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體驗人情冷暖,學會永不放棄
字體    

關于妓女的兩次對話
關于妓女的兩次對話
李珺     阅读简体中文版

 

杰希卡(化名)是一個23歲的美國外教,她的中文發音比我好,至少她能讀對我永遠都分不清的平翹舌,她住在北京使館區附近的一個涉外公寓里。因為住在這里的 年輕女孩大都是世界各國來的妓女,所以她進出的時候,門衛時不時的會問一些諸如此類的問題:干你們這行兒收入還行嗎?你有沒有遇到過變態的客 人?你家里知道你干這個嗎?

 

以下是我和她在教師課間休息室里的對話。

 

“他們老以為我是妓女,我覺得很討厭。”

“為什么會討厭,因為被當成妓女?”

“對。”

“如果他們誤以為你是工程師,你也會討厭嗎?”

“嗯……應該不會吧。”

“你瞧不起妓女嗎?”

“不會啊。”

“那你覺得妓女不好是嗎?”

“好像不太好吧?我還真沒仔細想過。”

“那你現在想想”。

“嗯……我覺得做這個的人很惡心,我很難想象跟一個連一點好感都沒有的陌生男人上床就為了那點錢。”

“那要是給得多呢?”

“多也不可以,我覺得很惡心。”

“比如給你一個億,就睡一次,還帶套,你誠實地想一想。”

“哈,這個問題還真挺要命,嗯……我得認真想一下。”

“別想了,給你十個億,還是你們老家的美元。”

“哈哈,那我可能會愿意。”

“所以她們和你可能沒有本質的區別,她們可能只是比你要求低,比較舍得自己,她們都挺不容易的。”

“是啊,你這么說我也覺得,她們是不容易。”

“那你還覺得妓女不好嗎?”

“嗯……不了。”

“還是有點別扭是嗎?”

“對呀,你怎么知道。”

“看你那小樣兒,你們總是把想什么都寫在臉上。”

“呵呵,這樣不好嗎?你喜歡喜怒不形于色,你們欣賞這個對嗎?”

“別人不知道,我自己不喜歡城府深的人,我覺得通常這種人如果不是裝孫子就是孫子。”

“什么是城府深?”

“就是有心機,想什么看不出來,跟你那個什么于色差不多,裝孫子和孫子你知道什么意思吧?”

“這個當然知道,哈哈。”

“說說吧,為什么還有點別扭。”

“嗯……我現在覺得那些妓女們沒什么不好,是那些男人不好。”

“哪些男人?嫖客?”

“嫖客?對,對,對,叫嫖客。”

“他們怎么不好了?”

“他們如果想要,應該去找女朋友,而不是去買。”

“買怎么了?”

“我覺得不好,買肉體我覺得不對。”

“為什么呢?”

“嗯……我現在想得不是很清楚,總之我覺得這樣不好。”

“好吧,那你想想這個,要是一個男人很丑湊巧又很笨,四十歲也沒找到女朋友,女人都不喜歡她,那他是不是這輩子就該活活憋死?”

“這個嘛……我真沒想過,唉。”

“他在你們國家還能看看雜志,在這里,一般見不到雜志,馬路上買黃碟有可能被當場抓住,好不容易安全到家正學習的時候還有可能被警察破門而入。”

“哈哈,我也聽說過。”

“是啊,幸虧后來有了網絡,他才看到點真的,但也只能是看。這個星期天,就是他四十歲生日了,他決定對自己好一點兒……”

“哈哈哈。”

“別笑,聽著……對了,你聽說過四十不惑嗎?”

“我知道,就是那個什么三十而立什么的吧?”

“是啊,立了十年,還是那么惑,他決定四十歲這一天徹底不惑,弄個清清楚楚,他容易嗎?在這個命運對他如此殘酷的世界上,誰忍心說他不能或不該這樣做呢?誰有權力說他墮落,說他無恥呢?”

“是啊,真是的。”

“那你還覺得嫖客不對嗎?”

“嗯……至少沒我想得那么簡單了。”

 

 

 

 

 

 

劉玉玲(化名)是一個26歲的中國女教師,英文發音比我好,至少她讀的英文過了四級考試的中國人能聽懂,她一直很"敬愛"我。我和杰希卡聊天的時候她在薄木板隔開的另一間教師休息室里躺著休息,笑出聲后走到我們這間來了。杰希卡因為剛好休息時間結束就先走了。

 

以下是我和劉玉玲在教師課間休息室里的對話。

 

“想睡會兒覺,結果光聽你欺負杰希卡了。”

“怎么是欺負,聊天嘛。”

“你得了吧你。”

“怎么了,我其實挺嚴肅的。”

“哼!懶得理你。”

“真是挺認真的,正好我也想問問你。”

“問什么呀?”

“你覺得當妓女有什么不對嗎?”

“當然了,這還用問嗎?”

“為什么呀?”

“當妓女最不要臉了,一個人干什么不能養活自己呀,干嘛要去干那種事兒。”

“你知不知道很多農村來的小姑娘在飯館端盤子一個月拿兩三百塊錢?”

“不會吧。”

“是真的,就這樣她們還能省下來給家里寄點錢。”

“怎么可能省得下來啊。”

“飯館一般管吃住,工資完全不花就省下來一點了,她們老家一家三口種一年地才賺兩千塊錢,她一個人一年賺三千塊就覺得還可以了。”

“那不是挺好嗎?”

“可是在城里,聽說有的老家出來的姐妹在桑拿浴給客人捏捏身子一個月就能拿這個數就犯嘀咕了,她們也知道那種地方可能不好,可是這個誘惑挺可怕的。你想你在這兒教書一年也有個十五萬吧,要是你突然聽說有個工作給你年薪一百五十萬你也得犯嘀咕吧?”

“呸,我才不會去干那個呢。”

“怎么了?只是做按摩,又不是賣身。”

“你說會不賣身嗎?”

“開始不都是嗎?有幾個人會直接決定賣身呢?多半是先想著賣手不賣身,只做健康按摩。”

“嗯,有道理。”

“干了一段時間后,聽說有的姐妹做那種事一個月可以掙一萬多不免又開始犯嘀咕了。”

“等等,你不是特堅持原則的一個人嗎?你不是說要剽悍嗎?怎么這么沒原則呀。”

“我不會強求別人也像我這么猛,那還不累死他們。我只是希望年輕人能多堅持一點,就少放棄一點,對那些可憐的貧困農村來的孩子,我不會對他們在原則上要求太高。你們只看到我兇悍刻薄的表象,從來不知道骨子里我有一顆多寬容的心靈。”

“呵呵,又來了又來了。”

“那好吧,我也問問你剛才問杰希卡的問題,給你一個億,就一次,你干嗎?”

“去!我才不回答你這種無聊的問題呢。”

“我不是開玩笑,我就是想知道如果碰到這種問題你會怎么想。”

“我才不想呢。”

“我覺得這是件挺嚴肅的事兒,挺值得認真想一下的。”

“你就無聊吧你。”

“那你還是覺得做妓女是不要臉的事情對嗎?”

“當然了。”

“為什么呢?”

“有什么為什么呀?你出去打聽打聽,誰會覺得當妓女好呀?”

“那你是因為他們都覺得不好所以也覺得不好是嗎?”

“對呀。”

“你覺得‘因為大家都怎么樣,所以我也怎么樣’是一個合理的因果關系是嗎?”

“行了,老羅,我不跟你玩兒邏輯,你自己想想,要是你生個女兒長大了要去當妓女你能同意嗎?”

“要是她成年了,我不同意也沒用。”

“我的意思是如果你能管住她,你會同意嗎?”

“嗯…..我還真沒想過……”

“你看,你也不會同意的。”

“ 我覺得是這樣,我不希望她從事這個行業是因為這是一個非常危險的行業,我不希望她出事,就像我不希望她去當戰地記者一樣,我會非常担心她的安全,并不是因 為這個行業有什么不對。如果她成年了,想清楚了,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我是不會管她的,只會替她担心,或是勸她別干。如果她真的去干了,我也不會像那些傻逼父 母一樣因此跟孩子斷絕關系,我可能會絮絮叨叨地勸她轉行惹得她嫌我煩吧。”

“我才不信呢。”

“不信就算了,對了,我剛才說嫖客你也聽見了,你對我說的那種情況的嫖客怎么想。”

“我覺得一樣不要臉。”

“你覺得那個四十歲的男人活該憋死是嗎?”

“對呀,沒本事找老婆就忍著唄,有什么可憐的呀,當和尚的不也活得好好的嗎?”

“人家那是有信仰支撐著,不一樣。”

“那就信一個唄,唉,你無聊不無聊啊,哎,你看我昨天買這耳環好不好看?”

“......”

“你看看嘛。”

“好看,真好看,挺漂亮的,配你特合適。”

“嘻嘻。”


這篇文章很好的解釋了什么叫獨立思考能力,什么叫思考能力,什么叫拒絕思考。那么你是哪一種?

2012-05-05 04:03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清末民初學者大師
梁啟超(1873年2月23日-1929年1月19日),字卓如、任甫,號任公、飲冰子,別署飲冰室主人,廣東新會人,中國近代思想家、政治活動家、學者、政治評論家、戊戌變法領袖....
革命先行者民國之父
孫中山(1866年11月12日-1925年3月12日),本名孫文,字載之,號日新、逸仙,廣東香山(今中山)人,是醫師、近代中國的民主革命家、中國國民黨總理、第一任中華民國....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