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說嚴子陵

人文精神  >>>  名家地理—探索傳統中國韻味

中國自古推崇隱士,而一提到隱士又總會舉出嚴子陵。他的學問究竟如何,史書似未有過多的記載,傳世的名篇詩文也未見到(也許我孤陋寡聞),倒是留下了“渭水釣利,桐江釣名”的說法。可是,姜子牙還有興周八百年的功績,而他呢?擺出一副舉世皆濁我獨清的姿態,不肯入世。即然不入世,就該找個別人找不到的地方躲起來,所謂“大隱隱于市,小隱隱于野”,他卻偏選風景絕美的富春江,還爬上江邊數十米高的大石去擺出釣魚的“pose”,這樣還嫌不夠引人注目,大暑天里,披上老羊皮襖(不知捂出痱子沒有),昔日的好友,如今做了皇帝的劉秀一聽就知是他,于是派人三請四請,將他請到了都城洛陽。在洛陽,另一位昔日好友侯霸想敘舊,他竟然說:“我連當今的天子都不想見,何況他的臣子?”言外之意,似嫌侯的官做小了。以此類推,他的交友原則怕是非公侯王爵莫屬了。既然如此,又何必做混跡漁樵之態?不過話又說回來,若真只混跡于山野,與漁樵為友,世人又怎知有個嚴光,千百年后又怎會依然有人對此津津樂道?

 

想起時下一些處于青春叛逆期的少年,將頭發染成五顏六色,穿著奇形怪狀的服裝,戴著稀奇古怪的飾物,為的是與眾不同,引人注目,流行語叫“玩酷”。嚴子陵雖已過了青春期,行為倒有幾分相似,究其心里,怕也有雷同吧。

 

    “一著羊裘便有心,虛名傳誦到如今。當時若著蓑衣去,煙水茫茫何處尋?”忘了是誰的詩句,精辟。


網載 2012-08-11 16:37:25

[新一篇] 嚴子陵見微知著

[舊一篇] 余姚四賢(一)嚴子陵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