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松獻地圖

歷史思潮  >>>  品讀三國系列—歷史及演義

東漢末年,天下大亂,群雄並起。益州(西川)劉璋軟弱無能,不能守住祖宗基業,時時為漢中張魯所苦,手下張松獻計:說曹操興兵攻漢中,可解西川之危。劉璋派他出使許都。張松暗畫西川地理圖本藏了,準備為益州尋一位明主。

張松到了許都,每日去丞相府伺候,求見曹操。候了三日,方得通了姓名。賄賂了左右近侍,才得以引入。曹操坐在大堂上,問張松:「你家主人劉璋為什麼連年不進貢?」張松說:「因為路途艱難,賊寇連連,不能通進。」曹操喝叱道:「我掃清中原,有何盜賊?」張松說:「南有孫權,北有張魯,西有劉備,各自帶甲十餘萬,豈得太平?」曹操見張松人物猥瑣,已經不喜;又聞語言衝撞,遂拂袖而去。左右責備張松不知禮數。次日,曹操在西教場中點了虎衛雄兵五萬,帶張松參觀:果然盔甲鮮明,戈矛耀日,甚是雄壯。曹操問張松:「你們川中曾見如此英雄人物嗎?」張松說:「我川中不曾見此兵革,但以仁義治人。」曹操說:「我大軍到處,戰無不勝,攻無不取,順吾者生,逆吾者死。你知道嗎?」張松說:「我早就知道。赤壁遇周郎,華容逢關羽:都是無敵於天下!」曹操被揭了短處,喝令推出張松殺了。幸虧左右苦勸,才將張松亂棒哄出。

張松收拾行李,離開許都。尋思道:「聽說荊州劉備仁義遠播,不如取道荊州,試看此人如何。」於是取道荊州回川。

到了郢州界口,忽見一隊軍馬,約有五百餘騎,為首一員大將,勒馬前問:「來者莫非是張別駕嗎?」張松說:「是啊。」那將慌忙下馬,說:「趙雲奉主公之命,等候大夫多時了。」忙令軍士跪奉酒食。張松和趙雲飲了幾杯,上馬同行。來到荊州界首,已然天晚,到了館驛,見門外百餘人侍立。一將施禮說:「關羽奉主公之命,為大夫灑掃庭院。」張松下馬,與關羽、趙雲同入館舍。不一會,排上酒筵,二人慇勤相勸,飲至更闌。次日早飯後,上馬行不到三五里,只見一簇人馬到,乃是劉備和諸葛亮、龐統。眾人見禮,劉備說: 「久聞大夫高名,如雷灌耳。今天聽說要回成都,專此相接。」至府堂上,敘禮而坐,擺了筵宴,劉備、諸葛亮和龐統陪著閒話。一連三日,張松要走了,眾人送至十里長亭。劉備說:「今日相別,不知何時再得聽教。」說罷,潸然淚下。

張松尋思:「劉備如此寬仁愛士,怎麼可以捨棄?」說:「益州地勢險塞,沃野千里;智能之士,盼望皇叔很久了。」劉備說:「我可不敢當?劉益州是漢室宗親,恩澤佈於西川。他人豈可動搖?」張松說: 「不是我賣主:劉璋稟性闇弱,不能任賢用能,西川易手只是早晚。我這次到許都,本想試一試曹操;無奈這個人逞雄慢士,所以來見明公。希望明公早做決斷。」劉備說:「劉璋與我同宗,如果攻取,恐天下人恥笑。」張松說:「大丈夫處世,當努力建功立業,著鞭在先。今天不取,為他人所取,後悔就晚了。」劉備說:「蜀道崎嶇,千山萬水,雖欲西進,卻沒有什麼良策。」於是張松取出地圖,獻於劉備。劉備展開來看,上面地理行程,遠近闊狹,山川險要,府庫錢糧,一一明白。

有了張松的幫助,劉備最終攻取了西川,作出了一番大事。

古人說:「修身治家平天下。」曹操狂妄自大,失去了一統天下的機會(反過來說,天下要讓這樣的人掌握了,也夠可怕的);劉備禮賢下士,終於開創了三分天下的局面:一個人的修為可以影響到天下大事,——真是不可不謹慎。

(出自《三國演義》)


一斗 2010-07-15 08:32:51

[新一篇] 品讀《三國演義》之「董卓之死」

[舊一篇] 淺談《三國演義》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