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名家地理—探索傳統中國韻味
字體    

閑云野鶴     阅读简体中文版

 “天下名山僧占多”。此話乍聽似乎有道理,仔細品咂,卻有些本末倒置;人們都以為這么好的山光水色,怎么就被道士和尚尼姑們占去了呢?殊不知那名山大川,原本是默默無聞的,沒有生命,沒有靈氣,后來有了這些和尚道士尼姑們發現這里人煙稀少交通不便閑雜人等不來打擾,適宜于修行,因此在那里修行,你想,那山自古以來就在那,并非一出生就有名氣,經過這些得道高僧們的苦苦修行,將那民間的凡夫俗子點化成善男信女,皈依了他的信仰,而后,一傳十十傳百,越來信眾越多,越來名氣越大,這才名傳四方轟動天下。峨眉山就是這樣的典型代表。

         峨眉山,位于四川盆地與青藏高原的過渡地帶,中國佛教四大名山之一,海拔3000多米,山上寺廟眾多,自古就是中國西部佛教圣地,影響深遠。歷朝歷代多少達官顯貴文人墨客都慕名而來,無不以登上峨眉主峰金頂為最高目標。咱老鶴到此亦難免俗,此次前來也是抱著登頂的目標來的。
         我是4月21號中午到達峨眉山下的,甫進山門,一個高大的牌樓映入眼簾,上書幾個大字“震旦第一名山”,看落款是郭沫若,當即有游人自語;“'震旦'?什么是震旦"?哈,震旦乃中國古稱,老郭用震旦而不說中國,顯然有點掉書袋之嫌,幸好俺老鶴也借機賣弄一回,給那幾個游客簡單講了講“震旦”。惹得那幾個人一個勁點頭。這下可好,那幾個人此后就跟在我身后,我去哪他們跟著去哪,聽我白話,說實話,俺肚子里也沒有多少玩意,一知半解,糊弄那幾個人還可以,再有誰問點稍微深一些的問題,準露餡不可。
        在雷洞坪,游客有兩個選擇,若想上主峰金頂,或者乘纜車上,或者徒步走上去,俺老鶴本來就舍不得花那錢,又自持著平時堅持鍛煉,對于徒步走上主峰信心滿滿,那幾個跟隨我的人到此打了退堂鼓,紛紛選擇索道去了,接下來俺順著石階路,一步一步的往上走,可憐俺從家里出發的時候,帶著筆記本電腦照相機洗漱用具換洗衣服地圖等,這些東西裝好后特意在老婆的體重秤上稱了,不多不少20斤,這一路上越走天越熱,衣服都脫下了放在背包里,俺的后背上的行囊,就這樣一直背在身上,帶著這么重的家當,俺爬峨眉山,大汗淋漓,傍晚的時候,爬到了太子坪,這里距離主峰還有大約2公里,聽說主峰住處難找并且住宿費很貴,一間普通的客房都要700元,好一點的過千元,俺尋思就在這雷洞坪住一夜,明早起早爬上主峰也就是一個小時差不多,因此去農家樂打聽打聽,不問猶可,一問嚇一跳,一個最不起眼的房間,里邊兩張木板床,床上兩床被子,再沒有任何設施,要價260元。這簡直是搶劫!此前對峨眉山的物價已經領略了,我在零公里買一瓶冰紅茶8元,一根黃瓜3元,一個比雞蛋大不了多少的西紅柿3元。原本對這房價高一些可能還有精神準備,但是也不能就這樣任它宰割,俺搖搖頭退出來,正在一籌莫展之際,猛然看見不遠處有寺廟,就是太子坪寺院,忙走過去,見大殿里一個尼姑,沒戴帽子光著頭,戴副眼鏡像是挺文雅挺善良的,忙走雙手合十過去問訊;“阿彌陀佛,敢問上師法號?”尼姑也連忙回禮:“阿彌陀佛,不敢,小尼通智”。見我不出聲在那琢磨哪倆字,她主動解說:“通是通達的通”我趕緊接過話茬:“智是智慧的智嘍”?師傅連忙點頭說是,我:“敢問貴寺內還有幾位師傅?上師何時來此地修行的”?師傅回道:“小尼原本不在這里,這是最近才來這里的,敢問客人是來觀光旅游的吧?” “正是,只是為今夜無處棲身犯愁”,“客人若是不嫌棄,小寺倒是可以安身”隨后一指廂房,“客人可去看看合適否 ”,俺問:“住一夜多少錢”{可恨俺就這樣俗氣,到什么時候也忘不了這個缺德的“錢”字],師傅說:“本來不講什么錢不錢的,客人若肯住,去找大殿旁齋堂的一個女居士那交30元即可”俺聽了喜出望外,連忙告別師傅找到那個女居士,居士在本子上登記了姓名金額等,領到下處,見屋子里一張木床,一個臉盆一個暖水瓶設施與先前看的那家農家樂一樣,價格可是天壤之別,俺點頭:“此處甚好”,遂即安置行李,熱水燙腳,說實話,自打出來十來天了,還是第一次用臉盆燙腳,然后歪在床上打量房間,只見屋子的梁柱都是圓木,四面墻壁都是一層薄薄的木板,木板與木板之間,做工縫隙對的不是很嚴實,有的地方透過了光亮,地板天棚也都是木板,包括木床門窗等,一律原木本色沒有任何油漆。門插也是木制抽拉的,一切都透著那么股子很古樸 的風格,心想出家人的修行也真苦,因為在爬山的路上時不時的見到一堆堆的白雪還未融化,此地海拔接近3000米,坐在這里寒氣襲人,趕忙打開背包,把一路上脫下來的衣服,又都穿上了,穿上了再披著被子,感覺稍微 不那么冷了,這時候齋堂那邊傳來的敲鐘的聲音,開飯了,走進齋堂,小黑板上赫然貼著一張草紙,上書“本寺食物皆為四方供養,望節約勿浪費,違者罚款”。晚飯是米飯,居士囑咐,管飽吃,菜是六個菜,有炒藕片,炒豇豆,炒豆腐干,炒冬瓜片,炒豆芽,燉蘑菇 ,都是素燒,除了鹽,基本沒有看到其它作料,但吃起來味道卻特別香。
        長這么大活了半輩子,第一次在寺廟里吃飯,真得感謝生活,給了我這樣一個經歷,必將對我的人生產生影響,過一次暮鼓晨鐘的生活,聽一段誦經的梵 音,在沒有任何現代化的環境下,過一種幾乎與原始的生活,平時須臾不能離開的電視電腦電話網絡,在這里全部沒有了,有的只是圣潔純凈安詳靜謐,腦子里早就被污染的龐雜東西的我們,到這里靜靜的呆一會,想一想,人說三十而立四十不惑五十知天命,俺老鶴也該知天命人了,能在這樣一次旅途中有這樣一個際遇,蕩滌一下心靈的陰霾,洗去一些不那么美好的想法,真是難得。
        晚上七點多就躺下了,說來奇怪,平時在家的夜貓子,卻一夜好睡,早晨四點五十,醒來,趕忙盥洗,因為夜里是穿著所有衣服蓋著兩床被子睡的,還不甚覺冷,此刻起來,正是黎明之前,冷氣森森,磨蹭一會恰好五點整,寺里的鐘聲敲響了,聲震屋瓦,遠遠的在著山谷中回蕩,此時一些和我一樣想到金頂看日出的人,已經影影綽綽的上路了,山上的石階路看不清楚,幸好我的旁邊有個小姑娘拿著手電筒,我借著她的手電筒的光亮,跟在她后邊,走了一會,她發現我在身后,還特意停下來等我,讓我跟她并排走,這樣更方便我了,我連忙客氣道謝,她熱情的招呼一起走。一路上說著話,大約走了四十分鐘,不知不覺就到了頂峰,此時天還很黑,峨眉山的時間比我們東部的時間晚大約一個小時,山上風很大,吹在身上,剛才爬山出了一身汗的我們,被冷風一吹,頓時覺得涼冰冰的。 不敢停下來,趕緊活動身子,原地走動蹦跳,等到六點鐘左右,纜車開通了,山下的人呢陸陸續續的上來了,整個金頂上能有上百人差不多,很多人租了棉衣,都在搶占東側最佳位置以期能最先看到日出云海的壯觀景象,可惜,天不作美,當天陰天,大家一直等到七點鐘,也沒有看到日出,倒是茫茫白霧隨著風一片一片的刮來,打在身上濕漉漉的,金頂的四面觀音像,此刻也隱在茫茫白霧中,更顯出幾分神秘幾分威嚴。
         沒看到日出,但我一點都沒有遺憾,因為,我享受到了這個過程,重過程不重結果,我們平時就太重結果了,只要得到那個結果,不管過程多么不光明正大,為達目的不擇手段,所謂成敗論英雄是也。真的要想看日出,看云海,何必非要到峨眉山?你生活中可看日出的地方多了,你身邊的任何一處山峰,都可以讓你看到日出,甚或,那日出就在你心底,只要你心中裝著一輪太陽,你的生活就會始終充滿陽光。
                        
                   2012年4月23日于奉節白帝城旅次
 
2012-05-14 01:00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散文大家曠達風趣
梁實秋(1903年1月6日-1987年11月3日),號均默,原名梁治華,字實秋,筆名子佳、秋郎,程淑等,中國著名的散文家、學者、文學批評家、翻譯家,華人世界第一個研究莎士....
教育專家大學思想啟蒙
蔡元培(1868年1月11日-1940年3月5日),字鶴卿,又字仲申、民友、孑民,乳名阿培,並曾化名蔡振、周子餘,浙江紹興山陰縣(今紹興縣)人,革命家、教育家、政治家。中....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舊一篇] 東游記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