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經學振興及百家爭鳴
字體    

從黃帝《陰符經》探索中華祖先曆史觀
從黃帝《陰符經》探索中華祖先曆史觀
今鍾     阅读简体中文版

前言

了解《陰符經》有個前提:先了解中華古文化的宇宙觀,簡單說「人體小宇宙,宇宙大人體」。

《三才論》(整體論)黃帝向廣成子求教,頭一個教訓就是「自你治理天下,雲不聚而雨,葉不黃不落」,是說天、地、人是統一的整體,人類和天與地的環境形成統一的場;宇宙隻允許人類繁殖,占領地球,其它物種都不可能。「萬物皆備于我」是說萬物都是爲人準備的,人不能和動物等同。

天、地、人同樣是宇宙的傑作。

《三要論》(反映論):人有九竅與外界溝通(五官加前後陰,人體共有9個空隙和外界交流)。「九竅之邪,在乎三要」,三要:眼、口、耳。地球是宇宙低污下層,遠不夠聖潔;人在地球爲萬物之靈,但在宇宙中又是低級生命,如太極圖內有陰陽:宇宙物質也有正與負,貫穿到地球,正與邪,善與惡同在。眼觀花花世界,耳聽靡靡之音,口嘗山珍海味,是人類物化的渠道與根源,有如外邪內侵而緻生老病死,是人類退化的外因,所以黃帝說「知之修煉,是爲聖人」。

《三盜論》(循環論):(一)「天地,萬物之盜」是說宇宙生萬物,給萬物以生命(包括人類),又使生命衰老病死,又收回了生命。老子說:「天地不仁,以萬物爲芻狗;」芻狗:(草紮的狗形祭物)。這是說最大的宇宙(包括層層大、中、小的宇宙)與萬物是一個循環的系統,這個系統循環正常,宇宙則存;這個循環系統老化、障礙,宇宙則滅。

(二)「萬物,人之盜」是說人享受、開發、利用萬物,同時通過眼、耳、口的三個最重要渠道與萬物交流和循環,逐漸走向反面:人要生病,人類要異化爲物,被物化而失去人性,等于被萬物盜走人性。

人自以爲越舒服、越享受越好,實質上先天的自然本能,與宇宙溝通的能力,不修煉必喪失。

科學越發達,物質越文明,整體上盲目性越大。不知出路何在,走向何方?曆史似乎是瞎撞,宇宙似乎無目的,過一天算一天,盲目過日子,以科學在發展,社會由低級向高級的線性思維安慰自己。大多數人不知道或不相信「反者,道之動」的宇宙動律。

(三)「人,萬物之盜」是說地球資源有限,萬物生于自然又歸于自然,本來是正常的循環。但自培根以來,科學不是從整體,而是從聲、光、電、化、理、生,隨機地分科地産生。人造物質不能歸于自然,古代沒有的垃圾有增無減;居理夫婦發現鐳時想不到日本廣島、長崎兩市同類的毀滅。分類的科學各自埋頭苦幹,想不到地球整體生態會因此而變化!人等于是地球的強盜,萬物的盲目偷竊者。

《四機論》(目的論):

(1)「天發殺機」是說宇宙局部的毀滅、更生,現代天文學家可以觀察到總星系(宇宙的一小粒子,一塵埃)內星系團,超星系團在不斷爆炸,又不斷産生。中華古代科學看到的大、小宇宙與大、小的生命的同一性在于都是一個內外循環系統。「天發殺機,天地反複」,在人看來,可怕之極,其實就是宇宙生命本身的新陳代謝。

(2)「地發殺機」是說地面上人把地球肆意破壞,譬如「蜀山兀,阿房出」引來天災人禍,「龍蛇起陸」爭奪天下,生靈塗炭。地球也有生命。

(3)「天人合發」是說整個巨宇宙的老化與人類退化同步,都走完了生命的進程,兩種巨與細的生命同時結束,說明宇宙歷史與人類歷史的規律性,都不是盲目的,是有安排的。(4)「人發殺機」是說人都不夠格當人了,就沒有了在宇宙中存在的資格,人的最低標準是與獸的區別。孟子說:「無惻隱之心,非人也」,比如把善良的人類當豬、羊、小白鼠一樣,開膛剖眼,不施麻醉,任其痛叫,發令之人及操作醫、護皆失人心,對此麻木不仁的大眾,亦已失人之惻隱之心,同情心。按宇宙的標準而不是現代人自己的標準,那都是等于自殺。孟子說:「無是非之心,非人也」,被顛倒黑白的媒體所騙,以邪為正,以正為邪,也失去了作為人的先天理性。正如廣成子,談到人類對云、雨、草、木的影響,華夏十三個朝代,從開始無為而治,順應自然而風調雨順,每到結束倒行逆施,違反自然,天災人禍,兵慌馬亂,「龍蛇起陸」,都不是偶然的,因為天、地、人是統一的場。和現代科學視宇宙為無生命的大塊死機器相反,中華古代科學認為宇宙是有機的、比人更全能的生命體,所謂「人體小宇宙,宇宙大人體」。現代粒子物理學已顯示,物質到微觀層次就顯露出生命的特征,所有粒子在無數可能的運動軌跡中瞬間可以作出優選,超出人的智能。霍金說「宇宙是無始無終,自足自給的自在者」(注:見《時間簡史》),其實就是比人體小宇宙無限高級的活的大生命,在黃帝《道原經》中早已說的很明白。正文《陰符經》最恐怖的章節是談到巨宇宙自身的結束,是徹底的,最徹底的『反者,道之動』。過去沒人敢碰,是掉腦袋的罪名:『妖言惑眾』,也說不清楚怎么不是『妖言惑眾』。原文之一:『天發殺機,移星易宿』這在現代人好理解,過去的天文望遠鏡,看到的是明星閃耀的安靜的宇宙,現代射電望遠鏡呈現的是能量在躍動,處處在爆炸的宇宙,這就是『移星易宿』,宇宙的新陳代謝。過去有的版本,包括較權威的埽葉山房本都把這八個字刪去了,造成天、地、人三才缺一。因為請教天文臺,也不懂,只能看到發出可見光的星宿,可見光只是電磁波族中的極小波段,現代儀器,可探測電磁波長范圍從十的負十四次方cm到十的六次方cm,達到了二十個數量級,但仍然很有限。目前天文學家發現銀河系周邊的鄰居在遠離,宇宙中星體在加速度的擴散,斥力超過引力,離心力大于向心力,這是類似爆炸的前景,尤其發生在地球所在的總星系,實在不堪樂觀。原文之二:「地發殺機,龍蛇起陸」這比天發殺機范圍小得多,是中華文明史的概括,就是十三朝更換時到關節點的「龍蛇爭霸」。西方舶來品:「歷史唯物主義」說「農民起義是歷史發展的動力」史實正相反,都是歷史大倒退,把每個朝代開始輕徭薄賦,無為而治積累起來的物質文明,增長的人口來個大破壞,尤其是對道德的全面瓦解。什么「闖破天」,「闖蹋天」,「闖王」,「沖天大將軍」顧名思義,就可知道都是什么路數。陳勝、吳廣造反后,老鄉們去探望,看到王宮中搶到的珠寶,驚嘆道:「涉之為王,沉沉者!」(注1)現在話說就是「陳涉當了王,太闊啦!」結果這些鄉親都被滅口,怕傳出搶掠的事「影響不好」。其實這些小蛇都是陪襯,真正殘酷的內戰是劉、項爭霸天下,正如戲劇《霸王別姬》中所演,梅蘭芳所唱虞姬之歌:「秦王無道把江山坐,英雄四路起干戈!」(注2)后人看歷史,叫「成者王侯敗者寇」,而黃帝預見,從頭看到底是「龍者成王,蛇者成寇」項羽學萬人敵,八千子弟兵,九敗章邯,滅秦軍主力的是項羽,司馬遷在史記中專題予以平價。項羽是楚國貴族,看到始皇出行威儀,順口說出「彼可取而代之」想當皇帝卻做不成,所謂「心生于物,死于物,機在于目」(眼睛見到秦始皇的權勢而生爭奪之心,死于物,死于奪權)。劉邦也不是好人,他最瞧不起專講仁義的孔孟之學,抓起儒生的帽子竟然當溺器。劉邦不講仁義,利用張良打下天下,馬上滅了韓信三族群及季布,彭越等所有非劉 姓封王者。張良注《陰符經》得到黃帝的傳授,引導劉邦步步踩在點上“執天之行”,才得到成功。張良功成身退和春秋時代范蠡看透越王勾踐一樣,這種形而下的王者,成功僅在于“執天之行”。他自己明白,他說:「一介匹夫,提三尺劍,得天下,天命也。」張良教劉邦每一步子踩在點上,得道者多助,漢三杰幫助他:韓信) (3)「天人合發」是說整個巨宇宙的老化與人類退化同步,都走完了生命的進程,兩種巨與細的生命同時結束,說明宇宙曆史與人類曆史的規律性,都不是盲目的,是有安排的。

(4)「人發殺機」是說人都不夠格當人了,就沒有了在宇宙中存在的資格,人的最低標準是與獸的區別。

孟子說:「無惻隱之心,非人也」,比如把善良的人類當豬、羊、小白鼠一樣,開膛剖眼,不施麻醉,任其痛叫,發令之人及操作醫、護皆失人心,對此麻木不仁的大衆,亦已失人之惻隱之心,同情心。按宇宙的標準而不是現代人自己的標準,那都是等于自殺。

孟子說:「無是非之心,非人也」,被顛倒黑白的媒體所騙,以邪爲正,以正爲邪,也失去了作爲人的先天理性。

正如廣成子,談到人類對雲、雨、草、木的影響,華夏十三個朝代,從開始無爲而治,順應自然而風調雨順,每到結束倒行逆施,違反自然,天災人禍,兵慌馬亂,「龍蛇起陸」,都不是偶然的,因爲天、地、人是統一的場。

和現代科學視宇宙爲無生命的大塊死機器相反,中華古代科學認爲宇宙是有機的、比人更全能的生命體,所謂「人體小宇宙,宇宙大人體」。

現代粒子物理學已顯示,物質到微觀層次就顯露出生命的特征,所有粒子在無數可能的運動軌跡中瞬間可以作出優選,超出人的智能。霍金說「宇宙是無始無終,自足自給的自在者」(注:見《時間簡史》),其實就是比人體小宇宙無限高級的活的大生命,在黃帝《道原經》中早已說的很明白。

正文

《陰符經》最恐怖的章節是談到巨宇宙自身的結束,是徹底的,最徹底的『反者,道之動』。

過去沒人敢碰,是掉腦袋的罪名:『妖言惑衆』,也說不清楚怎麼不是『妖言惑衆』。

原文之一:『天發殺機,移星易宿』

這在現代人好理解,過去的天文望遠鏡,看到的是明星閃耀的安靜的宇宙,現代射電望遠鏡呈現的是能量在躍動,處處在爆炸的宇宙,這就是『移星易宿』,宇宙的新陳代謝。

過去有的版本,包括較權威的埽葉山房本都把這八個字刪去了,造成天、地、人三才缺一。因爲請教天文臺,也不懂,隻能看到發出可見光的星宿,可見光隻是電磁波族中的極小波段,現代儀器,可探測電磁波長範圍從十的負十四次方cm到十的六次方cm,達到了二十個數量級,但仍然很有限。

目前天文學家發現銀河系周邊的鄰居在遠離,宇宙中星體在加速度的擴散,斥力超過引力,離心力大于向心力,這是類似爆炸的前景,尤其發生在地球所在的總星系,實在不堪樂觀。

原文之二:「地發殺機,龍蛇起陸」

這比天發殺機範圍小得多,是中華文明史的概括,就是十三朝更換時到關節點的「龍蛇爭霸」。

西方舶來品:「曆史唯物主義」說「農民起義是曆史發展的動力」史實正相反,都是曆史大倒退,把每個朝代開始輕徭薄賦,無爲而治積累起來的物質文明,增長的人口來個大破壞,尤其是對道德的全面瓦解。什麼「闖破天」,「闖蹋天」,「闖王」,「沖天大將軍」顧名思義,就可知道都是什麼路數。

陳勝、吳廣造反後,老鄉們去探望,看到王宮中搶到的珠寶,驚歎道:「涉之爲王,沉沉者!」(注1)現在話說就是「陳涉當了王,太闊啦!」結果這些鄉親都被滅口,怕傳出搶掠的事「影響不好」。其實這些小蛇都是陪襯,真正殘酷的內戰是劉、項爭霸天下,正如戲劇《霸王別姬》中所演,梅蘭芳所唱虞姬之歌:「秦王無道把江山坐,英雄四路起幹戈!」(注2)

後人看曆史,叫「成者王侯敗者寇」,而黃帝預見,從頭看到底是「龍者成王,蛇者成寇」項羽學萬人敵,八千子弟兵,九敗章邯,滅秦軍主力的是項羽,司馬遷在史記中專題予以平價。項羽是楚國貴族,看到始皇出行威儀,順口說出「彼可取而代之」想當皇帝卻做不成,所謂「心生于物,死于物,機在于目」(眼睛見到秦始皇的權勢而生爭奪之心,死于物,死于奪權)。劉邦也不是好人,他最瞧不起專講仁義的孔孟之學,抓起儒生的帽子竟然當溺器。劉邦不講仁義,利用張良打下天下,馬上滅了韓信三族群及季布,彭越等所有非劉 姓封王者。張良注《陰符經》得到黃帝的傳授,引導劉邦步步踩在點上執天之行,才得到成功。張良功成身退和春秋時代範蠡看透越王勾踐一樣,這種形而下的王者,成功僅在于執天之行。

他自己明白,他說:「一介匹夫,提三尺劍,得天下,天命也。」

張良教劉邦每一步子踩在點上,得道者多助,漢三傑幫助他:韓信 、張良、蕭何把內外大事全包,歷代開國皇帝大抵如此,都有文武之助。黃帝留下總綱,漢諸葛亮、唐袁天罡、李淳風、(注4)宋邵雍、(注5)明劉基(注6)留下一部部干凈純粹的中華文明史,比官方篩選、審定的二十四史加清史稿要精粹純凈,沒有宮內穢事,官場權謀,閥宦勾心斗角;提綱掣領,去粗取精,去偽存真,使人一目了然,看透五千年貫穿歷史的脈絡。這是中華修煉文化所獨有的,是超前講歷史,全部被后來歷史所證實。2000年諾貝爾文學獎獲得者高行健說:「隱逸文化是中華文化的精髓。」他說的隱逸文化就是黃、老之學與佛陀東傳的修煉文化。因為老子「自隱無名」,漢代嚴光、(注7)唐代呂巖、韓湘、張果(注8)都是自己把自己邊緣化,深知人干涉不了歷史進程,張良,諸葛,劉基等人卻負有歷史使命,力求功遂身退,無迷于功名利祿。原文之三:「人發殺機,天地反復」老子對于「反者,道之動」的理解,用于歷史就是「失道而后德,失德而后仁,失仁而后義,失義而后禮」而把以「智」處理人際關系,國際關系,家庭關系,及用契約管束人類行為排除于道、德、仁、義、禮的規范之外,等而下之。前文《陰符經》所說「三盜既宜,三才既安」那種天、地、人的和諧,真正實現是在三皇時代,如奧斯瓦爾德•斯賓格勒所劃分的「文化階段」如《禮記•禮運篇》所載:「天下為公,選賢與能,講信修睦。人不獨親其親,子其子,路不拾遺,外戶不閉,謀閉而不興」。等等,就是蘇軾所遺《廣成子解》中所說的人與環境統一的場,圣人行不言之教,本身的「場」就統一、和諧了天、地、人之間的大循環。如前文所提「三盜既宜」:「天地,萬物之道」(宇宙生萬物,又使萬物由衰而亡)是宇宙與萬物間的循環;「萬物,人之盜」(萬物供給人,又使人迷戀于物質,人性衰退)是人與物的循環;「人,萬物之盜」(人掠取地球資源,貪心不足會破壞生態)是人與地球的循環。恩格斯說:「人每一時刻是自己,同時又是別的什么」只看到了人與外界的循環:吸收與排泄。人類從工業時代起,征服自然就在違反自然,三大循環逐步被破壞。大陸的生態破壞只是極端的外在表現,不斷的連鎖反應,發展到全球,因為自然地理是不分國界的。「反者,道之動」的極限就是壞到極點,就是「人發殺機」:不配作人,人與獸的分界是獸無善心。而喂狼奶,讓民眾崇拜狼圖騰,要龍的傳人改作狼的后代,公開號召學習狼性,「戰爭中向俘虜及婦女兒童開槍」(注9)醫生、護士為創收甘心做活體摘取器官手術,江氏禍首以人民為敵,為「解恨」活摘器官不施麻醉。如人體的健康有標準,宇宙的容忍也有限度,當宇宙要對星系與超星系大掃除的時候,那便是天文工作者在射電望遠鏡中看到的頻繁的天體爆炸,「天地反復」人們常說的天翻地復。 原文之四:「天人合發,萬變定基」當宇宙的衰老即成、住、壞、滅與人類的道德淪喪同步都到了結束的時刻,可能就是黃帝所說的「天人合發,萬變定基」巨大宇宙萬變結束,壽終正寢,變發頃刻。但問題又出現在「定基」二字,奠定基礎與毀滅自相矛盾,萬變結束而又定基,實在難解。放眼世界歷史,咨詢各個民族,唯有已經滅亡絕種的瑪雅文化,有似乘宇宙飛船遨游的器皿圖畫,有驚人的對銀河系的時間分季,還有地球從1992年起隨太陽系大尺度的運動,會走入從銀河系中心發出的強光段內,歷經多年才能超越、出離強光段,也正是銀河系隨巨宇宙同步的更新期,地球也隨之進入銀河系新階段,凈化了自身一切污濁,進入全新時期,真正的新紀元開始。如果這一福音屬實,「天人合發」可能是和平的宇宙「涅盤」。但地球凈化本身當會非常徹底。從這里也就解開了一個謎:印度人為人增一歲而哀愁,是很有智慧的民族,懂得「反者,道之動」:人在走向死亡,年增一歲,離死亡更進一步。而中國人過年當節日,是否盲目樂天?中國人又懂得「樂極生悲」,但《易經》中還有「剝極必復」「否極泰來。」(注10)幸福是屬于好人的,災禍屬于惡人,好人有好報,付出不會無償。因果有聯系是宇宙內永恒的規律。恰如美國詩人惠特曼「自然之歌」(片斷):「唱歌是屬于歌者的,大部分還回到他身上;謀殺是屬于殺人者的,大部分還回到他身上;盜竊是屬于盜賊的,大部分還回到他身上;禮物是屬于給予者的,大部分還回到他身上;、張良、蕭何把內外大事全包,曆代開國皇帝大抵如此,都有文武之助。

黃帝留下總綱,漢諸葛亮、唐袁天罡、李淳風、(注4)宋邵雍、(注5)明劉基(注6)留下一部部幹淨純粹的中華文明史,比官方篩選、審定的二十四史加清史稿要精粹純淨,沒有宮內穢事,官場權謀,閥宦勾心鬥角;提綱掣領,去粗取精,去僞存真,使人一目了然,看透五千年貫穿曆史的脈絡。這是中華修煉文化所獨有的,是超前講曆史,全部被後來曆史所證實。2000年諾貝爾文學獎獲得者高行健說:「隱逸文化是中華文化的精髓。」他說的隱逸文化就是黃、老之學與佛陀東傳的修煉文化。因爲老子「自隱無名」,漢代嚴光、(注7)唐代呂巖、韓湘、張果(注8)都是自己把自己邊緣化,深知人幹涉不了曆史進程,張良,諸葛,劉基等人卻負有曆史使命,力求功遂身退,無迷于功名利祿。

原文之三:「人發殺機,天地反複」

老子對于「反者,道之動」的理解,用于曆史就是「失道而後德,失德而後仁,失仁而後義,失義而後禮」而把以「智」處理人際關系,國際關系,家庭關系,及用契約管束人類行爲排除于道、德、仁、義、禮的規範之外,等而下之。

前文《陰符經》所說「三盜既宜,三才既安」那種天、地、人的和諧,真正實現是在三皇時代,如奧斯瓦爾德•斯賓格勒所劃分的「文化階段」如《禮記•禮運篇》所載:

「天下爲公,選賢與能,講信修睦。人不獨親其親,子其子,路不拾遺,外戶不閉,謀閉而不興」。等等,就是蘇軾所遺《廣成子解》中所說的人與環境統一的場,聖人行不言之教,本身的「場」就統一、和諧了天、地、人之間的大循環。

如前文所提「三盜既宜」:「天地,萬物之道」(宇宙生萬物,又使萬物由衰而亡)是宇宙與萬物間的循環;「萬物,人之盜」(萬物供給人,又使人迷戀于物質,人性衰退)是人與物的循環;「人,萬物之盜」(人掠取地球資源,貪心不足會破壞生態)是人與地球的循環。

恩格斯說:「人每一時刻是自己,同時又是別的什麼」隻看到了人與外界的循環:吸收與排洩。

人類從工業時代起,征服自然就在違反自然,三大循環逐步被破壞。大陸的生態破壞隻是極端的外在表現,不斷的連鎖反應,發展到全球,因爲自然地理是不分國界的。

「反者,道之動」的極限就是壞到極點,就是「人發殺機」:不配作人,人與獸的分界是獸無善心。而喂狼奶,讓民衆崇拜狼圖騰,要龍的傳人改作狼的後代,公開號召學習狼性,「戰爭中向俘虜及婦女兒童開槍」(注9)醫生、護士爲創收甘心做活體摘取器官手術,江氏禍首以人民爲敵,爲「解恨」活摘器官不施麻醉。如人體的健康有標準,宇宙的容忍也有限度,當宇宙要對星系與超星系大掃除的時候,那便是天文工作者在射電望遠鏡中看到的頻繁的天體爆炸,「天地反複」人們常說的天翻地複。

原文之四:「天人合發,萬變定基」

當宇宙的衰老即成、住、壞、滅與人類的道德淪喪同步都到了結束的時刻,可能就是黃帝所說的「天人合發,萬變定基」巨大宇宙萬變結束,壽終正寢,變發頃刻。

但問題又出現在「定基」二字,奠定基礎與毀滅自相矛盾,萬變結束而又定基,實在難解。

放眼世界曆史,咨詢各個民族,唯有已經滅亡絕種的瑪雅文化,有似乘宇宙飛船遨遊的器皿圖畫,有驚人的對銀河系的時間分季,還有地球從1992年起隨太陽系大尺度的運動,會走入從銀河系中心發出的強光段內,曆經多年才能超越、出離強光段,也正是銀河系隨巨宇宙同步的更新期,地球也隨之進入銀河系新階段,淨化了自身一切污濁,進入全新時期,真正的新紀元開始。如果這一福音屬實,「天人合發」可能是和平的宇宙「涅盤」。

但地球淨化本身當會非常徹底。從這裏也就解開了一個謎:印度人爲人增一歲而哀愁,是很有智慧的民族,懂得「反者,道之動」:人在走向死亡,年增一歲,離死亡更進一步。而中國人過年當節日,是否盲目樂天?中國人又懂得「樂極生悲」,但《易經》中還有「剝極必複」「否極泰來。」(注10)幸福是屬于好人的,災禍屬于惡人,好人有好報,付出不會無償。因果有聯系是宇宙內永恒的規律。恰如美國詩人惠特曼「自然之歌」(片斷):

「唱歌是屬于歌者的,大部分還回到他身上;

謀殺是屬于殺人者的,大部分還回到他身上;

盜竊是屬于盜賊的,大部分還回到他身上;

禮物是屬于給予者的,大部分還回到他身上; 演說是屬于講演者的,表演是屬于男女演員的,并不屬于觀眾。」那么凈化后的純凈、美麗的地球是什么樣?恰如惠特曼的回答:「除非自己偉大和美好,無人能理解偉大和美好!」(注11)注解(1)見史記《陳涉吳廣列傳》(2)見《梅蘭芳戲劇集》(3)見《漢書》及《史記》(4)唐初《易》學家(5)邵雍字堯夫,宋初學者(6)劉基字伯溫,元末明初思想家 (7)東漢初隱士。(8)均為唐代修煉家(9)見新浪網上問卷調查:“戰爭中你會向戰俘及婦女兒童開槍嗎?”(10)見《易經•系詞》(11)見美國詩人惠特曼《草葉集》今鐘最新哲學探索系列目錄: 1. 錢鐘書論黑格爾 見: http://fireofliberty.org/article/5994.asp 2. 北大才子譚天榮誤傳黑格爾 見: http://fireofliberty.org/article/6029.asp 3. 論老子與黑格爾之不同 見: http://fireofliberty.org/article/6056.asp 4. 從中華文化藝術之層次性探討中華文明之源 見: http://fireofliberty.org/article/6129.asp 5. 從中華第一哲理畫圖 看中華美學之源 見: http://fireofliberty.org/article/6184.asp 6. 中華第一寶典 淺析《道原經》 見:http://fireofliberty.org/article/6260.asp 7. 今鐘:從《廣成子》探索人類在宇宙中的定位 見: http://fireofliberty.org/article/6289.asp 8. 今鐘: 中華歷史總綱《陰符經》 見:http://fireofliberty.org/article/6314.asp 9. 今鐘: 從第一次世界大戰探討《因果論》 見: http://fireofliberty.org/article/6364.asp

演說是屬于講演者的,表演是屬于男女演員的,

并不屬于觀衆。」

那麼淨化後的純淨、美麗的地球是什麼樣?恰如惠特曼的回答:

「除非自己偉大和美好,

無人能理解偉大和美好!」(注11)

注解

(1)見史記《陳涉吳廣列傳》

(2)見《梅蘭芳戲劇集》

(3)見《漢書》及《史記》

(4)唐初《易》學家

(5)邵雍字堯夫,宋初學者

(6)劉基字伯溫,元末明初思想家

(7)東漢初隱士。

(8)均爲唐代修煉家

(9)見新浪網上問卷調查:戰爭中你會向戰俘及婦女兒童開槍嗎?

(10)見《易經•系詞》

(11)見美國詩人惠特曼《草葉集》

2010-07-15 08:32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新與古典文化研究大家
胡適(1891年12月17日-1962年2月24日),原名嗣穈,學名洪騂,字希疆,後改名胡適,字適之,筆名天風、藏暉等,其中,適與適之之名與字,乃取自當時盛行的達爾文學說....
散文大家曠達風趣
梁實秋(1903年1月6日-1987年11月3日),號均默,原名梁治華,字實秋,筆名子佳、秋郎,程淑等,中國著名的散文家、學者、文學批評家、翻譯家,華人世界第一個研究莎士....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