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體驗人情冷暖,學會永不放棄
字體    

一個英俊色狼和三個女人的真實故事
一個英俊色狼和三個女人的真實故事
網載     阅读简体中文版

我是一個28歲的單身男人,一個對女人這種東西研究和實踐了多年的男人。我曾經是一名專業的色狼,曾經勾引過數位女人上床,我是曾經為了泡妞耗盡心機的男人。

從13歲開始到現在的嘔心瀝血已經十數年矣,但現在沒所成就,依然孤單一身,并不是本人不夠英俊沒有魅力,而是心已累,情難再燃,決定就此宣布不再言情,孤老終生。

愛情是什么東西?瓊瑤奶奶曾發出感嘆:問世間,情為何物?直叫人生死相許。

人類的愛情應該是從生理沖動說起,在孩童時期,根本不懂什么是愛情,也不相信男女之間會發生那樣的事,之13歲發育之日起,才對女人產生了留戀之意,從此陷入一個苦海無邊的世界。13歲那年,暗戀班上一個女生,最后發展到給她遞紙條和寫情信,可人家就是不回信,只是叫別的女生送來紙條,說不想談戀愛。

   第一次嘗到了失戀的滋味,也是第一次失眠,后來有年齡大的哥哥們指點,追女人就象打獵,要有策略和方法才行,不能光靠體力去追,要預先挖好陷阱,然后圍追堵攔才行。
   于是我開始苦練各種追女人的本領,寫情書練出的本領可以說成了大師級別,語文水平因此大大提高,為了追女人,高中時就把《孫子兵法》讀得混瓜爛熟,三十六計的熟練程度達到可以開館授徒了。
    直到大學,本人追女人從來沒有成功過,但是從來沒有因此而放棄,這和背后的一幫大哥的打氣鼓勵搖吶喊旗有關。升到大學的第一天,我就大喊解放了,從此可以不受拘束地大肆狂追女人了,雖然我讀的是全國最頂尖的名牌大學;意料之中,入學剛兩周就和一個東北的女生約會,一起上自習,我永遠沒法忘記東北女生看我的眼神,深情款款,并答應當我的女朋友;可是事情太順利我一下沒法適從,怎樣當人男朋友從來沒有想過,矛盾困擾了我整整一夜,第二天那女孩還和我去上自習,可她已經看出我的矛盾,看出我是一個中看不中用的家伙,于是她對我說不想談戀愛了,說她不適合我。盡管我的一再解說人家女孩心腸已鐵,當人家男朋友一天就宣告退位,這比幼兒園的過家家還快,急劇的變化使我感到成功離我的距離還是很遠很遠,我終于反省:追女人靠理論不行,要靠豐富的經驗和了解女人的全部內心。

于是我開始注意自己的所有儀表言行,出入一些女人最多的場所,嘗試各種招式方法和約會女人的方法,苦心練習和女人對話的口才,可是追女人終究沒有成功過,直到大學二年級才第一次嘗到男女的魚水之歡。

    那是一個5月初夏的夜晚,我在圖書館上自習,中間出來透透氣,圖書館也是我泡妞的場所之一,可是圖書館內太悶空氣太糟糕了,要不是我受了一些哥們(和我一樣專業色狼)的蠱惑說圖書館是最佳的泡妞場所,他們幾個妞都得之于圖書館,我才不去那種地方遭那罪呢。
   在圖書館外面的河邊漫無目的的走著,突然發現不遠有一個女生坐在樹陰下的石凳上,身材很好,專業的職業感應使我不由停住了腳步,觀察了一會那女生,然后慢慢向那女孩靠拢,等我走得離她只有幾米遠時那女生轉身看見了我,我連忙裝作沒有看見她從她身邊慢慢走過。沒想道她既然叫我:“哎,這位男同學能幫點忙嗎?”
     我心中大喜,轉身走向她說:可以啊,需要幫什么忙?
   她說她下午在系里上課做實驗帶了兩個包很沉的,是否可以幫她一起拿回宿舍。
   我連忙說沒問題。
   去她系辦公室拿東西及回她宿舍的路上在燈光明亮處我仔細觀察了那女生,她身高約1.7米左右,皮膚白皙,摸樣俊美,在我們的大學里,這樣俊美的女生非常少見,沒想到被我遇到了,我發誓不管上刀山下火海泡油鍋一定要把她弄到手。
    在路上,憑著我數年練成的本領,窺探一個女生的內心是不難的,我和她聊了很多,了解到她是廣西人,名字叫賀小萍,大四,兩個月就畢業了,現在再做實驗寫畢業論文,我就知道廣西那邊的人大部分都是少數民族,很多人的模樣都想而可知了,沒想到竟然能出產如此美麗的美女尤物,可她就要畢業了,我可能沒有時間和機會去把她搞到手了,我想到這里不由傷感起來。

    到了女生宿舍,小萍對我說:麻煩你了,不介意的話請你到餐廳吃冰琪靈。
    我連忙說不介意。
    如果不是太監或生理心理出了問題的男人都不會拒絕一個如此美麗女生的邀請吧。
    到了餐廳,她買了兩個冰琪靈我也買了一些飲料之類的東西坐下聊了起來。我和她約談了兩個小時,在我送她回宿舍的路上,我對她說明天是周日,如果有時間的話和你去公園玩,沒想到她竟然一口答應。

第二天在公園,小萍和我在閑逛,兩個人都心馬意猿的,她老把話題往性方面和男女方面帶,她說她看了一本書介紹日本的妓女的,她說日本的妓女是偉大的,幫助很多處男成長;我很驚訝,這個名牌大學的美女這么開放,她難道知道我是處男要幫助我么?我裝做很正經的樣子,心中卻暗喜,看來這個獵物就要撞到我的陷阱里面了,我找準機會下手就行,于是我趁和她走到一個人少和崎嶇不平的小路之機,把她抱在懷里,她沒有任何反抗,只是喃喃地說了一句:“不要勾引我”。

   此刻的我當然要勾引她了,原因是她預先勾引的我。
   后來我拉著小萍鉆進一個小樹林里,我抱著她全面摸了一遍她的身體,乳房不大,但身材特別好,我把手插進她裙子里潮濕的下體,她下體如波濤洶涌之態勢,我忘了饑餓,就這樣一直和她糾纏到晚上天黑。
我實在是興奮得不行,下體膨脹得象鋼鐵一樣堅硬,我原來讀過《鋼鐵是怎樣煉成的》小說,當時讀不明白,現在終于明白鋼鐵就是這樣煉成的,我想和小萍找個地方行房事,可是當時我們是學生,學生是舍不得掏錢去旅店開房干那事的,因為當時的我并不富有,而且當時男女開房必須有結婚證明的,否則就是犯罪;其實我們在樹林里可以完成那造人的使命的,但是因為我從來沒干過那事,不知道站著如何去進行,而且那是我的第一次,不管怎么講人的第一次是很重要的,我不想在野外就這樣失去了貞操。

    回到學校后我我苦想了一夜,終于想出了一個完美的方法。

在離我們大學不遠的地方,有個同鄉租了一套房,他叫李蒙,他那小子來讀自考的,他碰上有個他認識的老師要到外國留學,所以把這套便宜租給他,他以前請我去喝過兩次酒,大家一起喝酒無非也是切磋一下泡妞的水平技巧,現在這個火燒房屋的火急時刻,終于想起他了。
于是我第二天騎車過去找李蒙,對他說了一大堆拍馬屁的話,幾乎要把他捧上天了,說他長得帥呆了,10歲以上50歲以下的女性見了他都流口水,整個北京地區沒有第二個他這么帥的,說他長得有福氣,以后定能大富大貴之類。
   我這人天生清高,一般不會對人拍馬屁的,如果不是為了女人,絕對不會降低自己身份來拍馬屁的。

李蒙終于答應把房子借給我干那見不得人的事,但他有個要求是我干完那事后必須在他枕頭下放一兩塊錢,他說這樣才不影響他的運氣;沒想到李蒙這小子竟然這么迷信,但是只是一兩塊錢,所以我滿口答應。
拿到李蒙房子的鑰匙后,我興奮地去找小萍,可是心里馬上想應該如何向她說,不知她會不會答應,聽說干那事是女人的全部低線,所以可能有些女人會讓你怎樣摸都行,就是不能干那事;后來我想在公園都和她那樣了,如果能把她弄到李蒙的房子就好辦了。
于是我找到了小萍騙她說我要帶她去參加一個朋友的生日晚會,會有很多人參加的,很好玩的,沒想到小萍當即拒絕,她說她不想出去認識任何人。
我左右為難,于是我想反正鑰匙已經拿到了,不能浪費自己的苦心,直接跟她講看行不行,我就直接跟她說:我借了一個房間,今晚我們去做愛,沒有其他人。

小蘋聽后沒思索地點了點頭。

我和小萍到李蒙的房間時是晚上19點,進入房間后我們馬上擁壓在床上,小萍把衣服一件一件都脫干凈后,她美麗的侗體展現在我的面前,真他媽太美了,小萍原來代表過我們大學參加全國大學生運動會體操比賽得過第三名,身材別說有多完美了。于是我急不可待地進入小萍的身體。第一次女人被我壓在下面,第一次感受到了女人幽幽懨懨的呻吟,第一次盡情嫵弄女人的身體,我的工具第一次在女人體內發揮作用,全身心達到一種滿足的狀態。
我原來不知道自己是個猛男,我的初夜之后,這方面的信心大增,之后的日子,每個女人都敗在我的身下。當夜我和小萍一共干了五次,除了中間睡了兩小時,其他時間,幾乎都在干那事,平均每次兩個小時,最后一次,小萍她沒法支持了,叫我停戰,于是我才作罷。

小萍說我是她試過的男人里最猛的那個,于是我才醒悟過來,她早就不是處女,我問她:在我之前你一共試過幾個男人?她笑了笑說:兩個吧。
雖然我事后覺得第一次給了一個已經和兩個男人做過愛的女人有些虧,但是追逐了這么些年的女人,不都是為了這事嗎?反正是名牌美女大學生,自己的校友,校友情深,奉獻一些是應該的,不感到后悔。

第二天早上我得意洋洋地回學校上課,在課堂教室里睡得爛熟,直到老師叫我身邊的同學叫醒我,當時全班同學都怪異地象看怪物一樣看著我。

    小萍在學校最后的一個多月時間里,我常常找她ML,有時在校園,有時在李蒙的房間。為了能從內心徹底征服這個女人,我除了身體全力付出外,還展開了感情攻勢,每周給她寫兩封情書,通過郵局寄給她,每次給見她總帶玫瑰花,每次和她在一起時總說些很肉麻的情話,如:你是我的心肝寶貝!我愛你生生世世!你是我生命的全部等等。

時間過得很快,還有三個星期小萍就要畢業走了,有天晚上我和她在李蒙的房間里纏綿完后,她無緣無故大哭起來,她哭著說:“我對不起自己的男朋友,對不起你。”

在我的追問下她才說出了實情:她在大二時和一個同校大三的男生談上了戀愛,第一次也是獻給了那位師兄,兩個人都見過雙方父母后互定終身,在他們的親戚朋友眼中他們已經是夫妻。

但她男朋友比他提前一年畢業到外地工作了,這一年來她寂寞難耐,象守寡一樣受著苦苦煎熬,后來被一個英俊的花花小子勾引,那花花小子那段時間很少找她了,所以她又找上我;守寡為什么難?難在一個“守”字,總受各種欲望的攻擊,守不住就繳槍投降,男朋友在外地,靠那點外地傳來的精神支持是起不了多大作用的,受到其他男人誘惑之后,就繳槍投降投入別的男人的懷抱。

我聽后感到好象大冬天光著身子被雨淋了一身一樣,渾身打冷戰,自己經營了數年的女人想不到卻最后落到個狗男女的名聲,當上狗男女一點心理準備都沒有,還感到得意光榮,我真是個王八蛋!

回到學校后我苦苦想了幾天,感覺和小萍這樣的女人斯混終究會出問題,于是我給小萍寫了封信說:我不能再見你了,我不能趁人不在時搶人家女朋友,這樣很不道德的,祝你們幸福!

在小萍離校之前我給她宿舍打了電話,問她什么時候走,我去送送她。她說不用了,有其他人送了。

小萍走后我的生活又回到以前的平靜閑適,但在泡妞的熱情多少受到打擊,提不起精神,我那班哥們(我們色狼大隊的人)還是精力旺盛地投入到泡妞事業中去。

到了元旦,我收到小萍給我寄來的一張賀年卡。
賀年卡上只有兩個字:謝謝!
我百思不得其解,她到底謝我什么?謝我為她付出的體力?謝我放她回到她男朋友的身邊?謝謝我她在校時給她送的那么多玫瑰花?……

此后我對女人看法發生了改變,女人未必都是好東西,以前拼命追女人是因為女人在我的內心是個美好的符號,好象女人個個都是內心完美的女神,值得我無私付出,在我成長的環境里,象嬸嬸、媽媽、阿姨、姐姐她們都是安分、淳樸的傳統女性,環境的變化使我發生思想世界的發生第一次大革命。

在大學三年級時下學期,我們班組織到長城去玩,從北京到長城坐火車有幾小時的路程,在回來的路上,有兩個師范大學的女生坐在我對面,其中一個長得很清秀的,符合我心中的類型,第一眼見到她時我看了她整整一分鐘,我不知道從哪里突然冒出泡妞熱情,我使出多年的泡妞練就的本領,和她天南地北地聊了起來,她叫朱小紅,是師范大學大二學生,她聽說我是某某名牌大學的學生,對我好象有肅然起敬的感覺,北大、清華的學生好象個個都是德才兼備的君子一樣,幾個小時我東南西北的侃,使這個小紅姑娘對我佩服得五體投地,下車時我叫她留電話地址,她猶豫了下把宿舍地址和電話寫給了我。

三天后,我給小紅寫了信,表達愛慕之意,并說愛她,說希望成為她男朋友;我給她的寫信,只是職業病作怪,或是受傷后的玩世不恭,我這樣的表達,在我們的大學里算是非常大膽的,其實我也并沒想過要當她的男朋友。在我念大學的那個時候,還沒有網絡的普及,網絡只是計算機系實驗室才有,所以寫信是我們的聯系方式之一。
很快小紅給我回信,她說這事要征得她媽媽的同意。哦,我看完后快暈倒了,還有這么保守的女孩!
我把她的信扔在一邊,不再理會。
一個月后我不經意又翻出那封信,泡妞的熱情又被激發起來,于是我再給她回了封信,說不管怎樣我都愛她。

幾天后我我收到一封熱情洋溢的信,小紅回信說她以為我不再理她了,這一個月來受著煎熬,她也說她愛我。

看來追女人不能太過熱情,不能追得太緊,有時不追了她反而掉過頭來追你。

此后的日子,我和小紅互遞情書,互相傾訴愛慕之情,我是很有泡妞耐心的人,因為沒有泡妞我就覺得心里空落落的,每星期我至少四次騎車到她們宿舍門口傻等,她們宿舍守門口的老大娘都和我很熟,她們學校女生樓的女生都知道我是她男朋友,我就這樣泡妞被扶了正,升了級,當上了小紅的“男朋友”,我才不管什么男朋友不男朋友的,只要能和女人在一起就可以。

在我大學的最后的一年多時間里,我經常騎著車奔跑兩個學校之間,每天兩個校園間的穿梭,我都有點搞不清楚我到底讀的是那間學校了。

小紅是很保守的女孩,但當時那個時代里,很多女孩都這樣,我和小紅談戀愛的那一年多時間里,從來沒有和她干過那事。開始時她只答應拉拉手,后來她又答應親嘴和摸胸脯了,她的胸很大,摸起來感覺比摸小萍感覺好多了。我有很多次要求和她ML,可她總不同意,她說留著當我們結婚的禮物吧。我有幾次摸她親她讓她很興奮,然后想脫掉她的衣服直接進入,但她都死死拉住衣服不讓我得逞,有次我想辦法把她的衣服都脫干凈了,正對準她的私處想進入,此時小紅全身顫抖著一邊叫我名字一邊哀求:“不要!不要!”

我是心腸很軟的人,聽到哀求聲立即打消那不雅的念頭。其實如果我非得和她做那事應該是可以得逞的,因為她對我的感情已經很深,她總和別人談論她的男朋友如何如何的好,,那說的就是本人,她把我當成她向別人展示顯耀的自豪;我沒有想過是否和她結婚,在當時要求妻子必須是處女的觀念是很強的,我怕她一輩子賴著我不放。

所以我把她當成我空虛時的精神寄托,把她當成好朋友,精神上的東西比肉體上的多一點。

到了我要大學畢業了,我在深圳一個大集團公司找了個非常好的工作,多年的泡妞本領在找工作時派上了用途,在應聘時我用泡妞練就的口才和頭腦的應變能力以及眼神的放電能力打動了那個集團公司的人事經理,雖然他是一個男性,之后他把我推薦給了總經理,總經理見了我之后聊了幾句就說:小伙子挺精神的,形象好,外語好,有才華,過來上班吧,就當我的助理好了,我們共同來做一番事業。

其實我的外語也是我在大二時曾經突發奇想想泡外國妞而練就的,沒想到剛畢業就當了一個有數百億資產的大集團的總經理助理,我高興得都快要飛起來了。

回到北京后我為和小紅的關系想了幾天,我担心我這一走如她還是我的女朋友,她會和小萍一樣戴頂大綠帽子給我,而且我覺得這會造成我非常大的心理負担,于是我決定和她分手,分手之后我可以輕裝投身于深圳這個花花世界了,那是一個美女如云的世界,只要我在社會站穩腳,漂亮女人大把大把的。

我永遠不會忘記我向小紅攤牌的那天小紅的悲傷,幾乎是撕心裂肺的感覺,當她聽我堅定地提出分手,并把理由說得很充分時,她的淚水在臉上跟著慢慢流淌,最后大聲嚎哭,四周的空氣都變得非常凝重,之后她在那個房間里脫光了衣服,然后對我說:“我答應你ML,不要離開我好嗎?我知道你很難受我一直不肯和你ML。”我說:“不是這個原因,我剛才已經說得很清楚了”。
小紅哭得更加傷心。

我不知道這一分手對小紅的傷害究竟有多大,但是為了自己的未來世界,也顧不了那么多了。有位老師說過,這個世界是殘酷的, 任何軟弱都不能適應社會,必須有毅力才能成就一番事業。
當然我的事業就是擁有很多女人!

我最后一次送小紅回師大門口,以前我曾經無數次送她回學校,可這次可能是最后一次了。
   小紅慢慢地走在我的前面,她突然停了下來,轉身對我說:“我有個要求。”
   我不敢看她的眼睛,我輕聲說:“什么要求?說吧”。
   她流著淚說:“你能不能走的時候象以前那樣都在我的額頭吻一下再走?”
   我沒有說話,慢慢地走到小紅的身邊,在她額頭輕輕吻了一下然后轉身向外面快步走去。

    我不敢回頭,我怕看到她傷心欲絕的哭泣。

我到深圳工作后和小紅還通過幾封信,也通過幾次電話,她每次在電話里都哭得很傷心。我知道自己犯了大錯,但是人為了生存,不可能犯錯的。

一年后她打電話告訴我她談戀愛了,而且快結婚了,對象是我們大學里的一個研究生,她為什么總和我們學校的人搞對象呢?
再過半年,她又打電話過來說她已經結婚了,老公已經出國念書了,一年后她也會出國的。

我馬上開玩笑說:“那這一年怎么過?”

小紅也笑了,她說:“以前我們太小了,什么都不懂。”她好象答非所問。
我們都在電話里沉默了幾秒鐘。
小紅接著說:“你什么時候來北京?我想見見你……..我很想見你。”
我說:“現在都很忙,有時間再說吧。------結婚了要好好做人,努力學好外語。”
我這混蛋有時候還是有點人性的,這時擺出一副小紅的哥哥或父親的樣子。其實我完全不用為小紅的外語担心,她大學讀的就是英語專業,都過專業8級了,考托考雅都不是問題。而且好好做人和學好外語有什么關系呢?我的邏輯也許出了問題。

后來的事就不說了,最后兩次她打電話給我,有次是一個我臨時泡的妞接的,后來小紅打電話問我接電話那個是誰。我說那是我女朋友,我們也快要結婚了。我當時這么說是想讓她死心塌地地出國追尋洋人世界的美好生活去,所以那么說,從那以后,我們再沒聯系過。后來我有次出差到北京打電話到她原來上班的單位,人家說她早就去美國了。

我在深圳的日子里,環境的變化,我的一切也跟著變化,深圳是一個百分百的商業城市,愛情這種東西也是論斤稱兩買的。
因為我是總經理身邊的助手,所以每次到各個分公司視察,那些分公司的經理都象見到欽差大臣一樣,就差不下跪參拜了。所以我每到一個地方,他們都請我到當地最好的飯店居住,找最好的娛樂場所侍侯,漸漸地,美女見多了,山珍海味吃多了,思想也跟著成熟起來,原來大學那時泡妞犯下的那些事根本就不算事,和復雜的社會比起來,我在大學泡妞逃學那些當時在學校被認為是大逆不道的事根本不足掛齒。

隨后有個人的出現,把我的一切都打亂了。

有次公司搞促銷活動,請來很多歌手樂隊來助興,我代表公司領導出席講話。

我發現臺上有個女歌手和我初中時遞紙條叫騰嬌的那個女同學很象,聽說她后來讀了藝校,并且又考了音樂學院,不知道是不是她,剛才人家主持人報幕時我沒有注意聽。
后來我叫公司員工把節目單拿給我看,節目單上沒有騰嬌這個名字,我想可能是認錯人了,不過那個女的在臺上又性感又風騷的,那雙迷人的眼睛讓我勾起對以前暗戀的騰嬌的回憶。

演出結束后,我還坐在座位上陷入了對騰嬌的美好回憶之中。

這時感覺胳膊被人碰了碰,回頭一看,那個象騰嬌的女人就站在我的身邊。
她咯咯一笑,說:“不好意思,請問你是叫何良嗎?”

我猛一驚:“是啊,你是騰嬌?”
騰嬌笑著說:“來,老同學,握個手。”

我機械地伸出手,騰嬌的手已經緊緊抓在我的手上。

我問:“怎么在節目單上沒找到你的名字?”
騰嬌:“哦,節目單上寫的是我的藝名。我的藝名叫芭比。”
“哦,那等會我們忙完聊聊吧”。我說。
騰嬌:“好吧,我們去喝咖啡吧。”
在一個環境幽雅的咖啡廳里, 騰嬌坐在我的對面,廳內播放著一些不知名的歐美音樂。騰嬌穿著一條紅色的連衣裙,風韻出眾,想不到少年時期睡夢中都叫她名字而得不到的美麗女人,今天就坐在我的對面。但十年過去了,我們都從少年長成了大青年,現在的騰嬌,已經是一個完完全全的女人了,她身上散發出女人成熟的無窮魅力。
騰嬌不斷挑逗我:“你比原來更加英俊了,結婚了沒有?”
“哦,還沒有,你呢?”我說。
“我也沒有,我等你呢,要不咱們結婚吧,結婚后不約束你的自由,你想去干什么都行。” 騰嬌好象認真地說。
“什么?別開玩笑。”我嚇了一跳。不知騰嬌是認為和我是同學說話隨便還是她本來如此。其實我以前和她沒有說過太多的話。但是這種結婚的事總不能這么輕易說的吧。人的變化是很大的,她已經不是當年那個淑靜的小姑娘了,她現在帶著很濃的辣味。

“我聽說你考上名牌大學了,我一直不敢和你聯系,因為我心理自卑,我要一直都很敬仰你們這些天之嬌子”。騰嬌說。
“是嗎?你也是大學生,聽說你音樂學院畢業還出國學了兩年,是嗎?”我說。

“對啊,因為我怕配不上你啊,所以要出國留學了,但回來也一直在找你啊。” 騰嬌說。
騰嬌說話變成這樣了啊,動不動就把自己的所有經歷都往別人身上套,有很多挑逗的意味,雖然我只把她所說的當成開玩笑,但是內心已經被她挑得蠢蠢欲動了。

“等會我們干什么?要不去開房吧。” 騰嬌說。
“什么?哦,哦,不,不…..”我有些驚慌失措。
難道搞文藝的人都這么隨便嗎?多年來都是我想方設法追求女人而且絞盡腦力引誘女人上床,碰上個主動的我倒六神無主了。
“我等會還要回公司開會,我要走了。”我有些驚恐。

我現在才明白為什么以前追女人到要求上床時女人都驚恐走開,是因為我們男人太直接太急噪了,女人對男人也一樣。

我和騰嬌走出咖啡廳,騰嬌跟在我后面貼得我很近,我的胳膊碰到了她軟綿綿的胸部。
走到街上,我對騰嬌說:“我走了,你也回去吧,以后再電話聯系。”
我攔了輛的士轉身向騰嬌揮揮手然后上車而去。

在路上,我滿腦子都是騰嬌,她怎么變成了這樣了呢?女人所有掩飾的東西都沒有了,敞開心扉展現她所有的原原本本。

快到公司時,我的手機響了,是騰嬌打來的電話。
我接通電話。“喂”
電話里沒有說話,只聽見微微的抽泣聲,
“喂”我覺得奇怪。
“你不是人!我以后不再理你了。” 騰嬌哭著說。說完掛了電話。

十年不見,初次見面,以前沒有談過戀愛,大家也不是很了解,她怎么對我和對自己熱戀的情人一樣埋怨起我來了呢?難道搞藝術的人都有這樣隨便?他們都有這個本領,在短時間內把你的情感調動起來?她是學音樂演唱和表演的,不知道她是不是拿我當她的道具表演一番。
我想著笑了笑,然后走進辦公樓辦公去了。
但是我腦子里面還不斷閃爍著騰嬌充滿誘惑的身體,太性感迷人了,如果有機會和她共享魚水之歡,那真是人間一大美事。

半月過去了,一切都相安無事,我天天忙于公司的各項工作和處理各個分公司互相扯皮的事,晚上約上一幫從北京畢業到深圳工作的那幫豬朋狗友,到夜總會K歌、洗浴、打保齡球、吃霄夜,當然主題永遠是泡妞。
有一天我在上班,有個電話打進來,我一聽是騰嬌。
她的聲音有股濃濃的騷勁:“何良,在忙些什么呢?”

“哦,我在上班,你好嗎?”我說。
“什么時候有空我們出來吃飯,我帶兩個美女一起出來和你吃飯,說不定有你能看上的。” 騰嬌說。
聽說女人為了能搞定男人,她們也時常結成同盟互相幫助,這是女人常用的招數。
“好啊,你定時間,不上班時間我都沒問題。”我聽說“美女”這兩字,精神倍增。
“那就明天晚上吧,明天下午告訴你吃飯地點。” 騰嬌說。

在飯店定好的一個包房里,果然騰嬌帶著兩個女的如期而至,她介紹說有個是唱歌的,有個跳舞的;那兩個女的坐下十幾分鐘后就說她們有事要起身告辭,我這才知道這完全是騰嬌預先設計好的陷阱,今晚她是獵人我是獵物,我這個“狼”就要撞到她這個獵人預先布置好的陷阱里了。在她們這些情場老手的眼里,我不過是個只會念書的書呆子,她隨意可以把我玩于股掌之間,但她刻舟求劍,根本不知道我已經不是當年的我,我已經是個色心十足、泡妞不眨眼、披著羊皮的狼。

那兩個女的走后,騰嬌和我喝了些啤酒,隨后騰嬌用她的眼神和聲音把我擊跨,我沒法自持,在飯店包房內抱住她狂吻起來。
騰嬌眼神迷離地對我呢喃說:“我們找個地方吧。”
“對,對,找個地方!”我已經急不可待。

我火速買單然后帶著騰嬌打車直奔我的住處,我自己住一套房,為了泡妞方便,我自己想方設法弄了套房自己住。

在我的住處我和騰嬌狂風暴雨里奮戰了幾個小時,直到夜里12點。

我對騰嬌說:“今晚你別走了,留下住吧。”
騰嬌起來穿衣服邊說:“不行,我明天還有其他事,不能在這里住。”她匆匆化妝之后往外走,我把她送到樓下看著她打車離去。

后來的日子里,我和騰嬌經常通電話,她也常來我的住處ML,有時還在我的住處過夜,就這樣過了一個多月。

有天晚上,我們盡情云雨之后,騰嬌表情復雜地流了淚,她說:“有些事必須對你講,但你先答應不管我說什么你都要原諒我。”
我說:“好吧,你說吧。”
騰嬌告訴我她已經和一個她大學時候的同班男同學結婚兩年多了,他們現在在一起的感情也不錯,她說她也愛我。
我聽后沒有太多的反應,因為我沒有想過和任何女人結婚,既然她愿意投身我的懷抱,而且不顧為老公戴綠帽子的損失,這種無私奉獻精神比雷鋒還偉大,我還有什么說的呢?

后來和騰嬌的溝通越來越深入,她的生活作風、理念和思想我漸漸明朗。她自豪地說她現在除老公之外有5個男朋友,包括我是6個,她說我應該算老公,所以我和他們是不一樣的,并說現在女人已經翻身了,是一妻多夫的年代。
我聽后沉默了。我知道我原來心中那個遞紙條的清純女孩已經不存在了,現在我面對的是一個生活復雜的女人。
從少年時期起,騰嬌這個名字就深深在我心中打下烙印,沒法磨滅,所以對她的那份情感是非常深刻的。我原來以為全世界的男人和我一樣都很壞,就女人個個都是女神,沒想到女人還是壞的多,好的少,而且比男人壞得多。
但我沒法恨騰嬌,反而很同情她,那么多男人要服侍,真不容易,我不知道她為什么變成這樣。每次如果我提出要見她,她總是不辭勞苦用各種借口騙倒老公或其他男人來見我。她的無私付出,我沒法恨她。同時隨著和她感情的加深,想到她每天都和別的男人睡在一起,內心常產生無比的痛苦。

出于對這種放蕩女人的好奇,我有時也想了解這種女人的內心世界。有次我和她在我住處盡情云雨之后和她幽情傾談,這種時候女人有什么話都會全盤托出的。
我問她:“你什么時候開始有除了老公之外的第二個男人的?”
她睡眼迷離地抱著我說:“留學回國后,有次參加了一個李淫和的演講會,覺得她說的很多東西有道理,所以就嘗試找老公以外的男人。”
我愕然:“李淫和是誰”。
藤嬌說:“一個社會學家,鼓勵性解放的女人。”
我想了想,終于想起以前看過的一個訪談,李淫和好象是一個作家的老婆,這個作家死后可能她受到刺激,看到別人的家庭生活幸福都很難受,所以到處鼓吹性解放,這樣她看到別人的家庭破碎自己會舒服些。
我笑了笑說:“人們都說李淫和是精神病,她的話你也相信?”
藤嬌沒反應。
我回頭看看她,她閉著眼睛好象睡著了,或者在尋思著什么。

日子過的很快,一年多轉眼間過去了。我在公司的地位每況日下,自從原來那個集團公司總經理被人擠跨卷包走人后,我馬上失勢了,我在公司變得沒職沒權,形同虛設。于是我想找新的發展機會。

我大學時的一個男同學老高在中央電視臺當編導,他打電話對我說他現在負責不同臺的幾個欄目,問我有沒有興趣當電視主持人,他說你這小子原來在學校的就很貧嘴的,而且也很臭美,當主持人應該沒問題。

在老高的勸說下我決定揮師北上,而且最重要是我能逃離騰嬌,從男人的自尊來講是不能和一個這樣的女人長期搞在一起的,去他 媽的一妻多夫吧!

我對騰嬌說要到北京發展后,她也沒說什么,只是說了一大堆如要注意身體、照顧好自己之類的話。

在北上的火車上我思緒千萬、心情很不平靜。騰嬌是我最愛的一個女人,但也是最壞的一個,和她在一起已經是對我的巨大傷害,說實話,我恨她,我有時恨不得殺了她和那些狗男人,包括她那戴著很多綠帽的老公,那個沒用的王八蛋!

到了北京后我才發覺我原來是個主持方面的天才,老高沒看錯我,這可能是我以前長期泡妞練就的本領,反應能力和口才我絕對是一流的,加上后面自己的學習,很快我就變成一個專業的主持人。

我到北京后還和騰嬌有電話聯系,而且她每次會打電話跟我聊很長時間,表達她對我的各種思念。有時我出差到深圳還和她見面做愛,但一年后,不知道什么原因她和他老公爆發出非常大的矛盾,吵架打架幾乎天天都有,還有其他的事我就不知了。騰嬌每次和我聯系都顯得很消沉和痛苦,變得神經質,有時莫名其妙的哭泣和尖叫,也許我當時的逃離是對的,他們的一妻多夫已經出問題了。

有一天騰嬌的老公爬上22層高的樓頂跳樓自殺,此后她變得象神經病那樣了,經常語無倫次。有一天晚上我收到一條騰嬌發來的短信:“何良,保重,再見了。”隨后失去了聯系,我發短信她不回,打電話沒人接。我非常著急,我找幾個認識她的人找她,并報了警。可是她沒在家里,沒辦法找到她。
三天后我才知道,騰嬌在一個旅店的衛生間里割腕自殺了,當旅店的服務員發現她時,她已經斷氣多時了。

我聽到這個消息時感到一陣陣頭暈,我在街上漫無目的地走了整整一個下午。自古紅顏多薄命,我現在理解這句話的內涵了。其實我們來到這個世界上老天已經規定好你能怎樣生活,不能怎樣生活,如果出格了就要遭到報應的。
我想起騰嬌說過的話,她是受到一些所謂的“社會學家”鼓動的性解放才變成這樣的,她本來可以象其他正常女人一樣擁有自己幸福的家庭生活,有幸福的歸宿的;這些不負責的打著什么“學家”旗號的人才是真正殺死騰嬌的殺手,普通老百姓都是單純的,而且對生活是迷茫的,需要有學問的人的指引才能生活得更好,可是這些沒人性的社會學家是社會制造混亂的兇手,判他們一萬次死刑都不為過。

三個月過去,我的心情才慢慢好轉。

有一天我正準備錄制一個關于女性話題的節目,導演找我聊這次節目的訪談對象,并給我看了一些這個要訪談的女人的錄象資料,這個女人是一個著名導演的離異前妻,這個女人離過三次婚,現在單身,她到處鼓吹女人要睡5個男人才算值,看來這個女人遠遠不止睡過5個男人,但她那模樣,哎!倒霉的5個男人……我看著覺得好笑,怎么都是這些家庭不幸的老女人到處鼓惑他人多搞男人。世界本太平,老女人自擾之。人活著難道多搞男人比穩定的感情生活更重要嗎?
我正思考著,突然我的手機響了,一接聽是一個中年的婦女的聲音。
電話里她問:“你是不是叫何良?”
我說:“是啊。”
她說:“你認識賀小萍嗎?”
我遲疑了一下說:“認識啊,你也認識她?”
她說:“我是賀小萍的媽媽,她有些東西托我交給你,我是通過你們大學校友打聽了很多人才知道你的電話的。”
我說:“好吧,星期天你送到我住的地方吧。”
我把我住處地址告訴了她。

我很納悶:多年不聯系了,到底小萍要交什么東西給我呢?

星期天上午10點種左右,我還在宿舍睡覺,聽到有人敲門,我趕緊穿好衣服開門。
出現在門口的是一位五六十歲的中年女性,她背上背著一個5歲大小的小男孩,那小男孩的褲管空蕩蕩的,是一個沒了雙腿的男孩,小男孩眼睛很大,如果不是失去雙腳,應該是個非常英俊可愛的男孩子。

那中年婦女說:“你是何良嗎?我是小萍的媽媽。”
我說:“是的,您進來吧。”

小萍的媽媽背著那小男孩走進我的房間,把那個失去雙腿的小男孩放在凳子上坐下。
小男孩很可愛,他睜著眼睛好奇地看我,然后對小萍媽媽說:“外婆,腰酸不酸,我幫你捶捶背。”
小萍媽媽對那男孩說:“好孩子,外婆不累,不用了。”

這小男孩叫小萍媽媽做外婆,難道他是小萍的孩子?

我正想著,小萍媽媽從她衣服兜里掏著什么東西,她掏出來一封信。她手有些抖,她把信遞給了我。

我打開信,那是小萍的筆跡:
              何良,你好!
    好幾年沒聯系了,當時從北京離開你后我一直很想念你,但是我這樣的女人是沒有資格得到你的愛的,所以只能希望你能找到屬于你自己的幸福和屬于你的愛情。
我畢業后回到原來那個師兄男朋友的身邊,并很快和他結了婚。可是我一直沒有告訴你我在離開學校時我已經懷上了你的孩子,我當時很矛盾,想打掉,但是我怕那個師兄男朋友發現我就會失去他,加上我那段時間身體不好,不能流產的,所以只能生出來,是個可愛的小男孩,叫小衛,長得和你一樣英俊好看。
我和丈夫生活的那段時間里,我一直瞞著他小衛不是他的親生孩子這個事情;后來我心理一直負担很重,確實不想瞞他,這樣他對他不公平,我造的孽應該由我一個人承受,于是我把原來發生的事告訴了丈夫,丈夫知道后非常生氣,覺得受了很大的欺騙和侮辱,他提出離婚,我答應了,離婚后法院把小衛判給我嫵養。
我現在正躺在醫院里,醫生說我得的是癌癥,而且已經是晚期,沒有多少時間了,我想把小衛交給你,你把他養大,這是我唯一的請求了,不管我是多壞的女人,不管你多恨我,請答應我這個請求。

            祝你幸福!
                                               小萍
                                                2003年1月20日


我看著看著內心一陣發緊,如腦袋被狠狠敲打了一下一樣,天旋地轉,怎么會這樣?幾年前小萍還是一個健康美麗的女子,今天怎么發生了這樣的事?天啊,這到底怎么了?

我抬起頭,看看那小男孩,他正靜靜地盯著我,他的眼神充滿了說不出期待、好奇、迷茫。
我問小萍媽媽:“這個就是小衛嗎?他的腿怎么.......?”

小萍媽媽悲傷地說:“孩子命苦啊,他媽得癌癥去世那年他才三歲,他那時老叫著要去找他媽媽,有一天我們沒有看好他他跑出去在路上被汽車壓壞了雙腿。”

小萍媽媽說著哭出聲來。

   我的孩子!我可憐的孩子,失去雙腳無辜的孩子。我內心復雜,各種情感涌進我的心里,突然發生的一切我一點心理準備都沒有。我這狗東西這幾年來還天天泡妞逍遙,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孩子因為得不到照顧而失去雙腿。

我慢慢地走向小衛,蹲下來,把坐在凳子上可憐的小衛抱在懷中,此刻的心內,如波濤翻騰,巨浪擊石,沒辦法平靜。

小萍媽媽看到我們父子相見這個感天動地的傷感的一幕,她老人家難控內心的悲滄,掩臉大哭。

小萍媽媽哭著對小衛說:“這就是爸爸,快叫爸爸。”

小衛看著我,可愛的眼睛一眨一眨的,他輕輕地叫了聲:“爸----爸”

   聽到小衛稚稚童真的叫聲,我內心當即象兩股熱浪在翻動,兩股熱淚沿著我的臉頰流淌下來。
我閉上了眼睛,任憑淚水如雨下,輕輕捂摸著小衛,緊緊抱緊了小衛。

世間發生的很多事情,有果必有因,這個充滿欲望的世界每天都不知道在制造和發生多少人間的悲劇,我深深反思,我開始深深自責,此后我決定不再涉及男女之事,專心把小衛養大,今生再不言情。

網友評論:1  2009-01-24 22:25 | 回復 浪子回頭,立地成佛。 

2012-07-22 18:54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革命先行者民國之父
孫中山(1866年11月12日-1925年3月12日),本名孫文,字載之,號日新、逸仙,廣東香山(今中山)人,是醫師、近代中國的民主革命家、中國國民黨總理、第一任中華民國....
為元首清廉不阿至情至性
林森(1868年—1943年8月1日)字子超,號長仁。福建閩侯人。1868年出生于福建省閩侯縣尚干鄉,1884年于臺北電信局工作。1902年到上海海關任職,其間參加反清活....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