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小城故事吳儂軟語溫婉人心的力量
字體    

生活,在哪都一樣
生活,在哪都一樣
網載     阅读简体中文版

一九八三年,一個姑娘放棄了考大學,留在父親所在的鎮上做了一名中學英語教師。二十一歲的時候,她因相親認識了一個鄉鎮干部,然后經組織認可而結婚,兩年后,她有了一個女兒,三口之家非常幸福。二十五年后,五十歲的她已經經歷了結婚,生子,換工作,做生意,當包租婆,卻始終沒有離開那個小城市,在一個有山有水的小城市里有了房子和車子,一個老公,一個女兒,而且即將有一位女婿,過幾年應該會有她的外孫。如今她已經退休,每天早上起來的事情是澆花買菜,做飯,然后等著老公回家吃飯,再去河邊散步,然后看電視劇,睡覺。她笑容燦爛,沒有皺紋。

 

一九八三年,一個姑娘去了長沙上大學,后來又去了上海,成為了眾多北上人員中的一族。后來她在上海結了婚,男人是一個生意人。夫妻倆拼搏大半輩子,擁有了三家屬于自己的醫療器械公司。后來,他們也有了一個女兒,上個月已經去了英國留學。她說話爽朗,做事利落,為人干脆。去年,她回到長沙,在長沙購置了兩套住房,一套自住一套留給女兒,然后與丈夫在長沙又重新成立了一個小公司。經歷破產,奮斗,再重新開始的日子之后,她保持著對生活的熱忱,也異常瀟灑,每日笑容可掬,四處喝茶。

小城姑娘是我媽,大城姑娘是她的高中同學。

2011年的9月份,這兩個姑娘在長沙重遇了。小城姑娘做手術,大城姑娘來看她。那一刻,兩個大齡女中老年尖叫起來,飛奔過去擁抱在一起,熱淚盈眶。她們一起去洗頭洗腳唱K,聊起往日時光。

兩年前,我在深圳經歷一段辭職的時光,每日泡在十二姐家里。某一日收到一個華僑老板的邀請函,讓我回長沙為他做一份工作,薪水可觀。我對十二說,要不我回去了。那時候她在深圳的某公寓的某房間里疊被子,頭也沒抬,說那你回去唄,只要能過好,哪里都一樣。

由不得選擇,有時候,真有命運大手推著你走這回事。

幾天后,她到機場送我回長沙。在KFC,我們點了一個套餐,什么離別的話都沒有說。后來,她說,我走了。我說,你走吧。她站起身來走了,頭也沒回,就如同任何一次平常的離別一樣。只是她走了之后,我失手打翻了一盒芙蓉鮮蔬湯。

兩年后,她在深圳結了婚,有了房子和車子,老公是個有點傻也有點忙的人,她過起了熱愛的家庭女作家的生活。每日澆花,看書,寫字。去上過班,覺得無味,遂辭職。在家里寫字,悠然自得。

兩年后,我在長沙訂了婚,有了房子和車子,老公是個有點傻還比較閑的人,然后我也過起了熱愛的坐家生活。每日澆花,看書,寫字,去上過班,覺得無味,遂辭職。在家里寫字,悠然自得。我們倆在網上聊天,她說起我好久不去看她,還黃了她的鳳凰之旅。憤恨:你不再愛我了!我說,我依然深深地愛著你。只是我心里多了一份牽掛,我担心我不在家,毛毛一個人會很無聊,很桑心。

這一刻,兩顆主婦心緊緊地貼在一起。 

你需要什么樣的生活?你想做什么樣的人?

 

這一切,沒有對錯,也沒有好壞之分。 

每個姑娘都會有大夢想,然后后來歸于小生活。每個姑娘都會有小夢想,然后湮滅于大的現實之中。

 

我寫了一本新書,即將出版。在我的序言里,我寫下了這么一段話:“十六歲的時候,我的夢想是去非洲草原上,做一個動物學者。我很喜歡動物,尤其是喜歡豹子獅子野虎野牛這樣極具奔跑性的動物。當年的對動物的熱情超過了對高考的熱情,更不知道婚姻為何物。鄙視一切帶著油煙味兒和蔥花味兒的事物,鄙視所有不做頭發的女人。熱愛文學也熱愛膚如雪,熱愛藝術也熱愛亦舒,熱愛山無棱與天地合的愛情小說,暗暗發誓要讓自己的人生,不會淪落到買菜做飯和嫁人生子這么簡單。” 

兩年后,我成了一個買菜做飯的女孩子。即將成為一個小主婦。有時候覺得像是一場夢。最好的年紀仿佛已經過去,有時候又懵懵懂懂感覺最好的歲月仿佛又還沒有來。我想有些夢想可能永遠都不會實現了,有些夢想,明天就可以實現。

 

四月份的時候,我回家去看父母親和外婆,旅游大巴的路旁有著大片大片開滿的油菜花。我想起兩年前我在深圳的地鐵上,看見移動電視里介紹去江西婺源看油菜花的旅游片。那時候我想著,如果能有時間休假去看看就好了。如今,這個夢想已經不是夢想,太容易,太可得了。 

從此之后,每個節日我都回家過。三月三回家吃弟弟草煮雞蛋,端午回家用艾蒿水泡澡,中秋回家吃月餅,國慶回家爬天子山。因為身在長沙,回家一趟是在太容易了。和毛毛每次回長沙,帶著土雞蛋,茶葉,蜂蜜,就可以吃很久很久。每次回來的晚上,喝著外婆給帶我的土雞蛋做的湯,我想這是幸福嗎,這當然是幸福。

 

我們都是從蓬頭垢面擠公車的日子里走過來的。只是有人會認為,那值得,那是為未來的生活做鋪墊。有些人認為,那不值得,生命短暫,應該用在更有意義,更享受生活的時光上面。

誰對,誰錯?誰都沒有錯。 

“依然是那個熱愛著獅子和野牛的女孩,但是鏡子里的那個她,好像已經那么熟那么熟,熟透了,熟到已經變成了誰的妻子。她回頭望,父母健在;她扭頭看,有人在身邊;她向前看,仿佛又看到她要成為誰的母親。可是她還是記得獅子與野牛,雖然不再那么狂熱。她慶幸,在一路的奔跑中,她依然沒有丟失某些東西。”她沒有在都市里成為一個白領麗人,但是,我想這并不影響她的美麗。

 

有些姑娘無法忍受大城市的嘈雜,有些姑娘無法忍受小城里的安逸。大城市也好,小城市也罷,那根本就不是問題。問題是,生活就是生活。它不會因為你生活在大城市里,就不賜予你孤獨與難堪,就完全不用理會結婚和生子,就完全沒有出軌與婚變問題,就沒必要抽時間回家用母乳喂養孩子。它也不會因為你生活在小城市里,就不施加給你貧窮與壓力,就讓你完全不用奮斗與進取,就用不著自省與反思。生活,在哪里都一樣。不一樣的是,你如何生活。

2012-07-01 09:41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傳統官僚翰林總統
徐世昌(1855年10月24日-1939年6月5日),字卜五,號菊人,又號水竹邨人、弢齋。祖籍浙江寧波鄞縣。清末民初,曾為北洋政府官僚。1918年,徐世昌獲段祺瑞控制的安....
從國務總理到修道士
陸徵祥(1871-1949年),字子欣,一作子興,上海人。中國近代著名的天主教人士,也是著名的外交官。他出生于一個基督教家庭,父親是一位基督教新教徒,曾經在倫敦傳教會工作....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