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經學振興及百家爭鳴
字體    

從《廣成子》探索人類在宇宙中的定位
從《廣成子》探索人類在宇宙中的定位
今鍾     阅读简体中文版

 

廣成子是黃帝時期的人,隐居在甘肅省平涼市西部的崆峒山的石窟中。黃帝曾親自去拜訪他,向他詢問至高無上的道的本質是什麽。

廣成子回答說:至高無上的道,其原本是幽深虛無的,其極緻是微茫靜谧的。隻能凝神靜氣的體會。這麽做了,形神自然就會端正,進入安詳而又透徹的境界。關鍵在于潛心修道,不受外界的幹擾。我僅僅因爲堅守靜默,保持心靈的和平,所以一千二百多年過去,仍然沒有衰老。

***********************

列甯在其《哲學筆記》中說:在人類認識史上存在兩條路線:一條是從内向外的先驗的(先于經驗)唯心主義路線;一條是由外向内的經驗的唯物主義路線。

以此打倒反馬克思主義的哲學,批判的靶心主要針對貝萊克主教(注1)和大衛·休谟。(注2)

對馬克思的實踐批判,是1989年6月4日北京青年與市民的争民主的運動流血引發的前蘇聯的解體及東歐前社會主義蘇聯衛星國的曆史性改變。

實質上列甯的所謂從外向内的認識世界路線,自己就立不住腳,理論上早已爲中華宇宙觀所批判。蘇東坡居士認爲人類與宇宙的關系是:寄蜉蝣于天地,渺滄海之一粟,(注3)極微小的蟲與天地的關系,一粒小米和大海的關系。即認識到地球與人類是宇宙的一分子,一細胞,是宇宙内部的産物,所以天人合一在古中國人看來很自然,是順理成章的事。所以老子明确提出順應自然,與自然相諧調,也是中華美學的基礎,即李白在《春夜宴桃李園序》中所說:陽春招我以煙景,大塊(大地,宇宙)假我以文章其形象與靈感從宇宙中來,所以中華傳統詩、詞都有人類的情感與宇宙的美麗互相溶和的特點即所謂情景交融。

而馬克思從誕生起在宇宙中定位的基點上就錯了,自外于宇宙,把自己放在宇宙之外的對立面,揮起堂·吉诃德(注4)的長矛要誓死征服宇宙。所以别人看到的是吉诃德癡迷于騎士小說的愚蠢,馬克思看到的卻是唐吉诃德手執長矛向怪物(風車)沖鋒的執著與百折不回,所以馬克思在《1948:哲學與政治經濟學筆記》中最欣賞的人物是吉诃德。

吉诃德被自己要征服的大風車所粉碎,長矛寸斷而幾乎人亡。

馬克思的命運也注定如此。它的經濟學基本邏輯是物質、經濟決定一切,生産關系決定一切,而原動力是生産力,而對生産力的定義是:人類征服自然的能力

渺小的人類要征服浩瀚的大自然,因爲狂妄到以爲自己是知識王國之神,是征服無生命的宇宙型大機器的天才幽靈。

馬克思,恩格斯眼中的宇宙就局限在伽裏略之後不斷改進的包括今天的射電望遠鏡在内所看到的無限星空的世界。

列甯所批判的貝克萊主教等人的《先驗論》及貝克萊主張的存在即被感知(注5)反過來說不被感知就不存在,(這當然是不可能的,)也不是真正的從内向外認識世界。

但列甯根本不知道有一條真正的從内向外的認識宇宙的途徑。西方哲學之祖蘇格拉底(注6)提出的先認識自己的認識路線,在希臘不被人理解而被打斷,卻在東方得以落實和實踐,那便是東西方都曾存在的形而上學修煉文化:從人體,生命去探索宇宙之路。

這種形而上學,是共産主義最怕的必然解體它的意識形态,所以在《毛澤東選集》内《矛盾論》之注解中,把形而上學歪曲爲靜止地、孤立地、片面地看世界的反動玄學。所以在共産黨統治下,形而上學代表一切錯誤的思想根源。讓年輕人退避三舍,視爲最危險物,不敢接近。

感謝蘇東坡居士,是他使曆史保留下一個珍貴的文獻。記錄下人文始祖黃帝拜師進入修煉文化的入門及途徑:《廣成子解》。中华五千年以来的文坛,文人墨客如满天星斗,只有苏东坡敢做这件事,因为自从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以来,文人都去做官,视精神修行为“虚诞妄作”,苏东坡年轻时与挚友佛印和尚反复辩论,苏东坡就认为“作官是实在事业,修佛是无影之谈”久而久之受到佛印影响,苏东坡自己也独创了“苏子瞻静坐法”,(注8)对治疗神经衰弱,失眠,消化不良之类身心疲惫等确有神效,虽然还是在修炼文化之门外,但苏轼自己已有初步静而不思的体验。另方面修炼文化与求知识是两回事,《易经》中讲“天行建,君子以自强不息”在儒家就理解为宇宙运行刚健有力,君子就该以为榜样,不断求知上进;但修炼文化对“以”字的理解深究了一步,现代古汉语研究,把“以”字单列为“使动词”有“把……用来”的意思,即把“天行健”用来自己强化自身。用现代话说是用宇宙运行的原理来指导自己:改变身心而与宇宙同化。诸葛亮在《前出师表》中所说“苟全性命于乱世”一般人认为就是保住性命,但修炼文化把“性”与“命”相联系,孔子说“食、色,性也”修炼家对这两个性都要求净化。日本国有厚生省可能就是卫生部(保卫生命的部),但修炼文化认为人所以生老病死“生生之厚”是后天原因,广成子就认为人“因五味而生,因五味而死,五味各有其主,(酸主肝,苦主心,咸主肾,甜主脾,辛主肺)顺之则相生,逆之则相克,久之则積炁熏蒸,人腐五脏,殆至灭亡;”(注9)后人所以“不能终其天年者,以其生生之厚矣,是以至道淡然。”道家修行,远离浊世,看重自然食物:枸杞,山药,黄精,玉竹,首乌,灵芝之类。(注10)对“色”更淡化,诸葛以为色是士人不免“入于下流”之因。(注11)身心的净化,无病的身心,纯洁的身心是修炼入门的开始,所谓“筑基”,是修炼的基础;儒生不能缚鸡,修炼家犀虎不侵。道家不讲向外去格物致知,而是以自身为小宇宙,身心提升层次后可以反观内视;身体似在内缩不断发现“竅”(現代所謂“蟲孔”)不断进入更深一层的更微观的空间。苏轼发现的《广成子》中有这种原始的说明,广成子最初讲如何清净无为净化身心,最后说到自己“故余将去汝,入无穷之门以游于无极之野”应当是指这种内缩于体内更微观的空间而不是身体外在的地球的大气层。现代粒子物理已发现,固体铅固然防原子,但更微观的中微子可以穿透一光年厚度的固体铅,瞬间可穿透几百个地球,因为粒子内部空隙极大,有人把原子核与原子间的空间比之为足球与足球场,有的比做行星与恒星之间的距离。道家修炼讲“虚无”就是看透了宇宙空间这种“虚”的实质,从而讲“无为”就是看到了人类的渺小,宇宙自循其规律而行,庸人自扰,违反自然反而会干扰与破坏。太极图如墙上挂钟一样,自然的转动,该走到那一步人类只能顺应或辅助。所以马克思,列宁,斯大林,毛泽东战天斗地征服大自然的结果,如《九评》所总结,折腾死了上亿无辜生命,把中华灿烂山河大地污秽到水不能喝,空气不能吸,食品处处含毒不能吃,这一切源于马克思主义出生就定位于与宇宙相对立,渺小的人类要征服根本不了解的无数层层横向与纵向的宇宙,只能导致对地球的污染与逆向性破坏。中华形而上之学,天人合一不是空话,其基础是人类定位的准确,人是宇宙所生,是宇宙的一部分,一分子,一个小宇宙,与宇宙一致,进而同化,而不是妄自尊大地妄言征服人类之母,之祖,之根的宇宙,而是去法(仿效):“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小的粒子寓于更大的粒子,层层仿效,以至于极,最大最高的宇宙,层层粒子以更大粒子为宇宙,为师。在人类则应如黄帝《阴符经》中所说“观天之道,执天之行”。外国人不懂作为黄帝为什么有兴趣于医书《内经》?问题就在这个“内”字,这是中华文化之源,所谓“医不离易”“ 易不离医”,中华文化认识宇宙,就是从人体小宇宙开始,因为在宇宙中定位准确因而源远流长。现在何祚庥之流要消灭中医,醉翁之意不在酒,意在消灭中华文化之根,而且在中国大陆中医被改造得早已面目皆非,(注12)把华佗,扁鹊等修炼所致的可以内视病人脏腑,无知地批判为迷信,只准研究方剂。六十年代苏联专家只肯定一味药:五味子可以稳定神经系统,余皆否定。把中草药提纯成注射剂单独注射入人的血管和皮下,更为荒唐,后果难料。中華五千年以來的文壇,文人墨客如滿天星鬥,隻有蘇東坡敢做這件事,因爲自從漢武帝罷黜百家,獨尊儒術以來,文人都去做官,視精神修行爲虛誕妄作,蘇東坡年輕時與摯友佛印和尚反複辯論,蘇東坡就認爲作官是實在事業,修佛是無影之談久而久之受到佛印影響,蘇東坡自己也獨創了蘇子瞻靜坐法,(注8)對治療神經衰弱,失眠,消化不良之類身心疲憊等确有神效,雖然還是在修煉文化之門外,但蘇轼自己已有初步靜而不思的體驗。

另方面修煉文化與求知識是兩回事,《易經》中講天行建,君子以自強不息在儒家就理解爲宇宙運行剛健有力,君子就該以爲榜樣,不斷求知上進;但修煉文化對以字的理解深究了一步,現代古漢語研究,把以字單列爲使動詞有把……用來的意思,即把天行健用來自己強化自身。用現代話說是用宇宙運行的原理來指導自己:改變身心而與宇宙同化。

諸葛亮在《前出師表》中所說苟全性命于亂世一般人認爲就是保住性命,但修煉文化把性與命相聯系,孔子說食、色,性也修煉家對這兩個性都要求淨化。日本國有厚生省可能就是衛生部(保衛生命的部),但修煉文化認爲人所以生老病死生生之厚是後天原因,廣成子就認爲人因五味而生,因五味而死,五味各有其主,(酸主肝,苦主心,鹹主腎,甜主脾,辛主肺)順之則相生,逆之則相克,久之則積炁熏蒸,人腐五髒,殆至滅亡;(注9)後人所以不能終其天年者,以其生生之厚矣,是以至道淡然。道家修行,遠離濁世,看重自然食物:枸杞,山藥,黃精,玉竹,首烏,靈芝之類。(注10)對色更淡化,諸葛以爲色是士人不免入于下流之因。(注11)身心的淨化,無病的身心,純潔的身心是修煉入門的開始,所謂築基,是修煉的基礎;儒生不能縛雞,修煉家犀虎不侵。道家不講向外去格物緻知,而是以自身爲小宇宙,身心提升層次後可以反觀内視;身體似在内縮不斷發現竅(現代所謂蟲孔)不斷進入更深一層的更微觀的空間。

蘇轼發現的《廣成子》中有這種原始的說明,廣成子最初講如何清淨無爲淨化身心,最後說到自己故餘将去汝,入無窮之門以遊于無極之野應當是指這種内縮于體内更微觀的空間而不是身體外在的地球的大氣層。

現代粒子物理已發現,固體鉛固然防原子,但更微觀的中微子可以穿透一光年厚度的固體鉛,瞬間可穿透幾百個地球,因爲粒子内部空隙極大,有人把原子核與原子間的空間比之爲足球與足球場,有的比做行星與恒星之間的距離。

道家修煉講虛無就是看透了宇宙空間這種虛的實質,從而講無爲就是看到了人類的渺小,宇宙自循其規律而行,庸人自擾,違反自然反而會幹擾與破壞。

太極圖如牆上挂鍾一樣,自然的轉動,該走到那一步人類隻能順應或輔助。

所以馬克思,列甯,斯大林,毛澤東戰天鬥地征服大自然的結果,如《九評》所總結,折騰死了上億無辜生命,把中華燦爛山河大地污穢到水不能喝,空氣不能吸,食品處處含毒不能吃,這一切源于馬克思主義出生就定位于與宇宙相對立,渺小的人類要征服根本不了解的無數層層橫向與縱向的宇宙,隻能導緻對地球的污染與逆向性破壞。

中華形而上之學,天人合一不是空話,其基礎是人類定位的準确,人是宇宙所生,是宇宙的一部分,一分子,一個小宇宙,與宇宙一緻,進而同化,而不是妄自尊大地妄言征服人類之母,之祖,之根的宇宙,而是去法(仿效):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小的粒子寓于更大的粒子,層層仿效,以至于極,最大最高的宇宙,層層粒子以更大粒子爲宇宙,爲師。在人類則應如黃帝《陰符經》中所說觀天之道,執天之行。

外國人不懂作爲黃帝爲什麽有興趣于醫書《内經》?問題就在這個内字,這是中華文化之源,所謂醫不離易易不離醫,中華文化認識宇宙,就是從人體小宇宙開始,因爲在宇宙中定位準确因而源遠流長。

現在何祚庥之流要消滅中醫,醉翁之意不在酒,意在消滅中華文化之根,而且在中國大陸中醫被改造得早已面目皆非,(注12)把華佗,扁鵲等修煉所緻的可以内視病人髒腑,無知地批判爲迷信,隻準研究方劑。六十年代蘇聯專家隻肯定一味藥:五味子可以穩定神經系統,餘皆否定。把中草藥提純成注射劑單獨注射入人的血管和皮下,更爲荒唐,後果難料。

消灭中医,为要消灭中华文化:人体 —— 生命 —— 宇宙的系统科学,把中国大陆达定位在破坏宇宙的对立地位,去等待可怕的后果。为了请读者了解原著,下面把黄帝之师《广成子》一书(由苏轼留下的《广成子解》) 附在下面。原文后面括弧内为笔者的白话解读,和苏轼先生的理解有所不同,请惠以注意。《广成子解》《广成子解》是能找到的道家第一篇经典文书,是第一位帝王之师:广成子传给人文始祖黄帝的“道”,(伏羲更早,但传的是图画思维)此文献体现了中华文化的内求之特点:苏轼《广成子解》原文:黄帝立为天子,十九年,令行天下,闻广成子在于崆峒之山,故往见之。(《广成子解》今译)黄帝曰:“我闻吾子达于圣道。(听说您达到道的最高境界)敢问圣道之精。(抖胆问圣道的精华)吾欲取天地之精,(想摄取天地蕴藏的动能:运动的能量,)以佐五谷(用以补养农作物)以养民人,吾又欲官阴阳(又想掌控阴与阳)以遂群生(顺阴阳之道领导众生)为之奈何?(怎样做啊?)”苏轼解:道固有是也(道固然有这一真理),然自是问之(然而从这儿去问))则道不成(就成不了道,不合于道),(“是”:这个,这里)原文:广成子曰:“而所欲问者(你要问的)物之质也(一切事物、物质之本质)而所欲官者,物之残也。”(但是你设想的统治阴阳,却是对事物的违背、破坏)苏轼解:得道者不问(已经得道的人不用问)问道者未得也(问道之人说明他还没得道)得道者无物无我(得道的人,没有物,也没有我)未得者固将先我而后物,(没得道的人必定先想自己,而后才是物)。夫苟得道(说人一旦得道)则我有余而物自足(那么必然自己精神道德充足,物质自然够用)豈固先之耶?(怎么能先想自己那?)今乃捨己而问物(现在却是不谈自己,而去问物质)恶其不情也。(嫌他不诚实啊)故曰:(所以广成子说)“而所欲问者,物之质也,而所欲官者,物之残也。言其情(就说他的实情)在于欲己长生(是想自己长生)而外托于养民人(而托词说为养民人)遂群生也,(让众生顺遂天地之道)豈非道之余乎?(豈不是道之末流吗?)原文:广成子曰:“自而治天下也(自从你治理天下呀)云气不待族而雨,(云气还没得相聚就下雨)草木不待黄而落(草木还没等发黄就落地了)日月之光,益从荒矣!(日月的光之能量,越来越荒费啦!)苏轼解:天作时雨(老天按时下雨)山川出云(云出于山海)、云行雨施(云气行动,雨就施行)而山川不以为劳者(那山川并不以为劳累)以其不得已而后雨(因为他不得不下雨)非雨之也(不是主动要下雨啊!)春夏发生(春夏按顺序草木出生)秋冬黄落(秋冬叶黄而落)而草木不以为病者(但草木并不以为是病)以其不已而后落(因为它不由自主而后落地,并不是主动去落啊!)今云不待族而雨(如今云气不等聚集就下雨)草木不待黄而落(草木不等黄就落下)虽天地之精(虽然是天地的精华)不能供此有心之耗,(也不提供给人为的虚耗)故荒亡之符(所以荒费残亡之象征)先见于日、月(最先见于日、月,日、月最先有感应),以一身占之,(用身体来比喻)则耳目先病矣!(那就首先是耳不听,眼不明了啊)!原文:广成子:“而佞人之心,翦翦者,又奚以语至道?”(你这位善言词之人,心地狭窄,又怎么可以跟你讲大道?)苏轼解:真人之与佞人,犹谷之与稗也。(真人与凡人,犹如稻谷与相似之稗草)所种者谷(所种下的是谷种)虽瘠土堕农(即使地贫人懒)不生稗也(也生不出稗草)所种者稗,虽美田疾耕(种下的是稗草种子,即使四肥人勤,出生不了谷穗。)今始学道(如今刚开始学道)而问巳不情(就问得不虔诚)佞伪之种(不真实的种子)道何从生?(道怎么能产生,从哪里生出?)原文:黄帝退(出),捐天下(放下国事)筑特室(盖修炼的草屋)席白茅(趺坐在茅草)闲居三月(清静无为三个月)復往邀之(又去求见广成子)。广成子南首而卧(头朝南而息卧),黄帝顺下风(小心地顺着下风向)漆行而进(跪着走)再拜稽首而问曰(三次跪拜,扣头至地而后问)“闻吾子达于圣道,敢问治身奈何而可以长久?”(抖胆问您治理身体,怎样才可以长久?)苏轼解: 弃世独居且(出世独修),则先物后己之心(那么先问物不问自身 )消滅中醫,爲要消滅中華文化:人體 生命 宇宙的系統科學,把中國大陸達定位在破壞宇宙的對立地位,去等待可怕的後果。

 

爲了請讀者了解原著,下面把黃帝之師《廣成子》一書(由蘇轼留下的《廣成子解》) 附在下面。

原文後面括弧内爲筆者的白話解讀,和蘇轼先生的理解有所不同,請惠以注意。

《廣成子解》

《廣成子解》是能找到的道家第一篇經典文書,是第一位帝王之師:廣成子傳給人文始祖黃帝的道,(伏羲更早,但傳的是圖畫思維)此文獻體現了中華文化的内求之特點:

蘇轼《廣成子解》

原文:

黃帝立爲天子,十九年,令行天下,聞廣成子在于崆峒之山,故往見之。(《廣成子解》今譯)

黃帝曰:我聞吾子達于聖道。(聽說您達到道的最高境界)敢問聖道之精。(抖膽問聖道的精華)吾欲取天地之精,(想攝取天地蘊藏的動能:運動的能量,)以佐五谷(用以補養農作物)以養民人,吾又欲官陰陽(又想掌控陰與陽)以遂群生(順陰陽之道領導衆生)爲之奈何?(怎樣做啊?)

蘇轼解:

道固有是也(道固然有這一真理),然自是問之(然而從這兒去問))則道不成(就成不了道,不合于道),(是:這個,這裏)

原文:

廣成子曰:而所欲問者(你要問的)物之質也(一切事物、物質之本質)而所欲官者,物之殘也。(但是你設想的統治陰陽,卻是對事物的違背、破壞)

蘇轼解:

得道者不問(已經得道的人不用問)問道者未得也(問道之人說明他還沒得道)得道者無物無我(得道的人,沒有物,也沒有我)未得者固将先我而後物,(沒得道的人必定先想自己,而後才是物)。夫苟得道(說人一旦得道)則我有餘而物自足(那麽必然自己精神道德充足,物質自然夠用)豈固先之耶?(怎麽能先想自己那?)今乃捨己而問物(現在卻是不談自己,而去問物質)惡其不情也。(嫌他不誠實啊)

故曰:(所以廣成子說)而所欲問者,物之質也,而所欲官者,物之殘也。

言其情(就說他的實情)在于欲己長生(是想自己長生)而外托于養民人(而托詞說爲養民人)遂群生也,(讓衆生順遂天地之道)豈非道之餘乎?(豈不是道之末流嗎?)

原文:

廣成子曰:自而治天下也(自從你治理天下呀)雲氣不待族而雨,(雲氣還沒得相聚就下雨)草木不待黃而落(草木還沒等發黃就落地了)日月之光,益從荒矣!(日月的光之能量,越來越荒費啦!)

蘇轼解:

天作時雨(老天按時下雨)山川出雲(雲出于山海)、雲行雨施(雲氣行動,雨就施行)而山川不以爲勞者(那山川并不以爲勞累)以其不得已而後雨(因爲他不得不下雨)非雨之也(不是主動要下雨啊!)春夏發生(春夏按順序草木出生)秋冬黃落(秋冬葉黃而落)而草木不以爲病者(但草木并不以爲是病)以其不已而後落(因爲它不由自主而後落地,并不是主動去落啊!)

今雲不待族而雨(如今雲氣不等聚集就下雨)草木不待黃而落(草木不等黃就落下)雖天地之精(雖然是天地的精華)不能供此有心之耗,(也不提供給人爲的虛耗)故荒亡之符(所以荒費殘亡之象征)先見于日、月(最先見于日、月,日、月最先有感應),以一身占之,(用身體來比喻)則耳目先病矣!(那就首先是耳不聽,眼不明了啊)!

原文:

廣成子:而佞人之心,翦翦者,又奚以語至道?

(你這位善言詞之人,心地狹窄,又怎麽可以跟你講大道?)

蘇轼解:

真人之與佞人,猶谷之與稗也。(真人與凡人,猶如稻谷與相似之稗草)所種者谷(所種下的是谷種)雖瘠土堕農(即使地貧人懶)不生稗也(也生不出稗草)所種者稗,雖美田疾耕(種下的是稗草種子,即使四肥人勤,出生不了谷穗。)今始學道(如今剛開始學道)而問巳不情(就問得不虔誠)佞僞之種(不真實的種子)道何從生?(道怎麽能産生,從哪裏生出?)

原文:

黃帝退(出),捐天下(放下國事)築特室(蓋修煉的草屋)席白茅(趺坐在茅草)閑居三月(清靜無爲三個月)復往邀之(又去求見廣成子)。

廣成子南首而卧(頭朝南而息卧),黃帝順下風(小心地順着下風向)漆行而進(跪着走)再拜稽首而問曰(三次跪拜,扣頭至地而後問)

聞吾子達于聖道,敢問治身奈何而可以長久?(抖膽問您治理身體,怎樣才可以長久?)

蘇轼解:

棄世獨居且(出世獨修),則先物後己之心(那麽先問物不問自身,这种人心)无所复施(没有存在的地方,也想不起来)故其问也情(所以他这次问的是真情)原文:广成子蹶然而起曰:(蹶然:急剧状)“善哉问乎?(问得好哇:这次问到点上了,从自身小宇宙开始,才能到达大宇宙之道)来,吾语汝圣道。(过来,我告诉你大道)苏轼解:广成子至此(到这时候)始以道(才把道)语黄帝乎?(告诉黄帝吗?)曰:否。(我说不对)人如黄帝(象黄帝那样的人)而不足以语道(还不够格听讲道)则天下无足语者矣。(那就全世界也没够格听讲道的人啦)。吾观广成子之拒黄帝也。其语至道已悉矣(我观察广成子之所以拒绝黄帝呀,他讲的话,其中圣道,聪明的黄帝早已听懂得道了。)是以闲居三月而复往见(所以静修三个月再去求见)蹶然为之变。(急剧地为黄帝而改变态度)其受道岂始于此乎?(黄帝他接受了道,哪会是从现下才开始哪?!)原文:广成子曰:“至道之精,(大道之本身精华)窈窈冥冥(深远难见),至道之极(道在极端最高处)昏昏默默(广成子已达之某层宇宙外之间隙)苏轼解:“窈窈冥冥者,其状如登高望远(往下看,却看得极远),千里之毫末(最远处的纤维之丝也很清楚)如临深府幽(象亲临极深之处,可探到最幽深处)玩万仞之藏宝也(得到最深远最高处的妙理)。”昏昏默默者(达到无星无光的最暗处)其状如枯木死灰(毫无生命气息)无可生可然之道也(没有生命,没有意识,往上看昏昏默默,什么都没有,往下看明察秋毫,一目了然)苏轼曰:道止于此乎(苏子说:道就此到头了吗?)曰:此窈冥昏默之状,(这种昏天黑地的状态)乃致道之方也(乃是修炼的方法)如指以为道(如果指的是道的形态)则窈冥昏默者(那么,什么也没有,昏暗状态)可得谓之道乎?(可以叫作道吗?)人能弃世独居(人能出世独修)体窈冥昏默之状(体会道无形无声的状态)以入于精极之渊(用以进入到精进之极处,极深之渊源)未有不得于道者也。(这样没有不得道的)学道者,(学道的人)患其散且伪也(就怕不专一,心不诚)故窈窈冥冥者,所以致一也,(窈冥昏默才能一心不乱,专一之极)昏昏默默者,是所以全真也(什么都没有,无物无我才能达到求真啊)原文:广成子曰:“无视无听,抱神以静,形将自正。(视与听都会迷乱人心,唯有静才能抱养元神,身体会自行调正)必静必清,无劳汝形,无摇汝精,形乃长生(一定要静而清纯,不要劳耗外形,不要动摇精气,肉体才能长久)慎汝内(守住心性)闭汝外。(封闭外部一切刺激)多知为败(外部凡人见解多了,修炼会失败)”苏轼解:“自此以上(从这里往上)皆真实语(都是真言实话)广成子提耳画一,以教人者(是广成子耳提而命,凝炼为一用以教导人的),无视无听,抱神以静,则无为也(不看不听,静守元神,就会无为)心无所知,则无思也。(心无所想,才能静无所思)心静必清,无劳汝形,无摇汝精,则无慾也(清静节劳,精不耗损,就无色欲)三者具而形神一。(无为,无思,无慾三样具备,就会形与神合一)形神一而长生矣。(形神合为一体,就可以修炼长生了)内不慎,外不闭,二者不去,而形神离矣!(内不断慾,外受色之刺激)或曰:(或许有人说)广成子之于道(广成子对于道)是數数与?(就这么点东西吗?)曰:(我说)谷之不为稗,在种时一粒耳,何数不数之有(谷子不是稗草,就在于这一粒种子啊,有什么数不数的,那是“量”而不是“质”)然力耕疾耘,不可废也(当然精进,,勤修,不可荒废)原文:广成子曰:“我为汝遂于大明之上矣(我把你同化到光明的空间以上)至彼至阳之原也(到了阳极的空间)为汝入于窈冥之门矣(又可以进入深遂之门)至彼至阴之原(到那个阴极的空间)苏轼解:窈冥昏默,长生之本(静到一切皆无,是长生的根本)长生之本既立(长生的根本立住了)亦必有坚凝之者(也必然有坚定、凝固之法)二者如日月水火之用(两者如阴阳之道)所以修炼变化,坚气而凝物者也(所以修炼中的变化,坚其精气,凝在体质)盖必有方矣。(其师必有方法传授)然皆必至其极,不极不化也。(然而必需修到顶点,否则不能同化于道)原文:广成子曰:“天地有官,阴阳有藏”(天地有管理,不是无政府状态,阴与阳都潜藏在广大世界之物质中)苏轼解:“广成子以窈冥昏默立长生之本,以无思,无为,无欲去长生之害"); ,這種人心)無所複施(沒有存在的地方,也想不起來)故其問也情(所以他這次問的是真情)

原文:

廣成子蹶然而起曰:(蹶然:急劇狀)善哉問乎?(問得好哇:這次問到點上了,從自身小宇宙開始,才能到達大宇宙之道)來,吾語汝聖道。(過來,我告訴你大道)

蘇轼解:

廣成子至此(到這時候)始以道(才把道)語黃帝乎?(告訴黃帝嗎?)曰:否。(我說不對)人如黃帝(象黃帝那樣的人)而不足以語道(還不夠格聽講道)則天下無足語者矣。(那就全世界也沒夠格聽講道的人啦)。吾觀廣成子之拒黃帝也。其語至道已悉矣(我觀察廣成子之所以拒絕黃帝呀,他講的話,其中聖道,聰明的黃帝早已聽懂得道了。)是以閑居三月而複往見(所以靜修三個月再去求見)蹶然爲之變。(急劇地爲黃帝而改變态度)其受道豈始于此乎?(黃帝他接受了道,哪會是從現下才開始哪?!)

原文:

廣成子曰:至道之精,(大道之本身精華)窈窈冥冥(深遠難見),至道之極(道在極端最高處)昏昏默默(廣成子已達之某層宇宙外之間隙)

蘇轼解:窈窈冥冥者,其狀如登高望遠(往下看,卻看得極遠),千裏之毫末(最遠處的纖維之絲也很清楚)如臨深府幽(象親臨極深之處,可探到最幽深處)玩萬仞之藏寶也(得到最深遠最高處的妙理)。

昏昏默默者(達到無星無光的最暗處)其狀如枯木死灰(毫無生命氣息)無可生可然之道也(沒有生命,沒有意識,往上看昏昏默默,什麽都沒有,往下看明察秋毫,一目了然)

蘇轼曰:道止于此乎(蘇子說:道就此到頭了嗎?)曰:此窈冥昏默之狀,(這種昏天黑地的狀态)乃緻道之方也(乃是修煉的方法)如指以爲道(如果指的是道的形态)則窈冥昏默者(那麽,什麽也沒有,昏暗狀态)可得謂之道乎?(可以叫作道嗎?)人能棄世獨居(人能出世獨修)體窈冥昏默之狀(體會道無形無聲的狀态)以入于精極之淵(用以進入到精進之極處,極深之淵源)未有不得于道者也。(這樣沒有不得道的)

學道者,(學道的人)患其散且僞也(就怕不專一,心不誠)故窈窈冥冥者,所以緻一也,(窈冥昏默才能一心不亂,專一之極)昏昏默默者,是所以全真也(什麽都沒有,無物無我才能達到求真啊)

原文:廣成子曰:無視無聽,抱神以靜,形将自正。(視與聽都會迷亂人心,唯有靜才能抱養元神,身體會自行調正)必靜必清,無勞汝形,無搖汝精,形乃長生(一定要靜而清純,不要勞耗外形,不要動搖精氣,肉體才能長久)慎汝内(守住心性)閉汝外。(封閉外部一切刺激)多知爲敗(外部凡人見解多了,修煉會失敗)

蘇轼解:

自此以上(從這裏往上)皆真實語(都是真言實話)廣成子提耳畫一,以教人者(是廣成子耳提而命,凝煉爲一用以教導人的),無視無聽,抱神以靜,則無爲也(不看不聽,靜守元神,就會無爲)心無所知,則無思也。(心無所想,才能靜無所思)心靜必清,無勞汝形,無搖汝精,則無慾也(清靜節勞,精不耗損,就無色欲)三者具而形神一。(無爲,無思,無慾三樣具備,就會形與神合一)形神一而長生矣。(形神合爲一體,就可以修煉長生了)内不慎,外不閉,二者不去,而形神離矣!(内不斷慾,外受色之刺激)或曰:(或許有人說)廣成子之于道(廣成子對于道)是數數與?(就這麽點東西嗎?)曰:(我說)谷之不爲稗,在種時一粒耳,何數不數之有(谷子不是稗草,就在于這一粒種子啊,有什麽數不數的,那是量而不是質)然力耕疾耘,不可廢也(當然精進,,勤修,不可荒廢)

原文:廣成子曰:我爲汝遂于大明之上矣(我把你同化到光明的空間以上)至彼至陽之原也(到了陽極的空間)爲汝入于窈冥之門矣(又可以進入深遂之門)至彼至陰之原(到那個陰極的空間)

蘇轼解:

窈冥昏默,長生之本(靜到一切皆無,是長生的根本)長生之本既立(長生的根本立住了)亦必有堅凝之者(也必然有堅定、凝固之法)二者如日月水火之用(兩者如陰陽之道)所以修煉變化,堅氣而凝物者也(所以修煉中的變化,堅其精氣,凝在體質)蓋必有方矣。(其師必有方法傳授)然皆必至其極,不極不化也。(然而必需修到頂點,否則不能同化于道)

原文:廣成子曰:天地有官,陰陽有藏(天地有管理,不是無政府狀态,陰與陽都潛藏在廣大世界之物質中)

蘇轼解:

廣成子以窈冥昏默立長生之本,以無思,無爲,無欲去長生之害 ,又以至阴至坚凝之(广成子用无知无识,空无境界确立长生的根本,用无思、无为、无欲屏去伤害长生之患,又用阴极锻链考验他)吾事足于此矣(我认为修炼的事,到此够充足了)天地有官,自为我治之(宇宙有人为我们管理,不用我们操心。)阴阳有藏,自为我蓄之(阴阳潜藏于各处,为我所用而蓄存,用之不竭)为之者在我(修行在我)成之者在彼(成功在于师广成子)原文:广成子曰:“慎守汝身,物将自壮(慎重保持住人身,他会自己提升而坚强)苏轼解:言长生可必也(是在说,长生可以修道)物岂有稚而不壮者哉!(凡物哪里有幼苗不自己长壮的哪!是一个不知不觉的自然过程)原文:广成子曰:“我守其一,以处其和”(我专一守德,处于和的状态)故我修身千二百岁矣(我修行已一千二百年了),吾形未尝衰(外形从没有衰老过)黄帝再拜稽首曰:(黄帝再次行大礼,叩头至地说)“广成子之谓天矣!”(广成子您的道太大了!)广成子曰:“来,余语汝,(广成子说:“过来,我告诉你:”) 彼其物无穷(宇宙无限广大,)而人皆以为终(人都以为世界就这么大)彼其物无测(宇宙深不可测)而人皆以为极(但是人都以为掌握了真理)”苏轼解:物本无终极(物质不灭)其分也成也(它分化,生成)其成也毁也(它成熟,它毁烂)物未尝有死(物质不灭,只是形态转化)故长生者,物之固然(所以长生永恒是物质的固有性质)非我独能,(我并不是特例)我能守一而处和,故不见其分,成与毁耳(能永恒处在静止中不再发展,也就不分化,不解体)原文:广成子:“得吾道者,上为皇而下为王(修得吾道之人,上乘者为皇,下等的为王)失吾道者,上见光而下见土(失去我道的,上等的能见到光的空间,下等的入于土)苏轼解:皇者其精也(达到“皇”之位的已经是精致的粒子组成)王者其粗也(只够“王”资格的,是粗糙的粒子组成)生者明,死者幽(活着的人在有阳光的世界,死者在幽暗的世界)幽者不知明,明者不知幽(阴阳两界不能沟通。)原文:广成子曰:“今夫百昌皆生于土,而返于土(现在一切生物,都从土中出生,又返回到土中)故余将去汝,入无穷之门(所以我将要离开你,进入无穷宇宙的门口)以游于无极之野(去飘游没有边界的广大空间)苏轼解:“盖有以示化,去世,形解入土之意也与?(是表示将去世,尸解入土的意思?)原文:广成子曰:“吾与日月参光,吾与天地为常(在宇宙中,我与日、月一同发光,我和天地同在)当我缗乎?远我昏乎?人其尽死而我独存乎!(有缘遇到我道的人会牵线同行;远离我道的人会昏聩糊涂,人都有死而我独存。)苏轼解: “可见,可言,可取,可去者,(会看会说话,会生会死的)皆人也(都是人间的你)非我也(不是原来的生命)不可见,不可言,不可取,不可去者,是真我也(见不到,非言语所能形容;不能取出,不能离开的是你的元神,是原来的你)近是则智(接近这个道理的人会有智慧)远是则愚(远离这个道理的人会愚昧)得是,则得道矣(得到这个,就得道了)故人其尽死而我独存者,此之谓也(所以别人都死了,而我独存,就是这个道理!)注:1,贝克来主教(1965——1753)爱尔兰哲学家2,大卫•修谟(1711——1776)苏格兰人,历史学家,经济学家,哲学家。3,见于苏轼《赤壁赋》4,西班牙作家 万提斯所著小说《堂•吉诃德传》的主人公。5,贝克来所著〈视觉新论〉6,苏格拉底(前464——前399),古希腊先知,西方哲学之祖7,苏东坡(1036——1101)苏轼,字子瞻,号东坡居士,北宋大文学家,思想家。8,见《本草备要》中《勿药元全》9,《阴符经》注 10,李时珍《本草备要》11,诸葛亮《戒子书》12,上世纪五十年代中期,毛泽东提出中西医结合,用西方医学培养中医接班人,医理错位,甚至用计算机软件诊断、开药,单剂注射等等,造成混乱,损害中医声誉。今钟最新哲学探索系列目录: 1. 钱钟书论黑格尔 见:http://fireofliberty.org/article/5994.asp,又以至陰至堅凝之(廣成子用無知無識,空無境界确立長生的根本,用無思、無爲、無欲屏去傷害長生之患,又用陰極鍛鏈考驗他)吾事足于此矣(我認爲修煉的事,到此夠充足了)天地有官,自爲我治之

(宇宙有人爲我們管理,不用我們操心。)陰陽有藏,自爲我蓄之(陰陽潛藏于各處,爲我所用而蓄存,用之不竭)爲之者在我(修行在我)成之者在彼(成功在于師廣成子)

原文:廣成子曰:慎守汝身,物将自壯(慎重保持住人身,他會自己提升而堅強)

蘇轼解:

言長生可必也(是在說,長生可以修道)物豈有稚而不壯者哉!(凡物哪裏有幼苗不自己長壯的哪!是一個不知不覺的自然過程)

原文:

廣成子曰:我守其一,以處其和(我專一守德,處于和的狀态)故我修身千二百歲矣(我修行已一千二百年了),吾形未嘗衰(外形從沒有衰老過)

黃帝再拜稽首曰:(黃帝再次行大禮,叩頭至地說)

廣成子之謂天矣!(廣成子您的道太大了!)

廣成子曰:來,餘語汝,(廣成子說:過來,我告訴你:)

彼其物無窮(宇宙無限廣大,)而人皆以爲終(人都以爲世界就這麽大)彼其物無測(宇宙深不可測)而人皆以爲極(但是人都以爲掌握了真理)

蘇轼解:

物本無終極(物質不滅)其分也成也(它分化,生成)其成也毀也(它成熟,它毀爛)物未嘗有死(物質不滅,隻是形态轉化)故長生者,物之固然(所以長生永恒是物質的固有性質)非我獨能,(我并不是特例)我能守一而處和,故不見其分,成與毀耳(能永恒處在靜止中不再發展,也就不分化,不解體)

原文:

廣成子:得吾道者,上爲皇而下爲王(修得吾道之人,上乘者爲皇,下等的爲王)失吾道者,上見光而下見土(失去我道的,上等的能見到光的空間,下等的入于土)

蘇轼解:

皇者其精也(達到皇之位的已經是精緻的粒子組成)

王者其粗也(隻夠王資格的,是粗糙的粒子組成)

生者明,死者幽(活着的人在有陽光的世界,死者在幽暗的世界)幽者不知明,明者不知幽(陰陽兩界不能溝通。)

原文:

廣成子曰:今夫百昌皆生于土,而返于土(現在一切生物,都從土中出生,又返回到土中)故餘将去汝,入無窮之門(所以我将要離開你,進入無窮宇宙的門口)以遊于無極之野(去飄遊沒有邊界的廣大空間)

蘇轼解:

蓋有以示化,去世,形解入土之意也與?(是表示将去世,屍解入土的意思?)

原文:廣成子曰:吾與日月參光,吾與天地爲常(在宇宙中,我與日、月一同發光,我和天地同在)當我缗乎?遠我昏乎?人其盡死而我獨存乎!(有緣遇到我道的人會牽線同行;遠離我道的人會昏聩糊塗,人都有死而我獨存。)

蘇轼解:

可見,可言,可取,可去者,(會看會說話,會生會死的)皆人也(都是人間的你)非我也(不是原來的生命)不可見,不可言,不可取,不可去者,是真我也(見不到,非言語所能形容;不能取出,不能離開的是你的元神,是原來的你)近是則智(接近這個道理的人會有智慧)遠是則愚(遠離這個道理的人會愚昧)

得是,則得道矣(得到這個,就得道了)故人其盡死而我獨存者,此之謂也(所以别人都死了,而我獨存,就是這個道理!)

注:

1,貝克來主教(19651753)愛爾蘭哲學家

2,大衛•修谟(17111776)蘇格蘭人,曆史學家,經濟學家,哲學家。

3,見于蘇轼《赤壁賦》

4,西班牙作家 萬提斯所著小說《堂•吉诃德傳》的主人公。

5,貝克來所著〈視覺新論〉

6,蘇格拉底(前464前399),古希臘先知,西方哲學之祖

7,蘇東坡(10361101)蘇轼,字子瞻,号東坡居士,北宋大文學家,思想家。

8,見《本草備要》中《勿藥元全》

9,《陰符經》注

10,李時珍《本草備要》

11,諸葛亮《戒子書》

12,上世紀五十年代中期,毛澤東提出中西醫結合,用西方醫學培養中醫接班人,醫理錯位,甚至用計算機軟件診斷、開藥,單劑注射等等,造成混亂,損害中醫聲譽。

2010-07-15 08:32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晚清改革家強權人物
袁世凱(1859年9月16日-1916年6月6日),字慰亭,號容庵,河南項城人,故又稱袁項城,清末民初的軍事和政治人物,北洋系統的領袖。袁世凱出生於清咸豐九年八月二十日(....
新與古典文化研究大家
胡適(1891年12月17日-1962年2月24日),原名嗣穈,學名洪騂,字希疆,後改名胡適,字適之,筆名天風、藏暉等,其中,適與適之之名與字,乃取自當時盛行的達爾文學說....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