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歷史思潮 >>> 名人論史——近當代作家的史學觀點
字體    

戴建業:“中國的教育很成功”
戴建業:“中國的教育很成功”
轉載自愛思想網www.aisixiang.com
戴建业     阅读简体中文版


 北大校長周其鳳關于“美國的教育一塌糊涂”的高論一出,美國的圣誕老人笑得肚子發疼,神州大地的臣民吵得打架:有人說北大這位校長太弱智,有人說北大這位校長是高人,于是有人找出周校長在湖南演講的視頻,12月26日《中國青年報》還原了他的演講詞——
 “我們現在大家才都覺得美國的教育好,我們也在向美國學習,什么哈佛、MIT等等,其實美國的教育也不是那么好。它有它好的地方。怎么講?美國的教育對于培養合格的或者說優秀的美國公民,這是很成功的,因為為美國培養了那么多人才,把美國建成為這么一個很霸氣的強國。但是如果是從我們現在是個地球村,在培養世界公民這個角度來說,我認為美國的教育是一塌糊涂。它培養的人,也就是說他們感到驕傲的是他們的總統,哪個總統懂得尊重人家?就想欺負人家,就想把它的價值觀強加于人,就想按照美國說怎么樣就怎么樣辦。所以,從這個角度來說美國的教育是一塌糊涂,這是我的看法。”
 我看到鳳凰網和新浪網的報導后,寫過一篇名為《北大校長的底氣》的雜文,在中國選舉與治理網上獲得網友熱情支持,新浪網上很快就有網友建議我刪掉拙文,說我這篇文章是看了斷章取義報導后寫成的,新聞來源既然十分“片面”,我的文章自然不會“全面”。由于涉及到自己文章的信譽,我急急忙忙找到了周校長演講的視頻,發現鳳凰等網站的報導雖有截長取短之嫌,但并沒有歪曲校長大人的原意,周校長的確說過“美國的教育一塌糊涂”,不過,他是從“世界公民這個角度”說的。大家聽到了嗎,他不是從北大校長這個角度,不是從一個中國副部級官僚這個角度,而是從“世界公民這個角度”來看問題,所以他的話才有這種“高屋建瓴”的氣勢,所以妙語一出便舉世皆驚。
 作為國家的臣民,我不僅出生之初不能選擇自己的爹媽,出生之后也不能選擇自己的領導——爹媽是上帝給我指定的,領導是上級給我指派的。在我們這里,“上級”和“上帝”,政D和爹媽,都是同一的概念,大家從來都將二者奉若神明,歌中也常唱“D呵,親愛的媽媽”,每次填表第一項“政治表現”這一欄,幾乎一提筆就說“忠于……”、“擁護……”、“支持……”長期“被代表”和“被領導”的結果,我不僅不能從“世界公民這個角度”,甚至也不能從國家這個角度,只能以個人的眼光來打量世界,只能從家庭的角度來權衡輕重,只能從自身利弊來判定好壞,所以我眼中的美國教育和周校長眼中的美國教育完全黑白顛倒:我覺得“一派大好”,他認為“一塌糊涂”。毫無疑問,真理肯定在北大校長這一方,因為我是從卑鄙的個人角度坐井觀天,周校長是從高尚的“世界公民這個角度”“一覽眾山小”。
 這次我下定決心見賢思齊,像北大校長大人那樣從“世界公民這個角度”,來重估一下我們中國目前的教育。這才發現換一副眼光,便是另一番景象——從“世界公民這個角度”看,正如周其鳳校長所說的那樣,“中國的教育很成功”。我們和美國恰好相反,美國教育為自己國家“培養了那么多杰出的人才”,“把美國建成為這么一個很霸氣的強國”,中國這六十多年雖然給自己“培養不出杰出的人才”(錢學森的話),但我們造就了一大批胸懷人類的“世界公民”,也就是說,我們培養的人才毫不利己專門利人,最具有“國際共產主義精神”,天天念叨著世界上還有三分之二的人沒有解放;美國自己長期處于水深火熱饑寒交迫之中,他們培養的人才也都他媽的自私自利,總是只想著如何把自己國家建設得如何繁榮如何強大。
 周校長從“世界公民這個角度”得出的這一結論,與他發現“父母生下的你我是化學過程的結果”同樣美妙。一直到現在,圈內圈外都在埋怨我國高校管理的行政官僚化,學校領導的驚人腐敗,人文自然科學的計劃科研,課題和評獎中的行賄受賄,各種教材的老化單一……連中國人民大學前校長紀寶成也罵中國的大學都是“要錢不要臉”。原來這些批評、指責、咒罵,都是從狹隘的國家角度,甚至是從可恥的個人角度,所看到只能是一些陰暗歪曲的圖景,大家都沒有像北大校長周其鳳那樣具有世界胸襟和世界眼光。
 要說培養世界公民,在全中國乃至全世界要數北大清華獨占鰲頭。1949年以前只有清華等極少數學校是美國的預備學校,近幾十年北大急起直追,爭當美國預備學校的領頭羊,現在這兩所學校在這方面并駕齊驅,而且帶動全國學校都爭當留美預備學校。如今中國各地稍稍象樣一點的大學,城市鄉村經濟稍稍象樣一點的家庭,學習成績稍稍象樣一點的大中學生,無不把留學美國作為人生的首選,其次再選擇加拿大和歐洲。留學后只要能找到稍稍象樣一點的工作,基本上都愿意做一個“世界公民”。中國現在是美國最大的留學生來源國,也是美國最大的人才進口國。在這方面,周其鳳校長執掌的北大給全國人民作出了示范。
 中國的富人也像周其鳳校長一樣,大多數人具有世界胸懷。前不久一份調查資料表明,中國現在約有70%的富人已經、正在或準備移民,移民的首選國也是美國,其次才是加拿大。中國的人民公仆更具有世界眼光,級別越高的公仆子弟出國的越多,還有不少公仆將兒女太太都移民到歐美萬惡的資本主義國家,自己一個人在國內“裸官”,辛辛苦苦為國內的人民服務。
 中國公司老總和工人都具有“世界胸懷”,上個月商務部新聞公告說,中國出口到歐洲美國的食品,合格率都在99.5%以上,其合格率遠遠超過日本和韓國。日本產品向來以精致完美著稱,我們出口到歐美的食品合格率竟然超過日本,可見我們對歐洲美國人民的責任感有多強,我們對世界人民的愛心有多深!寧可讓國內人民天天吃激素魚、瘦肉精豬、有毒米,天天喝污染水、三聚氰胺奶,我們也決不讓歐美和日本人民吃一粒有毒的米飯,一口有激素的魚肉,不喝一滴有三聚氰胺的牛奶。不僅我們對待歐美日本人民是這樣,即使對待港澳臺同胞也內外有別,蒙牛副老總就曾對香港居民說,保證蒙牛銷到香港的牛奶與內地銷售的奶源不同。
 當然,在“世界胸懷”這個方面政府一直是我們的表率,文化大革命的時候我還是個小孩,城鄉百姓餓得皮包骨頭,我們將最好的糧食援助“歐洲的社會主義明燈”阿爾巴尼亞;那時中國很多地方連一條公路也沒有通,我們花大量資金為坦桑尼亞修建鐵路;59、60年大饑荒餓死幾千萬人時,偉大領袖說要勒緊褲帶援助社會主義兄弟;一直到現在鄉村不斷有學童因車禍喪生,很多地方用手扶拖拉機當校車,我們政府仍然為馬其頓援助“優質堅固的校車”,網上屁民稍稍嘀咕幾句還遭到“弱國心態”的批評。
 神州大地大多數人都是“世界公民”,人們最向往腐朽的美國,最不信任自己的同胞,最討厭人民的公仆,買奶粉要跑到香港澳門買原裝進口奶,買電器產品要買外國品牌,連外交使節也熱愛美國佬駱家輝……
 從讀書到移民,從穿衣到吃飯,從坐騎到家具,從城市到鄉村,從官僚到臣民,從富翁到窮人,絕大多數中國人都成了“世界公民”,更搞笑的是那些演員明星,移民到歐美后再回來演《建國大業》,回來演《建黨偉業》,回來深情地歌唱“祖國呵,我的家鄉”……
 在培養“世界公民”方面“中國的教育很成功”,“美國的教育一塌糊涂”,周其鳳先生的宏論可以“放之四海而皆準”。誰要是在這個方面批評周校長,不是居心不良,便是頭腦發脹。
 美中不足的是,校長大人在評價中美教育時用了雙重標準:他批評“美國的教育一塌糊涂”時,是從“世界公民這個角度”,而肯定“中國的教育很成功”時,又是站在中國本土立場——“我們的國家在進步,靠的就是我們的教育培養的人才”。這三十多年我們國家的確在進步,經濟發展得非常之快,但主要靠的是那些沒有受什么教育的農民工,我們的高速列車要購買別人的技術,汽車要買別人的發動機,飛機更要買別人的引擎,計算機要進口別人的CPU,連衣服鞋子也要貼牌生產,即使天天喊形勢大好的中央電視臺和《人民日報》,也不得不羞羞答答地承認我們沒有掌握核心技術。這六十多年來獲得諾貝爾自然科學獎的華人,不是在臺灣讀書就是在香港受教育,北大除了培養出知道“化學就是你,化學就是我”的周其鳳以外,再沒有弄出一個稱得上科學界的“世界公民”來。
 美國為自己“培養了那么多人才,把美國建成為這么一個很霸氣的強國”,可“美國的教育一塌糊涂”;中國經濟發展飛快,所以“中國的教育很成功”——對美國要從“世界公民這個角度”來要求,對中國只從國家公民這個角度說事,這就是周其鳳校長大人的“同一律”,你能看懂周其鳳校長大人的邏輯嗎?思維如此清晰,邏輯如此嚴謹,否則,校長大人怎么可能有“父母生下的你我是化學過程的結果”這樣驚世駭俗的發現呢?我的天!
 周其鳳校長在《化學歌》之后,這幾天又一次成了網絡的大紅人,成了紅人自然就會引來許多人的旁觀和好奇。有的網友說周其鳳有點弱智,不然說不出“美國的教育一塌糊涂”這種蠢話;有的網友說周其鳳那天喝多了幾鐘,不然說不出“美國的教育一塌糊涂”這種瘋話;有的網友說周其鳳可能喜歡舔菊,不然說不出“美國的教育一塌糊涂”這種屁話。
 到底他是個弱智,還是個醉鬼,抑或是個馬屁精,這次的謎底在上帝手中,可惜圣誕節過后圣誕老人都回家了,明年再向圣誕老人問個究竟。謝謝!
 
 2011年12月30日
 
2012-04-27 03:24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孫中山的啟蒙者
近現代的嶺南,湧現出大批引領中國前行的先驅者,近代改良主義者,香港華人領袖何啟便是其中的一位。他不僅是孫中山在香港西醫書院的老師,更是孫中山走向革命道路的思想導師。
為元首清廉不阿至情至性
林森(1868年—1943年8月1日)字子超,號長仁。福建閩侯人。1868年出生于福建省閩侯縣尚干鄉,1884年于臺北電信局工作。1902年到上海海關任職,其間參加反清活....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