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歷史思潮 >>> 名人論史——近當代作家的史學觀點
字體    

戴建業:食不知味——病態人生之一
戴建業:食不知味——病態人生之一
轉載自愛思想網www.aisixiang.com
戴建业     阅读简体中文版


 權和錢是兩種怪物,大家一方面咬牙切齒地詛咒它,一方面又削尖腦袋追逐它;一方面深切地厭惡它,一方面又卑微地跪拜它。而且,在社會價值的天平上,人的幸福和人的性命,都沒有權力和金錢值錢,因此,人們為了得到它,愿意搭上自己的幸福,愿意陪上自己的性命!
 難怪,很多人一生除了權與錢之外,對任何其它東西都沒有濃厚的興趣,對其他目標都沒有強烈的激情;除了所有動物都具備的那點性本能外,他們甚至沒有任何別的沖動。環顧四周,有權無權的都在為權力奔波鉆營,窮人富人都在為金錢忙碌操心。別說政壇上的倒霉鬼和商場上的窮光蛋,就是那些炙手可熱的高官和披金掛銀的大款,也常常為此而失去了人生起碼的歡樂,因此沒有能力去享受人生的基本樂趣。
 《禮記 禮運》載孔子的話說:“飲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孟子也認為“食色,性也”,看來孔孟這兩位老人家是把食與色當成人最基本的生理需求,我估計沒有多少人會對此提出異議;孟子還說“口之于味也,有同嗜焉”,這個我覺得說得有點絕對,至少我個人不敢茍同。就地域而言,喜歡甜味的江浙人與喜歡麻辣的四川人就沒有什么“共同語言”;就社會地位來說,高官大款和農民工也“說不到一起”。農民工勞累一天之后,在馬路邊隨便找家大排檔,隨便挑一兩樣便宜菜,就能有滋有味地美餐一頓,而顯貴和富豪每餐都是高朋滿座,每頓都是珍饈美酒,但他們卻聞不到酒香嘗不出菜味。高官和大款們每次用餐,不是他們陪別人,就是別人陪他們。名義上雖然是“吃飯”,可吃飯的目的是為了陪人,吃飯反而變成了陪襯。高官們吃飯喝酒主要是搏感情拉關系,大款們吃飯喝酒主要是簽合同談生意。官場上早有“感情深,酒滿斟”、“感情好,喝醉倒”等流行語,商場同樣有“大單生意酒席上談”的說法。我有個比較精明的學生,現任一個小城市政府辦公室主任,他說自己最大的“工作任務”就是陪人喝酒,有時一餐要趕好幾個飯局,他半是無奈半是調侃地說,早已下定決心把自己這個胃獻給黨。對于高官和大款而言,他們“辦公”就是吃飯,反過來說,吃飯也就是他們“辦公”。你想想看,吃飯一旦變成了“辦公”,吃飯就從一種享受變成了一種負担,從一種人生樂趣變成了人生痛苦。白居易一千多年前對此就感觸很深,他在《自感》一詩中說:
 
  宴游寢食漸無味,杯酒管弦徒繞身。賓客歡娛童仆飽,始知官職為他人。
 
 對宴游寢食完全乏味,對杯酒管弦極度厭倦,人生的一些基本享受都成了一種折磨,難怪他喟嘆“始知官職為他人”了,所以他在五十歲那年就《自問》道:
 
  黑花滿眼絲滿頭,早衰因病病因愁。宦途氣味已諳盡,五十不休何日休?
 
 宋朝名相王安石主持朝政時,據說也完全感受不到酒香食味。有一次,他們全家到友人家作客,貴客臨門自然菜肴豐盛,可王安石只吃自己面前的兩種菜,離他遠點的菜幾乎沒有動過筷子,那時又沒有現在這種桌面可以自轉的電動餐桌,沒多久他面前的兩個菜就吃得差不多了。細心的女主人以為王安石最喜歡這兩樣菜,暗暗記下這兩道菜名,第二次請他作客時將這兩樣菜做成雙份。王安石夫人問其所以,得知個中緣由后,她快要笑得合不拢嘴:“你們有所不知,我家相公多年為國操勞,長期以來寢食無味,吃飯不過是為了裹腹,什么菜到他口里都一個味道,不信,你今天將另兩道菜放在他面前,他照樣還是只吃自己面前的兩道菜。”女主人按王夫人說的那樣擺菜,果不其然!
 不過,王安石這位杰出的政治家和文學家,我對他一直心存敬意與欽佩,包括他的政敵也稱道他“視富貴如浮云”,他一生敢作為也敢担當,是政壇上少見的那種硬漢,相信他食不知味或許真的是由于為國過度操勞,不似當今的袞袞諸公一生就忙于貪權貪錢貪色,還要絞盡腦汁偷偷摸摸地攜款外逃,他們的一生提心吊膽像是做賊,這種極端病態的人生,根本無法享受正常的人生樂趣,更別提享受口腹之樂了。
 在權力的獲取不是通過人民選票,而是經由上司恩賜的社會體制中,想追逐權力先就要干盡極不光彩的丑事,然后才能爬上極其光彩的位置,也就是說,自己先得不斷地給別人磕頭,才能換來以后別人不斷給自己磕頭。在權力可以尋租的社會環境里,商人要想一夜暴富,企業家要想成為大款,就得先把自己口袋里的鈔票暗暗掏給極少數人,然后才會有許多人把他們口袋里的鈔票紛紛掏給你,也就是說,你先要給別人送錢,別人以后才會給你送錢。經過這許多復雜的利益交換后,換來了人們艷羨的權與錢,卻失去了人生最基本的樂趣——食不甘味。一個弱智用膝蓋想一想也能明白,這是一種絕對的賠本買賣。
 貪官顯宦富豪大款,權力與金錢毒化了他們的人生,但這些人畢竟只占社會中的極少數,大家在討伐他們的時候不妨反躬自問:自己對權與錢的態度比他們又好得了多少呢?至少我本人在他們面前,沒有多少道德上的優越感,不過是五十步笑百步,只是程度稍有不同而已。二千多年前,司馬遷在《史記 貨殖列傳》中就曾慨嘆:“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過分功利的人生態度,不僅在毒化著貪官大款,也在毒化著我們每一個人,它使我們沒有辦法感受到人生的樂趣,沒有辦法品嘗出生活的滋味。
 老祖宗孔子在《中庸》中就感嘆說:“人莫不飲食也,鮮能知味也。”朋友,你“能知味”嗎?你吃飯還香嗎?
 
 2011年8月10日
 
2012-04-27 03:25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為元首清廉不阿至情至性
林森(1868年—1943年8月1日)字子超,號長仁。福建閩侯人。1868年出生于福建省閩侯縣尚干鄉,1884年于臺北電信局工作。1902年到上海海關任職,其間參加反清活....
教育專家大學思想啟蒙
蔡元培(1868年1月11日-1940年3月5日),字鶴卿,又字仲申、民友、孑民,乳名阿培,並曾化名蔡振、周子餘,浙江紹興山陰縣(今紹興縣)人,革命家、教育家、政治家。中....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