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歷史思潮 >>> 民初教育及人才培養
字體    

震撼百年的演講:王财貴教授北師大講座
震撼百年的演講:王财貴教授北師大講座
編者(錄音校對稿)     阅读简体中文版

主講人:台中師大 王财貴教授

時 間 :公元2001年7月24日

地 點 :北京師範大學


今天,我之所以來這裏就是要說明一件事情,請各位老師這一輩子務必要記住一件事:教育是非常簡單的事,教育是非常輕松愉快的事,要培養人才是不費吹灰之力的事。 

所謂的老師要有愛心、恒心、耐心,這些三心兩意是不需要這麽強調的,我們隻要了解教 育的本質。 

本來,一個孩子他就是那樣的純真純潔,他的品德我們隻要不破壞他就很好了。本來一個孩子生下來潛能無窮,我們隻要不障礙他就不錯了。所以,有許多老師,有許多家長一直在殘害,一直在障礙我們的孩子,所以使我們國家沒有人才。從今以後不要再那麽努力了,不要努力去障礙我們的孩子,千萬千萬,拜托拜托。 

要知道怎麽樣做到這麽樣的愉快輕松,跟小朋友一起成長,我們今天有大概兩個小時的講座。在這兩個小時之前我請大家先看一段錄影帶,這是六年前的帶子。(錄像片) 

“前幾個禮拜我們播送一代新儒學大師牟宗三專題,對牟先生一生爲中國文化的貢獻深感佩服。牟先生有感于中國文化對現在社會轉向該是一貼良方,但是如何落實呢?現在他的嫡傳弟子王财貴就正在推動一項文化運動,從根救起我們未來的主人翁,這個方法不但可以使小朋友成績進步,還可以開發增進兒童的智慧,培養他們健全的人格,這是一種什麽方法呢?請看記者胡春玉和肖瑞華的報道。這裏是台北市中正國小四年級二班的小朋友,他們每天在早自習也都是在讀誦四書。而這裏是複興街的一個社區媽媽家裏,小朋友下課後聚在一起也是在讀老子、莊子、論語、唐詩,這些一般人認爲深奧難懂的中國經典,小朋友不但朗朗上口,有的甚至能背整本老子,半本論語了。全省目前初步估計大概有五千個小朋友正在接受讀經訓練,這些小朋友經過一年半到兩年的讀經教育,不但國語能長期進步,有的竟然也從經典中學到做人處事的道理,令許多家長及老師又驚又喜……” 

依照國際禮節看完了要鼓掌。這個片子是六年前拍的,所以剛才說現在全台灣省有五千個小朋友讀經。那是我推廣讀經以後的兩年。 

從多少人開始推廣讀經呢?就是從一個開始的。一個到十個,十個到一百個,到一千個,到五千個。兩年就到五千個。後來三年就到五萬個,四年五年以後就是五十萬個,現在已經推廣了七年多了。現在隻有台灣一個這麽撮兒小島,就有一百多萬個小朋友在接受這種教育。東南亞,從香港、澳門、新加坡、馬來西亞、印尼,乃至于越南、泰國、緬甸,凡是有華僑的地方就有人在讀經,美國、加拿大、阿根廷、墨西哥、澳洲、紐西蘭,乃至于英國、盧森堡等等或許我沒有聽過的地方,隻要有中國人都有人開始在接受這種教育。 

我們大陸祖國是我們的希望所在,是我們的文化根本所在,我們這裏不做誰來做呢?我們這裏不做得更好,誰來觀瞻誰來效彷呢?所以在大陸也有超過三百萬個小朋友分散在各個地方在讀經。 

如果現在還不知道這種教育的人,你一定要開始知道。各位來自四面八方,我也希望從今天以後,大家能夠回到各位的家鄉,回到各位的省份,去告訴大家有這樣子的教育,而讓大家接受這種教育。 

剛才說過,不是要老師更辛苦,不是要小朋友更多的功課負擔,不是要家長更加認真指導孩子,不是的。我前兩年,要到大陸來,經過香港,去見南懷瑾先生,南懷瑾先生就說了那樣一句話,他說:“現在天下父母以及所有老師都在做一件事”,我想:“到底做什麽事呢?”他說:“都在殘害我們的幼苗!” 當然這一句話,在一個作爲老師的人聽起來是不很愉快的,其實大家不要不愉快,因爲我也是老師。我教過小學,我教過初中,我教過高中,現在在教大學,我也是老師,我也要對這句話作痛切的反省,乃至于我們每個人,自己這一輩子就是這樣子而讓我們沒有更好的成就,在大陸這個地方我不知道,至少在台灣是如此。爲什麽會這樣子呢?因爲台灣的教育是學美國,而且完全學美國,幾十年來的學美國,我們中國的東西統統忘記了,忘記中國東西并不見得、并不直接的就是不對的。我不是一個民族感情主義者,所以我不是說,我是中國人,所以我要複興中國文化。我們複興中國文化不隻因爲我是中國人,乃是因爲我們這個文化是有意義的。 

我重新再檢讨我們中國的教育的理論,并不是因爲我是中國人,所以我非把中國教育理論再拿出來不可,不是的,而是因爲這種教育理論它是有真理在其中的,所以如果我們的文化是有意義的,縱使我是美國人我也要來複興中國文化,縱使我是外星人,我也要尊重中國文化。我們是一個讀書人,是一個知識分子,我們憑知識分子的誠意,我們憑知識分子的良知來說這一件事情,所以今天所講的話超出任何的宗教,超出任何的民族意識,超出任何的政治立場,所以我們今天大家都是學這一行的,我們好好來檢讨一下,我們一輩子費了這麽多心血,我們家長是這麽樣的期待孩子,我們老師是這麽樣的熱心用心來教孩子,尤其各位能夠到這來參加這個研習會,都是一時之選,我們付出這麽大,難道孩子是這麽難教嗎?難道人才是這麽難培養嗎?我們爲什麽不停下腳步想一想? 

我今天要貢獻給各位的,就是重新來檢讨一下我們的教育的理論。 

我剛才說過,大陸的情況我不很了解,所以以下所說,都是我在台灣的經驗,如果有批評到我們教育界的地方,我是在批評台灣教育界,不幹大陸的事,但是如果大陸也類似有這樣的情況,我們也可以反省反省,反正我們是以一個真誠的心來讨論這件事情。 

我們有哪些地方要反省呢?首先從最大最深的最高遠的一方面來講,就是有關于文化的心态。 

我且講一個故事,講一件事情來做比喻。你看過侏儒嗎?侏儒是長不大的孩子,長不大的這個人大部分都是天生的,就是天生侏儒症,有了天生侏儒症的這個孩子,不管生在皇宮貴族之家,給他多少營養他總是長不大,本來一個人按照正常的營養的供應,一個人都有長大的潛能,所以隻要好好的養他,很輕松的養他,這個孩子就自然會長高,但是患了天生侏儒症就養不大了,所以這種天生的侏儒症,我們看到我們會覺得很同情,他的父母親也是很可憐的。不過我後來看到一個報道說,這個侏儒不一定是天生的,所以有人造的侏儒。爲什麽要人造侏儒呢,因爲有些像沿街賣藝的這些人,他需要有一些比較特别的東西,譬如說有帶猴子的,有帶大莽蛇的,有人說這些大家都看過了,我來帶侏儒來給大家看,而人呢,就會圍觀過來,然後沒有這麽多侏儒怎麽辦呢?他們有個辦法,造侏儒。怎麽造?去偷一個嬰兒,然後把他裝在罐子裏面,隻露出他的頭養他,本來這個孩子是正常的,隻要稍微地好好照顧,他就能夠長大,現在故意不讓他長大,但是你知道包小腳的女人就很痛苦了,現在全身都包着當然痛苦更加幾倍,所以這個孩子天天就啊啊叫,因爲他要長大不讓他長大,啊啊叫,不管他,讓他哀叫了十六年,再把罐子打開,他就比天生侏儒還要矮,這叫做人造侏儒。我們如果看到這種侏儒,我們不是隻有同情而已,我們簡直覺得他們,養他的人是可恨可惡。 

我講這個做什麽呢?就是我們人除了身體的長大之外,我們還有内在的精神的心靈的文化層次的成長。 

但是有些人不幸,他就患了文化的天生侏儒症,比如說他生長在叢林民族,在一個非常偏僻野蠻的地方,那麽他所面對的他的環境,沒有文化沒有精神的陶冶,那麽他一輩子就跟野人差不多,跟動物差不多,他的心靈得不到成長,長得身體很好,心靈沒有成長,這種人叫天生的文化侏儒症,這種人也值得我們同情。 

但是如果生長在像中國這樣一個有五千年高度文化的地方,而居然我們的國民或是我們的孩子居然沒有文化的成長,請問這是不是叫作人造的文化侏儒症?!近一百年來中國就患了普遍的文化侏儒症,至少在台灣我的感覺是如此。 

現在的中國人已經忘了中國文化了,在台灣已經是全盤西化了,中國人連中國書都不能讀了! 

什麽叫中國人中國書都不能讀?打開經史子集而不能讀,還要靠翻譯,就代表這個人不可能了解深度的中國文化。 

一個沒有自己文化傳統的民族而想要去吸收别人的文化,也是不可能的,因爲他的眼光短淺,心胸狹隘。 

所以現在的台灣學的西方,他學美國不是學美國的冒險開發的精神,不是學美國的那種大氣魄民族的精神,乃是學美國的什麽呢?學美國的好萊塢,學美國的邁克傑克遜、麥當娜;學日本我們不是學到日本的企業家精神,乃至于連他們的櫻花那種悲劇精神都沒有學到,我們學到日本的卡通,日本的漫畫。 

爲什麽别人有好東西你學不到呢?你喪失了自己的文化的信仰,一個喪失中國文化的中國人不僅對自己沒有好處,而西方的人假如要跟你中國人學一些所謂的中國文化,我們也不可能有貢獻。 

所以忘了自己文化的民族不隻是自己的損失,乃是一種對其他民族的罪過。 

爲什麽西方文化可以傳到我們中國來,爲什麽我們中國文化不能傳到西方去? 

現在假如派你或是我,有西方人,他的西方的教養很高,他希望他也學學中國的高度的文化,請問我能嗎?你能嗎? 

我們的留學生不是都是社會的佼佼者嗎?我親眼看到,親耳聽到,因爲我去美國也講這樣的演講,有個留學生他給我說,你講得對,因爲我剛到美國的時候也受到很大的困擾,一輩子都很遺憾。因爲我剛到美國的時候,美國的同學非常的好學,他看到中國人就很高興:“啊,你從中國來,我聽說中國有一本書叫《易經》,《易經》是很有名,《易經》講些什麽?你是中國人,最好是告訴我了!”我們這個留學生說些什麽? “I am sorry,我沒有讀過……”。“那你們中國有一本《老子》……?” “I am sorry,我也沒有讀過……”,“你們是禮儀之幫,你們《禮記》講些什麽?”“I am sorry,我沒有讀過……”,“你們孔子說‘詩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無邪’,詩經美在哪裏?”, “I am sorry, 我不知道……”,“你們是曆史的民族,你們第一本書叫《春秋》,有《左傳》,再有《史記》也很有名,什麽叫《春秋》、《左傳》,關公爲什麽要看《春秋》?”“我不知道。”“《離騷》文學價值很高,那個作者還去跳河,請問他爲什麽去跳河?”“我不知道……”,“《世說新語》?”“不知道”“宋明禮學家爲什麽要辨論?”“不知道……”“那麽你們有一本書叫作《唐詩三百首》……”“噢,我讀過兩句,春眠不覺曉,處處聞啼鳥”。 

這樣子的留學生,他自己是感覺到慚愧的,這叫作文化的侏儒,沒有長大的心靈。 

你隻學别人,夠嗎?現在整個世界興起了所謂的中國熱,大家也都知道,不僅是中國人知道,外國人也知道,二十一世紀是中國人的世紀。假如中國人隻是政治經濟軍事強大,那就應了西方人的一種看法,就是中國的可怕,中國将是又是一個可怕的民族,我們以後要想一想了,我們除了各方面強大之外,我們的心靈也要成長,我們的文化也要再度地放光芒,我們除了讓人畏懼之外,我們要讓人尊敬,我們要讓人喜愛,我們的下一代要有寬闊的心胸,要有悲天憫人的情懷,從哪裏做起?從文化的教養做起。 

那我們的教育不是從上到下大家都非常的努力嗎?難道我們沒有考慮到所謂的文化教養嗎?其實不是沒有考慮,我們上從教育部下到所有的老師家長,大家都是非常盡心盡力的,隻是如果這個盡心盡力沒有對準焦點,那就非常可惜,費力多而收功少啊。 

我們且舉個例子,如果我們對于教育的本質了解不夠透徹,我們對于兒童的心理發展認識不夠清楚,那麽我們所做的教育可能不僅沒有效果,還有反效果。近幾十年來台灣的教育思想我剛才說過從美國來,是美國的二十世紀初年的教育思想,是所謂的實用主義,所謂的邊需教學,所謂的行爲科學主義,所謂的兒童中心本位,這些術語其實合起來用一句很簡單的白話說就是,“懂了才教”的教育。什麽叫“懂了才教”?就是我們要考慮一個兒童他的心智學習智能的發展,我們要考慮他到底能不能吸收我們所教他的東西,什麽叫吸收?就是我要講得很清楚,他要聽得很明白,聽完以後我要做測驗,他居然能夠回答我的問題,甚至最好能夠在日常生活中做出來,我才知道我達到教育效果了。各位你是不是這樣想的,你現在在做教育是不是用這一種的方法來實施。這叫做兒童中心本位,它的背後的理論基礎是認知心理學,不要講術語那麽多,就是“懂了才教”。 

我們要知道這個認知心理學隻不過是認知的心理學。西方的心理學家他都知道,他所研究的是人類認知的心理發展,認知的心理發展所應用到的科目應該是認知的科目,認知的科目在我們這邊,大概是放在所謂的數學自然和物理化學,這些是認知的科目,凡是認知的科目最好按照認知心理學的發展來安排。什麽意思?就是懂了才教,而且教的時候要教得很清楚,而且讓他自己學得非常地明白,這一步懂了才可以教下一步,這叫邊需教學按步就班。我們要這樣教的時候,必須要了解一個兒童認知心理的發展,兒童認知心理的發展到底它的程序是什麽呢?有認知心理學的書可以看。那麽像美國他就是一個科學的國度,他對于科學教育正應該按照認知心理學來教,所以他們科學的教育是安排得比較合理的,如果我們沒有照這樣的合理的安排,恐怕我們的科學教育不一定能夠教得成功,在台灣科學教育是失敗的,爲什麽?因爲明明顯顯地違反兒童心理,所以台灣的孩子害怕數學,恐懼數學,從小學四年級開始,就面對數學的壓力,一二三年級考試考得不錯,假如我們各位是如此,你教的孩子或你的學生,小學一二三年級數學考得不錯,你不要高興太早,四年級再說,四五六年級有許多的學生就有壓力了,那麽到了初中有二分之一的人數學考不及格,到了高中,有三分之二的人數學物理化學統統考不及格。在台灣,大學聯考數學總平均隻有30分,一個國家辦教育辦得讓青少年數學隻有30分,請問你的科學教育在哪裏?但是,難道不認真嗎?不是。 

所以我剛才說,事情不是認真就可以的,假如你要去哈爾濱,你往南邊走,你走得越快,可能離目标越遠。所以先要确立目标,先要有智慧,然後才加上努力,要不然努力是白費的。 

如果我們小朋友學習數學有壓力,我們應該學學美國人。 

我們的孩子是那麽樣的聰明,那麽樣的認真,這一點點數學爲什麽學得那麽痛苦,我們看我們怎麽讓我們小孩子學數學學得簡單,所以各位老師你如果有教數學教得很辛苦的經驗,以後你可以就解決這個問題了。 

我這有一份美國的數學教育的内容,它是初中一二年級的數學教材,他們學什麽呢?第一:讓我們孩子學會四舍五入的技巧;第二:讓我們孩子會約分二十分之十約成二分之一;第三:讓我們孩子知道二又三分之一等于三分之七,讓我們小孩子學會分數加減乘除,小數加減乘除,讓我們小孩子會算正方形、長方形跟三角形的面積。 

初中一二年級,我們什麽時候學的?小學三年級四年級就會了,所以半開玩笑地說,假如我們的孩子三四年級,不要說三四年級了,太淺了。五六年級數學算不好,你怎麽樣來引導他,一旦算不好了,就沒興趣了,就害怕了。 

我們怎麽引導一個人,讓他喜歡數學?喜歡數學其實不隻是數學,就是喜歡思考,他會思考他敢思考,遇到問題一個問題他想出三種辦法來解決,這才是科學教育最主要的目的。

我們科學教育最主要目的,是讓一般的國民都能夠思考,能夠面對問題,其次才培養一些科技工作者,最高一層才培養科學家。百分之八十到九十的民衆,都是學這個數學不是要做科學工作,但是我們的數學教育讓我們的國民不會思想,不敢思考,面對問題不知道怎麽辦,因爲從小學四年級就害怕思考,因爲他認爲思考是那麽困難。所以四五六年級數學不好,你就應該安慰我們的孩子,千萬不要罵孩子笨哪,因爲他不是故意笨的,那是他的父母親生給他那麽笨,所以罵孩子笨的等于罵到了人家父母親。

我們應該安慰孩子說,孩子啊!沒關系你這樣算不會對不對,我們初中再來算你就會了。到了初中他自己看這個題目,啊呀,我以前怎麽會那麽笨,這麽簡單的問題,我居然不會。現在他就會了,所以我大膽的說一句話數學科學是不用教的,誰教數學誰教科學誰就是笨老師。人類心靈當中本來就有邏輯,本來就有數學,我們隻要稍微的引導他,怎麽引導?按照他心靈發展的秩序,他心靈怎麽發展?老天爺生我們人自然就給我們人從小到大,每一年他都有所增長,每一年他的理解能力就更高一點,所以初中生當然比小學生理解能力高一點,在小學不能理解的數學物理化學,到初中簡直不費吹灰之力。

那麽初中怎麽辦呢?他初中隻算小學的數學,他初中的數學怎麽辦呢?很簡單,孩子啊,高中再來學就會了,老師不是就輕松了嘛,我們孩子不就愉快了嘛!好,那你說這個不行,這個是降低我們的程度,這不可靠這不行,降低我們的程度,我們怎麽可以科學程度降低呢?

請問,我們費了那麽多的努力你科學程度有提升嗎?現在我們已經長大成人了,我們去市場上買菜用sin,cos買菜嗎?我們初中高中學了六年的數學那麽認真,那麽辛苦,請問你的數學在哪裏,你的物理化學在哪裏?而這個數學物理化學,這些正面的這些知識,這些方法技巧,還不用說,我們有沒有因爲學數學物理化學,而培養到我們内心的一種面對問題的興趣跟能力,這才是最重要的。

我們讓初中生高中生學了那麽多東西,天天非常痛苦,結果發誓一輩子不再算數學,對科學沒有興趣,像這樣的國民是不能培養出科學的氣氛的。台灣就如此,還好大陸可能不是如此。

但是誰能夠,誰敢這樣做呢?大家不敢的。其實一個人如果這樣,初中學算初中所應該了解的東西,高中去學高中所應該了解的東西,到了高中畢業十八歲,他自己認爲數學這麽簡單,物理化學這麽簡單,我要學數學、我要學物理、化學,于是他考大學就考這些科系,到了大學十八歲人的頭腦成熟了,這是老天爺給我們的成熟,我們不費吹灰之力他就成熟了,我們隻要稍微的引導他,按照他的程序稍微的教導他,到了大學他隻有現在我們初中的數學程度,但是他考上數學系,這時候數學教授就可以訓練他,因爲你成熟了,而且以前沒有補習,所以身體長得很好,也可以去訓練,在一二年之内,就可以把以前辛辛苦苦的五六年的學習全部學回來,所以台灣的學生跟美國的學生,同樣是大學數學物理化學系,台灣的學生在高中畢業的時候,老早就把人家大學一二年級的東西學完了,所以美國的學生一二年級的程度是很差的,但是經過兩年他就平起平坐乃至于超越而上,而他是自願要學的,所以他到了研究所更加深入地學習,所以我們赢他六年,他赢我們一輩子!

教育是一輩子的事,不是初中高中六年的事,更不是小學三四五六年級的事,我們要爲孩子一輩子着想,所以一個科學工作者,大學訓練四年,從初中程度開始訓練到大學畢業,跟我們大學畢業一樣高,甚至更高,因爲他自己會思考,科學要養成自己喜歡思考,自己願意思考,而不是讓他逼迫他算很多我們的題目,算很深很難的題目,這是沒有意義的。

心理學家告訴我們,凡是屬于認知的科目都要認知得非常清楚,假如他一知半解,你就要教下一個科目,下一個單元,那你就在殘害我們的孩子了。怎樣辦?告訴各位目前沒有辦法。不過我等一下可以提供一個不是辦法的辦法,就是我們如果能夠提升他的學習的能力,能夠增進他學習的智慧,那麽雖然隻在國小三四年級,五六年級,他照常算我們現在這麽深、學我們現在這麽深的數學,自然他都能夠輕而易舉。所以我們隻有兩個辦法:第一個辦法是降低我們的科學教材程度,适合兒童,讓他學得很高興,以至于培養思考的興趣;第二個辦法是,從小就是提升他學習的能力,讓他也能夠應付高度的數學教材。

我們隻有這兩個辦法,如果不采取這兩個辦法之中的任一個辦法,像現在我們的教育,那是殘害兒童的。

好了,我今天不再講科學教育了。我要講的問題,是要比對另外一邊,另外一邊才是我們的主題。

一句話說,科學教育,應該按照科學辦法來教,就是科學教育既然要學得懂,所以我們要懂了才教,教懂了才有用。

而人生有很多的學習我們有很多科目不屬于科學,凡是科學之外的統統不屬于科學,所以科學的科目其實隻占我們所有科目的十分之一,或是不到十分之一,其它十分之八九,統統不是科學。

我們人生不隻是科學,所以西方人他們科學先進國家,對于他們孩子的科學學不好并不緊張,沒事,爲什麽?人生的大部分不屬于科學;那麽這些大部分的學科既然不屬于科學,要不要按照科學辦法,要不要懂了才教?要不要教懂了才有用?我們不是要想一想嗎? 

所以科學辦法,科學按照科學辦法教,非科學就不一定要按照科學辦法了,你若把非科學的科目都按照科學辦法,你就在殘害我們的孩子了,因爲我們弄錯了方向了,我們犯了錯誤,固執。 

我們舉一個例子,什麽叫非科學,什麽叫非科學的辦法。

譬如說音樂,音樂總不是科學吧,離科學很遠對不對?美感教育,音樂美術,這種教育不是科學,我們大家都知道。

但是現在我們的教育,這種的科目也按照科學辦法,什麽意思?認爲懂了才能教,因此,在台灣就沒有音樂教育,沒有美術教育,有課程,老師家長認真教,但是沒有成果。

什麽叫作音樂沒有成果?就是家家戶戶都在聽流行歌,都在迷香港四大天王,就知道我們國民沒有音樂程度。

學過音樂的人,他當然也可以聽,但是他不是隻聽這類東西。那我們爲什麽會如此呢?就是我們的音樂教育完全失敗。

爲什麽音樂教育會失敗?因爲不按照音樂的辦法來教。

什麽叫按照音樂的辦法來教?有一句話說:維也納的孩子沒有不懂音樂的,爲什麽?因爲音樂是屬于耳濡目染,而不是屬于一點一滴的傳授,不是屬于思考分析,它乃是一種環境的陶冶。

怎麽陶冶?不是用流行歌來陶冶,不是用靡靡之音來陶冶,用靡靡之音來讓他一直聽的話,将來他的心性就敗壞了,什麽時候開始敗壞?非常早的時期開始敗壞,隻要他有耳朵,就開始在敗壞,所以好的東西耳濡目染,不好的東西也耳濡目染。

一個人從胎兒當中三個月到五個月就有聽覺,那個時候就可以有音樂教育,用什麽音樂來教育呢?用具有音樂内涵的音樂,真正的音樂。

假如我們不知道什麽叫真正音樂,很簡單,古典音樂,中國有古典音樂,西方有古典音樂,爲什麽它叫作古典呢?因爲它是經典之作,所以流傳千古,叫作古典,并不是因爲它時代很古,時代很古隻有古董,而不是古典。所以不會選音樂的人就選古典音樂,父母親幫這個胎兒聽音樂。

假如你來不及,零歲到三歲人的聽覺神經發展百分之六十到八十,所以三歲之内要聽盡世界有名的音樂,隻要聽一遍兩遍終生不忘,深入到他心靈的深處。 

所以幼兒所學的東西,都影響他一輩子,好像深入到骨髓一樣,一輩子洗刷不掉,好的東西,就有好的背景,你如果讓他去學這些靡靡之音暴力之氣,到十八歲就發作給你看。

所以一個國家一個社會要讓他充滿愛心,要讓我們的國民悲天憫人,溫柔敦厚,教育的時期就在三歲之内。 

你不要花錢,不要花時間,不要花精神,你不要把孩子,硬跟小孩說,你乖乖給我坐在這裏聽貝多芬,不需要,他在跑在跳在哭在鬧在吃飯在睡覺,統統可以聽。

因爲兒童的吸收能力是最好的,越小的時候,越是全盤吸收,像海綿一樣的吸收,全部堆存在他生命的深處,将來慢慢地發酵,就好像種子種下去一樣,将來慢慢生根發芽開花結果,現在你當然看不到,種子我們怎麽能看得到它的成效呢?但是你不播下這個好種子,他就播下壞種子。 

“三歲定一生” 中國人的老話,西方人現在也這樣講。 

那一個丹尼爾高曼,寫作EQ的人,他爲什麽要寫EQ這本書?因爲他看到美國青少年的這個人欲橫流是不可挽回,所以他就考慮怎麽來教育,讓一個青少年有這種優雅的性情,他終于用腦神經的發展發現要在三歲之内教育。

音樂是最簡單的。我們中國的老話,中國的老書《孝經》就說“移風易俗莫良于樂”,如果我們國家要讓我們将來的社會有禮貌、有秩序、有教養、有愛心,三歲就要教完他。 放古典音樂不要花你時間,任何時刻都可以,這個古典音樂可以小小聲,不要妨礙大人的工作,因爲大人聽這些音樂,他聽不習慣,因爲大人已經沒救了。

但是一個嬰兒,他的耳朵是非常靈敏的,而且世界上有多少種聲音,他的心靈他的腦神經就産生多少種應對的方法,所以越豐富的聲音刺激他的頭腦的發展,這叫作耳聰,耳朵是聰的,如果你孩子超過三歲,我們頭腦神經還有百分之二十的機會,所以幼兒園三歲到六歲是一個階段,幼兒園的老師一定要天天在校園裏面放優美的音樂,不要每次都放“哥哥爸爸真偉大,媽媽姐姐多歡喜”,放了三年就完了,他的心靈就受到永遠的污染,所以六歲之内很重要。 

如果你的孩子超過了六歲,六歲到十三歲剩下百分之十的機會,小學階段務必務必,你下課時間就可以放好的音樂,放古筝、古琴,有什麽不好呢?爲什麽要放流行歌呢? 

我們建議在這七年之内,我們讓所有的北京城的計程車上面的音樂都放古典音樂,将來外國人來大陸就有不同的觀感。 

孩子十三歲之内很重要。 

你的孩子如果超過十三歲的呢?我看就算了。

依照人類心理學的發展,依照人類腦神經的發展,十三歲之後,我們那種直覺的能力就消失了。

我們那種深度的學習的這樣子的習慣就沒有了,老天爺所給我們那樣子的強大的攝取的力量,攝取的這個功能就收回去了。

除非你自己再打開心門,再接受這樣偉大的心靈的呼喚,你還跟它起共鳴,但是這種人是很少的。

我們爲什麽不在任何一個人統統是天才的時候,給他天才的教育,你爲什麽要把我們孩子放在垃圾堆裏面?教育是不費吹灰之力的! 

另外,美術教育也是這樣,讓一個孩子三歲之内看盡世界名畫,世界有名的風景,世界有名的建築,隻要圖片就可以了,隻要一幅名畫看過三次終生不忘,這叫作眼睛明亮,耳聰加上目明就叫作聰明。

這個孩子一輩子的學習就比别人輕松愉快,不費吹灰之力。

我們人才的基礎就奠定了,三歲。這不關我們老師的事,但是老師要去宣導,這是關乎家庭教育,我們的家庭幾乎沒有教育啊!我們的家庭就認爲,小孩子懂什麽!

小孩當然不懂,但是人生隻有懂才行嗎?你現在不學将來一輩子不懂啊,現在學了每一年都有他的懂乃至于懂一輩子啊,千萬不要再迷失了,不要再問他懂不懂。

數學要懂不懂,音樂不要懂不懂,美術不要懂不懂。

那你說,我如果一邊教他音樂,一邊告訴他音樂的知識不是很好嘛,我告訴諸位,他有鑒賞音樂的能力,他聽過幾百首世界的名曲了,他要知道音樂的這些理論,等到他十八歲,二個禮拜統統學完,你怕什麽? 

知識是最簡單的事,心靈是很難的事。 

你怕什麽?爲什麽現在就要告訴他這個人叫作貝多芬,這個人是十八世紀的人,他的寫作的技巧是什麽,它分幾個樂章,第一個樂章代表什麽,第二個樂章代表什麽,這不是音樂,是音樂的扼殺! 

我也不是來講藝術教育,我要說的是更重要的一種教育。

因爲人類的文化成就,人類的智慧都靠語文傳下來,所以以下要講語文的教育,而且語文的學習是比其他的學習還要更加的困難更加的深刻的。 

但是語文的學習老天爺老早就安排好了,語文是幾乎不要教就會的,誰那麽認真教語文誰就是笨老師,誰就在害人。 

我們把語文拆開來分語跟文兩面。語就是說話,文就是讀文章寫文章。

北京的孩子都學會一口北京腔,台灣孩子都學會一口标準的台灣普通話。北京的人學不到的,要不相信你去看看,我們台灣有标準的台灣北京話,你知道嗎?這是何等的耳朵的力量、何等的聽力,你知道嗎?這是何等的學習力量,你知道嗎?是你父母親教的嗎?不要往自己臉上貼金了,你根本不要教,隻要這個地方有這樣的語言,三個月學完,乃至于有兩種、三種、四種、五種語言,三歲之内全部學完。

你要知道,一種語言是多麽的複雜,電腦學不會的,電腦學起來還是沒有像我們這麽靈活呀,我們講話是不要思考的。

一種語言就這麽複雜,發音複雜,詞語複雜,文法複雜,兩種語言兩倍複雜,有兩倍複雜的學習就造成了兩倍的聰明程度,所以讓你的孩子多學幾種語言,是造就他一輩子反應非常的靈活的最好的教育,而且是不費吹灰之力,根本不要教。 

但是你要懂!不懂就浪費他的天才了。 

學英語太簡單了,還要教嗎?還要教得那麽辛苦嗎? 

你去看美國嬰兒好了,他三歲就學完了。說個半開玩笑的話,我在台灣勸導那些來聽演講的人,因爲他們都有孩子,我就跟他們說,假如你有孩子的時候你要注意了,父親講家鄉話,母親講北京普通話,再請他的阿姨來講英語,請他的爺爺來講日語,請一個德國的司機,再請一個西班牙女傭。三歲之後這個孩子會講五種語言,但是他不會跟你講英語,因爲他知道你不懂英語,他隻跟他的小阿姨講英語。 

語言是不要教的,但是假如我們不了解人性,不了解人類發展的曆程,我們就白白浪費掉了。 

等到錯過時機,你就要用九牛二虎之力,焦頭爛額,還是學不好,假如用九牛二虎之力可以學好,我也甘願,但是時機一去不複返,叫作一失足成千古恨,再回首呢?沒有百年身,連百年身都沒有了,下輩子再說!錯過時機永不再來。 

各位,你是老師,你是家長,要好好注意這件事情! 

不是你認真教學就好了,你要教得時機恰當。 

要教得時機恰當非常簡單,要懂得人性。要懂人性很簡單,每一個人都懂。 

今天我來這裏沒有講一句新的道理,是你自己老早就懂的事,你自己就知道要這樣做,你爲什麽不做?而且當一個老師,你還用相反的方式來做。 

可憐可憐我們的孩子! 

我們被犧牲了,不要再犧牲我們下一代! 

要痛哭流涕的啊! 

現在我所說的不是聖語,你不要教的,大家都知道。所以在學校裏面教語文的時候,如果所教的是白話文,就等于浪費你的老師的青春,浪費兒童的生命。 

爲什麽?白話文是不要教的。爲什麽不用教?隻要認得字,就會讀白話文,隻要認得字,就會寫白話文,因爲按照胡适之先生的說法,白話文叫作我手寫我口,我口就是講話,我的手會寫字,我就會寫白話文,白話文是不需要學的。 

不過我們語文教員,還是有工作做,學什麽呢?學作文,什麽叫作文?記載我們語言的工具,而這種記載,從古以來,他爲了要記載我們的語言,要記載語言是一件很慎重的事,我們講話比較不慎重,随便說說,随便算了。

但是我既然有思想,我要記載下來,要傳諸久遠,我就要慎重,怎麽樣慎重呢? 第一點;我們的思想都要精确,不是随便說說,要精确化,要考量、要整理、整理才能精确; 第二點;你不要太哆嗦,要很簡明來表達;第三點;你既然要讓很多人來看,你要非常的優美地表達。所以,這種表達是把我們的思想,我們的語言經過整理後精确化、簡捷化、優美化,而才把它記載下來。這樣的語言不是普通語言,這樣的語言叫作文章的語言,寫文章的時候特别用的語言,是人造的語言,是升華的語言、是高度的語言,這種語言不在日常生活中,但是它從日常生活中提煉出來,這種文章的語言簡稱文言,所以人類之偉大,一個文化可以傳下去,我們可以欣賞到非常優美的文學,就是靠文言文。

自然環境可以學語言,自然環境不能學文言,學文言是使我們人類這個學習的角度更加的開放,使我們人類能夠進入到曆史當中。如果隻學會講話,他就進不到曆史,進不到文化裏面去。 

因此,要傳承所謂的人類智慧,你要能夠繼承所謂的傳統,你要站在巨人肩膀之上,你必定要學會讀你自己民族的文言文,包括西洋人也是這樣,不能讀文言文,就代表他們不能了解自己的祖先。不能了解自己的祖先,隻好當作一個從零未開發的原始民族來看。他們如果接受到外在的文化,他隻有全盤的吸收,所以台灣就變成叫作全盤西化。

可憐的台灣人!希望我們大陸趕快去拯救,水深火熱。(掌聲)但是,你能拯救嗎?(衆笑)我看兄弟之邦,差不多。我來這裏,大家說我是台灣來的。其實我所讀的書,孔子山東人、孟子山東人、老子河南人。我到四川去,遊杜甫的草堂,無限的這個思古之悠情就産生了。所以這裏沒有任何的瓜葛,隻有一種東西就是人性,就是你跟我的誠懇。 

我們要注意了,我們怎麽把這個已經斷了的這個斷層,我們怎麽把它接起來?其實我們自己也可以努力,但是,我們已經來不及了。雖然來不及,大家也不要太傷心,因爲中國有一句老話,說“死馬當活馬醫”,我們自己也可以稍微努力。但是你不要太努力,因爲你的努力不會有大成就了,補救補救可以,不要想要成爲大人才了。 

我們的大人才在我們的下一代那邊,不要浪費了他,因爲這種高度的文化教養,必定要在十三歲之前完全的完成。 

怎麽做?你首先這個工具上要養成他能夠讀經史子集的能力,就是要文言文的教育。

你說它裏面有糟粕,中國的傳統有糟粕。有糟粕是一回事,如果你說有糟粕,也要一個有功力的人才知道哪裏有糟粕,不可以随便亂講。

所以你要發揚它,你要有能力;你要批判它,你也要有能力;你要咒罵他,你也要有能力。 

所以,首先我們培養這種能力,然後我們從閱讀當中,我們漸漸的融入其中,也可以說古人的智慧漸漸開發我們的智慧。 

尤其是我們現在所推廣的這種教育,他所讀的内容都是永垂不朽的智慧之作,叫作經典著作。 

這些經典著作讓他耳濡目染之後,他不會變成一個三家村的小裏小氣的一個頑固分子。這些經典著作本身就是一個開放性的、一個高遠的理想,一個開闊的胸懷。 

你要涵養你的性情,你要增長你的智慧,你要提升你的眼界,你要增進你的道德勇氣,都必須靠這些永恒的著作來啓發你。 

我們不是跟着孔子走,乃是我們讀孔子的書來啓發我自己内在的心靈。 

如果孔子講的話不是我内在心靈要的東西,我可以不要孔子。 

我們是憑這樣的精神來讀書的。 

但是孔子講的話如果是千秋不朽呢?他還是新的,所以未曾老去;他還是有活力的,未曾死去。隻要有人類,你就必須這樣做! 

不是孔子教我們這樣做,而是你自己本身就希望這麽做。隻是這些書再來喚醒你。 

所以經典是喚醒人性的著作。不是來壓迫你,不是來宰制你,不是來奴役你,千萬千萬要認識這一點,要不然我們就不能讀那些書了。 

孔子說:“巧言令色鮮矣仁”。一個巧言令色的人,他的心靈一定是不幹淨的,一定是不誠懇的,這種人你一定要小心啦!

當孔子講這句話的時候,是在二千五百年前他是在山東講的。

但是二千五百年之後,我們在北京的人就可以巧言令色嗎?你巧言令色就是有仁德的嗎?你就可以去交巧言令色的朋友嗎?不是的,我們還是鮮矣仁。

如果一個美國人,他巧言令色就好嗎?不是的,他巧言令色照常鮮矣仁。 

這叫做“經典”。這種話爲什麽我們不去讀? 

杜甫說:“國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感時花濺淚,恨别鳥驚心。”假如你真的是在一個“國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的這種環境之中,一個人如果不會感時花濺淚,不會恨别鳥驚心,這種人沒良心。所以杜甫不是他自己感時花濺淚,恨别鳥驚心,乃是普遍的人性都是如此,這樣子叫作“千古之作”,這樣子叫作“永垂不朽”。沒有任何的政治勢力,沒有任何的經濟勢力,可以使那些東西永垂不朽。隻有人性,人性不在杜甫那裏,不在孔子那裏,在我們自己這裏,這叫作“經典”;而“經典”不隻是有了這樣的性情的涵養,不隻是對我們人性的光輝的啓發,它又是最好的文學著作。 

所有文學家隻不過學到經典的一個面向,他就足以成家了,唐宋八大家是不需要讀的,因爲他們是中等層次。他們從哪裏學來這些文學技巧?經典之作。 

所以你要有好的文學的素養,你直接讀經典可以節省你很多時間。 

有人曾經說讀經這樣一種教育,就是教育的經濟學。因爲它太經濟了,隻要學一點點,它就有很大的收獲。 

所以,從今天開始我們每個老師,希望你記住一句話:我們所要教給學生的一定要教他有用的東西,而且這個有用一定是高度有用,而這個高度有用是一輩子有用,取之不盡,用之不竭。你隻要教五分鍾就影響他一輩子,你隻要教幾句話就讓他一輩子受用。假如不是這種教材你不要教。因爲什麽?因爲學的剛才說的那種教材,自己就會了,你教他做什麽? 

台灣的語文教育失敗了,嚴重地失敗了!我們費了那麽多的時間來學國語國文,但是語文程度一年不如一年。爲什麽?專門在浪費孩子。我們舉幾個例子。我們的小學,他認爲小學生懂什麽,小學生懂什麽呢?小學生隻懂得他身邊的生活,于是我們要生活寓教育,教育寓生活,所以我們要教他身邊的語言。所以他懂得什麽呢?小貓小狗,所以我們教材裏“小貓叫小狗跳,老師早小朋友早,我的書包裏,有書又有筆;天這麽黑,風這麽大,爸爸不回去。” 小華、小明、小英的故事講了六年,這三個人在六年之内陰魂不散。學了這三個人的故事之後,一個人到了十三歲升上初中了,他的心靈裏面除了認識兩千多個中國字以外,他的心靈當中有四個字可以形容:“一無所有”,完全浪費! 

現在我舉一個另外的例子,這不是我說的,這是唐德剛先生,他反省胡适之,他的所謂白話文運動。 

胡适之先生是鼎鼎有名的名人,他自己接受美國哥倫比亞大學的邀請,在他晚年的時候,用英文講自己的一生的經曆,叫作自傳,不是口述自傳。

因爲是英文,但是這個很有曆史價值。所以,他就叫他的學生唐德剛,現在在美國紐約大學當教授,唐德剛,他把它翻譯成中文。在翻譯的時候,唐德剛一面翻譯一面就下注解,就對胡适之先生的功業,有一些評論。

在讨論到民國八年“五四運動”,民國九年“白話文運動”的時候,唐德剛先生這樣說,我來念給大家聽,書上說:“這一場的白話文運動,尤其是以白話文作爲中小學教育工具這一點,其建設性還是破壞性究竟孰輕孰重,最好還是讓在這個運動影響最重的時期,受中小學教育的過來人來現身說法。因爲民國九年的時候胡适之建議國民政府,把我們小學的國文教育完全改成國語就是完全改成白話文,小孩子隻學白話文就好了,不要再學那些極其拗牙的古文了,這叫白話文運動。”

唐德剛先生就是那時候正好是小學生要入學的人,于是他親身經曆到了這種變化。他說,要由我來說才能夠知道這種教育到底是成功的還是失敗的,是對國家有利的,還是在殘害國家的。

“筆者本人就是胡先生所稱許的,當年新學制所受教育的小學生之一。不幸,我是個鄉下孩子,距離我家最近的國民小學叫作‘公立小學’,‘公立小學’一概都照政府的辦法教白話文,這個小學也在十裏之外。我們上不了公立小學,隻好在家裏祖父開一個私塾來教我們幾個親戚的孩子。我祖父是革命黨,他的頭腦是很新的,所以他有許多的改良,不是按照一般的私塾教育。但是,在國文這一課他卻規定我們要背誦古文,作文也要用文言文,不許用白話文。我在這個私塾之内讀了七八年之久,我的國文就‘從床前明月光’一直背誦到‘若稽古帝堯’。” “若稽古帝堯”是尚書,尚書号稱極其拗牙,所以把尚書都背完了,大概《四書》、《五經》、《諸子百家》都背完了。 “所以最後連《左傳選萃》和《史記精華錄》也能整本的背。

在我們這些同學當中,除了二三個實在念不下去之外,大多數的孩子都不以爲是辛苦,最後在家長的鼓勵之下,竟然也主動去讀《資治通鑒》和《昭明文選》這些大部頭書。那時候才幾歲?十一歲。

在我們十二歲那年春天,家長送我們上初中,必須有一張小學文憑,所以就把我們插班到公立小學去。我還很清楚記得,我們在公立小學所上的第一堂國語課,就是有關早晨那個公雞的白話詩,他的詩是這樣子的: 喔喔喔,白月照黑屋; 喔喔喔,隻聽富人笑,哪聞窮人哭; 喔喔喔,喔喔喔。 那時,表兄和我三個人都已經會背誦全篇‘項羽本紀’”就是《史記》的一篇文章“項羽本紀”,項羽的一篇很有名的文章,我去數一數總共九千二百個字,他們全都會背。“但是上國語課的時候,我們還是要和其他六年級同學一起大喔而特喔。在我們樓下就是小學一年級,他們國語課我記得幾句:‘叮當叮,上午八點鍾,我們上學去。叮當叮,下午三點鍾,我們放學回’。那時小學生們念國語還有朗讀的習慣,所以早上早自習,晚上晚自習,隻聽得全校的孩子一邊喔喔喔一邊叮當叮,好不熱鬧。” 

各位,有教就有,沒有教就沒有。同樣上學,同樣教書,他同樣做功課,你教他什麽他就是什麽。 

胡适之的例子,可以讓我們做一個警惕。胡适之四歲就開始讀古詩,六歲上私塾就開始背古文;到了九歲的時候,讀了三年古文,他自己就能自己看古典小說了。所以語文教育,語文教育嘛,能夠看古典小說,這個語文程度已經很高了。兩年之内,他偷偷地看完三四十本古典小說,一輩子的作文,基礎就奠定了,九歲!十一歲的時候,他的老師就正式教他讀古書,因爲已經讀了四年古書了,以前讀書是背,現在是自己讀,已經有能力自己讀了。老師教給他第一本書叫作《資治通鑒》,十一歲就讀完了。到十三歲就把《左傳》讀完了,把《左傳》讀完了,大概這輩子中國書都讀過了,以後就是複習、綜合、創造。 

任何以前中國讀書人,都在十三歲之前把所應該讀的書全部讀完。一些重要的書都放在肚子裏面,假如沒有這樣子的教育,這一輩子不要想要成爲一個所謂的大人才。就沒有了,大人才就跟這個人分家了。 

胡适之接受這種教育,他也沒有變成書呆子,以後他的記憶也很好,學英語學得很快,所以十九歲考公費留學,二十歲出國去,到了二十七歲在哥倫比亞大學,拿哲學博士。他憑什麽拿博士,他寫了一篇文章,叫作”先秦名家研究“。諸子百家已經很困難了,名家更困難,沒有高度的文言文基礎,能夠研究先秦名家嗎?所以胡适之非常容易就寫出來了,因爲十三歲前就讀完了,而且他寫出來以後美國教授看不懂,所以糊裏糊塗地讓他通過畢業了。二十八歲回來北京當北大教授。他憑什麽當教授,十三歲之前的功力。他後來寫了一本書叫作《中國哲學史》。他憑什麽寫《中國哲學史》,你能嗎?不到三十歲全國聞名,憑什麽?十三歲之前受的教育基礎。他去演講引經據典不要帶書的,從來不會錯誤。因爲他至少會背一千首詩詞,至少。其他的書不用說了。 

在他成名之後,建議我們的教育部,不要再讓兒童讀古文! 

從此以後中國人沒有胡适之。出不來了,出不來了!可憐的中國! 

胡适之讀古書長大的。你不是要寫白話文,白話文不是寫得很好嗎?胡适之讀古書長大的。徐志摩、朱自清、白話文不是寫得很好嗎?讀古書長大的。錢鍾書、沈從文,讀古書長大的。魯迅、老舍,讀古書長大的。林語堂、梁實秋,讀古書長大的。 

什麽叫白話文?不好好思考這點,萬世不得超生! 

他爲什麽能,我們不能?我的孩子比他笨,全國的孩子比他笨嗎?!思想的問題,教育思想的問題! 

一個孩子,你教他什麽,他就學什麽。一個孩子的基本學習能力,是吸收的能力。是海綿式的吸收,整體的吸收。你教他什麽,放在肚子裏面。 

懂不懂?不懂!但是不懂就沒有用嗎?你看看胡适之就好啦!長大就有用,一個人是會長大的,學的這些不懂的東西,他有七十年去懂,你怕什麽! 

但是現在不學,一輩子就來不及了! 

什麽叫作“生涯規劃”,這叫作讀書教育的“生涯規劃”! 

你要知道現在所學的不是現在要懂,但是一輩子有用,而現在不懂的學習是不是很痛苦?我們來檢讨這件事情。假如學得很痛苦,不要學了,我們的孩子太痛苦了。假如不是呢?你怎麽說呢?所以,以下介紹這樣子的教育。 

我們不要再講理論了。我們就很實在的,你應當怎麽做,這樣教育在台灣稱爲“讀經教育”,就很簡單,就是去讀經典著作,其中教材是“經典”,教法是“讀”。在我們大陸,一般人對“經”這個字有忌諱。其實你不要忌諱,我說就是:經常之道嘛!永垂不朽的著作嘛!你任何時代都可以有嘛!現在也可以有呀,但是現在如果沒有這種經典人物出現,就沒有啊! 

所以不是古代才叫“經典”,不是這樣講的,我們完全是開放的心胸。隻要你是夠格,你是夠高、夠深、夠遠,你可以感動千秋萬世,你就是經,就這樣。 

所以不拘經,還是史,還是子,還是集。杜甫的我們當作經來讀,李白我們把他當作經來讀。但是,《紅樓夢》,就不大夠,對不對。但是它在小說是經典之作,不過它比起杜甫、李白還差一點。我們就這樣來選,這樣來選經典著作,所以要選擇教材是很簡單的。 

我介紹大家選擇的方法,我們沒有固定的,一定要規定什麽教材。 

我們又不是教育部,所以不規定,但是你自己可以選一選。 

與其教語文課本,不如教三字經。三字經讀會了,語文課本就會了。教語文課本是沒有用的,語文課本它是幼兒園他就學會了。 

所以,各位老師!你的孩子你的學生如果有以下的情況,你要小心。什麽情況?就是我們剛開學的時候,發下語文課本,他當天就看完,而且看完三遍,他能夠跟他的母親講語文課本裏面的故事。我告訴各位,你這本課本就不要教了。怎麽辦?明天再發一本新的語文課本,要不然你在浪費孩子。 

我們下課的時候,聽小孩子在他的朋友之間講話,他所講的話這麽流利,所用的詞語這麽豐富,如果它比我們的語文課本還要更高深,我們語文課本是在浪費他,他如果在家裏看電視,他看自己的課外讀物,如果那些的知識更加豐富詞語更加的優美,我們還在教語文課本,我告訴各位你在浪費我們的孩子,你是有罪過的。 

所以我們應該知道,學了高度的表達,低度的表達自己就會,不要學。 

你可以節省很多時間,所以教三字經。當然還有百家姓、千字文,這些所謂的童蒙書啦。 

但是要學三字經、千字文,百家姓、千家詩不如讀唐詩,唐詩讀好了,那些都不要學就會了,而且可以提升他的語文程度。但是與其教唐詩,不如教古文,古文會了,唐詩自己就會,所以學唐詩浪費時間。你若要學古文不如學諸子百家。因爲古文作家都是學諸子百家來的,學古文作家是浪費時間,古文作家你跟他平起平坐就好了,你拿來欣賞一下就好了,不要那麽努力去學了,因爲他不值得你努力。你要學諸子百家,不如學四書五經,四書五經學會了,諸子百家沒有不會的。 

四書五經裏邊以四書爲标準,四書又以《論語》爲開頭,所以中國人要讀的,第一本書就是《論語》。 

這一本書不讀,枉廢你是中國人! 

第二本書是《老子》;第三本書随便選,經、史、子、集随便選。 

我們在台灣,我介紹第一本書讀《論語》,第二本讀《老子》,第三本書讀《唐詩》。 

《唐詩》不是非常重要,但是給他好玩,所以附帶讀《唐詩》,千萬不要那麽認真教《唐詩》,那太小兒科了。 

好,教材就這麽選。 

你說那怎麽辦,我怎麽教? 

假如今天我隻講到這裏,吊味口,那簡直是空中樓閣。我又不是專科出身,我又不是讀中文系,我自己以前也沒有很深的素養,我怎麽可以教呢? 

所以現在,各位,今天我們來這裏最主要的是學到教學法。 

這個教學法呢,隻要兩分鍾就可以學完,而且保證每個人都會。 

所以,等一下我們這個演講結束以後我們這個大門關起來,我們要測驗,誰不會教就不準誰回家。我們要保證每個人都會教,要不然我們何必來這裏坐兩個小時呢。但是大家不要擔心,隻要你聽兩分鍾,我保證你會,不會算我的,不會算我不會教。所謂名師出高徒! 

爲什麽這樣子困難的書,這樣子高明的書,而教法會那麽簡單呢?我剛才不是講過了嗎?凡事合乎人性,凡事順乎自然,天地之間本來就是很簡單的。 

所以我們教學法,就是順應着兒童的心理,然後依照教育的本質,應該這樣教,所以我們這樣教。并不是說,因爲我們的老師都很差,所以我們這樣做。不是,是本來就要這樣教,你的程度很好,也要這樣教,何況你程度不好,所以這種教育本來就如此,本來如此。 

好,我現在講我們怎麽樣去教學生呢?我們隻要會講一句話,就可以當讀經的老師了,就可以指導他文化的進度,不管你是老師還是家長。你可以把這句話教給你的同事,教給你們的家長們。同樣,講這句話就可以教讀經,而且教一輩子都這樣教,效果深遠,兒童一輩子都會記得你,都會感激你。 

這句話隻有六個字,這六個字很簡單。 

請各位注意,就是:“小朋友,跟我念”,我稱爲讀經教學六字真言。 

大家可能都覺得聽這個老師演講很“愉快”,這種“愉快”有一種嘲笑的味道。“哼!這樣子還讓你講,哼,我們老早就這樣子教了”。但是我現在要分析一下,我們大部分的人,對這六個字并不了解。首先,你爲什麽說“小朋友”這三個字?很簡單,不要說“小朋友”,可以說聲“喂”,也可以,引起注意。引起注意才能學習。而一個老師、一個家長是很容易引起學生注意的,而且愈注意的學生,注意力越集中的學生,他學得就愈好。所以我們要時常引起他注意,所以常叫“小朋友”,“小朋友”這樣叫他,一個善于教導的老師一定時常呼喚,叫作“耳提面命”,所以要常這樣叫“小朋友”,隔一段時間他們已經不注意了。再叫“小朋友”,一定要掌握尺度。 一個新的老師去到一個新的班級,他不知道哪一個人可以當班長。我告訴你,很簡單,站上講台忽然喊一聲“小朋友”,那個擡頭最快的、眼睛最亮的孩子可以當班長。老師講了“小朋友”,還在那裏東摸西摸,還在流口水的那種不要當班長。因爲他一定學不好,所以“小朋友”隻是提醒他,而一個小朋友是善于集中精神的,雖然他集中精神的時間不能維持很久,但是他善于被引導。我們大人就不一定了,像我在這裏講的口味橫飛,我說:“各位老師”,大家還是這樣(做昏睡狀)。爲什麽呢?沒救了。你不再對新鮮的事物産生興趣了。兒童不是這樣,所以你一叫“小朋友”,他就轉過頭來,一定的,這叫“合乎人情”。第二句話“跟我念”,更是正中下懷。因爲兒童就是這樣學習的,就是跟着學的。兒童的天性很像猴子。每一種動物一生下來都要跟他的父母親、他的長輩學習。越低等的動物它跟的時間越短,它的幼兒期越短;越高等的動物,因爲它要學到非常豐富的生活的内容,所以它要有一段很長的時間都是幼兒期,都是跟着父母的。人類的幼兒期最長,基本上是十三年,而人類不隻是跟父母學習,人類還安排了很多的辦法,讓他跟老師學習,所以人類之所以能夠成爲萬物之靈,是因爲老天爺就給你十三年的幼兒期。如果老天隻給你三年的幼兒期,一個三歲的孩子就說:我翅膀長硬了,我要飛走了,我告訴你人類就滅亡了。千萬不要随便引發兒童的聰明。聰明反被聰明誤,小時了了,是大未必佳。我們要讓一個兒童十三歲之前,完全在我們的老師家長優良的帶領之下,但你一定要優良,你不要帶一些雜七雜八的東西。你如果帶一些雜七雜八的東西,你不會教,他老早離開,老早翅膀長硬最好,但是現在我們有好的東西要給他,他必須用十三年的時間來學到這些五千年的文化,乃至于西方重要的文化都在十三歲之前,要灌注在他的肚子裏邊,肚子裏面要滿腹的經論。 

除此之外,我們不能培養人才。而要做這個事情是這麽簡單,就是“小朋友,跟我念”。他一定跟你念,如果一個小朋友居然不跟你念了,我告訴你,你這個老師已經失敗了,這個小朋友已經不再長進了。我們叫他跟我們念,并不是叫作控制他,并不是叫作不民主,不是的。民主,或者說我們要讓他活潑,讓他自由,不在這裏說。如果你帶你的孩子上街要買冰淇淋,你一定要問他你要吃什麽口味。因爲他自己有自己的口味,這是他自己可以決定的。現在你要教育他,你不該問他你要不要讀經。你是與虎謀皮呀!而且你等于放棄你老師的責任了。他哪裏知道他要不要讀經?這是他不能知道的,是你要負責的。家長跟老師要負起他一輩子的責任。這叫作真的民主,這叫作真的多元化。觀念不一樣,場合不同就要用不同的觀點來面對,心靈不可以太狹隘。

好了。教他讀經就是“小朋友,跟我念”,現在很多老師都說,我們天天都在“小朋友,跟我念”啊,所以這句話有沒有學問呢?“小朋友,跟我念”這六個字沒有學問,但是說了這句話以後你念什麽給他聽就有學問了。 

現在我們的老師尤其台灣的老師,怎麽說呢?他也是上講台小朋友跟我念:“小老鼠上燈台”,小朋友念什麽?當然念“小老鼠上燈台”,念了六年,四個字可以形容,你們都知道,一無所有。他跟你念這個做什麽?他在三歲的時候老早就念完了。他跟你念這個做什麽?我們要提升一個人的心靈的程度啊,我們要加深他心靈的分量啊!你還要教他學小老鼠做什麽?這是他在日常生活中他跟小朋友在一起就學完的事情。爲什麽要放在課堂上來教,小華、小明、小英的故事?他自己看課外書就已經看得比我們多了,爲什麽要到學校裏面教?你不是在浪費嗎?我們隻教高度的,那些低度的自己就會。

所以從今以後不要再浪費孩子。

“小朋友,跟我念”,念什麽呢?你說,小朋友跟我念,你就開始念“學而時習之”,他一定跟你念“學而時習之”,他不會跟你念成“少小離家老大回”,不可能。所以,請各位老師今天回去就開始實驗。假如你實驗失敗,不要聽我的話。假如你實驗成功,你要好好的反省了。而且要告訴其他人我們不要再浪費孩子了。

你今天回去找到一個小孩子就說,小朋友跟我念“道可道非常道”,他忽然念成“人之初性本善”,這個孩子不能教,沒有前途。

但是你要說小朋友跟我念“道可道非常道”,不管這是什麽隻要他是你教的,保證跟你念“道可道非常道”。他不會來問你,“道可道非常道”是什麽,隻要他這樣念,他就天天學。

好!爲了加深大家的印象起見,現在我們來實習,教學要實習。實習了,我們才能夠真正的往前走。

現在每一個人來實習,太耽誤時間。我做老師,大家做小朋友,你不要跟我做對。你要當小朋友,學小朋友這樣做。

小朋友,跟我念:“子曰詩三百,一言以蔽之,日思無邪……”。(衆念)。

念得沒有精神,怎麽會,再來一次。

對小朋友說他,再來一次,他也無所謂。你說他沒有精神,他也無所謂,我們大人心裏面就有反應了。你怎麽說我沒有精神,我跟你念一下就不錯了,告訴你就給你面子了。這個大人當然很難教,所以我不喜歡教大人。沒救了! 小朋友不會這個樣子的,保證不會這樣。

好!重新來。我們再一次。小朋友跟我念:“子曰詩三百,一言以蔽之,日思無邪……”(衆念)好,念得很好,老師很高興,再來一遍“子曰詩三百,一言以蔽之,日思無邪……”(衆念)好,大家看着書。一年級以上都可以看書,大家看着書一起念,念錯了也沒關系。“子曰:詩三百”,預備起!“子曰詩三百,一言以蔽之,日思無邪……”。男生念一遍“子曰詩三百,一言以蔽之,日思無邪……”。女生念一遍“子曰詩三百,一言以蔽之,日思無邪……”。女生念得比較好,男生比較差,我們男生再來一遍。“預備起,子曰詩三百,一言以蔽之,日思無邪……”。好,男生念得很有進步,大家應該鼓掌(鼓掌)。好,大家再一起念一遍“子曰詩三百,一言以蔽之,日思無邪……”。第一排念一遍……;第二排念一遍……;第三排念一遍……;第五排念一遍……;第六排念一遍……;大家在一起念一遍……;張三念一遍……;李四念一遍……;站起來念一遍……;坐下來念一遍……。 

會背的舉手。 

隻要一分鍾到二分鍾,他就會背了。 

經過兩三天的複習,終身不忘,成爲一輩子文學以及文化教養的基礎。 

我們全國的國民隻要大家思無邪,天下太平!鼓掌啊(衆鼓掌)! 

你煩惱什麽呢?這種書讀一章不夠,二章、三章、五章、十章、二十章、一百章乃至于五百章一千章,你還要教我們的國語嗎?你還要教白話文嗎?尤其是幼兒園的小孩子,乃至于二三歲的小孩子,你要教他認字,用這種方法最快。那些小孩子什麽字也不認識,拼音也不認識。但是最好他有書,他書拿颠倒了沒關系。因爲我們人類認字,不是認那個意義。不是用意義來認字,乃是用圖案來認字。漢字具備有非常的明顯的圖案的性格。這一種的圖案的認識,可以增進他腦力的發展。這是日本人說的。日本人,日本有個教授用漢字來訓練兒童的聰明,因爲漢字就是每一個方塊,每一個方塊不同的變化。你看這有多少的變化。所以讓小朋友常看這類圖案他就會認字,會背書以後更會認字,你想像一個孩子如果讓我們教他《論語》,教他一個禮拜他至少認兩個字:“子曰”,至少認這兩個字。後來一個字一個字會認,所以,不需要教認字,隻要教他背書。而一個兒童的記憶力是人生一輩子當中最好的時候,黃金時代。從出生開始就成長他的記憶力,這個時候如果訓練他的記憶力,可以成長五倍到十倍以上,乃至于有的人能夠過目不忘。現在我所看到的讀經孩子,具備有過目不忘,讀二遍三遍就把一篇文章背起來的人越來越多。憑什麽?憑有訓練。十三歲之後就不能訓練了。所以我們利用他強大的記憶力,他還不能理解的時候,我們就自然地教他,隻是記憶不必了解。怎麽記憶?就是反複練習。反複幾遍呢?要看孩子的資質,但是我建議反複一百遍。聰明的孩子反複到十遍,他就會背了,反複到一百遍,終生不忘;一般的孩子五十遍會背,反複到一百遍,終生不忘;資質比較差的孩子,反複到一百遍,他會背,但是他還是會忘記,沒有關系,乃至于他一個字都不記得,沒有關系,他至少比一般的人程度還要高。所以我們的最好的要求是他會背誦,但是要求背誦是不大合理的,因爲我們有個别差異,有些孩子很快就背完,有些孩子背得比較慢,所以我們就不要求背誦,隻要求他反複的讀,最好讀一百遍。假如能夠讀到五十遍也不錯。 

你這樣教了以後,他的注意力漸漸地能夠集中,他的記憶力漸漸地能夠提升,注意力集中,記憶力提升,他的語文程度漸漸地增長,語文程度一增長,理解力就跟着增長。所以剛才說我們有另外一種讓數學、科學學得更快更好的方法,就是增長他的内在的學習能力,要增長内在學習能力,必須按照人類自然發展,人類首先發展的是語文,然後才發展思考,所以不要在這麽小的時候,訓練他的思考,是沒有用的,違背天理。現在你訓練他的語文,正是他的時期,大好時期。語文的訓練,剛才說過,記憶力提升對他一輩子的學習都有莫大的好處。考上北大北師大的人不隻是他理解力好,記憶力他是高人一等,要不然考不上這種大學。記憶力什麽時候培養?十三歲之前,用什麽培養,用語文來培養,不是叫他背數學公式,叫他背這些經典著作。語文能力好了,理解力好了,閱讀能力也好了,他就喜歡讀書,所以到時候老師隻供給他課外讀物看就好了。我們一個學期隻教一本語文課本是不夠的,我們除這本語文課本之外,我們要讓他一個學期最少能夠看三百本到五百本的課外讀物,所以如果開始教讀經的老師,你會漸漸發現孩子的程度,比你越來越好,你是不夠資格指導他的。我們不可以以爲我們在指導孩子,我們不可以讓孩子都在我們腳下。我講給你聽,我們不可以隻準備一桶水然後舀一杯給他,我們不可以這樣。我們自己隻有一桶水,我們要指點給孩子一條河!老師是不夠資格的,老師的作用在哪裏?那麽老師是不是沒作用?不是,老師的作用最大,在指點他的迷津,指出一條他的方向,所以叫作仙人指路。一個人迷路了,遇到一個,遇到一個人問路,這個人是神仙,他當然知道路在哪裏,他用手一指,他就救了你的一命,不費吹灰之力。 

時間有限,聽說到十一點要結束,對不對?還有幾分鍾,我就講一些實際的例子來印證一下,這個各位回去做也能如此。 

首先我講的是我家裏的孩子,因爲這個大家比較親切,因爲剛剛看過電視了,而我不是來這裏宣揚,這裏也沒有什麽值得宣揚的,就是因爲是親身的體驗,所以比較深刻。我有四個孩子,在大陸是犯法的,有的孩子比較聰明,有的孩子比較不聰明。我大女兒比較聰明。我開始教這些功課的時候又太慢了,千萬不要太慢,越早越好,所以五六年級才教她,她就有許多自己的想法,太聰明了,“我們學校又不教,我們老師又不考試,我們同學又不讀,我幹嗎要讀?”啊!沒辦法,所以她隻學了一點點,但是學這一點點到了初中高中啊,就不得了了,她的作文不必指導,下筆千言,就隻學那麽幾句哦。 

我的第二個孩子是男孩,是比較笨,所謂比較笨,大家都知道,就是在學校裏都可以表現,一二三年級都是二三十名,都是後邊的,老師以爲他有自閉症,或老師以爲他怎麽樣,反正到了六歲還不大會講話,到了七八歲還流口水這種人,我第二個孩子。第二個是男孩子,我唯一的這個男孩啊,所望者終生呀!所仰望者終生,結果這個男孩是這樣,但是我不緊張,因爲我知道,我懂心理,所以我不緊張。到了他三年級的時候,他姐姐是五年級,差兩歲。我教他姐姐的時候也教他,我怎麽教他呢?我就拿一本書給他說:“孩子啊,你這麽大了,你應該讀讀這本書了。”拿去給他翻,第一頁讀給我聽。他就翻開了,第一頁,第一章,“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無,名天地之始……”,把第一章五十幾個字都讀了,都沒有讀錯,我翻第二頁,第二頁就讀了:“第二章,天下皆知……”又是六十個幾個字,總共一百十幾個字,統統沒有讀錯,一個三年級,成績這麽差,而且是小子,一個小子就在讀《老子》這本書,是小子讀《老子》,而居然沒有讀錯,你知道爲什麽嗎?因爲有注音,所以他沒有讀錯啦,所以太簡單了嘛!老師何必那麽浪費精神呢?就像我一樣就好了,我是一個不負責任的父親。但是你要知道,等一下你就知道我是一個最負責任的父親,我就這樣教他。好了,說:“你會讀了嘛!現在你去讀,你們三年級小朋友下午沒有上課,他整個下午都可以,功課也做完了,我說你去讀,把它多讀幾遍讀不完别來找我”。他讀了一個小時才來找我,還是不會,還是結結巴巴的,我說:“不行”,待會晚上還來背。所以,晚上我就要給他讀,給他問,而他就很流利了:“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都背完了。于是,我說了一句這輩子最重要的話,這句話你要知道,我說這句話,引爲這輩子最重要的話,我說:“孩子呀!從今以後每天背兩章。” 《老子》八十一章,多少天背完?四十天。剛才不是美國的學生在問我們留學生嗎,你們的《老子》講些什麽嗎?四十天就全部會背了。我們的孩子有多少四十天浪費掉了!四十天背完!我從來沒有指導過一次,隻有說了那一句話。另外呢?背完了就算了嗎?不是。我知道人類會遺忘,咱們學教育的知道有遺忘率,越早複習越好,所以趕快複習,一天複習十章,十章大概五六百字,他以前都會背,現在把十章連起來背,輕松自在,所以每天都背十章,八天複習一次,總共四十八天。還要再複習,複習第二次,二十章連起來背,大概一千個字連起來背。你要知道一個孩子能夠在頭腦裏面存放一千個字,像長江大河滔滔不絕,他的整個生命力就開拓出來了,一輩子的聰明就奠定了,一千個字就好了。現在我們教小朋友們背書,隻說:“春眠不覺曉,處處聞啼鳥。夜來風雨聲,花落知多少”,沒了。“紅豆生南國,春來發幾枝。願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沒了。我告訴你,浪費生命啊! 一天到晚連起來背,四天背完總共五十二天。第三次複習,四十章連起來背兩千五百字,連起來背,兩天背完,五十四天。最後一天,從第一章背到八十一章,《老子》五千言一口氣背完。從那一天開始,《老子》跟着他一輩子(鼓掌)。讀完《老子》我馬上後悔了,我弄錯了,要先讀《論語》。趕快開始讀《論語》。《論語》不是八十一章,《論語》四百九十八章,号稱《五百章》。三年級讀《老子》,然後四年級讀《論語》,然後他就好像變了一個人一樣,叫作脫胎換骨。他的聰明是父母親生給他的,他的天生的秉賦啊,但是他這種是秉賦很差的孩子啊,隻是讀了不過半年,他就整個變了,連氣質都變,裏面變,氣質變,他的頭腦變。老師都非常驚訝說:“這個孩子怎麽現在變聰明起來了”,五六年級名列前茅,初中全班第一名。初二老師叫他去跳級考高中,他到高中全校第一名。高中本來讀兩年要去考大學,我們教育部不準他考大學,所以第三年就浪費掉了,考上台大。考上台大以後讀了三年大學,考研究所。台北兩家最有名的研究所,政大,政治大學研究所,他考第一名,台灣大學研究所他又考第一名,考兩個第一名。大家都說:“你的孩子是天才。”我說:“最笨的。”大家問我的孩子怎麽這麽會讀書,你從哪裏學到讀書的方法?沒有,我是很笨的,我唯一知道我爲什麽會聰明起來的,就是三年級的時候我讀過《老子》,會背《老子》,大家可能都會想,我也要去背《老子》。來不及了!這是第一個故事。下面的人說,我這個孩子将來成就比我高十倍,憑什麽你知道嗎?憑我那一句話:“孩子呀!從今以後你每天背兩章”。他就可以高我十倍。教育是不費吹灰之力的啦,我有什麽力量啊?沒有,我又沒有給他講《老子》,我若講一句《老子》給他聽天打雷劈。但是他不了解《老子》嗎?從初中開始,這個智慧漸漸産生。高中的時候能夠引用,到大學的時候,他就能夠用《老子》的思想去比對世界上的哲學家。憑什麽?三年級的時候,九歲的時候,五十五天的教育。有沒有讓他在家專門讀《老子》?沒有,課餘時間,就這麽簡單。有教就有,沒有教就沒有,這個沒有是一輩子都沒有,這才是我們最大的痛心所在! 

所以,我爲什麽要講得口沫橫飛,爲什麽要講得這麽激昂慷慨,我們要救你的孩子啊,我們要救我們的國家啊(鼓掌)。 

那我這個孩子是不是了不起呢?不是,我這個孩子都說:“現在讀經的孩子啊,他比我強一百倍。”爲什麽?因爲現在有人在推廣讀經嘛!以前沒有人推廣的時候隻有我家在教嘛,現在我這樣推廣了五六年,現在全台灣有一百萬的孩子,一百萬的孩子一萬人如果有一個認真就好了嘛!其實一萬人,哪有是一萬個人才有一個呢?十個人裏面就有一個很認真的。 他們隻要讀二三年、四五年,就不得了。 

我再舉一個例子,讓大家更加的捶胸頓足,回家好好反省,好好把握。 

有一個人,在八年前我剛推廣的時候就聽我演講。這個人是學西洋東西,學牙醫,一輩子都隻讀西洋的東西。但他聽了之後,他自己覺得,哦,小孩子要讀我也要讀,我要有一套大人讀書的方法,大人也可以讀經。憑什麽大人可以讀經?把你的心理年齡降低跟兒童一樣,就是當你要讀這些書的時候,小和尚念經有口無心,你就這樣念,這樣念,千萬不要想要了解,一想要了解,你心煩氣燥,你就讀不下去了,所以你就一遍一遍的讀,再一遍一遍的讀。 所以他從那時就開始讀《論語》。後來他結婚了,他叫他太太也來聽我演講,他們兩個夫妻每天早晨起來先做功課,讀半個小時《論語》,你一句我一句,感情好得很。 

然後他們這樣讀,他的太太,就是愛人哪,愛人同志,他的愛人同志懷孕了照常這樣讀,這個胎兒就在肚子裏面聽十個月的《論語》,出生以後相貌不凡!(衆笑)而且非常好帶,幾乎不費父母的任何的煩惱,晚上從來不會哭,不是笨到不會哭,聰明到不需要哭。十個月的《論語》嘛,教育嘛! 

出生以後父母親照常讀《論語》,這個嬰兒就在旁邊,我剛才講過,醒着可以,睡着也沒關系,反正在聽《論語》,等到這個孩子一歲的時候,一周歲會講話的時候,他就會背《論語》了。一歲半就認得很多字,二歲就開始讀書,讀自己的課外書,讀那些幼兒園的書。 

我都不知道這件事情,因爲我反正這樣講,我這樣講過了以後,我什麽時候跟你見面呢?你什麽時候告訴我呢?所以那個人也是一樣,我都不知道。 

等到經過七年多,這個小孩子五歲半了,他又見到我了,他說:“我的小孩子現在,我很煩惱,因爲他讀書,太喜歡讀書了,讀太多了。”他現在讀什麽呢?讀世界名著!五歲半。世界名著字太小,父親不讓他讀,他就偷偷讀書,所以這個孩子讀書的時候很緊張,聽到父親的腳步聲就把書藏在床下。“我在這裏玩”,他爸爸說:“玩,好,你趕快玩,好,不要讀書。” 

各位,如果天下的家庭都是如此,我告訴你呀,天下太平了! 

現在我們台灣的教育部長曾志朗先生,他在煩惱我們的國民不喜歡讀書,煩惱我們的孩子不讀書,煩惱我們的青少年隻喜歡玩,他知道閱讀習慣要從小學開始,所以他拼命地在提倡兒童的閱讀教育。我就告訴人,看誰能夠去傳話,你不要再提倡了,你用我的方法,你連禁止都禁止不了。有很多老師教了讀經以後,小朋友的語文能力一提升,接着他們看書,越看越喜歡看,理解能力越來越高,他的這個知識量超過老師,他還是喜歡看。下課的時候老師看到全班怎麽都不動,老師非常生氣,因爲他們都在看書,下課都在看書,老師很生氣,就說:“我數到三,不出去的我就處罰。”“一!二!三!”大家往外面跑,拿書去外面讀。這一種孩子,老師不窩心嗎?老師在煩惱什麽?這種孩子還要教他數學嗎?還要教他自然嗎?還要教他社會嗎?還要教他語文嗎?老師根本不要教書了!那你老師做什麽?老師隻說孩子啊,往前走,孩子啊,你的前途比我好,孩子啊,你趕快讀經,所以,老師隻做一件事:讀經。然後再做一件事,鼓勵他多讀課外書。老師不費吹灰之力,人才從此培養成功。不要再寫生字,跟我寫:一筆、一劃、一鈎,你給我造詞,你給我造句,你給我作文。教造句跟作文是最笨的老師,造句不用教,作文不用教,隻要他看一千本書,他就作文給你看。假如他沒有看過一千本書,你作文是白費力氣的。要把握教育的重點,不要再浪費老師的青春了。尤其是老師教讀經,老師進步最多。以前你沒有讀過《論語》,乘機會讀《論語》,以前你沒有讀過唐詩,乘機會背唐詩,所以老師進步最快。現在我們老師天天到晚,隻教兒童的東西,老師大學畢業的時候本來很有學問,教了三年,跟他不懂差不多(衆笑)。可憐的老師!你爲什麽不陪他長大。你教他讀《論語》,他讀《論語》,你也讀了《論語》。他會背一本,你會背半本,因爲你的記憶力比較差了。這種孩子一輩子感激老師,一輩子啊!他越長大,越感激老師,這個《論語》哪裏讀來的,我小學老師,某某老師教的。各位呀,這叫作千秋萬世之業呀。你教他國語做什麽,他自己讀就好了。然後你教他看書,越看越多,一年看一千本書,這是正常的。六年之内看完六千本書。什麽叫六千本書?中國沒有書給他讀了,這叫六千本書啊。 

現在我們台灣有讀經的孩子,讓家長煩惱的是,不知道到哪裏拿書給他讀,因爲沒有書了,圖書館的書統統讀完了,小學還沒畢業呀,你知道嗎?爲什麽不做這種教育?!你還講給他聽,我來分析給你聽,這叫什麽文法、段意、大意,你分析做什麽?他都比你厲害了,你教他作文做什麽?有學問就會作文,沒有學問,教他什麽看、聽、感、想、做起、承、轉,沒有意義的,不要做沒有意義的事了! 

各位老師!英文也很重要,我們讀英文怎麽讀,你知道嗎?從第一天讀英文開始,就讀美國大學所讀的書。他們幼兒園怎麽讀大學的書?現在台灣幼兒園的孩子讀什麽呢?莎士比亞。怎麽讀?我告訴各位,不要老師,隻有六個字的教學法,隻要你知道六個字,你就可以做最好的英文老師,每個人都可以哦。這六個字就是:“小朋友……”(下面接話“跟我念”)跟你念就完了! 

“小朋友,跟它念” 錄音機(鼓掌)。 

聽一遍,鴨子聽雷公,不懂。二遍不懂,三遍不懂,十遍有印象,二十遍跟着念,三十遍,五十遍很熟,一百遍會背。 

讓他這一課或者這一段,這五句好了,讓他聽兩百遍,一輩子都忘不了,終身受用! 

隻要這種句子背上一千句,你就不用煩惱他一輩子的英文了。 

然後,我們還有英文的經典著作。幾千年來,用英文寫的最好的、最有思想内容的著作,像林肯的演說,美國的獨立宣言,剛才說的莎士比亞的十四行詩,像這些東西,隻要十篇二十篇放在肚子裏面,我告訴各位,将來要了解西方文化的人是中國人。 

我們既了解自己的祖先的文化,我們又可以深入到西方文化的核心。 

你假如隻是讀那些非常簡單的所謂兒童英語啊,你這一輩子就浪費掉了,你将來遇到外國人隻會跟他談天氣啊,你跟他做生意的時候,隻會想要錢哪。你就不會說出一句很偉大的話,你說,你就不會這樣講,你說,讀經的孩子才會這樣講,講什麽,“你們耶稣說,你要跟我做生意”,他就會“對對對對”,他就會跟你做生意了嘛! 

就是你要引用他們深度的有意義的,你要跟他們講有道理的東西,你才能做大生意。 

民族文化的融合,要有高度的心靈來融合。高度的心靈是開放的,是對所有的文化傳統都能夠吸收的。 

但是,一定要在十三歲之前打定基礎,打基礎的方法就是:不管懂不懂,把重要的東西放到肚子裏面;不重要的東西不要教,他自己會。 

相信呢?就做。不相信,十年以後你再後悔來不及了,來不及了! 

我今天就講到這裏,謝謝! 

不爲任何的,不爲任何的目的,知識分子的良心! (鼓掌)。  


網友留言:

王教授當是解時下做父母者于倒懸之一人。 朱子曾言,讀書爲求道,至于學業乃身外之物。三千年來,隻有聖賢之書長在,餘者不見其蹤,何敢不讀也。 其實隻是按三字經所言的老規距學下去,知行并舉,即立有善果,并不計年齡大小。人若誠心一片,無謂早晚,俱有就道之途。共勉。

2010-07-15 08:32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高文費而隱 古德潔無華
楊霽園先生是民國時期寧波的一位大儒,一生致力于教育、述著,著作宏豐,在國學、文學等方面成就卓著,更兼他品行方端、至誠至孝,自1940年去世后,鄉人及門生一直追思不息。但楊....
散文大家曠達風趣
梁實秋(1903年1月6日-1987年11月3日),號均默,原名梁治華,字實秋,筆名子佳、秋郎,程淑等,中國著名的散文家、學者、文學批評家、翻譯家,華人世界第一個研究莎士....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