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當代網絡名家選輯
字體    

山眼:性自由的哀思
山眼:性自由的哀思
山眼     阅读简体中文版

    2007年有一部加拿大影片《朱諾》,講的是這樣的故事:十六歲的少女朱諾在和同班同學保利第一次偷嘗禁果后,意外懷孕。有父母的理解和支持,她決定生出孩子,孩子出生后又將他交給一直渴望做母親而未能生育的瓦尼薩撫養。之后十七歲少女的生活繼續著,單車,吉他,陽光和男朋友,一切像不曾發生過一樣。
    這部片子以倔強少女的完滿結局,似乎要告訴人們,女性在對待自己成熟身體的蠢蠢欲動和處理性的尷尬的成果時,可以多么的堅強灑脫。懷孕少女,開明父母,期待著孩子而婚姻破裂的年輕夫婦,每一個人似乎都因其堅持,而最終開創了一個“雙贏”甚至“多贏”的局面。其現實性很有探討的余地,說到底,也只是從側面迎合了當今世代對少女懷孕和性自由的寬容甚至是吹捧。
    在今天社會,性自由簡直是我們最可揮霍的自由:同居早已司通見慣,婚外性一夜情也不少見,還有其他更為“驚世駭俗”的性見聞使人的抗羞恥能力不斷創出新高。 
    回顧二、三十年前的中國,在一片灰藍的社會主義海洋中,個人僅是由名字定義的符號,性這話題更是整個社會諱莫如深,仿佛黑暗中的老鼠見不得光。如今中國人經歷多年性禁錮,突遭面向世界的解放,欲望就仿佛蒸汽從揭開蓋的開水壺里噴薄而出,不可遏制。不僅普通人性觀念的改變突飛猛進,而且社會也有點任由如獲至寶的“性福”撒嬌耍賴的意思。只要隨便打開一個網頁,花花綠綠充滿性暗示的廣告和圖片,就會告訴你在這個和諧社會里,性這玩意兒是多么的重要。
    中國人的性觀念確實是不可同日而語了。在這新世紀起頭,整個民族同時懷著豪情和自卑,向世界張望的時刻,看到了什么呢?先進的西方又給中國人提供了什么呢?性自由似乎是那坐著“普世價值”之船到來的船長,向興奮等待的彼岸孩子們分發的第一批誘人的糖果。
    
    世界潮流
    
    二十世紀破舊立新,當西方社會從精神一元化中走出來,顛覆了基督教的傳統主導地位,恢復了希臘精神的元氣之后,開始有些東張西望地向后現代邁進。在后現代這鍋雜拌粥里,雖說甜的辣的樣樣俱全,自由主義和個人主義的左派思想無疑還是討人歡心的主料。社會漸漸形成這樣的共識,那就是個人的權利和自由高于一切。在有關個人私生活的領域,公共道德需要小心翼翼地回避。
    作為私生活中最私密的那一部分,性自然是最快逃避了道德論斷的那一塊世外桃源。在這世外桃源里,薩特和波夫娃可以在朝著存在主義飛奔的路上稍作停留,用亢奮的肉體活動向人間宣告他們驚世駭俗的享受。兩位大師一生的相伴似乎證明了他們之間的愛情,而他們永遠新鮮睡人不倦的胃口則似乎引領著性和愛渡過了偉大的分離。這兩位在二十世紀思想界舉足輕重的人物,他們的性方式引人迷惑的同時,似乎也因其特異,被理解為具有某種實驗性和先進性。
    
    女性意識
    
    另外,由波夫娃點燃第一簇煙火的現代女權主義,喚醒了幾千年來作為第二性的女人們的自我意識和人生實現感。女人們厭倦了沒有自我,沒有個性的傳統角色,她們渴望著頭腦和身體的雙重自由。作為尊嚴曾經被壓抑和踐踏的一種反抗,女性想要像毛毛蟲蛻皮一樣,甩脫她們在性事上的被動帶來的卑微感和被支配感,以為這樣就可以蛻變成美麗斑斕自由飛翔的蝴蝶。
    所以現代女性向世界宣告這樣的信息:我有自由主宰我的身體,我和男性有同等地享受性的權利。女性被告知,兩性平等最重要的一面就是她們也可以像男人們一樣隨意享受性的快樂,而不必負担那千百年來無法逃離的責任和束縛。可不是嗎,發達的現代醫學使得性可以獨立在生育之外,而過去幾千年里,女人的存在價值和生育息息相關。有多少女性的一生悲劇緣起于愛,性和生育之間宿命而無望的游走,比如德伯家的苔絲,比如安娜卡列尼娜。
    還好似乎在今天女性們只要懂得使用安全套,就沒什么大不了的后果;即使一不小心有了孩子,還可以送給別人養育。就像朱諾。但愿生活真的能夠如影片《朱諾》一樣簡單,所有的事故只要進行技術性處理,就可以“事如春夢了無痕”。
    
    愛情的禮物、催化劑?
    
    對于今天許多的女性而言,性可能是愛情的禮物,這個禮物娛人悅己,最能夠討得他的歡心;或者是催化劑,有了身體的親密接觸,那感情還不得與日俱增;又或者只是跟隨荷爾蒙的順水推舟:人為什么要和自己的欲望對抗呢,何不好好享受一下“芙蓉帳暖度春宵”?
    無論是作為禮物還是催化劑,性都似乎在親密關系中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不妨看看好萊塢電影里處理得朦朧的,唯美的,激烈的做愛鏡頭。若沒有這些鏡頭,觀眾們的觀賞興趣要大打折扣了。甚至還有人說“愛是做出來的”,極端的例子是電影《色戒》里的王佳芝,在李安的安排下成就了一個由性的慘烈而愛得慘烈,甚至于理想人生瓦解殆盡的悲劇人物。
    既然今天性和愛已經難分彼此,性的隨意和自由理應創造出更多的愛。奇怪的是,這個社會卻是一個真正愛情稀缺的社會。人們缺乏愛的能力。而越是沒有愛,人們越急于做出些愛;越是沒有愛,人們越是忍不住提前享受一下愛的部分愉悅。而做出來的“愛”又迷惑了人們,似乎在那短暫的過程中,大家已經各得其所。肉體的狂歡,摩擦的溫暖,是每個寂寞者接近天堂的地方。既然如此,聰明的人們就把沉重的、復雜的渴望和體驗丟在床下,卻也和那因沉重而深厚,因等待而珍貴的愛情擦肩而過。
    我 想,所謂性能做出愛來,大概是因為肉體的溫暖具有某些暫時的迷幻效果,以至于讓人們回避忘卻了雙方精神和價值上的沖突。可是,這些沖突并不會在性的高溫熔爐里消失殆盡,只是暫時潛伏在床下。在時鐘滴答著掃過一個又一個晨昏之后,他們終于像魔鬼一樣伺機而動,將床上那兩個不知為何而愛恨的精疲力盡的肉體一網打盡。而如果所有重要的沖突,在性的魔笛吹響之前,就已被感受和看見,那么男男女女們戰爭的慘烈和傷害程度可能會減少很多。
    如果性真的能做出愛來,我相信那也僅僅是愛的易碎的贗品。
    愛情這真品的代價之高,份量之沉重,對于享樂主義時代缺乏耐心和專注的人們,是不存在于現在時態的一段古句箴言。那么,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飲吧。就享受愛情的贗品,短暫的銷魂,有什么不好?
    麥道衛在《真愛需要等待》這本書里,采訪了許多有過婚前性行為的少女,她們幾乎無一例外地對當年過早的性行為感到后悔。她們當初或是出于好奇,或是討好男友,義無反顧地嘗了禁果,恐怕還頗為自己的敢作敢為而自豪。而經過人生歷練之后,回過頭再看來時路,女人們才明白自己所要的和恐懼的是什么。這自然是不可避免的成長的代價,不過由此可見現今社會大力宣傳安全套防止性病免除后果的對策,只是治標不治本的一種妥協。女性對自己的保護,并不僅僅是會使用安全套那么簡單。
    
    性神話
    
    今天的人們給了性過多的期盼,性的快樂也被過度尊崇起來。這就是性的神話和迷思。有人說:現代社會有三粒毒藥:消費主義、性自由和成功學。性自由以人性為噱頭,告訴人們追逐性快樂是多么舉足輕重,而這往往是一種南轅北轍。
    性的快樂可能是自足的嗎?在哪兒給性的領地劃定疆界呢?這似乎是個眾說紛紜的難題。在性自由流行的時代,“只要我愿意,有什么不可以”,而且“只要我愿意,現在就可以”。“我愿意”的自由,是跟隨欲望想要就做的肉體自由;而不是控制欲望的意志的自由。
    一年前的艷照門事件里,雖然從法律上講,陳冠希們是隱私被窺的受害者,但是他們為什么要向公眾道歉呢?既然個人在臥室里的行為完全不與他人相干,未婚男女誰跟誰上床純屬自由,自拍自樂的愛好旁人也無可非議,為什么大眾有一種被侵犯的感覺?雖說大眾們中的一部分很不光彩地熱情涌動地意猶未盡地偷窺了別人的淫姿浪態,但是他們中的一部分也還很天真的曾經相信明星們的“清純”,奇怪的是, 這“清純”是社會中的普通人都已然棄如弊履的。這清純到底是無聊的人群對明星的消費和意淫,還是隱藏在人們心底的那一絲不墮落的希望?
    如今,更有人將性看作一種必不可少的成人娛樂,宣稱性和愛的完全分離。在一個享樂主義的社會,性已經成為最流行的娛樂方式,不僅自身具有消費價值,似乎還左右著各色時尚風潮的品味。自古以來就“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的性產業,也仿佛在宣稱:性,是某種個體的獨立享受和自由,甚至可以是一種直接的消費。
    我們的教育大師孔子說過:“飲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又有言:“食色,性也”。不過,就連飲食也有飲食的規矩,一日三餐,葷素搭配。濫食過度,不僅傷脾胃,也傷身體。而性這回事更非吃飯那樣簡單,豈可輕易地消費?
    
    傳統與圣經
    
    傳統的性道德在今天被當作迂腐的老調,廉價的進步觀妨礙了人們對于道德和傳統作出合宜的評估。不過,科技和制度的進步突飛猛進,并不意味著傳統的一切都可以被扔到故紙堆里去。這個時代的一切都在進步,但那只是表象。存在于人們心底的,始終是被思索了年年代代的那些老問題。
    大到社會的潮流發展,小到個人的幸福 感受,世界千絲萬縷的聯系, 看似無跡可循,其實是萬本歸宗。《圣經》這樣講:人們要尊重自己的身體。婚姻之內的性受到祝福,個人要體貼安慰對方的好處,而在婚姻以外的性卻是罪的延伸。
    討厭約束的人們可能不會對此高唱贊歌,但是人性的短見恰恰需要規約和導向。正常性道德的存在并不是道貌岸然的禁錮,而是為了人自己的尊崇和最終的幸福。性本身可被享受,但性本身是不能自給自足的,它只有在一定的框架約束中才能達到圓滿——誓約和委身。
    這個世界上,真正使人心滿足的是愛,人性最深的訴求也是愛。而心底渴望著愛的人們,卻匆忙拋出了性的繡球,以為可以憑此快速覓得愛的芳蹤。愛比性更廣大,卻也更艱難,在一個自我和享樂酒旗飄飄的客棧,人們已經缺少了清醒和肯定的償付愛的能力。也許這就是為什么,性一再成為忙碌猶豫的人們的快樂所系。不過,能夠輕易得到的快樂往往沒有長遠價值,稍縱即逝的快感只會將人迅速拋向下一個索求。性有時倒像是一個掉了底的盒子,渴望把自己最寶貝的歡樂寄存在它里面的人,最終會失望地發現所尋非物。

2012-07-14 14:15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孫中山的啟蒙者
近現代的嶺南,湧現出大批引領中國前行的先驅者,近代改良主義者,香港華人領袖何啟便是其中的一位。他不僅是孫中山在香港西醫書院的老師,更是孫中山走向革命道路的思想導師。
為傳統文化招魂
錢穆(1895年7月30日-1990年8月30日),原名恩,字賓四,江蘇無錫人,歷史學家,儒學學者,教育家。錢穆對中國古代政治制度有良好觀感,認為中國傳統政治非但不是君主....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