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技術話題—商業文明的嶄新時代
字體    

蓋茨早年曾為蘋果公司打工 被稱為喬布斯第二
蓋茨早年曾為蘋果公司打工 被稱為喬布斯第二
中國計算機報      阅读简体中文版

 “你們偷我們的,”喬布斯對著比爾·蓋茨狂吼,“我們相信你們,但如今你們卻從我們這里偷東西。”

  1983年末,喬布斯發現微軟 Windows 在模仿蘋果麥金塔(Macintosh)操作系統,他勃然大怒,讓手下把蓋茨叫到蘋果公司。當時單刀赴會的蓋茨身處蘋果公司會議室,被十幾個蘋果員工圍著,喬布斯領頭兒發難。

蓋茨早年曾為蘋果公司打工被稱為喬布斯第二

  蓋茨曾努力討喬布斯歡心

  “我在 1977 年就見過比爾·蓋茨。我們當時以2.5萬美元的固定價格購買微軟 BASIC,并令其兼容蘋果,之后再贈送給用戶。這是蘋果率先取得成功的原因之一。所以從本質上講,擁有一款表處理軟件和微軟 BASIC 是幫助我們增長的兩大動力。”曾任蘋果公司首任 CEO 的邁克·斯科特這樣回憶。

  在 1977 年西海岸電腦展上,喬布斯與蓋茨首次相遇。

  “你好,我是比爾·蓋茨。”蓋茨主動向喬布斯伸出了手,當時被觀眾圍繞的喬布斯正享受著首次當明星的感覺。他沒有理蓋茨,而是被人流簇擁著回到了自己的展位。

  蓋茨對這次展會很重視,換上了以前不怎么穿的正裝。他想給喬布斯留下個好印象,因為蘋果公司有意采購他的 BASIC 程序,這對微軟來說可是一筆大生意啊!后來蓋茨在回憶這段時期稱:“在頭三年,微軟的大多數其他專業人員僅僅把注意力放在技術性工作上,而我則干絕大部分的銷售、投資、廣告以及編碼工作……銷售業務對我來說壓力非常大。”

  “嗨,你在干什么呢?!那是比爾·蓋茨啊!”喬布斯的創業伙伴沃茲有些焦急地提示喬布斯,因為沃茲當時和軟件界混得很熟,對蓋茨比較了解。

  “是啊。不過,這是我人生中的第一次,是別人來找我,而不是我去找別人。”喬布斯不以為然地說。隨后他繼續向他的第一批崇拜者講解蘋果電腦,而把蓋茨晾在了一邊。

  蓋茨在意了嗎?問一下你自己的感覺就知道了答案。后來他說過這樣一句話:“這個世界并不會在意你的自尊,而是要求你在自我感覺良好之前先有所成就。”

  最終,蘋果公司給了蓋茨這個商業合同,以2.5萬美元取得使用微軟版 BASIC 語言 8 年的許可使用權。蓋茨對此很興奮,也很上心,他后來回憶:“當時我親自前往蘋果調試,直至磁帶機正常工作。”

  蘋果給予微軟的回報不高,甚至可以說很低。可蓋茨不在乎,他認為:“微軟軟件的許可價格很低,但我們深信,只要在數量下功夫就能賺錢。我們使自己的程序如 BASIC 語言適合于每一臺機器,我們對每一家硬件廠商的要求都積極響應。”

  蓋茨的做法奏效了,包括蘋果在內的早期知名的電腦廠商都到微軟這里購買 BASIC 語言許可證。雖然這些廠商的電腦在硬件上有所不同,但都使用微軟的軟件,這意味著它們在某種程度上是兼容的,而兼容性正逐漸成為人們購買電腦及其配件的理由。

  雖然喬布斯不喜歡蘋果電腦和別的公司的產品兼容,但也拗不過大趨勢。隨著電腦的普及,微軟也逐漸發展壯大起來。

  微軟對蘋果的反制

  “微軟的力量在繼續增強。或許,我們可以做一個相當貼切的形容:你帶回家當寵物飼養的小鱷魚已經長大,令人提心吊膽。蘋果非但沒有斷絕它對微軟的依賴,反而是更加依賴越來越不害臊、越來越貪心的蓋茨。”作家 Jeffrey L.Cruikshank 在他的《The Apple Way》一書中這樣描寫。

  在獲得蘋果 BASIC 大單后,蓋茨經常出入蘋果公司,繼續從喬布斯手中尋得軟件開發合同。當時,蘋果與擁有表處理軟件 VisiCalc 的個人軟件公司產生了矛盾,這給了微軟進軍應用軟件領域的一個契機。

  起初,蘋果與個人軟件公司合作愉快,分析師本杰明·羅森在一份公開出版物上曾這樣稱:“有朝一日,VisiCalc 也許會變成一個軟件尾巴,在個人電腦上搖來擺去,成為個人計算機的銷售動力。”結果,VisiCalc 真的一度成為了蘋果 II 型電腦旺銷的動力。

  沃茲對這套軟件非常欣賞,他還親自編寫了一個名叫 VisiCrook 的軟件,幫助改善 VisiCalc 的功能。但隨后翅膀硬了的個人軟件公司因為在價格上和蘋果沒談拢,不讓蘋果 III 型電腦捆綁這款受大眾歡迎的軟件,這成為蘋果 III 型電腦走進滑鐵盧的原因之一。而與此同時,VisiCalc 繼續一路高歌,HP、科莫多、雅達利公司紛紛采用它,隨后,IBM 也對之投去青睞的目光。

  VisiCalc 讓喬布斯惱火,也讓蓋茨眼紅。因為 VisiCalc 推出初期,個人軟件公司曾想將之賣給微軟,但蓋茨拒絕了,現在看著 VisiCalc 火紅的銷售形勢,他肯定后悔了。

  蓋茨在接受采訪時說當時市面流行的許多軟件的性能標準和質量沒有得到管理和控制,他希望市面上的軟件能變得更好:“我們將推出真正從各方面滿足消費者的軟件,現在的軟件不是糟糕就是難以使用,但所有這些正在得到改變。”

  微軟表示愿意為蘋果開發類似的軟件,并開始全面進入應用軟件領域。隨著蘋果更多地采用微軟的應用軟件,雙方的主從關系發生了微妙的變化。

  一天,蓋茨獲悉,蘋果在采用微軟 BASIC 語言的同時,也自行開發了一種在蘋果電腦上運行的 BASIC 程序。

  BASIC 程序是微軟起家產品,“臥榻之旁豈容他人鼾睡。”蓋茨隨即向蘋果發出要挾,讓對方停止研發 BASIC,繼續使用微軟的產品。他采取了胡蘿卜加小棒的策略,盡管他當時還沒有大棒。如果蘋果肯停止研發,他會在蘋果采用微軟其他應用軟件上予以充分的配合,不然在更新應用軟件授權上就會報以顏色。

  雖然此時蘋果在全局上占主導地位,但在局部上,在應用軟件領域,微軟有話語權。蘋果公司只好妥協,蓋茨隨后以一美元的價格買下了蘋果的 BASIC 程序,然后毫不留情地予以銷毀。

  負責蘋果 BASIC 開發的工程師唐·鄧曼獲悉后,也許死了的心都有,他開著摩托車出去,在路上狂飆,排解心中的苦悶,最后把車子給撞毀了,自己滿身傷痕地回家了。

  “殺”掉蘋果的 BASIC 程序研發計劃只是蓋茨獲得的一個小小勝利,因為 BASIC 程序很快成了夕陽產品,但對微軟、蘋果公司來說,都無礙大局。在操作系統由 DOS 轉向圖形化的關鍵節點上,為喬布斯打工的蓋茨獲悉了蘋果公司的一個天大的秘密,并將之轉化成微軟崛起的重要契機。

  喬布斯準備起訴微軟

  “嘿,史蒂夫(喬布斯),雖然你在我之前破門而入進了施樂公司房間,拿走了電視,但這不意味著我不能尾隨而來取走立體聲音響。”據《MacWeek》報道,當年比爾·蓋茨曾這樣回應喬布斯抨擊 Windows 模仿蘋果的麥金塔操作系統,他認為蘋果、微軟都師從施樂公司。

  1981年末,喬布斯邀請蓋茨看蘋果計劃推出的麥金塔樣機,想讓微軟能夠為這款新機器開發出相匹配的應用軟件。

  蓋茨被喬布斯演示的圖形界面和方便靈活的鼠標配合給吸引住了,他心里打起了自己的算盤,看來這是微軟操作系統未來的發展方向。美國未來學家斯圖爾特·布蘭德曾說過,“在合適的地點出現的合適信息,能改變你的生活。”

  要命的是,喬布斯似乎看出了蓋茨的想法,他担心微軟會將給蘋果編寫軟件過程中學到的東西,用到 IBM PC 機上的應用軟件上。真是高手過招,不說話就能洞穿對方的心思。管理學家彼得·德魯克說過,“溝通中最重要的是要聽到沒說出來的東西。”喬布斯、蓋茨都具備這種能力。

  1982年 1 月 22 日,喬布斯強迫蓋茨簽署一項協議,讓微軟不會把為蘋果開發的軟件移植到非蘋果公司制造的電腦上,主要是指 IBM。可是喬布斯百密一疏,該協議沒有禁止微軟編寫類似麥金塔操作系統,與蘋果展開競爭。蓋茨后來回憶道,1983年,微軟就“計劃在 IBM PC 上引入圖形計算功能”,而這恰恰是喬布斯最為担心的。

  蓮花公司的創始人米切·卡普蘭曾總結說:“任何愿給微軟看見關鍵信息的人,簡直是在冒險。”

  蓋茨曾對佛羅里達軟件公司總裁海蒂·羅任說:“我們雖是朋友,但你最好不要讓我知道那些我可能用來對付你的事情。”海蒂當時也為蘋果公司麥金塔開發一種應用軟件。海蒂評價蓋茨:“他是那種以公開、公平手段贏得世界的人,但他也不想給我們留下些殘湯剩羹,他喜歡一網打盡。”

  佛羅里達軟件公司的市場主管托勒曼說得更直接:“這就告訴所有想與微軟合作的公司,千萬不要走得太近,更不要脫了衣服獻媚。”

  微軟在給蘋果公司編寫應用程序的同時,開始開發自己的 Windows。有史料稱,微軟把 Windows 操作系統研發放在了第一位,而把要給蘋果公司干的活兒排在了后面,甚至延遲了蘋果麥金塔電腦的發布,這讓喬布斯很惱火。

  根據參與 Windows 研發的斯科特·麥格雷戈回憶,當時,蓋茨總是在抱怨:“為什么不像麥金塔?”“不行,要更像一些。”

  蘋果麥金塔電腦正式發布的第一天,蓋茨就指示麥格雷戈迅速買回一臺,供開發 Windows 的工程師參考。蓋茨示意把它拆開重新組裝,他對麥格雷戈說,“我們已經有了為麥金塔開發的 BASIC 和 MultiPlan 軟件,還有正在為它開發的具有圖形化用戶界面的 Word 軟件,把它們全部都用在 Windows 上。”

  后來,喬布斯發現了蓋茨對麥金塔圖形界面的模仿,而對蓋茨大加撻伐。蓋茨不為所動,任憑喬布斯發作。

  蓋茨當時之所以有底氣,是因為明白自己手里有蘋果需要的熱門應用軟件,而且對于微軟這樣的軟件公司來說,操作系統是它的命,而對于當時以電腦先鋒自居的蘋果來說,只是一塊肉而已。

  蓋茨后來曾解釋:“我們當時之所以看好麥金塔,主要因為相信圖形界面最終將成為主流,而麥金塔將引領這一潮流。這并不是麥金塔和 Windows 之間的較量,而是字符模式與圖形界面的對抗。”

  喬布斯不管這一套,他準備讓蘋果的產權律師歐文·拉巴特來對付微軟。可是此時,蘋果公司禍起蕭墻,作為創始人的喬布斯與公司總裁約翰·斯庫利矛盾激化,他被踢出蘋果。

  1985年 10 月 24 日,在蓋茨 30 歲生日前 4 天,斯庫利送給他一件大禮:蘋果允許微軟在 Windows 上使用麥金塔的一些技術。史學家稱,這是繼 DRI 創始人加里·基爾代爾把與 IBM 進行操作系統合作的機會“讓給” 蓋茨后,掉到微軟嘴里的第二塊大餡餅。斯庫利后來懊悔地稱他沒有意識到自己簽訂的是損害未來重大權利的協議。豈止是一種權利,這是一個操作系統轉向圖形化的關鍵性機遇。

  跟班升級為龍頭老大

  “他看起來像一名站在西雅圖機場等飛機的未成年中學生。”1984年 4 月,《時代》這樣描寫登上他們周刊封面的蓋茨。

  而兩年前,1982年 2 月 15 日,喬布斯首次登上《時代》周刊封面,被譽為電腦革命的象征,以致當蓋茨步其后塵,上了《時代》周刊封面后,人們將他稱為“喬布斯第二”。

  在喬布斯被蘋果流放的 10 年里,蓋茨開啟了微軟的 Windows 時代,他也成為 IT 領域的龍頭老大。美國管理學者羅伯特·海勒曾說:“企業家除了自己的雄心之外沒有邊界。”

  1996年 2 月,喬布斯在《財富》雜志上說:“PC 戰爭事實上早已結束,微軟很久以前就贏了。”

  喬布斯重回蘋果公司后,約蓋茨會晤,表達了合作的意愿。看著以前的老大屈尊求教,蓋茨心情大好。此時的蓋茨已日理萬機,與蘋果的合作對于蘋果來說是件大事,但對微軟來說,應該是件小案子。

  不過蓋茨還是比較重視此事,他指派微軟首席財務官格雷戈里·馬費伊去和喬布斯敲定細節。喬布斯殷勤地請馬費伊到自己的家中小聚,并到繁茂的小院散步。會談中,喬布斯給馬費伊留下了非常豪爽的印象。馬費伊被喬布斯的魅力所打動,于是代表微軟在談判中做出了讓步。馬費伊說,“我們相信他能讓蘋果公司東山再起,能夠很好地完成這項合作。”

  1997年 8 月 6 日,喬布斯穿著標志性的黑色高領長袖T恤衫和 Levi’s牛仔褲,出現在波士頓 MacWorldExpo (蘋果產品展覽會)上。

  他首先宣布了微軟將向蘋果投資的消息,隨后在會議現場的大屏幕上,出現了時任微軟 CEO 的蓋茨的身影。蓋茨當時面帶笑容發表講話后,這被外界視為蓋茨同喬布斯間的“一笑泯恩仇”。

  美國報紙《西雅圖時報》當時的一則報道稱:“當微軟和蘋果在 Macworld 大會上宣布了雙方合作的聲明后,立即引來了會場上數千名蘋果粉絲們的噓聲。”

  當時,喬布斯容忍了蘋果粉絲們激烈的反應,在噓聲平息后,他接著說:“我們得放棄一些不切實際的想法。我們不能老抱著‘蘋果必贏,微軟必輸’的想法不放。”

  當時,蓋茨用1.5億美元購買了蘋果公司的非投票股票,這筆資金對當時危在旦夕的蘋果無疑是雪中送炭,而作為回報,蘋果撤回對微軟的法律訴訟。 此前蘋果對微軟提出起訴,稱微軟 Windows 抄襲了蘋果麥金塔操作系統的用戶界面設計,同時在 Windows 中捆綁 IE 瀏覽器,且不提供任何其他非 IE 瀏覽器,因此涉嫌市場壟斷。

  喬布斯稱:“蘋果與微軟的爭霸時代已經完畢。此次合作將可以使蘋果專注于為這個產業做出更大的貢獻,令公司重新振作起來。”

  后來,斯庫利在接受《紐約客》雜志采訪時表示:“這項交易對蘋果公司很有利。不過,這和技術、業務沒關系,而完全是因為史蒂夫(喬布斯)。”他想說的是蓋茨賣了喬布斯一個面子。

  此后,東山再起的喬布斯帶領蘋果重上巔峰,并再次將微軟列為自己的對手,在數碼音樂、平板電腦、智能手機等多個領域,對微軟形成了新一輪的沖擊。

  無盡的回憶

  “當我和比爾(蓋茨)剛剛進入這一行業的時候,我們是最年輕的,現在我們則是最老的。披頭士樂隊在歌中這樣唱道:‘你和我,擁有比漫長的公路更長遠的回憶。’”喬布斯與蓋茨在 2007 年的一次公開會晤中,曾這樣動情地介紹自己與蓋茨的關系。

  后來,蓋茨還給喬布斯寫了一封信,他說:“我告訴喬布斯,對于他所做的事、他所建立的企業,他應該感到滿意。”

  據喬布斯遺孀勞倫稱,喬布斯對此非常感謝,一直將這封信放在床頭,直到 2011 年 10 月去世。(作者姜洪軍,本文摘自《喬布斯和他的對手們》,科學出版社出版)

  《i風云》記者手記

  互為鏡像的亮瑜之爭

  “要指出微軟的不足很容易。他們顯然已經喪失了統治地位,已經變得基本上無關緊要。”

  喬布斯在自己最后的光陰里,曾完成了一篇自述,在點評眾多對手的段落里,給予了微軟最多的筆墨,言語中多有批評,有些甚至可以說是用辭刻薄。

  許多人認為這會讓蓋茨很尷尬,不過,蓋茨卻透過喬布斯尖刻的言辭看到了他對自己和微軟的一種復雜的諄諄之情,這是一種充滿了“亮瑜之爭”味道的情感。

  2011年 10 月底,針對喬布斯給自己留下的批評,蓋茨表示:“我尊敬喬布斯,我們曾共同工作,互相促進,即使是互為競爭者。所以這一切我都并不感到困擾。”

  不過他也辯解:“蘋果的產品曾因定價太高,不能在市場上生存。而微軟以大量生產產品,并擁有高端和低端各種價格的產品而取勝,因為我們和許多其他公司合作,這并不容易。所以,有時候喬布斯感到陷入困境——他感到他們是好人而我們是壞人。這一點上我非常理解他。”

  喬布斯曾說過:“一旦你離去,你就屬于整個世界。”因此他是以一種典型的喬布斯方式在勸諭蓋茨和微軟,同時也暗誡蘋果同仁避免落入創新者的窘境中。

  在此前的 2011 年 3 月 iPad 2 發布會上,喬布斯曾說 PC 的地位正在發生重大的變化,“這樣的變化或許會讓一些人感到不安,比如你我這樣從 PC 世界當中走來的人。我們之所以感到不安,是因為我們很長時間以來已經習慣了和 PC 作伴。”

  驚濤隱隱遙天際。喬布斯在生命的最后時刻已經深深地感受到了這一點,新一代的技術革命浪潮正在興起,以酷為殺手锏的蘋果在失去他這位畢生追求完美的領導人之后,將走向何方呢?

  最有可能發生的結果是蘋果淪為第二個微軟:公司規模可能會繼續擴大,利潤也不錯,但卻無法引導創新的潮流。

  所以微軟過去十年里的蹉跎歷程是蘋果最好的前車之鑒,從這個角度來看,就很容易理解喬布斯為什么在自述里對微軟給予了那么大的關注,因為微軟不僅僅是蘋果早年的合作伙伴、后期的對手,更重要的是它們互為鏡像。

2012-05-23 00:05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教育專家大學思想啟蒙
蔡元培(1868年1月11日-1940年3月5日),字鶴卿,又字仲申、民友、孑民,乳名阿培,並曾化名蔡振、周子餘,浙江紹興山陰縣(今紹興縣)人,革命家、教育家、政治家。中....
從國務總理到修道士
陸徵祥(1871-1949年),字子欣,一作子興,上海人。中國近代著名的天主教人士,也是著名的外交官。他出生于一個基督教家庭,父親是一位基督教新教徒,曾經在倫敦傳教會工作....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