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文章華國詩禮傳家—精彩書評選
字體    

中國現代商道三部曲《圈子圈套》
中國現代商道三部曲《圈子圈套》
王強     阅读简体中文版

本書是作者的《中國現代商道三部曲》的第一部。雖是一部文藝小說,但小說中所涉及到的IT行業的殘酷商戰和外企圈子內幕均以真實事件為原型,基于作者深厚的生活積淀,生動描寫了在華外企高層的各地各色人物。各行各業的廣大從業人員及外企白領們,都會覺得小說真實而深刻、生動而親切。

  暢銷財經小說《圈子圈套》的作者應廣大讀者強烈要求,將自己多年營銷和職場經驗融入新書《圈套玄機》,以案例的形式詮釋各種只可意會,極難言傳的職場秘籍,其中包括被讀者津津樂道的《圈子圈套》中的部分精彩案例解碼二月底隆重發行! 

在線閱讀:http://vip.book.sina.com.cn/book/index_39593.html

本書以兩個大型項目的銷售商戰為主線,環環相扣,機變迭出,計謀重重,故事精彩,情節撲朔迷離。更因基于真實案例,令人信服,完全可以稱得上供各行業廣大營銷人員研讀的營銷“勝經”。

雖然沒有硝煙,卻比戰場更血腥;

雖然并未戰死,卻比死亡更痛苦。

很純粹的一本商戰小說,反映了一個時代的一群人!

洪鈞從一個底層的銷售人員,成長為一家著名的跨國公司的中國區代理首席代表,在即將被扶正,事業情感都志得意滿的時候,掉入俞威設計的圈套,跌入職場與情場的雙重深淵。兩個昔日好友因為同在一個圈子,而成為夙敵……

一部通俗版的現代職場《圣經》,一本寫給所有人的書,主人公的幾度大起大落,各類職場白領的生死較量,精致時尚的生活,讓人大開眼界。

跟著主人公一起坐一趟“職場過山車”。體驗充滿驚險和智慧的生存之道,無論你從事何種職業,相信它都會使你受益匪淺!

凝聚作者多年外企高管傳奇經歷

《中國現代商道三部曲》的第一篇

第一部揭示在華外企經營內幕的紀實文學

第一部為白領階層量身定做的職場必讀指南

讀者感言

感言一:很純粹的一本商戰小說,沒有太多的鋪設,有的只是平靜的海面下的驚濤駭浪,真實,清醒,一股切膚的冰涼,期待有導演慧眼拍出電影來。

感言二:銷售是生死的藝術,有人因此進了天堂,有人卻因此下了地獄。銷售幾年,感受頗多。曾經為自己設的局而自豪,曾經為自己走入別人設的局而懊惱。為什么對手已經很慘還要下手,因為要確保勝利;為什么明知是套還要去鉆,因為要爭取勝利。無論設局人還是鉆套人都沒有錯,大家無非是做自己該做的事情而已。銷售沒有愛與恨,只有成與敗。而成與敗就像人的兩只腳,走路的時候有時左腳在前,有時右腳在前。

感言三:《圈子圈套》—— 一部通俗版的職場生存《圣經》,一本寫給所有人的書,無論你從事何種職業,相信它都會使你受益匪淺!

感言四:圈子,圈套!這兩個名詞是最近最能讓我深深得到感悟的詞語!我剛進入這個圈子,卻不知道是不是能夠學會做圈套,我剛鉆進別人的圈套,卻不知道是不是能夠融入這個圈子!

感言五: “職場過山車”,驚險刺激,內幕重重 “辦公室戀情”,亦真亦假,在劫難逃

作者簡介

王強:在清華大學獲得工科碩士學位后,卻出人意料地到聯想集團做了一名最底層的銷售員,然后先后在SSA中國公司、西門子中國有限公司、Siebel Systems和SAS Institute等知名外企工作,在七年間從國內企業的初級員工一路直升到外企在華機構的最高層,先后担任過兩家跨國軟件巨頭在中國區的總經理,堪稱職場精英,作為外企高層浸淫商界多年,有著令人稱奇的豐富經歷。


 

  洪鈞一行四個人從普發回到維西爾公司,洪鈞忽然覺得他一定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辦,卻又怎么也想不起來,他只好強迫自己不要再想了,估計等一下就會不經意地被什么東西提示出來。

  有人急促地敲了兩下門框,洪鈞嘴里說著“請進”,一抬頭看見是菲比。菲比輕輕關上門,手里拿著一張紙,呼吸好像有些急促,胸脯一起一伏的,她大大的眼睛亮亮的,好像和紅紅的臉蛋一起放著光,洪鈞不好意思再盯著看了,又轉向電腦屏幕,問了一句:“有事嗎?”

  菲比沒有像平常那樣在洪鈞對面的椅子上坐下,而是繞過桌子,挨著洪鈞身邊站著,把那張紙攤在洪鈞面前的筆記本鍵盤上,菲比的聲音有些不自然,好像急著馬上說完一樣,她說:“李龍偉和我商量的軟件配置,給普發選的模塊和用戶數都列出來了,技術上沒有問題,你看價格上、商務上還需要怎么處理。”

  洪鈞正覺得有些不對勁,但一看是最終的軟件清單,也就不再多想,而是坐直了身子,仔細地一行行看著。

  突然,菲比俯下身子,把頭湊到洪鈞旁邊,飛快地在洪鈞的右邊臉頰上親了一口,然后就像被彈開了一樣,整個人又同樣飛快地閃到了一邊。

  正在專心看著清單的洪鈞,對這突然的一下“攻擊”毫無準備,整個身體像被電擊了一樣,也一下子彈了起來,又重重地落在椅子上,驚魂未定地瞪大眼睛看著菲比。

  菲比已經繞回到桌子前面,坐了下來,恢復了平靜,像什么事也沒發生一樣,微笑著望著洪鈞。

  洪鈞有些氣惱,卻又不便發作,等自己的呼吸變得平穩了,才指著菲比,一下子笑了出來,說:“你怎么回事啊?我告你性騷擾啊。”

  菲比被洪鈞逗得大笑起來,又馬上夸張地捂住嘴,不讓聲音發出來,但是手沒有捂住的大眼睛已經笑得瞇成了縫。等她笑得差不多了,菲比才說:“切,我就騷擾你啦,你去告呀。”

  洪鈞已經恢復了常態,拿自己解嘲:“咳,看我現在混的,全都反過來了,陰盛陽衰啊。”

  菲比又笑了起來,說:“你去告呀,我還是蓄謀已久的呢。”

  洪鈞拿起那張軟件清單說:“你跑來學荊軻刺秦王吶?拿來這張紙讓我看,趁我不注意就行刺?”

  菲比瞪大眼睛,連連點頭說:“對呀,學得不錯吧?而且,他沒成功,我成功了,嘻嘻。”

  洪鈞開始嚴肅起來,板著臉說:“這可是在辦公室,是在上班時間,有你這樣的嗎?”

  菲比一聽,也收住了笑容,調整了一下姿勢,一本正經地說:“別忘了,是你自己說的,做sales的沒有下班的時候,所以上班下班一個樣。”

  洪鈞一時沒想出來怎么回答,下意識地抬起手,用手指擦著右臉剛才被菲比親到的位置。菲比笑了,晃著腦袋說:“不用擦,什么也沒有。吃完午飯我特意沒補口紅。”

  洪鈞被她弄得又好氣又好笑,看來她的確是蓄謀已久的。洪鈞只好說:“第一,諒你年幼無知,又是初犯,我就不再追究了;第二,你剛才的動作,在咱們同志之間,同一個戰壕里的戰友,也沒什么不可以的,但不能代表別的意思啊。” 
 
  菲比根本不在乎洪鈞怎么說,立刻嗤之以鼻地接了一句:“切,看你一副道貌岸然的樣子。我剛才那只是先給你一個下馬威,我現在明確地通知你,你今天晚上要請我一起吃飯,我們應該好好談談。”

  洪鈞眼睛一亮,立刻記起來了他剛才一直在想的那件重要的事是什么,他忙從搭在椅子靠背上的西裝的兜里掏出上午收來的一堆名片,一邊在里面翻著,一邊對菲比說:“我真得謝謝你,你可真提醒我了,我晚上必須請人吃飯,但不能是你嘍。”

  菲比一聽,氣不打一處來,眼睛瞪了起來,說:“你這不是故意欺負人嗎?”又立刻平靜了,問:“你要請誰呀?我能問一下嗎?”

  洪鈞向菲比解釋:“韓湘,金總的助理呀,吃飯的時候你們不是也打了招呼了嗎?今天上午的兩個意外收獲,一個是請到了金總來聽咱們的介紹,另一個是發現了項目負責人的理想人選,就是韓湘。”

  菲比只好說:“是他呀,你要鼓動他來做項目負責人嗎?他好像是對你印象挺好的,老沖你笑。那好吧,你直接約他嗎?還是我來替你約?”

  洪鈞已經找到韓湘的名片,嘴上說著:“這可得我自己來打,不敢勞您的大駕。”他拿起電話,發現菲比還一動不動地坐在椅子上,沒有要出去的意思,就沖著門努了努嘴。

  菲比歪著脖子看著房頂,說:“我不走,你給韓湘打電話我怎么不可以聽呀?我倒要看看你們是怎么約的。”

  洪鈞拿菲比沒辦法,搖了搖頭,撥通了韓湘的手機,說:“喂,你好,我是洪鈞,維西爾公司的。”

  韓湘在電話里說:“哦,洪總啊,你好你好。”

  洪鈞說:“韓助理,我心里清楚,是你向金總提議大家一起吃午飯的吧?我要謝謝你呀。”

  韓湘回答:“哎,不必客氣,金總不是說了嗎?地主之誼嘛。你們今天講得很好啊,以后我要找機會多向你討教啊。”

  洪鈞一聽韓湘這么說,心里更有數了,看來他沒看錯人,韓湘不僅是個值得一交的人,而且韓湘也正有與他進一步結交的愿望。

  洪鈞立刻就勢來了個順桿兒爬,說:“好啊,選日不如撞日,既然說到這兒了,咱們就今天吧,晚上一起吃個飯?”

  韓湘好像有些為難,想了想還是說:“哎呀,今天還真不巧。”

  洪鈞便問:“怎么?晚上有安排了?”剛說完,卻看見對面的菲比得意地笑了,洪鈞瞪了她一眼。

  韓湘說:“是這樣,晚上金總有個應酬,我得陪一下,只是意思意思,對方也不是什么重要人物,和金總也不太熟。”

  洪鈞一聽,又來了精神,忙問:“那你那邊大概幾點能結束?”他抬眼看了下菲比,這回輪到菲比瞪了他一眼。

  韓湘說:“不會晚過九點吧,金總不喜歡這種應酬的,他總說,還不如回家翻翻書看呢。”

  洪鈞立刻說:“那這樣吧,晚上九點,咱們約個茶館吧,你要是喜歡咖啡館也行。估計你們就是在普發附近吃晚飯吧?那就在你們附近定個地方。”

  韓湘說:“好的,我們普發大樓出來往東,十字路口再往南,有個咖啡館,就那兒吧,九點,不見不散。”

  洪鈞一邊重復著韓湘說的路線和位置,一邊記在了桌上的便簽上,然后,對著電話也說了句不見不散,就放下了電話。

  洪鈞滿意地長舒了一口氣,像是自言自語地說:“哈哈,安排妥當,隨心所愿。”抬起頭,卻意外地發現菲比正咬著嘴唇,眼圈紅了,洪鈞立刻不知所措,剛想說些什么,菲比已經站起來,說了句:“那你忙吧,我沒事了。”就拉開門走了出去。

  傍晚的時候,起風了,十八層本來并不算高,可是洪鈞的小辦公室位于寫字樓的一個拐角位置,又面向西北,正好成了風口,大風夾帶著沙塵拍打在樓外的墻面上、撞擊到窗戶上,鬼哭狼嚎一般地呼嘯著。

  洪鈞差不多忙完了,覺得餓了,普發集團的那頓十塊錢的工作餐,的確是精神作用大于物質效果。洪鈞站起身,剛要走出辦公室去想辦法解決自己的肚子問題,菲比正好拎著一個塑料袋把他堵了回來。

  菲比把塑料袋放到桌子上,從里面往外掏著,嘴里說著:“麥香魚兩個,蘋果派一個,小心燙嘴,香草味的奶昔一大杯,就這些。現在有瘋牛病,就沒給你買巨無霸;現在有口 蹄 疫,就沒給你買豬柳蛋;現在還有禽流感,就也沒給你買麥香雞;油炸食品會讓你變得更加癡呆,就也沒給你買薯條。所以,就這些,湊合吃吧。”

  洪鈞聽著菲比嘮叨著,知道她又已經把下午的不開心拋到腦后了,便笑著說:“行了,別擺攤兒了,我自己來吧。哎,李龍偉他們吃了嗎?”

  菲比一邊把已經空了的塑料袋捋了一下,打了一個結,扔到廢紙簍里,一邊說:“李龍偉和肖彬出去吃了,說是去涮羊肉,回來還得挑燈夜戰呢,要先補一補。”

  洪鈞把包著漢堡包的紙打開,兩只手捏住漢堡,張開嘴正要去咬,又忽然想起了什么,停住了問:“哎,對了,你吃了嗎?”

  菲比一聽,先是雙手合十,作了個揖,又用手在胸前劃了個十字,憋著笑說:“謝謝菩薩和瑪麗亞,虧你還知道關心我一下,我太感動了。我才不吃這些垃圾食品呢,我呀,就吃了一瓶酸奶,嘻嘻,我減肥呢。”

  洪鈞就不再客氣,他真餓了,咬了一大口漢堡包,嘴里嚼著,咕噥著說:“別介,你減什么肥呀,小孩子正是長身體的時候,再說,你也得有的可減呀。”

  菲比仰頭沖著天花板,說:“切,我樂意。誰讓我面子不夠,不配和你共進晚餐呢,就只能自己打發自己了。”

  洪鈞隨口又問了一句:“那你晚上怎么安排?”

  菲比立刻看著洪鈞,興奮地說:“咦,太陽從東面掉下去啦?要不,等你和韓湘談完,你請我吃飯?”

  洪鈞搖著頭說:“我就是隨便問問,我和韓湘不定談到什么時候呢。”

  菲比的神情又黯淡了下來,她站起身,說:“你吃吧,我走了。”

  洪鈞在她背后喊了一句:“早點兒回家吧,別陪他們加班了。”菲比沒有任何反應,頭也不回地出去了。

2012-06-29 20:53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從國務總理到修道士
陸徵祥(1871-1949年),字子欣,一作子興,上海人。中國近代著名的天主教人士,也是著名的外交官。他出生于一個基督教家庭,父親是一位基督教新教徒,曾經在倫敦傳教會工作....
憲政專家民主理論大師
宋教仁(1882年4月5日-1913年3月22日),字鈍初,號漁父,生於中國湖南省桃源縣,中國近代民主革命家,是中華民國初期第一位倡導內閣制的政治家。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舊一篇] 日暮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