心叵測地從政治的角度予以批判。真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其實,無論是所謂的“謠言”,還是“黑話”,都是我們的這個時代國民最無奈、最痛苦的選擇,是我們這個社會血淋淋現實的真實展現。有誰不希望通過正常的渠道了解關于我們這個國家和社會各方面的盡可能多的準確的信息,非得要通過這種不怎么“榮譽”的方式傳播難經大雅之堂的“謠言”?有誰不希望光明正大、堂而皇之地說那些“白話”,非得要去煞費苦心編寫那些耐人尋摸的“黑話”?眾所周知,傳播這些“謠言”和“黑話”者,都是具有一定的知識水平(沒有一定的知識水平,就無法掌握互聯網這個工具)的“知識分子”,而且能夠造成“謠言”和“黑話”流行的,往往都是高層知識分子或者具有一定社會影響力的意見領袖。這些人,何苦要自己跟自己過不去,撇開正常的渠道和正常的方式,說那些“謠言”和“黑話”?
 不深思這些問題而貿然地下結論,并對其進行政治攻擊,不僅是犬儒主義的表現,更是喪盡天良的蠢行。
 媒體,正應當對國民關心的新聞事件進行追蹤報道和深度剖析,以滿足國民的知情權,并讓大家有機會參與國家政治和社會事務,監督政治運行和官員操守。令人詫異的是,它們做不到這一點,不以為恥,反以為榮,帶著十足的惡意對國民曲線要求真相的努力橫加指責,實在大跌人眼鏡。作為媒體,作為信息傳播合法的渠道,無法為公眾提供及時和準確的信息,已經使其失去了道義上的權威,沒有資格對“謠言”的傳播予以最低程度的批評,更無須說政治批判了。
 為什么“謠言”、“黑話”紛起?因為國民無法從任何渠道以任何方式獲得當前他們迫切想知道的信息,以至真相。越是那些被遮蓋、封鎖得嚴密的消息,越能夠引起國民強烈的興趣。這是人與生俱來的誰也無法阻遏的本能。
 如上所說,“謠言”和“黑話”都是中國人曲線要求國家政治和社會生活真相的生動反映。而積極參與國家政治和社會事務,正是公民的基本特征之一。這也顯示,隨著市場經濟愈來愈成熟,中國的公民社會逐步成長。為什么曲線?那是因為直線難以得到。所有的媒體都和發表這篇社評的媒體一樣,是“國字號”的。除了少數開放性比較強的媒體外,多數媒體自由空間極小,更多的則與這家媒體如出一轍。既然如此,國民還能指望從它們那里得到這個國家和社會的基本真相?
 難道我們還有其他任何管道獲知真相嗎?在我們這個內向的大一統的國度內,權力缺少有效制衡,也缺乏有效監督,事實證明,我們無法從其中獲得那些我們感興趣、想知道的真相,除非是有利于樹立其正面形象的信息,雖然各級政府都建立了新聞發言人制度。
 歸根結底,難道這些所謂的“謠言”是空穴來風嗎?同樣,無數事實證明,它們都是其來有自的,并非純屬虛構,當然在傳播的過程中難免有部分“失真”或“夸大”或兩者并行的情況,但與其基本事實相比,又何足道也?比如近期發生的西部事件,最初就是“謠言”傳播的,后來讓國外知道了,有關國家進行了“事實性辟謠”,最后出口轉內銷,迫使有關方面改變“說辭”,出面澄清事實,如此說來,“謠言倒逼真相”又有什么過分呢?
 而這些有事實依據的“謠言”之所以在互聯網大量流行,不外乎當事人或者知情人有意無意的透露。對于有些人來說,屬于無意,親友之間或者互聯網上,只字片語,都有可能泄露秘密。對于另外一些人來說,有的出于難言之隱,有的出于社會責任,有的出于宣泄私憤,將那些原本“應該”保密的事項通過各種途徑暴露出來。能夠當事或者知情的恐怕都是人中之鳳,非一般人可言,可笑的是,發表社評的媒體卻對著普通“刁民”發飆,真是吃錯藥了。
 那些“黑話”在互聯網盛行,地地道道是我們這個時代最難以置信的黑色幽默之一。在一個標榜開放的社會,一個《憲法》明確規定了公民自由權利的社會,一個最高人民政府首腦反復重申“創造條件讓人民監督政府”的社會,公民們無法言說那些大“白話”,卻要費盡心思編織既隱晦又形象的“黑話”,在互聯網小心翼翼地進行傳播,該是多么可悲,又該是多么可笑?
 這只能說,“白話”無容身之地,時時要遭受被“抹黑”,乃至剪除的命運,因此才使得“黑話”堂皇登場,在人們之間口耳相傳、網網相傳,向人們傳遞真相、真理和真情。
 國民對“謠言”、“黑話”充滿熱情,使其占領互聯網的更深一層底蘊是,他們對隱藏在“謠言”、“黑話”背后的事件運作不放心,對那些掩蓋真相的行為不滿意,對通過公開渠道發布的信息不信任。基于以上“三不”,可以看出“謠言”、“黑話”流行的真正內核是什么。概而言之就是權力運行暗箱化并缺少制衡,必然導致在經濟、政治、社會、文化等一切領域的非法和非道德行為泛濫;信息發布不透明、不公開,必然導致一些不利于自己的真相被強行封鎖、掩藏;在此情況下,那些公開出來的經過過濾的信息,又如何能支撐人們的信任?
 不可思議的是,“賊喊捉賊”,制造“謠言”和“黑話”的始作俑者,卻要無辜的國民負起責任,掌握話語權并不意味著可以一手遮天,當今時代,世界進步浩浩湯湯,非人力所能阻擋。
 制止“謠言”、“黑話”,主動權絕不在這家媒體所強調的國民身上。至于在何處,答案盡在不言中。
2012-04-27 03:24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革命先行者民國之父
孫中山(1866年11月12日-1925年3月12日),本名孫文,字載之,號日新、逸仙,廣東香山(今中山)人,是醫師、近代中國的民主革命家、中國國民黨總理、第一任中華民國....
清末民初學者大師
梁啟超(1873年2月23日-1929年1月19日),字卓如、任甫,號任公、飲冰子,別署飲冰室主人,廣東新會人,中國近代思想家、政治活動家、學者、政治評論家、戊戌變法領袖....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