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文章華國詩禮傳家—精彩書評選
字體    

董作賓:殷歷譜
董作賓:殷歷譜
董作賓     阅读简体中文版

《殷歷譜》者,吾友董彥堂先生積十年之力而成之書也。彥堂天資高邁,精力過人。十載兵戈,飄泊于西南天地之間,此譜耗其歲月約三分之一,若四之一,然彥堂一人每日可為之事當常人三四,故若他人為之,即才力相若,不窺園亭,亦或須一紀,此其所以使友朋輩無不羨妬者也。手寫太半,征序于余。余于古歷法與夫甲骨文字皆未有入門之功,何敢置辭?雖然,彥堂之治甲骨學將二十年,此將二十年之月日,皆與余共事中央研究院,余目睹當世甲骨學之每進一步,即是彥堂之每進一步,則當此名山之業,殺青可寫,敢不獻其贅辭,以志欣悅歟? 歐洲治古史學者,率以年代學為其骨干,此猶建屋之先布棟梁,而后土石磚瓦有所著也。自羅馬帝政以前、列國分立,其年代尤以希臘諸邦為最紛,今日之曉然可知者,斯數百年學人遠求實證,其搜義解之效也。今日談中國古史,其年代可憑者,《春秋》、《左傳》與《史記》三書耳。然《左傳》紀晉事處,其歷已與周魯不合。司馬子長比麗七國,本不自信,今更知其有誤矣。而共和以前全付之冥冥之境。彼猶及見古歷譜牒,乃其所為若是,漫不考索,蓋左氏史公原皆類書,而子長實擅今史,古學非其所長,故二者之遺后人如此。此固差勝于希臘史家之遺后人者,然若今日不能突破共和之大限,資用新書之記錄,別古文之渾渾噩噩爾者、將終古而不革也。晉大康季年,汲冢出紀年之史,其時古史學派西土為盛,若不遽遭永嘉之亂,當成顯學。然此物雖未隨神州而俱沉,其書當亦湮于唐季矣。四十年來,安陽殷墟出土殷商貞卜文字,無慮十余萬片,所刻雖屬于王之日錄,然國之大事在祀與戎者,正為王之日錄為不可遺,是更先于汲冢之紀者千余年,系日者皆是,系年系月者亦間有之,比之汲家冢所出,尤可寶矣。夫甲骨為記日之文,其學亦為今世之所尚,其體又顯為號作“斷爛朝報”之紀年史所自昉也。而二三十年間,彥堂之外,卒無一人焉欲憑此無盡史料建設殷年代學者。或曰商人暖昧,其月皆三十日;或曰此漫不可記,欲于甲骨今文求古歷年斷不可能。前者徒逞臆斷,后者未下工夫,先作答案,誠所謂“今日適越而昔至”也。若試之而散亂無紀,猶可說。不試而曰不可試,亦學術中之“敗北主義”矣。今彥堂之書出,集文獻之大小總匯,用新法則厥盡精微,歷日與刻辭尠不合,歷法與古文若符契,殷商二百七十三年之大紀,粲然明白而不誣矣。于是中國信史向上增益將三百年,孔子嘆為文獻無征者,經彥堂而有征焉。從此治殷商西周史事者,界畫之略已具,疑年之用蓋寡,發乎勇,成乎智,質諸后人而無疑,俟諸續出史料而必合。 夫彥堂何緣致此盛業乎?吾學不足以答此,讀者當于書中自求也。雖然,有三事吾欲形容之。 其一曰善于綜合。綜合與分解,時若一義之兩說,猶形之與影,表之與里也。然其立點既不同,工夫亦隨之而異。自孫詒讓君始釋甲骨文字以來,其為撫斷碑識奇字之工夫者,無慮數十家,勝義豐衍,故今人可識而信之字逾千,識而存疑者數百。若夫綜合研究,上下貫穿,旁通而適合,則明明有四階段可尋。其一為王國維君之考訂殷先公先王,與其《殷墟文字考釋》之一書。(此書題羅振玉撰,實王氏之作,羅以五百元酬之,王更作一序,稱之上天,實自負也。羅氏老賊于南北史兩唐書甚習,故考訂碑志每有見地,若夫古文字學固懵然無知。王氏卒后,古器大出,羅竟擱筆,其偶輯夨令尊,不逮初學,于是形態畢露矣。亦可笑也。)其次即為彥堂之斷代研究,以識史官署名而通此絕妙之義。其次為郭沫若君之《卜辭通纂》。今茲《殷歷譜》一書,最為晚出,若觀于海矣。今固不乏以綜合自許者,不觸類而引申,憑主觀以遐想,考其實在,類書耳,教條耳。類書昔無持論之詞,今有之矣。教條家茍工夫深邃,亦可有藝術文學之妙,若圣奧古斯丁及其弟子之論史是也。而今之教條家初于其辨證教條并未熟習,而強讀古史原料以為通論通史,一似《鏡花緣》中君子國之學究,讀“求之與抑與之與”竟成“永之興柳興之興。”是亦可以嘩眾而取寵于無知之人,亦正為學術進步之障耳。今彥堂之書,無類書之習,絕教條之科,盡可見之卜辭而安排之、若合符然,其工夫有若門德勒也夫之始為原子周期表,而其事尤繁矣。 二曰利用新法。自漢宋以來,考春秋日食者無慮數十家,至王韜之書始最可信。何者?彼以近代西洋進步之術,達春秋二百四十年春秋之大凡,而后斷其合與不合也。今之侈談古歷者,取材或以漢志為限,立法惟用劉歆之術。持此二合之,果偶有合者,其不合必矣。何者?其術不足恃也。今彥堂列天象之正,一依新法為準,此合天之策也。由是而合,其合必矣。由是而偶不合,則必有人事之故矣。夫徒用三統四分,賢者不免,故王國維君廣生霸死霸之舊義,吳其昌君更譜西周之歲年,其下者深閉固拒,以為不應援西法而步算,是直楊光先之流矣。大凡算學實用公式,每有實驗性,故今之勘測日食者,校正公式猶為一義。然以今日西法之精,古記錄之無分秒也,有史數千年間,忽乎其短,無以證其差,則亦何故而不用乎?三曰推盡至極。昔在昆明,彥堂始為祀譜日譜,其好合之妙,不特見者驚之,即作者亦自驚也。于是吾難之曰,此為泛舟靜湖之上,舟之修短可量也,其中布列可定也。若其在水之何度,則不易得其確數,蓋殷商之際,紛然淆亂,烏知其辨?何況殷之總年異說無定,即如高宗武丁,諸家以為五十九,漢石經以為百年乎?彥堂殊不甘心,冥索苦求,以計算測量一切傳說,以卜辭測驗其所假設,于是而總譜成矣。首之作分譜者,未嘗有所假設,但以卜辭排之,其則律自見,所謂“常無欲以觀其妙”也。后之作總譜者,假設既立,用之而果合,所謂“常有欲以觀其竅”也。彥堂不欲留空隙,亦不為后人留為山之一簣耳。 此書既出,治學之士將俱以為盡善乎?則吾恐辯難之詞,先于解悟,支節之異,必成爭論也。何者,彥堂之甲骨學,并世所尊,后生初學,若不挺身以沾勇,何術自見?此如話本唐僧取經,到處逢怪力亂神,欲獲一臠之割也。必評衡此書之全,則有先決之條件在:一、其人必通習甲骨如彥堂;二、其人必默識歷法如彥堂;三、此人必下幾年工夫。然此絕無之事也。于是而有力之和者與反者蓋俱稀矣,于是而爭論必在支節矣。然世間不少通學,當能把握此書中義之大者遠者。意者其徐徐而成定論乎?枝葉之飄搖,愈見其本干之亭亭玉立乎?吾見彥堂積年治此,獨行蝺蝺,備感孤詣之苦,故常強朋友而說之焉。朋友知此,亦常無意而強與之辯,以破寂焉。吾亦偶預此列,則故反其說,說而不休,益之以怪,彼我所以為樂也。大凡巨著鴻編,其枝葉扶疏,牽涉者多。事涉古史,經籍中資料如何取材,學人亦未能齊一見地。故世之能評此書者,在乎先觀其大,引一書,征一事,若以為不愜意焉.固無礙乎體系之確立也。吾亦有愿獻之彥堂者,姑舉兩大端以為例。 其一曰:彥堂引用經籍,或將以為過寬也。自宋以來,疑古籍者不一。清乾嘉考據學之盛,初以為有功乎論贊六藝,其實富于破壞性。自劉逢祿始分解《左傳》,至今而辨經籍中之古史資料者多矣。自我觀之,不特《逸周書》鮮包信史,即《尚書》除《周書》自《大誥》而下若干篇外,皆非當時所記,而《大誥》以下,猶須除《金縢》與《呂刑》也。若夫《左傳》,實為類書,歷有增益。而《周官》為戰國陰謀之書,漢人即有此說。《史記》之后成,更無論矣。今辨別史料,實為持論之基。雖然,是亦難言矣。蓋舍此則古史之材料亦鮮矣。于是好辨之士,既用其書之文以成其說,然后從而攻其書。邏輯家有循環論證之戒,循環論證者,謂持甲證乙,復持乙證甲也。今乃持甲證乙,持乙攻甲,其事尤怪。然則究取何術以駕馭古史料乎?昧昧我思之,真書有錯簡誤字,與夫傳寫者所加。而偽書之作,間撮舊書,故亦或有遠世之文。今日治古史,雖宋人輯本,明刊雜書,亦當寓目者,職是故耶?然則一書一篇之真偽,未可一概言之,一詞之可取與否,未可魯莽斷之,將證之而后用,或存疑而莫明。即如《堯典》所列四方民號,其像貌幾何不似戰國之作?近有人在卜辭中獲見此四方之名,所以名風,足證《堯典》一書著詞雖后,其中資料有傳自遠古者矣。然則此書既行,有人辨難其所引書者,吾以為但在本恉之外,即無關輕重。縱在本恉之中,其辭究有上古之淵源否,亦未討一言論定也。 其二曰,彥堂既先成數段之譜,而得假設,遂用此假設以成整個之譜,按之卜辭,合者逾什九,不合者不及什一。若全合,其事轉可疑。蓋彥堂制譜,所據者十八九世紀之新法,殷世歷法之精,當不至此,故必多合,而間有不合,其情方可通也。彥堂于其假設之則,有真知灼見,故寧存不合者之疑,未肯稍有所遷就,推策探索者固當如是,以奏膚功。我則以為殷人制譜,或含有更多之實驗性,即失閏之事恒有,補閏之事乃同其多,大小月之配合亦然。其依新法應二月連大者,未必果連,稍后觀測者覺之,遞補一大月。今如譜中容此彈性,其不合者蓋尤稀矣。蓋歷法之成,一由設景之觀測,一由累年之紀錄。殷人迎日設景之技術如何,與其承先代之紀錄如何,今皆不可得而知之。要之,其術決不如十八九世紀西法之密,亦未必得太初三統之定數也。彼時歷法實與后世之陰陽合歷無異,其歲首先夏時一月,更近于長至,此彥堂所證明,疑之者妄也。若夫置閏之處,大小月之比排,按之今譜,多合而亦間有不合,正以定數之未具,時以觀測改正之耳。即退一步言之,殷人略有漢志所載之日月各種定數矣,而其數或達百萬之位,古人運籌布策,未若今日之易,亦可致誤。即如太初定歷,其術見于漢志,班班可考。執其術而算漢歷,汪曰楨書陳援庵先生書皆是也。然以今出居延漢簡考之,即有三朔不合。(此勞貞一君示余:一為地節三年十月[西前六八],一為陽朔四年七月[西前二二],一為建平五年十二月[西元]。地節三年距太初元年僅三十八年耳。此三簡皆官書:不容與當時所頒有異。)此非汪氏用法有誤,乃漢人布策不精也。又如南朝之與北朝,宋之與遼,術多衍襲,而置閏建朔偶有違異,世所熟知也。后世如此,遑論殷周之世?然則若卜辭與譜偶有一二日之差,其事不異,其故易知,即因定數不若后世之準,故時以實驗方法補正之耳。是說也,無害于彥堂制譜之本義,或有助于續出資料之排比乎? 余讀是書已寫之太半,數日中為之忘食廢寢,歡欣舞蹈,于此見今日古學之最高峰也,爰記所感以為序。

2012-05-07 20:36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孫中山的啟蒙者
近現代的嶺南,湧現出大批引領中國前行的先驅者,近代改良主義者,香港華人領袖何啟便是其中的一位。他不僅是孫中山在香港西醫書院的老師,更是孫中山走向革命道路的思想導師。
革命先行者民國之父
孫中山(1866年11月12日-1925年3月12日),本名孫文,字載之,號日新、逸仙,廣東香山(今中山)人,是醫師、近代中國的民主革命家、中國國民黨總理、第一任中華民國....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