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美國精神自由思想—精彩影視選
字體    

大夢誰先覺,平生我自知
大夢誰先覺,平生我自知
土豆白小白 Donnie Darko / 死亡幻覺     阅读简体中文版

 在膽怯了二十幾年之后,最近正在向驚悚、懸疑片進軍。——我知道,只有征服了他們,我才能看到更多更好的風景。哦也。
  先看了《致命ID》,再看了《死亡幻覺》(《Donnie Darko》),這個中文翻譯非常不高明,或許容易劇透,或許容易誤導,總之很糟糕。還不如香港人翻的那聳動的“驚悚28天”。本以為此片會如《致命ID》一般驚險刺激的懸疑片,沒想到看到的是另一種景象。拿投影儀看的,要招待客人,還有點緊張,所以在影片開始和中間走動了幾下,有些細節沒注意到,直接影響理解劇情。整部影片,從配樂到臺詞到表演到劇情,都透著幾分詭異(事后查資料才明白這樣的詭異是有原因的。至于原因是什么,在此不劇透了)。電影非常酷,感覺導演講了很多互相聯系的東西,但沒有把線索和他們之間的關聯說清楚,阻礙了觀眾對影片的理解。此片是出了名的晦澀難懂,據說難懂程度甚至超過了大衛林奇那部著名的《穆特蘭道》。不過也許正因為這樣,才會促使一眾影迷把碟看了一遍又一遍,爭論得頭破血流也出不了一個完美的圓滿的結果。此片題材有點像《蝴蝶效應》,但前者的重點是拿科幻的形式來表達迷惘絕望的青春情緒,后者的科幻是故事的主軸和原點,劇情圍繞著某個理論展開。跟《蝴蝶效應》比起來,此片“藝術”得多。影片沒有強烈的感官刺激和沖擊力,但頗耐人尋味,看過之后它的劇情和氛圍會縈繞在看客心間徘徊不去,讓人感覺如果沒有對影片進行思考,整個觀影的過程就仿佛缺了什么似的不完整。
  2009年4月16日14點30分,我下了公交車走在去辦公室的路上,陽光很刺眼,街上行人不少,都在匆忙趕路,沒有人會扭過頭看別人一眼。眼前看到的一切,與電影里感受到的一切非常不和諧地重疊在了一起,我恍恍惚惚,失落而沮喪:什么東西證明你所經歷的一切是個真實的存在?破壞世界和改變世界之間有什么區別?如果是一場夢,我們是在夢中還是在夢外?如果現在的生活讓我感到不快樂又無法擺脫這樣的安排,那我該怎么辦?生活的軌道是什么?我甚至開始懷疑接觸太多這樣的電影對我來說是好事還是壞事……
  我知道自己理解能力還行,但邏輯思維能力不是一般的差,看完電影的時候迷迷糊糊,一些東西比較明晰,但另一些則不清不楚,上網看了不少資料和電影花絮才明白了大半。網上分析的文章已經很多,在此就不發表自己那些不甚高明的感想了。只說說自己發現的一兩個好玩的地方。
  搭建此片的各種元素和充實劇情的一些細節,看起來是不甚相干的混搭風格,但如果你一件一件地追究起來卻奇跡般地和電影要表達的幾個關鍵詞實現完美的呼應。就比如影片進行到后半段男主和女主去看電影,看的那場是《鬼玩人》,《鬼玩人》是八十年代經典的美國恐怖片,大意是一個小木屋里有一本死亡之書,書中的內容說的是人可以持久的躺著呈睡眠狀態,永遠不會真正的死去,幾個大學生念了書里的咒語,結果活過來的永遠不死的魔鬼把幾個學生一一弄死。最后英雄般的男主與魔鬼一番生死搏斗之后終于見到了美麗的黎明但最終仍然死在魔鬼手里。魔鬼不死的循環暗合了《死亡幻覺》里的循環,故事中的男主也和DONNIE最后的命運相似。男主還在影片中提到《回到未來》,也是一部關于時間旅行的經典影片。
  他們出來電影院之后,導演給了電影院門口上方掛著兩部影片名字的廣告燈一個特寫鏡頭,那兩部,一部為這部《鬼玩人》,另一部為《基督最后的誘惑》,《基督最后的誘惑》的導演是大名鼎鼎的馬丁斯科塞斯,被許多基督教國家歸為褻瀆神圣的禁片,上映年份正好是1988年,《基督》一片大意為耶穌經歷了種種,最后被吊在十字架上忍受著巨大痛苦,恍惚中有一位天使告訴他上帝已經解除了他的責任,從此可以過上正常的生活。耶穌在天使的陪同下走下了十字架,像普通人一樣娶妻生子……幾十年后,奄奄一息的耶穌在病榻前見到了自己從前的幾個門徒。猶大突然指責耶穌背信棄義,未能完成贖罪的使命。這時,耶穌才發現一直在自己身邊的天使竟然是撒旦的化身,悔恨交加的他請求上帝一切從新再來。耶穌又回到十字架上,他從痛苦中醒來,這次他擺脫了最后的誘惑,化成不朽。這個故事暗合了影片的救贖和拯救的觀念和DONNIE在似夢似醒的幻覺狀態下受到已控體FRANK的指示做出一些暴力的破壞事件的劇情。在《基督最后的誘惑》里,馬丁西科塞斯其實并沒有篡改圣經里說過的結果,而是解構了故事或者說是歷史的過程。經過一段曲折的道路,最終耶穌仍然接受了命運的安排上了十字架,完成了他的救世任務。《基督》的原書作者在開篇的序里講的一段話非常感人,摘錄如下:
  “他最后選擇的是常人所走的路,多么好、多么理智的選擇啊!拯救人類是多么瘋狂的想法!能夠逃避饑餓、折磨和十字架,安度一生,給了他多大的快樂! 最后的誘惑只是發生于閃電似的一瞬間,發生于救世主瀕死之際。但耶穌立刻就用力把頭一搖,睜開眼睛,又回到現實里來。不,他不是一個叛教者,榮耀歸于上帝!他不是逃兵。他已經完成了主交付給他的使命。他沒有結婚,他沒有過安樂的日子。他已經走到犧牲的最高峰,被釘死在十字架上。
   他閉上眼睛,感到心安理得。接著是一聲勝利的長嘯:使命完成了。……”
  這些都與影片男主在無數個循環之中被已死控體設置的陷阱一步一步地引向活體設置好的那個結局相合。這段道白簡直可以拿來當做男主的獨白。甚至男主從頭至尾在臉上浮現的詭異的和諷刺意味的笑容,也可以在《基督》這部電影里看到投射。離線宇宙和原初宇宙的觀點,在圣經的希臘語經卷的萬古之前的世界和中世紀古羅馬的現實世界的對比中也能見到端倪,影片中耶穌所受的煎熬和面臨的抉擇,和DONNIE的情況類似,而DONNIE作為活體接受者獻出自己身體維持宇宙的平衡也跟耶穌獻出自己的血給世人贖罪相似。只是影片表現得很低調,對于男主的心理狀態也沒有明顯的表現。所以為什么不少影迷會覺得,這片子的神學宗教意味,遠大于科幻意味。而科幻的終極,是否會又回到神學的領域,不得而知。我相信導演也和片中男主一樣,是個不可知論者。
  這期間我甚至還想到《大話西游》。《大話》里,除了搞笑和愛情、時空穿梭,唐三藏說的一段話我也印象很深,他說,生又何哀,死又何苦,等你明白了舍生取義的道理,你自然會回來跟我唱這首《ONLY YOU》。至尊寶最后做了決定拋棄塵世的種種,跟隨命運的安排,和三藏一起西去取經,又何嘗不是和這部里的男主一樣的“大夢誰先覺,平生我自知”?
  再以背景音樂里出現的樂隊——TEARS FOR FEARS為例。樂隊簡介GOOGLE搜索如下:TEARS FOR FEARS一直是一支野心勃勃的英國流行/搖滾樂隊,樂隊最大的特點恐怕就是不愿意重復自己,他們奉行一種“毀滅與重建”的作風,不管上張專輯如何的成功,反正他們的下一張專輯絕對不會簡單的重復上張專輯舊風格,他們寧可打破一切重新來過。這與電影里屢次提到的“破壞”、“毀滅”、“創造”暗合。TEARS FOR FEARS是我最喜歡的一只八十年代的英國樂隊,大學的時候一次無意間在學校賣打口磁帶的攤子上買下了他們的精選集,之后四處找資料,那合卡帶也聽了無數遍。電影里,導演安排了好幾首他們的歌做插曲,歌中表達的情緒和氛圍跟影片是那么的切合熨貼,再加上樂隊的名字,簡直讓我懷疑導演整出這部電影的最初動機是因為自己喜歡這個樂隊。那首恰到好處的《MAD WORLD》放在片尾,配上一個集體照似的長鏡頭,美麗而生動,直接觸到觀者最敏感的神經末梢,也把此部影片推至更具內涵的詩意境地。
  
  
  以上皆為個人觀點。就像一個朋友說的,科幻的玩意兒本身就存在悖論,越討論可能越糊涂,導演要表達的重點搞不好也不在這里。退一萬步來說,就算把電影里那些和科幻有關的情節跳過,影片營造的那種青春時期特有的懷舊、感傷、迷惘的氛圍,一些值得反復玩味的細節,還有讓人印象深刻的甜蜜而感傷的電影配樂,足以讓它成為類型片中的另類經典而被影迷們長久地關注。
  
  另外,劇中演員也發現不少熟面孔,杰克布萊克,那個給功夫熊貓做配音的搞笑的胖子,在里面演一個估計留級留了很多年的流氓學生,氣質詭異的英文老師巴魯摩爾是本片制片人亦在《霹靂嬌娃》里演女主,那個恐懼和愛理論崇拜者的女教師在美劇《HEROES》里面扮演PETER的母親,同樣是個讓人印象深刻的角色。男主格倫哈爾在那時真年輕。不過演一個16歲的男孩稍微有些牽強了。
  
  《MAD WORLD》的歌詞:
  中文:
  所有在我附近的是熟悉的面孔
  熟悉的地方熟悉的臉
  每天早早的愉快的
  沒有目標的跑
  沒有目標的跑
  他們的淚花填滿了他們的玻璃杯
  沒有感情(表情)
  沒有感情(表情)
  掩藏住我的頭
  我想要淹沒我的悲傷
  沒有明天
  沒有明天
  并且我感覺我有點兒滑稽
  我感覺它有點兒哀傷
  我的死亡是我曾經擁有過的最好的夢想
  我感覺這很難告訴你
  我發覺這很難得到
  當人們跑在圈子里它一個非常非常瘋狂的世界
  瘋狂的世界
  孩子在等待他們感覺長大那天
  生日快樂
  生日快樂
  我感覺每個孩子都應該坐下來聽聽這個方法
  坐下來聽聽
  在學校我很膽怯
  沒有人知道我
  沒有人知道我
  你好老師
  我的課程是什么
  她對我視而不見
  視而不見
  我感覺我有點兒滑稽
  我感覺它有點兒哀傷
  我的死亡是我曾經擁有過的最好的夢想
  我感覺這很難告訴你
  我發覺這很難得到
  當人們跑在圈子里它一個非常非常
  瘋狂的世界
  瘋狂的世界
  放大你的世界
  瘋狂世界
  
  英文歌詞:
  
  All around me are familiar faces
  Worn out places, worn out faces
  Bright and early for their daily races
  Going nowhere, going nowhere
  And their tears are filling up their glasses
  No expression, no expression
  Hide my head I want to drown my sorrow
  No tomorrow, no tomorrow
  And I find it kind of funny
  I find it kind of sad
  The dreams in which I'm dying
  Are the best I've ever had
  I find it hard to tell you
  'Cos I find it hard to take
  When people run in circles
  It's a very, very
  Mad World
  Children waiting for the day they feel good
  Happy Birthday, Happy Birthday
  Made to feel the way that every child should
  Sit and listen, sit and listen
  Went to school and I was very nervous
  No one knew me, no one knew me
  Hello teacher tell me what's my lesson
  Look right through me, look right through me
 

2012-06-25 20:58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傳統官僚翰林總統
徐世昌(1855年10月24日-1939年6月5日),字卜五,號菊人,又號水竹邨人、弢齋。祖籍浙江寧波鄞縣。清末民初,曾為北洋政府官僚。1918年,徐世昌獲段祺瑞控制的安....
孫中山的啟蒙者
近現代的嶺南,湧現出大批引領中國前行的先驅者,近代改良主義者,香港華人領袖何啟便是其中的一位。他不僅是孫中山在香港西醫書院的老師,更是孫中山走向革命道路的思想導師。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