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歷史思潮 >>> 名人論史——近當代作家的史學觀點
字體    

戴煌:胡耀邦懷仁堂講話被刪內幕
戴煌:胡耀邦懷仁堂講話被刪內幕
轉載自愛思想網www.aisixiang.com
戴煌     阅读简体中文版


 1978年9月,中共中央辦公廳向全黨發出通知,在中南海懷仁堂召開全國信訪工作會議,研究如何處理日益增多的申訴信和上訪人員,如何落實政策才算執行毛主席的正確路線。
 這個會議,是胡耀邦剛到中組部時就向中央建議舉行的。汪東興遂讓耀邦主持會議,并在開幕式當天作主要講話人。
 明眼人看得出:這將是一場面對面的決戰。
 正因為這是一場面對面的決戰,歷來不愛宣讀講稿,而習慣于旁征博引、嬉笑怒罵皆文章的胡耀邦,這次卻特別請來政研室和干審局的一些同志研究并協助起草講話稿。在研究中,有人提出耀邦最好不要去,理由是:“人家正要找你的碴兒呢,你還送到門上去?”
 耀邦說:這正是廣泛動員平反冤假錯案的最好時機,是踏破鐵鞋也難找的最好講壇,我們絕不能放過。我們永遠記住這八個字:堅持真理,旗幟鮮明。尤其在有關黨和人民利益的是是非非上,贊成什么,反對什么,更要明確表明自己的觀點,那種不講原則,“你好我也好”的庸俗腐朽氣,是同我們黨的性質水火不相容的。大家所以同意用“兩個不管”去針對“兩個凡是”,我想大概都有這樣的意思,就是不能再搞個人崇拜了。我相信我們的黨總有一天將會作出這樣的歷史性決議:永遠永遠地嚴禁個人崇拜。因為一搞個人崇拜,就根本談不上什么民主,談不上實事求是,談不上解放思想,就必然要搞封建復辟。其危害之烈,莫此為甚!司馬遷在《秦始皇本紀》中說過:“秦俗多忌諱之禁,忠言未卒于口,而身為戮沒矣!故使天下之士,傾耳而聽,重足而立,鉗口而不言,是以三主失道。忠臣不敢諫,智士不敢謀,天下已亂,奸不上聞,豈不哀哉!”林彪、“四人幫”們搞了這么多年的個人崇拜,對全黨全國造成的危害之大之重之深,難道還不夠嗎?
 耀邦說到這兒,在座的有人說:您說的都很對。但是現在,人家既然一直強調“兩個凡是”,就會說我們這是“砍旗”,而且在“真理標準”文章出來時就已經這樣大說特說了。對這種謬論的反駁,我們也得想得周全些。
 說得對。耀邦說:關于如何正確對待毛主席,我們與“兩個凡是”論者是有原則區別的。對待完整準確的毛澤東思想和正確的思想路線,我們一定要遵循不變;對毛主席晚年的錯誤,則絕對不能延續不變。否則,就是對黨對人民的不忠。
 這次談話后,一連數日,在中組部的部長辦公室,耀邦都抽出一點時間,向政研室的苗楓林等同志口授全國信訪會講話的主要內容,委托苗楓林起草講話稿。
 對耀邦的這個講話,苗楓林認為非同小可,很可能引發一場激烈爭論。因而在起草過程中,他盡量把觀點闡述得十分周密而無懈可擊。等把稿子弄好送給耀邦過目時,他又一次勸阻耀邦:“最好等時機成熟了再講。”耀邦一聽,不免有點氣,說:“你們這些人就是謹小慎微。”苗楓林請耀邦再考慮一下,耀邦義無反顧地說:“怕什么!就是下油鍋,也總得有人下嘛!”
 這一邊,人們忙忙碌碌,心情歡暢;另一邊,有人氣得咬牙咯咯響。
 9月11日,就在全國信訪會議即將召開之際,剛剛印出了復刊第一期的《中國青年》雜志,刊有《破除迷信,掌握科學》的特約評論員文章,就遭到了查禁。因為,文內有這樣的小插題:
 林彪、“四人幫”是現代迷信的制造者;
 現代迷信是新長征路上的一大障礙;
 站在破除現代迷信的前列。
 文章提醒廣大青年:階級斗爭的規律和現實告訴我們,科學與迷信的斗爭是長期存在的;不但現代迷信妖霧未散,今后也很難完全避免再出現借“高舉”以營私的政治騙子,很難完全避免以更新更巧妙的形式出現的現代迷信。為堅持真理而勇敢斗爭、不怕犧牲的大無畏精神,是永遠需要的……
 很顯然,這也是犯了“兩個凡是”、“永遠高舉”的大忌的。汪東興火急下令禁止發行。有些火爆不服氣的青年人急得沒法,把這篇文章和《春風吹又生》的復刊詞貼上了西單民主墻,還有人搬請共青團中央的元老鄧(穎超)大姐出面表示深切關注這件事。一位開國老將軍也為這件事給《人民日報》的一位同志打了電話,這位同志回答說“是汪(東興)副主席執意要這么干”。氣得這位老將軍把電話一摜:“什么副主席?”這時,汪東興才很不情愿地,為這本青年男女廣泛喜愛的雜志的發行開了綠燈。《人民日報》立即轉載了《破除迷信,掌握科學》一文。
 9月18日,全國信訪工作會議如期開幕。耀邦從從容容地走上了懷仁堂講臺,并發表了那篇講話。臺下掌聲連連。他一回到中組部,一直提著心的苗楓林,急忙迎上去問耀邦的秘書張耀光:“講得怎么樣?”張耀光回答了三個字:“很對勁!”耀邦說:“這是我平生第一次照本宣科。”
 “照本宣科”,還是出了事!按規定,大會秘書處應該立即把耀邦講話全文登上會議《簡報》。但是,等《簡報》發下來,許多代表都傻了眼:耀邦講話的精髓——用“兩個不管”針對“兩個凡是”的內容——被刪得一字不剩。接著,續出的《簡報》連篇累牘,借用某些會議代表之口,對耀邦的講話進行了一系列批評指責。其中據說是來自河南省的代表說:胡部長的講話也太離譜了!連毛主席定的案子都要否定,也太不尊重毛主席了!
 負責會議日常事務的,是中央辦公廳的一位副主任兼中央警衛局局長。按說,他沒有權力刪改主持會議的中組部部長的講話。耀邦遂找這位副主任兼中央警衛局局長問:“你這是何用意?為什么要刪去這句話?”這位同志說:“這是汪(東興)副主席讓刪的。”耀邦轉身就走,沒說第二句話。
 會議閉幕,汪東興同志作了會議總結講話。他又直接面對全體代表宣告“兩個不管”的說法不妥。散了會,9月25日,耀邦找汪東興等同志討論這句話究竟有何不妥。被詢問的同志中有人反問耀邦:
 “如果是毛主席批的定的案子,你怎么辦?”
 耀邦說,“我相信:如果他老人家還健在,也會恢復他一貫倡導的實事求是的。所以對他老人家過去批的定的被實踐證明了的冤假錯案,我們都應該平反改正。”
 對方又有人說:“‘不管什么時候、什么人批的定的’,這說法未免太大而無當了!如果這說法可以成立,那么國民黨時代定的冤假錯案,難道也得由我們去平?”
 耀邦即刻把這種挑釁也頂了回去:“國民黨都被我們推翻了,他們搞的冤假錯案就自然而然地都被平掉了嘛!”
 對方啞然。
 過了些日子,中組部的《組工通訊》發表了耀邦的講話全文,完全恢復了“兩個不管”。
 
 來源: 摘自《胡耀邦與平反冤假錯案》中國工人出版社
2012-04-27 03:25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為元首清廉不阿至情至性
林森(1868年—1943年8月1日)字子超,號長仁。福建閩侯人。1868年出生于福建省閩侯縣尚干鄉,1884年于臺北電信局工作。1902年到上海海關任職,其間參加反清活....
革命先行者民國之父
孫中山(1866年11月12日-1925年3月12日),本名孫文,字載之,號日新、逸仙,廣東香山(今中山)人,是醫師、近代中國的民主革命家、中國國民黨總理、第一任中華民國....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