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國平:愛的距離

歷史思潮  >>>  名人論史——近當代作家的史學觀點


 要親密,但不要無間。人與人之間必須有一定的距離,相愛的人也不例外。婚姻之所以容易終成悲劇,就因為它在客觀上使得這個必要的距離難以保持。一旦沒有了距離,分寸感便喪失。隨之喪失的是美感、自由感、彼此的寬容和尊重,最后是愛情。
 相愛的人要親密有間,即使結了婚,兩個人之間仍應保持一個必要的距離。所謂必要的距離是指,各人仍應是獨立的個人,并把對方作為獨立的個人予以尊重。
 一個簡單的道理是,兩個人無論多么相愛,仍然是兩個不同的個體,不可能變成同一個人。
 另一個稍微復雜一點的道理是,即使可能,兩個人變成一個人也是不可取的。
 好的愛情有韌性,拉得開,但又扯不斷。
 相愛者互不束縛對方,是他們對愛情有信心的表現。誰也不限制誰,到頭來仍然是誰也離不開誰,這才是真愛。
 好的兩性關系有彈性,彼此既非僵硬地占有,也非軟弱地依附。相愛的人給予對方的最好禮物是自由,兩個自由人之間的愛具有必要的張力,它牢固但不板結,纏綿但不粘滯。沒有縫隙的愛太可怕了,愛情在其中失去了呼吸的空間,遲早會窒息。
 心靈相通,在實際生活中又保持距離,最能使彼此的吸引力耐久。
 近了,會厭倦。遠了,會陌生。不要走近我,也不要離我遠去……
 孔子說:“唯女子與小人為難養也,近之則不孫,遠之則怨。”這話對女子不公平。其實,“近之則不孫”幾乎是人際關系的一個規律,并非只有女子如此。太近無君子,誰都可能被慣成或逼成不遜無禮的小人。
 所以,兩性交往,不論是戀愛、結婚還是某種親密的友誼,都以保持適當距離為好。
 君子遠小人是容易的,要怨就讓他去怨。男人遠女人就難了,孔子心里明白:“吾未見好德如好色者也。”既不能近之,又不能遠之,男人的處境何其尷尬。那么,孔子的話是否反映了男人的尷尬,卻歸罪于女人?
 如果說短暫的分離促進愛情,長久的分離扼殺愛情,那么,結婚倒是比不結婚占據著一個有利的地位,因為它本身是排除長久的分離的,我們只需要為它適當安排一些短暫的分離就行了。
 家是一個窩,我們當然希望自己有一個溫暖、舒適、安寧、氣氛濃郁的窩。不過,我們也該記住,如果愛情要在家庭中繼續生長,就仍然會有種種亦悲亦喜的沖突和矛盾。一味地溫馨,試圖抹去一切不和諧音,結果不是磨滅掉夫婦雙方的個性,從而窒息愛情,就是造成升平的假象,使被掩蓋的差異終于演變為不可愈合的裂痕。

周国平 2012-04-27 03:24:35

[新一篇] 周國平:天生的精神貴族

[舊一篇] 周國平:善良 豐富 高貴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