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當代網絡名家選輯
字體    

李承鵬《后裔》
李承鵬《后裔》
李承鵬     阅读简体中文版


早上起床,用二甘醇牙膏刷了牙,用氟砷自來水洗了臉。我坐到了餐桌邊。喝一杯黃曲霉素牛奶,吃一籠鹽酸克倫特羅瘦肉精包子,嚼了兩口苯鉀酰饅頭,吞服兩枚二惡英雞蛋,忽然意識到自食品問題曝光后,老子一直很濫的化學課,無形中補好了。
空氣中有一砣一砣的感覺,讓我對氣體、固體的概念也產生一絲懷疑。當然比起嬌氣的外國人,我們是堅強的。相信用不了多久,大街上的三個人種就一目了然:戴防毒面具的是外國人,不戴面具的是中國人,坐在配置遠大牌空氣凈化器的奧迪A8里橫沖直闖的,是官員。什么事情習慣就好,其實中國人已起到局部的光合作用,別國是樹葉吸收二氧化碳,我們用肺葉去吸二氧化碳。我們還成為蟲豕的天敵,為地球物種演變做著無私貢獻。路上見一人被蝎子咬了一口,他沒倒蝎子卻死了。我問:你是誰。他低低地說:歐陽鋒,你呢。我順手把被我毒死還叮在腿上的五步蛇扒拉下來,低低地說:歐陽雷鋒。
惺惺抱拳,各自飛奔而去……最近有家使館在屋頂上安裝了一個小盒子天天公布我國空氣指數。我也覺得其用心險惡,表面是在議論一下氣體,其實是在議論政體,低估我們強大的身體。作為一個獨立主權國家當然可以擁有獨立主權的空氣標準,我們還擁自己的土壤標準、自來水標準、藥品標準,按照歷史學家雷頤建議:下一步我國將把發燒的標準也上調到38度,低于這個的不叫發燒,不準吃藥……這就叫中國特色,至于與之成反比的價格標準,那叫國際接軌。
到了辦公室,沏了一杯高檔茶,熟練地把頭道水倒掉,才喝。這是因為,這些茶的俗稱是**青**音,學術名稱其實是腈菌唑、氰戊菊酯、噻嗪酮……茶,還上了孔雀綠色素和工業石蠟的。看,連老子都佩服自己的化學知識。打開電腦,看到一個叫王小山的家伙因為揭露蒙牛里面含毒,被迫跑路了。居然跑到香港去,那里的空氣你聞得慣嗎,那里的水喝了不拉肚子嗎,那里生滾個豬肝粥都不含買一送一的重金屬,這不虧大發了。歸來吧,游子,你在真相的路上走得太遠,王小山移不了蒙牛這座山。
可是我還是陷入了沉思,突然想百度一下中國到底有多少頭奶牛:截至2010年是1230萬頭。考慮到奶牛不執行計劃生育,就算現在有1300萬頭吧。又百度到:一頭奶牛淡奶季和旺奶季平均下來每天最多可擠10公斤奶,但除去絕奶期只有250天可擠……也就是說,一頭奶牛一年可擠2500公斤奶,全國1300萬頭一年可擠3250萬噸也就是325億公斤奶。假設中國只有1/4的人群也就是3.25億人喝奶,每人每年可分到100公斤奶,如果每人每天喝半公斤,只夠每人喝6個月多點……6個月多點!那其余時間我們喝的奶,是哪兒來的呢。
也許上面奶牛數量的版本有誤,只好反過來推算,滿足1/4中國人喝足一年的奶就需要2600萬頭,滿足1/2中國人喝奶需求就得有5200萬頭奶牛(這還不包括冰激凌奶茶雪糕和糖果在內的大量奶制品需求),有這么多奶牛也沒這么多草吧,有這么多草也沒這么多草他媽土吧……我沉思著,瞬間覺得老子不僅化學好了,數學也無敵。
腦子昏昏沉沉,恍然到了中午,沒叫洋快餐(奇怪為什么洋快餐到了中國就有問題),為避免地溝油的爆炒煎炸,我改叫了份蒜泥白肉,出于環保又來了根生黃瓜……在我吃的過程中,同事嘉許地看著我:有勇氣。然后我就知道了,硫磷大蒜、藍礬黃瓜——這么牛逼的學名。
下午無事可做就翻看今年高考的作文題,人們都說題目出得坑爹;可我覺得出題的一定是高人,全都是高級暗喻題,你看,四川的《手握一滴水》,要是我寫——“心握一滴水,心里全是淚”,最近的全國自來水大檢查,50%以上都不合格;湖北的《科技的利與弊》,要是我寫——科技的弊,讓我喝了牛奶后才八歲就長出胡須,科技的利,讓我早早學會打飛機;廣東《你想生活的時代》——我只想生活在兩個代,要么富二代,要么官二代,免得以后成為變種人一代;江西的《擁有什么》,要求圍繞“你不要想著你沒有擁有什么,而要想著你擁有什么”,我寫——喝了蒙牛后,我不要總想著沒有擁有一對健康的腎,而要想著我既然擁有了結石的腎,那可就是得道高僧,火化后燒出的全是舍利子。
天津的材料作文《兩條魚在河里游泳》最有情節感,出題者給出很哲意的材料:兩條魚在河里游泳,老魚問小魚:河里的水質如何?小魚說:我不知道水質是清澈還是渾濁。要是我寫,會是這樣的——老魚揮手一耳光打過去:“媽逼這還用說,上游一家煉油廠兩家化工廠,我作為魚類都長出手,而你作為魚類都長出三只腳來了,你說這河水清澈還是渾濁”。
下班時,看以時速0.08公里堵在路上的車流,我覺得以中國人不斷力證達爾文進化論的奇跡能力,下一步,我們可能要長翅膀了。所以日本任命的食品安全担當大臣官階居然高于國土防衛長官,讓人可笑,打仗用得著無毒牛奶嗎,打仗說不定用得著變種人部隊……這時,那個在香港呆不下去的王小山終于潛回大陸了。我心頭一熱,說就到那家新開張的名叫HOW DO YOU DO的火鍋店吧,時尚的名字,翻譯成中文名字大家不會陌生,“好毒油毒”。
我點了一盤甲醛白菜、汞蘑菇,他要了一份福爾馬林牛百葉、二氧化硫金針菇,我不甘示弱又加烤了一串溴酸鉀小饅頭。他瞪我一眼,加要了一份次硫酸氫鈉甲醛粉條,和十二串刷了上等鮮肉精的牛板筋……
在祖國,老子點的是蔬菜,吃的是染料,吃的是粉條,咀嚼的是塑料,燙的是金針茹,涮出來化學分子式,消化的是豬肉,吸收的是礦產,刺身的是魚類,附帶送了避孕藥……總之老子不僅增長了知識,還隱然有股子當年神農嘗百草的慨然氣質。
這一天,這一生,我們都是神農的后裔。

2012-06-18 03:58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孫中山的啟蒙者
近現代的嶺南,湧現出大批引領中國前行的先驅者,近代改良主義者,香港華人領袖何啟便是其中的一位。他不僅是孫中山在香港西醫書院的老師,更是孫中山走向革命道路的思想導師。
為傳統文化招魂
錢穆(1895年7月30日-1990年8月30日),原名恩,字賓四,江蘇無錫人,歷史學家,儒學學者,教育家。錢穆對中國古代政治制度有良好觀感,認為中國傳統政治非但不是君主....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